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热门推荐:
  这样就说得通了。

  神女有两位。万年前,其中一个神女引发了神界大战,造成了那场劫难。关键时候,另一个善良的神女阻止了灾难的继续发生,还很可能与那一位神女同归于尽了。999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999xs.com/

  之后神主不舍神女的逝去,用万年时间终于复活神女,但是神主担心会让邪恶的神女也被复活,所以提前做了准备。而神主的准备果然没有白做,邪恶的神女果然回来了,这其中应该有天日和灼九两位天神的作用。

  大战途中,神主发现了另一位神女的存在,而且似乎还正在阻止邪恶神女,于是神主通过某种方法唤醒了另一位神女,以承受邪恶神女致命一击的代价。

  而最后的结果就是,真正的神女归位,神主倒下了。

  虽然不清楚他们两大尊神之间的纠葛,但是在结界里,神主的前后变化,还有后来神女从白颜上神那里接过神主时,看神主的眼神,无不说明他们对对方的在意。

  “你们说,神主不会有事吧?”

  “应该不会,神女那么厉害,神女归位时什么阵仗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救神主还不是容易得很!”

  “唉,若是神主有什么事,对这两位尊神来说,未免太可惜了…”

  在神界热闹不休之时,他们话题里的两位主角,白风已经带着墨龙回到浮空大陆,这里曾经是他们的家。

  花树下的石桌棋盘,莲池边的木舟,树阴下的摇椅,白风抱着墨龙从这些地方一一走过,不曾放手。她呢喃道,“你为白而生,如今再为她死一次,此后便与她再无干系了。”

  怀里的身体一直在不停的失去生气,白风的指尖在他脸上一遍遍临摹,最后停在眉眼处。这双眼睛曾无数次专注又迷人的望着她,而此后很长时间,就要看不到了。

  “阿墨,再见。”期待与你再见面。

  男子最后一丝生气消散,神躯化为光点漂在空中,围着白风久久不散。一粒光点落在她脸上,闭上眼,感觉就仿佛有一只手,正抚着她的脸庞,柔软,温暖。

  光点徘徊良久,终于缓缓离去,飞上高空。白风微笑着目送光点消失在眼中,再也看不见。却在眨眼间,一滴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滑落。

  “我在这里等你,不过不要让我等太久,你知道的,我耐心不好。”

  ……

  十年后。

  “禀神女,白清公子回复说,他不上神界,在凡界就很好。而且公子已正式接任白家族长之位。”

  放下手中笔,抻了抻手中画纸,画中的俊朗男子正瞪着无辜大眼,会说话的眼睛就仿佛向她控诉委屈。白风转头瞟了一眼镜子另一头的青年,煤球一样的肤色浅了一些,接近于棕色了。

  “罢了,这都是第三次拒绝了,看来兄长真不愿来。”

  白风摇了摇头,这十年来,她前后派人下界数次,结果白家夫妇不愿上神界也就罢了,连白清和渐渐长成妙龄少女的白雨也不来。前不久,沈不凡飞升,前来拜会,顿时激起了她的思念之情,再次派人前往,这才有了这次沙坚的回话。

  若不是她走不开,她就自己下去看望他们了。刚想到这里,镜子对面的沙坚又说道,“神女,小的这次下界,还得到一个消息。长宁国太子想求娶您的妹妹,白雨小姐。不过白家还没有答应,长宁国皇帝也托小的传话,想请求您的同意。”

  长宁国太子?不就是那个成天一张面孔的长乐吗?“男婚女嫁,我自然没什么意见。不过,婚嫁之事关乎一生,总得要你情我愿才行。”白风想了想,尤觉得不大妥,继续说道,“你将我的原话带去,然后你再暗中探查一下,这件事情可有利益关系。”

  “是,神女。”

  收起法力,镜面消失,白风想起那一家子,可都是心眼多的怪物,难保不会有其他小心思。

  “小风啊,你怀疑长乐那孩子是利用小雨,其实别有所图?”这时一道略微苍老的声音从后面的茅屋响起,白风跑上前扶着老人来到树下坐下,又捧上一杯茶。

  才说道,“王祖爷,我倒不怕他图什么,当年我欠他们长家一份诺言,其实只要他们提,我都会满足他们。只是我不愿因此搭上小雨的终身幸福。所以若是他与小雨两情相悦就最好,若不是,那我是不会同意的。”

  老人见她拿得定,便只点头喝茶。王易相比十几年前,已经苍老了很多,算起来,从他第一次到将军府为白风医治,已经有二十年了。当年还健朗精神的老人已经弯了腰坨了背,即使在浮空大陆的神泽滋养下,也只是身体技能得到改善,如青元那样返老还童是不行的。毕竟老人只是凡人。

  白风笑嘻嘻的抓着老人手臂,“祖爷,幸好还有您来陪我。”

  拍拍她的手,王易笑着说道,“老人家我喜欢安静,你这儿这么大的地方,正适合我,至于白家小子们,他们热闹惯了,只怕来了也不习惯。”

  白风知道老人是在宽慰她,变相解释白家人不愿上神界的原因。她冲老人笑笑,老人犹豫了一下,带着点点小心问道,“小风,我一直没问你,你一个人守在这里哪里也不去,是不是在等人?”

  这时一缕阳光穿过树枝,照在白风头顶,她扬起灿烂的笑容,回道,“是啊祖爷,那人您见过的,我在等他回来。”一时之间,也不知是阳光更耀眼,还是她的笑脸更耀眼。

  恍惚中,老人抬手拍了拍她的头顶,就像以前一样,“能让我们小风等的,想必是个有福气的家伙。他也定不会忍心让你等太久的。”

  之后没几日便传来消息,长乐与白雨确乃两情相悦,似乎一开始有一些隐晦的因素在,后来误打误撞,也不知两个人怎么回事儿,突然就看对眼儿了。这便有了嫁娶婚约之意。

  “既如此,就按她自己的意愿办吧。到时你和青元再一起下去一趟,替我将一份贺礼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