999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祸妃 > 第 76 章 虞临

第 76 章 虞临

 热门推荐:
  林琅并不是胡乱出现在宴会之上的,她并不畏惧这份局面。

  太后对于她的到来十分欣喜,她在宴会上一直凝重着面容,她和皇帝不同,她不会被短暂的甜言蜜语哄得不知南北。

  她心里对国事有所忌惮,尤其在见到虞临和云淮之后,她的心情更是沉入了谷底。

  虞临是霖国的皇子,她的人告诉她霖国的继承人就是虞临,这段时间她是关注着周边的国家的,霖国这段时间看起来和平日相同,但太后察觉到他们细微的变化,这个变化让太后惊恐。

  他们最近一直在购买良驹,太后担心他们会对大雍开战,于是派人去探查,得到的结果和太后想的别无二致,而在霖国引导这一切的人就是虞临。

  太后一直想虞临是个什么样的人物,若他有弱点,那她可以用自己的手段将虞临的野心击碎,但见到他之后,太后知道自己的想法破碎了。

  虞临是个狂妄的人,他眼里有浓浓的野心,这份野心她不曾在自己的夫君乃至丈夫眼中看到过,却在大雍附属国的后代眼中看到了,这就意味着在接下来的数年之后,大雍都不会和平。

  她看着在一旁倚在美人身侧饮酒作乐的皇帝,又看了看满场觥筹交错却被虞临气势压倒的群臣,太后的不满溢在了脸上。

  萧钰来了,在萧钰来了之后,他气势颇盛,群臣立刻放下手中的酒樽,他们并不热情,但眼神却没有半分酒气,太后坐在高座,她身侧并无他人,因而她将这一幕看得一清二楚。

  太后觉得一切在失控。

  萧钰哪怕在面对虞临那十足探究的目光之后,他依旧无所畏惧,而这份胆色并非来自萧钰的无知,而是在于他对于全局的掌控。

  在她眼里,萧钰仿佛还是几个月前任她冷漠差遣的人,可短短一段时间,他仿佛掌控了大雍的朝堂,已经有了未来皇帝的模子。

  她突然有一种惊恐感,这份惊恐比刚才那种大雍日后要处于战乱之年的恐慌来得更为深刻。

  这个人她已经无法控制了,那他会不会伸长手,碰到过去她千辛万苦藏下的秘密。

  太后的面容这时已经不悦到了极致,而这时林琅到了,太后突然没有那么压抑了,在她眼里,萧钰纵然失控,但还在听林琅的,而长公主一直都听从她的,太后只要掌控住长公主,那就意味能控制住萧钰。

  太后露出来到宴会的第一抹笑,她招呼林琅坐在她身侧,林琅收回自己探究的目光,坐在了太后的身侧,而碧莹和程三悄无声息地站在林琅身后。

  林琅坐下之后,她依旧能察觉到虞临那探究的目光,这目光充斥着大量的意味,让她无法忽视。

  但她装作不知。

  太后眉眼微细的皱眉卷起,她带着长辈不满的抱怨:“你这段时间可是很少来宫内了,庄恒去了庙里,安贵妃又有了孕,哀家这个屋子里面可真是冷落落的。”999小说首发 www.999xs.com m.999xs.com

  林琅凝出一个歉意,她十分愧疚,双手合十,给自己找好了理由,她声音不大不小,却恰好能让四周的人听到:“这不是最近舒无野公子死后,娡儿一直想查出杀害他的凶手,而这等事情不够吉祥,所以儿臣想等着这件事之后再来么。”

  太后皱起眉:“赵慎在查案上从来没有超过十日的,这次怎么会这么难查。”

  林琅目光轻轻落在虞临和云淮身上,她看似天真,实则意有所指道:“也许赵大人已经有了猜测,只是这凶手的身份太过惊骇,才让赵大人十分为难。”

  太后既不知道赵慎查到了哪,也不知道林琅和这几人的纠葛,她没太听懂,只能沿着表层的意思问道:“这人难道身份尊贵到赵慎都没法说出口。”

  林琅道:“这儿臣就不知道了,不过赵大人忠君为主,想必在能说的时候一定会将事实告知皇兄和母后。”

  太后虽然前面没听懂,但这句却是明白了,林琅这是在让她不要惊扰赵慎。

  太后如今已经没有这个多余的心思了,她原本想让萧钰直接娶赵舒月,借此大赦,可见了今日的一幕,她突然灭了这份心思,但如今她心绪烦乱,也无心庄恒的事情,更不要提赵慎一事。

  作为离太后最近的人,林琅察觉到太后的这份情绪,她担心道:“母后,你今日心情似乎不是很好。”

  太后不会在这个时候将心中担心告诉林琅,道:“无事,先听歌舞吧。”

