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二嫁娇妾 > 第 81 章 真好

第 81 章 真好

 热门推荐:
  第四日一早,天微微亮,沈京兰的马车便从国公府的巷子驶出了,目的是南山别院,至于时日,反正养病嘛,谁知道呢。

  文和苑这边,应素文也已经躺了几日了,整日里神魂不在,茶饭不思,莫名的就开始流泪,也不说话,这个样子急的官年和直心慌。

  得知沈京兰离开后,齐易南闲云院廊下站了许久,不知在想什么,但庆云知道,他不开心。

  没多久,庆云又转回来,走到他身边,道:“世子爷,夫人请您过去呢。”

  “知道了。”齐易南说着,抬脚向外走,到了主院后,会跑的悠宁正在院子里和丫头玩风筝,虽然只有微风,但丫鬟牵着线跑起来也是能飞一下的,悠宁就在后头小步跟着,笑着高兴的不得了,笑声清脆的听在心里就高兴。

  齐易南进了院子,没有表情的冷凝面容松散了许多,弯腰将女儿抱了起来,接过丫鬟手里的风筝,放进悠宁怀里。

  悠宁高兴的不得了,将风筝护在怀里,可爱的小嘴脆生生的有些含糊道:“父亲,飞飞……”

  “要父亲放是吗?”齐易南说着,拿过风筝牵着线,抱着悠宁在院子里缓步跑起来,风筝飞起的那一刻,悠宁抱着他的脖子咯咯笑个不停,开心的眼睛都弯起来了。

  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有个小娘了,已经很久都没有喊过小娘这两个字了,小孩子的世界就是这么简单,不过几月没见到的人,就已经彻彻底底的忘了。

  玩了一会儿,齐易南将孩子交给了乳母,整理了一下衣衫进了厅里,官年和已经坐在这里很久了,面色亦有些打不起精神。

  “母亲。”齐易南进来,问安坐下后,屋子里的丫鬟上了茶,就走出去了远远的站在院子里。

  官年和目光复杂又无奈的看着他,问:“世子妃走了,你以后什么打算?”

  “没什么打算,让她在那儿养病就是。”齐易南淡淡回答,语气里没有一丝感情。

  官年和轻叹口气,心里不知是憋着什么东西,良久才道:“逢年过节,还是要让她回来的,不能叫旁人说咱们宠妾灭妻。”

  齐易南闻言垂眸,没有反驳,也没有认同,逢年过节回就回,至于宠妾灭妻……若是可以他也不必到这一步的。

  又是一阵无话,官年和看着院子里的孙女,忽然叹口气,抬手抚额道:“关于素文呢,你这几日可有什么想法?”

  齐易南目光也看着外面,沉默片刻,眼神微微眯起:“我想了,不如送她去禹州她母亲那里去吧。”

  什么意思,不用明说,已经了然。

  那一刻官年和目光怅然又无力,“养你这么大,第一次觉得,你也是薄情之人啊。”

  “不然呢?”齐易南转回目光,看着母亲话语里没有任何情绪:“让她继续留在国公府,满心怨愤的跟着我,仇视着江宁?还是说母亲能有好的办法,叫她以后别再这样,别再说胡话?”ωωω.⑨⑨⑨xs.co(m)

  官年和闭着眼,深深的吸一口气,再睁眼时目光微红:“是我错了,一开始我就不该将她给你的,导致今时这孩子,心里这么痛苦,割腕这种事情都做的出来……”

  “经历了这么多事,我已经不想得过且过了,我看重江宁,心不会不偏,素文想要的,我给不了。我更无法像父亲那样,身心不一也能泰然自若。”

  齐易南说着站起身,“母亲,你将素文看作女儿养大,最宠惯她,定不舍得她继续留在府里煎熬余生,便想想怎么说服她去禹州吧,有她母亲照看,将来会找到一个真心爱护她的人的。”

  官年和无声流泪,捏着帕子擦了擦眼睛:“我对不起你表舅,他就这么一个女儿,原以为留在身边是护着她,没成想到了是害了她……”

  “怪我,是我无情……”齐易南说着,叹口气:“若母亲无法开口,待过些日子,我亲自去说。”

  官年和摇头:“算了,我说,要是你来说,她一个想不开再做出什么……”

  齐易南无言,默默离开。

  江宁有孕一切如常,府里人都说,她有福气,这个孩子在肚子里就这么乖,生下来肯定也乖,她对此不置可否。

  只是应素文割腕的事情,在夫人的心里那就是一根刺,即便如今夫人对她已经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轻视,可江宁也不傻,看得出夫人在面对她时候的矛盾,就尽量减少了去主院的次数。

  时光飞快,一转眼到了寒冬,应素文在一段日子的休养过后彻底陷入沉寂,再也不肯出门,即便是漫天飞雪极美,也不见她出来走动。

  姚氏从静心庵费力递了消息,乞求齐易南早日让她回来,那封信到了江宁的手里,她直接扔进了炭盆里。

  世子妃住在南山别院,听说自入冬后已经换了好几个大夫,想来在那里养病,也不顺利。

  只有江宁,挺着六个月的肚子,却依旧能够生龙活虎的帮着官年和处理府中的杂物,只是碍于她月份大了,冬日又经常下雪怕她走动太多出意外,每日里管事丫头们领事的地方已经换到了岁宁院,只有她不能决定的事情,才会去主院商议。

