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13路末班车2 > 第四十章 大胡子的高光时刻

第四十章 大胡子的高光时刻

 热门推荐:
  老头把路堵的严严实实,大胡子想要出去,他就是不让走。

  跟鬼能讲什么道理呢?

  大胡子手心冒汗,也不敢硬来,仗着有李桃七给自己的羽毛护身,哆哆嗦嗦的依照老头意思在那个空位上坐了下去。

  见一桌三个鬼,一个刚才的老头,一个散发绿眼的女人,还有一个脸上有疤的爷们,无一例外,都穿着同款的黑色寿衣。手机\端 一秒記住《www.999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见人齐了,大家开始摸牌码牌,大胡子头一次跟鬼打麻将,心里七上八下的几次手滑,碰到了旁边的大哥,他转身冷冷的瞪了大胡子一眼,脸上那道深疤也不知道是不是生前手术留下来的,看着阴森恐怖,几乎都挖到口腔里去了。

  整个二楼的麻将大厅,除了麻将机洗牌的杂音,大家打牌的声音以外,没有一点其他动静。

  好像整个场所不是麻将馆,倒像是殡仪馆,这一个一个坐的板板正正,哭丧着脸,阴冷的可怕!

  走了几圈,大胡子竟然发现自己胡了!不过他可高兴不起来,

  谨小慎微的抬头瞥了瞥三个牌友,到底没敢声张,继续硬着头皮打,自己走不了,就希望外边的李桃七能赶紧进来救命!

  又过三五分钟,不知道是鬼的脑子不好还是怎么,大胡子尽量给上家点炮,但是他们就是没反应!

  眼瞅着牌库都快打穿了,大胡子实在忍不住,到底把牌一摊:

  “对不起,我....我胡了!”

  三个牌友依旧面无表情,只有那个叫他来打牌的老头看了他一眼,嘴里的哈喇子还拉丝到了桌面上。

  大胡子双手合十,点头哈腰的祈求道:“对不起,我还有事儿先走了,你们先玩。”

  说完蹑手蹑脚的转身要走,不料刚站起来就被那刀疤大哥拽住。

  他力量很大,眼神勾人。

  大胡子试探性的往外抻了两下,想来这鬼也是有神通的,僵持了一会儿,又万般勉强的坐了下来。

  没曾想,他们三个竟然掏出钱来算账。

  大胡子吓的赶紧推手,“算了算了,这钱我可不敢要!”

  见他们不依不饶还是个有规则的鬼,最后只能伸手接了过来。

  本以为会是几百亿的冥币,定睛一看,竟然还是真钱!

  大胡子难以置信的用拇指捻了捻,倒也没发现什么不一样的。

  “哗啦啦....”的洗牌声再次响起,新一轮的较量开始了。

  大胡子实在是不想赢,但奈何今天手气出奇的好,摸着摸着竟然自摸,又胡了!

  他叹了口气,偷偷斜眼看了看那个绿色眼睛的大姐,又瞥了眼刀疤男。

  最后还是忍住没说,心急火燎的咒骂李桃七,明明自己上楼已经半个多小时了,他为什么还不来?

  好在他头上插的白色羽毛效果很好,如李桃七所说,这一厅里的医患恶鬼,竟然还真没发现他是活的。

  又过了很久,大胡子渐渐适应一些,也终于玩开了,接连胡了好几次,钱是越赢越多。

  眼瞅着凌晨一点,他站起身子又张罗要走,这一次,同桌的三个鬼友没有再拦着他了。

  大胡子给他们鞠了一躬,本来想把赢来的钱如数奉还,但奈何他们实在牌风端正,逼着他揣进兜里。

  出了小二楼,大胡子呼吸着凛冬的新鲜空气,有种重焕新生的感觉,原来鬼也不过如此!

  知道自己顺利完成了任务,大胡子一把拔下头上插着的白色羽毛,迈开大步,自信满满的朝着张航的车走了回去。

  见大胡子哼着小曲这般轻松,张航赶紧下车给他开门:

  “兄弟,你没事吧?”

  大胡子一屁股坐进车里,哈哈一笑,“我能有啥事儿!”