  林琅安稳地坐着,她没有再将目光落在虞临和云淮身上,像是遵从太后的话,一心欣赏歌舞。

  但她知道,如今的虞临表情一定精彩极了。

  如林琅所想,虞临此刻目光落在林琅身上,打量的意思更为明显了。

  他听闻过大雍长公主,在过去一直在沧浪山玄清观修行,前段时间被太子接回,如今和太子关系十分好。

  传闻这位长公主倾城之貌,手段毒辣。

  这对于虞临而言更像是一个噱头,但引不起虞临的半分注意,而后他发现碧莹在长公主身侧,而身边这个病秧子对长公主的心思也牵扯不清,他就开始对林琅有了几分注意。

  而在长公主故意和太后说这番话之后,他彻底对这个女子有了兴趣。

  不得不说,这个长公主简直是太有意思了,简直就是上天给他来大雍一个最有趣的乐子。

  她是在警告自己么,说她知道杀了舒无野的是他。

  还真是有趣,虞临想起他刚到大雍的第一日,就去了鸿珵学宫,找到了舒无野,原本想逼问那个女人的消息,可惜他也不知道,所以虞临就动手了,直接让舒无野魂归黄泉。

  他以为舒无野的死掀不起什么波澜,但没想到舒无野竟然和庄恒公主有牵扯,更没想到的是长公主竟然管了这件事,导致这件事愈发的麻烦。

  原本他该怒不可遏,可后来他发现他们两人是如此的有缘,舒无野、碧莹竟然都和她有关,这份不知是不是巧合的东西让虞临对她的兴趣达到极致。

  若是巧合,那他们真的十分有缘分。

  若不是巧合,那她必然从碧莹口中得知自己的手段,那这种生于皇宫的女子会有什么样的手段呢。

  不得不说,这简直是让虞临更为激动。

  歌舞稍息,饭菜又重新换了一轮。

  虞临目光看着皇帝道:“陛下真不愧是九五之尊,太子丰神玉朗,长公主聪明机智,有这两个人在身边帮协,真是大雍之福。”

  皇帝放下酒樽,他目光略过萧钰,直接落在了长公主身上,道:“朕这个皇妹,从小伶俐到大,无论在宫内宫外,都帮朕解决了不少问题。”

  虞临目光更热络了,他目光瞧向了长公主,措辞十分大胆:“本王叫虞临,是霖国的大王子,不知长公主殿下可否有驸马。”

  林琅没想到虞临会用这样的方式,她只淡淡一笑:“本宫尚未婚配,但本宫已经有了心爱之人,本宫会等他到春闱。”

  虞临眼睛一亮,明明林琅说得十分明白,但他仿佛只听了前半句。

  “那本王就有机会了。”

  听了虞临的话,云淮和萧钰脸色同时一黑。

  虞临似乎感觉到来自云淮的恶意,他哈哈笑了两声:“本王开玩笑的,只是觉得长公主你身侧的侍女有几分面熟,有点像本王过去的侍女,以至于我误会还在霖国的皇宫,说话没了章程。”

  林琅笑得很温柔,她并没有因虞临的话惊慌失措,甚至都没有一点多余的情绪,因为她太了解虞临了,虞临他说话看起来十分狂妄,但对于人心他把控得还算巧妙,他故意说出那番话让自己先乱,而后又说出碧莹,但虞临没想到林琅真的半分气愤都没有。

  林琅不仅没有气愤,她反而疑惑问道:“真的么,碧莹跟在我身侧数年,没想到竟然还在霖国有一个和她长得相似的女孩,碧莹你好奇么。”

  最后一句话林琅问得是碧莹,碧莹脸上适时露出一点期待的疑惑:“奴婢好奇。”

  “可惜那个侍女逃走了。”虞临目光探究地看着碧莹和林琅,不放过一寸。

  “真是可惜,若那个侍女逃来大雍就好了,毕竟你从小就在大雍,之后更是和我寸步不离,也没有机会见到那个和你相像的女子。”林琅先是对碧莹说完这份遗憾,而后她又看向了虞临,她似乎是想起刚才虞临并没有对她的话进行反驳,于是疑惑道:“那侍女不会真的逃来这里了吧?”

  “确实如同长公主所想,那女子逃到了大雍,至今都没有消息。”其实虞临的意思十分明显,他好奇林琅会如何回答。

  但他听到长公主故作惊讶:“不会吧,不会有人连霖国的皇宫都不愿意待着,竟然愿意隐藏埋名在大雍,王子,谢谢你让本宫知道了大雍多么好。”

  “哈哈……”杀人诛心,原本虞临出现之后就一直压过众人一头,众人惊叹之余不免心生不满,林琅说得这话简直就是给他们好好地出了一番气,一个人笑过之后,带着不少人笑了起来,但这个宴会明显不适合这般,于是群臣渐渐压下自己的笑。

  四周竟一瞬间的寂静无声。

  原本虞临该是十分狼狈,亦或是十分愤怒,但他根本没有这两种情绪,只有浓浓的兴趣:“原本我刚才只是开了一个玩笑,如今本王却突然迫切地想娶长公主为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