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13路末班车2 > 第五十章 热闹的鬼劫

第五十章 热闹的鬼劫

 热门推荐:
  姑娘看了一眼陈晨手心中仅有的一元硬币,就好像知道不够买水的一样,突然就不笑了。

  陈晨察觉出了她的表情变化,勉强解释说:“刚才把钱都给一个大婶了,只剩下这些了!”

  说完,主动把硬币塞进她的衣兜里,硬着头皮转身就走。

  结果发现,他走一步,这姑娘跟着走一步,他走两步,姑娘就紧跟着走两步。

  人家向他借三块钱,结果就给一块,陈晨也知道自己这是典型的糊弄鬼呢,也怕再惹出后续的麻烦,停下脚步回头商量:

  “要不这样,我手机里有钱,我去给你买水,行吗?”

  见她也没个反应,陈晨就默认她同意了,这黑灯瞎火的,大部分超市都已经关门了,好在这里是市中心,还能找到24小时便利店,不知道是不是徐半仙儿早就算到此刻,才执意要住在闹市长街的。

  那姑娘像个尾巴一样,跟着陈晨走了好久,终于找到一家还在营业的超市。

  陈晨进了店,随便拿了一瓶矿泉水回头问姑娘:

  “这个行吗?”

  超市营业员是个光头,穿着红色的羽绒马甲站在柜台里,以为陈晨在跟他说话,回了句:

  “有啥不行的,你想喝哪个就拿哪个!”

  见身后的姑娘摇头,陈晨又换了一个牌子,举起来问,“这个呢?”

  光头大哥有点发懵,不耐烦的说:

  “什么这个那个的,我怎么知道你想喝什么?”

  陈晨知道这光头看不见姑娘,是误会了,善意的冲他点头笑笑。

  接连换了几个牌子姑娘都不满意,陈晨有些为难,指着货架上的一排饮品问她:

  “这个不行,那个也不行,那你到底想喝哪个自己说,我给你付钱!”

  那光头营业员一听这话,又见陈晨根本没面向他,揉了揉眼睛,确定店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满脸奇怪的盯着陈晨问:

  “哥们儿,你跟谁说话呢?”

  陈晨有些着急,搪塞道,“不好意思,我没跟你说话。”

  光头大哥顿时就慌了,把手机往柜台上一扔,没好气的说:

  “你没跟我说话不行啊,店里就咱俩个人,我他娘的夜班,你整我呢?”

  陈晨赶紧道歉,转过身背对着他,又挨个指了几瓶饮料,小声询问。

  最后终于在他指到红茶的时候,见姑娘点头了。

  出门的时候,营业员还小声骂了句,有病。

  水买到了,也算圆满完成任务,陈晨在路边把红茶递给她,一再嘱咐她别跟着自己,才转身走了两步,忽然那姑娘又拍了他一下,回头一看,她手中的水顷刻间竟然全喝光了!

  姑娘好像不以为意,又露出两个无邪的酒窝说:“我渴!”

  陈晨怔在原地,暗叹鬼劫果真不是那么好过的,遂又领着她返回去那家超市,光头正在点货,见陈晨又来了,不禁皱起眉头。

  姑娘这回不再喝红茶了,改成了绿茶。陈晨这次买了三瓶,出门刚交给她,眼瞅着她“咕咚咕咚咕咚”三瓶水一口气见了底。

  陈晨傻眼的看着她喝完,感叹果然是个烧死鬼,怎么渴成这样呢,心虚的问,“你还喝吗?”

  见姑娘点头,自己也不敢拒绝,又领着她返回去那家超市,一来二去三五十次,无论陈晨买多少,这姑娘就喝多少,像个无底洞一样,眼瞅着超市的水架都快被他搬空了,那光头营业员实在忍无可忍,按着陈晨又搬来的几提饮料,质问道:

  “我问你到底要干啥?”

  “我买水啊!”

  陈晨来回搬水累的满头大汗,拄着柜台休息。

  光头掐着腰,指着门外说,“买什么水?你买完水也不喝,一瓶一瓶的摆一马路牙子,整的怪吓人的,哥们你精神病院刚跑出来啊?”

  陈晨跟他解释不清楚,也不想纠缠,指着柜台上的几提水说,“大哥我没病,算账吧!”

  光头“切”了一声,一边扫描着水瓶标签一边埋怨:“我搁这干五六年了头一回碰见你这样的,顶着一张大脸问空气你喝这个不,你喝那个不,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身边站一大姑娘呢!”

  陈晨只是笑脸应付,结完了钱,拎着水就出去了。

  这一次,他直接买了五提整整三十瓶水,姑娘坐在他身边正开心的喝着,陈晨也能趁着这个机会,歇上一会儿。

  这姑娘不喝白水光喝饮料,买水花了小一千块,想来今晚的主题是破财消灾么?

  正寻思着,忽见迎面走来一个男孩,这孩子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个子不高,十几岁的样子,瘦瘦的像个初中生。

  他两手抱着肩膀,冻的瑟瑟发抖,走到陈晨跟前问:“我好冷,请问,你能借给我衣服穿吗?”

  陈晨一听这话,脑子差点没炸开,低头看眼时间,糟糕,现在已经过了两点,进入了遇见溺死鬼的时段了。

  先前徐半仙儿只是说他在什么时间出门会遇见什么鬼,陈晨以为只会遇见其中一个,没想到还可以这样的串烧出现!

  望着孤单可怜的男孩,陈晨无可奈何的脱下羽绒服递给他,没想到这孩子麻利的套上之后又说:

  “我还冷,你可以再给我一件么?”

  陈晨本就没有做这手准备,又脱了一件羊毛衫给他,果不其然,初中生套上羊毛衫后,又可怜的说:“我还冷,你能再给我一件么?”

  里面只剩一件贴身的衬衣了,穿与不穿差别不大,陈晨一咬牙,把衬衣也脱下来给他,光着膀子坐在马路上挨冻。

  这边刚脱完衣服,那边姑娘又喝完了水,“我还渴!”

  陈晨叫苦不迭,只能再回超市买水。

  那光头正在把仓库里的水往货架上摆,见陈晨光着膀子又进来了,可吓了一跳,看他又要买水,赶紧拦住:

  “哥们儿,还他娘说你没精神病呢,大冬天的脱溜光,你是变态吧?我可不能卖你了,等天亮了你家属再来退水,不给我找活嘛!”

  说完,这光头掏出手机就要报警。ぷ999小@説首發 ωωω.999χs.cΘм м.999χs.cΘм

  陈晨见这情形要走,光头还抓着不干,跟他撕扯了好一会才得以逃脱。

  出了门,陈晨左边跟着一个烧死鬼,右边跟着一个溺死鬼,一个要水喝,一个在说冷。

  简直吵的人头要炸了,陈晨领着他们沿着街一路晃荡,想着再找找其他还开门的店,废了好大劲,终于在巷角处又发现一家。

  刚要进门去,见得门口坐着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太太拦住去路,陈晨感觉大事不妙,果然,这老太太抓着他的衣角,抹了一把眼泪说:

  “小伙子,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你能帮帮我,带我回家吗?”

  与此同时,姑娘还在一个劲的喊渴,初中生瑟瑟发抖的说冷。

  一个夜里,徐半仙儿口中的三个鬼全见齐了,陈晨可犯了难,谁都不敢惹,但是,又要先帮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