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13路末班车2 > 第六十章 顾家火灾

第六十章 顾家火灾

 热门推荐:
  赵三儿兄弟一共三人,在东魁村里出现了两个,没想到这第三个埋伏进了衣柜里。

  更没想到的是,这位兄弟筹划了这么久,刚一出场就死了!

  见他一死,赵三儿最后的倔强也崩溃了,被孙小妍用脚踩着头,叫爷爷喊奶奶的求饶。

  孙小妍给过他两次机会,这第三次再犯,二话不说把他从地上拎起来,开门就要往外扔。

  吓的他痞气全无,“扑通”一声跪下来,祈求道:

  “姑奶奶真有本事,我这次真服了,你们来东魁村不就是为了顾家的事儿吗,我在山里潜伏这么多年,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饶我一命,我全告诉你们!”

  进东魁村整整一天,仍旧没有找到顾家老宅,如果这个赵三儿真的肯说,自然能少走太多弯路。

  但这人秉性太坏,一而再三的食言挑衅也不值得完全信任,陈晨把他们用绳子捆起来,警告说但凡听出一句谎话,就把他们推下山自生自灭。

  见闹出人命,赵三儿知道是碰见了硬茬子,不等人问,就开始老老实实的交代。

  “东魁村一共两百多户,全在山下,自打顾家事出,整个村子开始闹鬼,受到牵连,你们也看见了,死人铺满村路,骨头烂的遍地都是!”

  陈晨疑惑询问:“为什么山外老乡说顾家事后,东魁村都搬空了呢?”

  “哎呀我的妈呀!”赵三儿听了直皱起眉头,“搬空什么呀,都是后来人顾及名声好听,他们倒是想出去,出不去呀!来时候河里的东西你也看见了,顾家惨死之后,这绕山河里就来了一只水猴子,凡是过桥的人,都被他叼进河里吃了,村里人不是搬空了,其实是死空了!”

  “水猴子!”陈晨倒是在一些故事里听说过这个东西,也叫“水鬼”“水尸鬼”像人又像猴,没想到还真的存在!

  “河里的水猴子还只是一方面,少有的几个过桥逃出去的也不安生,每天到晚上就开始犯邪咬人,被咬的再被传染,一来二去范围越来越大,治也治不好,防也防不住,当时的老县长一咬牙,索性就把桥给炸了!”

  孙小妍一怔,“原来不是怕人进去,是怕人出来才炸的桥!”

  赵三儿把头一扬,好像很赞同县长当时的做法。

  “对呀,这世道不就这样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总不能为了一个村,把整个县城都搭里去了吧!”

  说完,他旁边的小弟也跟着插话道:“就算把桥炸了,这些年作死的人也不少呢,什么搞直播的,不信邪的,信邪的,多了去了,有一个算一个,进村的全死了!”

  戴美玉当场反驳道:“放屁,有些人就算没死在村里,也死在你们手里了,图财害命的勾当,你们做的还少吗?”

  赵三儿刚想骂回去,又硬生生憋住,疑惑的喊道:“你别血口喷人啊,我就是个盗猎的,我杀谁了!”

  “你先是把人送进山,之后再跟过来,对幸存者威逼利诱,涨价过河费用,交了钱就把人推进河里,我这一周多来,藏在你床底下,全都听的清清楚楚!”

  赵三儿终于忍不住了,破口大骂起来,“他娘的,我说你进山之后怎么找不着你,二半夜的床还总晃悠,还以为是耗子呢,原来你一直藏我床底下呢!”

  这个戴美玉还真是胆大心细,当初与陈晨见面的时候就是从他床底下爬出来的,看来她真是钻人床下的惯犯了!

  交代完这些,孙小妍不苟言笑的问:“那顾家凶宅的事儿你知道多少!”手机\端 一秒記住《www.999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就是赵三儿狡猾的地方,他知道陈晨和孙小妍对顾家凶宅感兴趣,先把事情从后往前说,用边角料吊人胃口,尽量抬升自己的价值。

  “我常年在山里营生,这户出名的顾家,整个县城也没有比我知道更多的,你先答应把我放了,我就都讲给你们听!”

  孙小妍可不是好欺负的主,一听他又要耍滑头,抬腿就是一脚,直接把他踢翻几个跟头滚出了屋子,再不给他说话机会。

  赵三儿是块滚刀肉,他小弟一看这情况马上就变节了。

  “我知道的不比他少,我给你们说!”

  陈晨蹲下来盯着这个小弟,缓缓问:“那你就从头讲,从周贯福进村开始!”

  小弟一听周贯福的名字,砸了砸舌。

  “要说顾家的事儿,还真跟周贯福脱不开关系,东魁山虽然地盘不大,但是山中风景好,东西多,县里想脱贫,重点开发个山庄,东魁村当时全村都是钉子户,祖辈蜗居山里,都不肯走,后来好不容易都通融了,就剩下顾左峰一家硬骨头!当时,被派去跟顾家谈的,就是周贯福!”

  最为主要的部分来了。陈晨继续问:“他们谈的怎么样,合同到底签成没有?”

  小弟摸了摸头,“据说是还没同意就动工了,但是挺邪门的!”

  “什么意思?”

  在东魁山顶谈论顾家凶宅的事儿,实在有些刺激,小弟疑神疑鬼的往外瞥了一眼:

  “当时规划的挺好,先从山里掏个洞,让机器先进去作业,但是没想到,挖掘机,大吊车,连桥都过不去,一到桥边就熄火,再不就是轮子爆胎了,发动机莫名其妙就不转了,就算后来运过去了,那山也挖不动!”

  孙小妍听到这里有些奇怪,“这些,都是发生在顾家着火闹出人命之前?”

  那小弟笃定的点头道:“对,这些还都是村里好好的时候发生的事儿,要不说,这东魁山从一开始就邪门,明明是一座土山,结果能把挖掘机门牙咯坏了好几个,地桩干也打不进去,工程没法干,当时就流传说,这是山神老爷不让动土!”

  “后来呢?大火是怎么着起来的!”

  “顾家的大火?”小弟低头想了一会。

  “关于着火有三种说法,一种是说,当时拆迁队长想把顾家赶走,派人放了一把火,放火的人就是没谈下合同的周贯福!还有一种说法,是说拆迁队长不信周贯福能搞定,结果放火赶人,差点把周贯福也给烧死!”

  第二种说法已经有所耳闻,陈晨赶紧追问:

  “那最后一种说法呢?”

  小弟好像有些害怕,听着山下的鬼哭狼嚎,咧着嘴憋了半天才说出口。

  “还有人说呀,那火跟外人没关系,是周家人,自己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