  彼时齐易南已经出门两个多月了,怀王献上封地后,陛下就开始准备接手事宜,派了齐易南带着一众文官武将前往封地处理一众事宜,回信说年底回,也就还有半月时日。

  坐在厅里,围着炭盆,江宁肚子沉沉的靠在椅子里,正吃着张娘子专门给她做的素菜饺子,青云和明乐正在一旁对账。

  待片刻后,青云抬起头看着江宁笑:“小娘,今年初秋时新开的那几家铺子,这两月进益不错呢。”

  江宁笑笑,怀孕并未使她身子有圆润的迹象,下巴的线条依旧是婉约清丽的样子,“快过年了,置新衣办年货的都开始准备了,接下来估计会更忙。”

  正说着,肚皮一紧,里头孩子狠狠踹了一脚,她差点没端稳手里的小碗,倒吸一口气后放下碗摸摸肚子,舒口气:“你们都说这孩子将来肯定乖,我一开始也这么想的,如今倒是不认为,踹我的时候劲儿大的很,可难受了。”

  明乐抿唇笑:“劲儿大,那应该是个小公子的。”

  江宁笑笑,她虽然不知道肚子里是男是女,但是上一次沈医官前来把脉后,夫人看着她的眼神就又些暗含欢喜的感觉,当时她就觉得,兴许是夫人在背后问了沈医官什么。是男孩当然好,毕竟如今,就算是庶子,国公府也盼的,但在她的心里,这个孩子是男是女,她都只有喜欢。

  没多久,明乐离开了,江宁想起一件事就问青云:“前两日,夫人去了应小娘那里,后来是如何说的?”

  在齐易南离开不久,她得知夫人去了文和苑,问应素文是否想去禹州她母亲那里的,那时候应素文直接了当的拒绝了。这两个月以来,夫人也再没提过这件事,可前日齐易南送了信回来说不日即归,夫人心里估计思量过了,于是又去问了。

  青云摇摇头:“听明乐说,咱们夫人的意思是,世子爷离家这么久,应小娘那里应该冷了点,估计会转变主意。禹州也正好来信,说房间已经给应小娘准备好了,想请她过去过年,一家人好好热闹热闹。夫人就去问了,可应小娘不想回禹州。”

  江宁闻言淡然一笑,轻轻抚着肚子,“到底多年的感情,她不舍得世子爷也是正常的。”

  青云摇头:“哎,舍不得有什么用,咱们世子爷做了决定的事情,一般是不会改变的。想让她回禹州,就是决心了要分开的,应小娘强留着,也没有意义。”

  是啊,没有意义,但是人为情迷,哪是那么容易看开的。

  她纵然不算很讨厌应素文,可是看着两个月前,齐易南因她而心有愧疚的样子,她就觉得,情字真害人。

  但这一切,又不怪应素文,她也不过是一个痴情女子罢了,所以,多复杂,多纠结,却又无解。

  半个月后,大雪满城飘洒,入目之处一片雪白。

  齐易南远去而归,一身的霜雪进了岁宁院,下巴处胡子拉碴,一看就没有好好打理,一点往日里英挺俊逸的样子都没有。

  江宁得知他回来那一刻,就站在了门前等着,待他跨进门来的那一刻,拉住他冰凉的手,眼睛就弯起来了:“一路上冻坏了吧?”

  两月不见,齐易南的目光深深的看着眼前的女子,还是走时的模样,看不出胖瘦,只是肚子……大了一大圈,他不禁伸手缓缓放上去,眸光望着她一笑:“肚子这么大了,是不是很辛苦?”

  江宁笑着摇摇头,解下他肩上的披风递给青云,拉着他进了内室,一边说:“没事,除了走路要小心一点,睡觉时不好翻身之外,和平时也差不多的。”

  按着他坐下,江宁站在他身前,眸光看着他眉峰上的白霜,不禁伸手去抹他的脸,触手极冰,便轻轻蹙眉:“怎么满脸这么冰冷,不是坐马车进城的吗?”

  他伸手将她往怀里一拉,让她坐在腿上,双手抱着她的腰,面庞埋在她颈肩处深深一吸,熟悉的淡然香气,让他满身的疲惫好似都消失了一样,只听他温温的声音道:“着急见你,骑马入城的。”

  江宁心里怎能不温暖,双手捧着他的脸,看着他轻松下来的眼神,含笑吻他的唇,虽没言语,但齐易南看得懂,她眼神里的情意。

  他手臂收紧,眼神轻闪,喉头滚了滚:“知道我现在想什么吗?”

  江宁摇摇头。

  他眯眼一笑:“想快点天黑。”言罢,目光落在她肚子上,又来了句:“六个月,应当行了的……”

  江宁低声一笑,靠在他肩上闭上眼,他在身边的感觉,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