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13路末班车2 > 第二十一章 夜宿黑水路

第二十一章 夜宿黑水路

 热门推荐:
  道长的死,牵动了所有人的心。

  关志中请来的上身大仙就曾说过,这邪祟怨力太大,李桃七说,道长这么做,就是在化怨!如果任由邪祟胡来,最后它杀疯眼只会越死越多,连累无辜。

  雪糕厂大火一烧完,张翠萍就莫名其妙的昏了过去,直到第二天才苏醒过来。

  藏鬼和附身是不一样的,附身的东西,会一直有症状体现在人身上,但是有的邪祟还会藏在人身里,道行低的很难发现,这也是陈晨当时黑石头只是微热一下,又迅速消退的原因。999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999xs.com/

  道长牺牲了自己,拯救了厂里更多的人,实在让人尊敬。

  依托道长嘱咐,陈晨和李桃七三日内准备动身,去邻省寻找七年前曾经历过13路末班车洗礼的那些人,以求得破解之法。

  雪糕厂虽然没有了,大家失去了赖以维生的工作,但生命还在,一切就都在。

  邻省离的不远,陈晨打电话给大胡子想包他的车走一趟,大胡子欣然同意下来。

  本来约定的是第二天早上出发,但大胡子又打电话,嫌弃陈晨家住太远不方便,让他们俩干脆今晚直接去他家里凑合一宿。

  大胡子的家住在黑水路,这边有个批发市场,白天的时候人来人往,人声鼎沸,一入夜,所有商场关上门,就安静的像是一个墓园。

  大胡子停好了车,领着两人上楼,这楼道里黑漆漆一片,到处丢着散发着恶臭的垃圾,扶手上的泥渍好像从来都没有人擦拭过,各户人家的铁门上粘满了通下水的小广告,整个环境十分恶劣。

  大胡子在前头引路,笑呵呵的说:“不好意思,我住这楼挺旧的,要拆了,今晚上委屈你们俩了!”

  陈晨不以为意,但李桃七爱干净,在这样的环境里十分难受。

  大胡子嘴一直不闲着,又说他姑姑前几天给他打来电话,跟他说了李桃七在邻居家抓了黄皮子的事儿,十分佩服,终于相信他真的是个道士了。

  徒步爬上七楼,大胡子掏出钥匙,推开房门。顿时一股子霉臭味儿扑鼻而来,陈晨呛了个咳嗽,实在忍无可忍,质问道:

  “小萌哥,你这家是怎么住的,你白天出去上班时候,也不开窗放放味道吗?”

  大胡子只是痴痴傻笑,把人引进屋里,伸手去开灯,不巧的是“啪啪”连翻按了几次,都不见有什么反应。

  “快拆了,最近就经常停电,还让你们两个赶上了!”

  陈晨有心换个住处,但怕大胡子面子上过不去,只好咬咬牙,想着也不剩几个小时,天一亮出发,挨一挨也就过去了。

  房间里没灯,只能点起蜡烛,微弱的烛光下,四周终于可见一斑。

  房间是一居室,面积也不大,腐烂的地板踩上去“嘎吱”作响,客厅里放着一个起皮的木制衣柜和一个电视以外,就没什么了,没想到大胡子生活这么拮据,陈晨心里惦记着等到了地方,一定多结算他一些油钱。

  卧室只有一张床,三个人要一起挤,大胡子去铺床了,李桃七爱干净,说什么都要睡前洗漱。

  陈晨倚靠在卫生间的门框上拿着蜡烛给李桃七照亮闲聊。

  “桃七哥,你说七年前那帮人,废了好大麻烦才在13路末班车的事情中活下来,我们这么贸然去找他们帮忙,他们会答应吗?”

  李桃七穿着睡衣,扯了一张纸巾把镜子上喷溅的水渍擦了擦。

  “师傅说了,车上有冤人才有劫,我们这次去,主要是弄明白13路末班车到底为什么会重新出现,其他的,还要靠我们自己!”

  陈晨觉得他说的话很有道理,交叉着肩膀深吸口气。

  “是啊,到底还得靠.....”

  话说一半的时候,陈晨不经意的瞥了他一眼,李桃七正俯下身子洗脸,然而他在镜子里的人像,竟然还在站着不动!

  “桃七哥?!”

  陈晨放下胳膊惊呼一声,李桃七赶紧直起身子,转头问:

  “怎么了?”

  陈晨举着蜡烛,又往镜子里看,发现毫无异常。

  李桃七注意到他的目光,也转头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昏暗的烛光下,镜子里的李桃七像是打了一层复古的滤镜,但他白里透红,仍旧十分惊艳。

  “怎么了,你叫喊什么?”

  烛光恍惚,陈晨晃了晃脑袋,慢慢的指着镜子说:

  “桃七哥,你继续洗!”

  李桃七不知其意,打开水龙头,又俯下身子往脸上撩起水来。

  这一次,镜子里的人像,倒也跟他十足的同步起来。

  是最近经历太多,看错了吗?

  陈晨心里想着,又专注的观察一会,直到李桃七洗漱完毕,也再没有出现过刚才的诡异现象,只好心有余悸的跟他进屋去了。

  但陈晨不知道的是,在他们转身离开后,镜子里的人像仍旧留在里面,眼神跟着他们的移动,浅浅的笑了笑。

  大胡子铺好了床,李桃七躺在最里面,陈晨睡在中间,他在最外边。

  今晚几乎没有什么月亮,卧室里窗帘一拉,这房间黑的就像是在眼前涂了一层墨!

  所幸有李桃七在身边,陈晨心里有底,就一个劲的往他身边靠,李桃七不喜欢跟人亲近,陈晨凑过来一点,他就挪开一点,凑过来一点,他就挪开一点,最后半个身子都要掉下床去了。

  大胡子心无杂念,躺下后,没几分钟就打起了呼噜,没人说话,陈晨听着大胡子有节奏的呼噜声,闭着眼睛寻思一会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没过多久,陈晨做了一个噩梦,梦里,他又坐上了13路末班车,那一家三口也在,腥红的车厢里,他们全都背着身子手拉着手,在最后排盘腿坐着。

  “陈晨!你过来呀!”

  “叔叔,你过来呀!”

  .............

  听着他们来回的叫喊,陈晨木讷的走过去,想把他们转过来,却发现,他们的脑袋没有正面,反转过来之后也是头发!

  “呼!”陈晨满头大汗的惊醒!

  喘着粗气,胡乱的摸了一把脸,房间里简直太黑了,睁开眼睛和闭上眼睛几乎没有什么差别。

  四下里静静的,什么也看不到,也什么声音都没有。

  大胡子怎么不打呼噜了?陈晨口干舌燥,想下去找口水喝,朝着大胡子那面,伸手怼了怼。

  却发现落了个空,又上下摸了一把,这才察觉,大胡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嗒嗒嗒....咚!....咚....咚.......”

  客厅里传来钟摆的报时提醒,在敲了整整十二下之后,陈晨终于胆颤心惊的摇醒了沉睡的李桃七。

  因为他清楚的记得,他们刚进来的时候,这个房间的客厅里,根本就没有时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