  陈晨也佩服的拍了拍大胡子肩膀,戴美玉更是急着问:

  “胡子哥,楼上到底有啥啊?”

  大胡子故作威风的哼了一声:“全他娘是鬼,换一个胆子小的,可不早吓死了!”

  张航惊诧万分的问:

  “你看清楚了?他们都长什么样啊?”

  “那太吓人了,有的舌头一米多长,有的脖子跟长颈鹿是的.....”

  知道大胡子爱吹牛,还没等他说完,陈晨就打断他问:

  “先前那个先生不是说,这些来打麻将的鬼都是医院里的病患吗?”

  “病患....”大胡子想了想否定道:“麻将桌上都坐满了,虽然个个大白脸,但是胳膊腿的都还齐全,倒没见着什么坐轮椅的,开膛破肚的恶鬼!”

  张航觉得莫名其妙,又问:

  “那你怎么在里面呆了这么久啊?”

  大胡子尴尬的笑笑:“有一桌三缺一,我陪他们打了两圈麻将,还他娘赢了不少呢!”

  说着,大胡子把手伸进兜里,掏出来一叠钱来。

  “跟鬼打麻将还赢了钱,胡子哥,你是嫌你的命太长了?”

  戴美玉好奇的把钱抢过来看,这些钱虽然面值不大,但是张张保值,眼下看来都是人名币!

  就是不知道天一亮会不会化成灰了....

  李桃七一直没有说话,他压低头往外瞧,见大胡子人一出来,小二楼的光灭了,窗帘上的繁多鬼影,也瞬间消散不见。

  他坐怀不乱,吩咐张航可以回去了。

  第二天。

  小天听说了昨晚大胡子勇闯二楼,并且还跟鬼打了几圈麻将,竟然还赢了钱回来,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

  当天中午就安排了麓县当地做好的饭店招待大家。

  几杯酒下肚,小天高兴的问:“几位师傅,昨天麻将也打了,事情也摸清楚了,你们看,接下来怎么处理它们呢?”

  李桃七又指了指大胡子:“今晚还得靠他!”

  大胡子一听,刚夹起要塞进嘴里的瘦肉当时就不香了。

  “怎么还是我呢?李桃七,昨天可都说好了,我去打探,后续你来!”

  李桃七不紧不慢的奉承道:“胡子哥,麻将闹鬼的事儿,昨天是你,今天还得是你,这劫,没有你就破不了!”

  小天一听这话,对大胡子更加佩服了,站起身端着酒杯给大胡子敬酒。

  “哎呦,没想到你性格跟我合拍,人还有本事啊,你叫什么名字,要是不嫌弃,咱俩认个兄弟!”

  大胡子也是个好面子的人,跟他干了一杯说:“我叫冯小萌!”

  小天一时没反应过来,“我是问兄弟你叫啥名,没问你女朋友啊!”

  大胡子尴尬的解释说:“是我叫冯小萌,我父母就喜欢女孩,在我还没出生的时候,就把闺女名字起好了,结果我一下生,不争气的带个把,老两口也懒的改名字了!”

  小天明白后长长的“哦”了一声,也不嫌弃,跟大胡子又喝了几轮,当场拜了把兄弟。

  好家伙,人生第五大喜事,出门拜个把兄弟,一顿下喝多了。

  又入夜了。

  还是张航开车,把人拉到昨天的地方,大胡子喝的摇头晃脑,满身酒气,此时正上酒劲呢,有了先前的经验,再加上酒撞怂人胆,也不问李桃七这回该怎么办,踉跄着身子下车,直奔二楼而去。

  上了楼,屋子里还是跟昨天一样的红光诡芒,但是却换了一批鬼。

  见这里清冷安静,大胡子蔑视的扫了他们一眼,“你们他娘的热闹点,麻将是这么打的吗?”

  一边骂着,见有个空位置就一屁股坐了下来。

  同桌三个白脸男冷冷的盯着他也不畏惧,打了个酒嗝,指着麻将桌吼道:

  “瞅他娘我干什么呢,不天亮谁也不行走,开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