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13路末班车2 > 第十七章 第二种说法

第十七章 第二种说法

 热门推荐:
  棚上有张脸,而且嘴里的粘液落的到处都是。

  任凭陈晨在老古桥见过大世面,也经不起这等惊吓。

  他把手中柳条娃娃撒手一抛,猛地翻了个身,这一翻身好像又压到了什么东西,一声尖叫后,就见得一个小黑影“嗖”的从他被窝里窜了出去。

  房门开了又关,陈晨有些发抖,摔倒在地上连滚带爬,一把拽下了开关线绳。

  房间亮了起来。

  棚顶的黑窟窿还在,那张脸不见了!

  他软着腿冲出房间,却正巧跟人撞个满怀!

  抬头一看,是李桃七来了!

  见他突然出现,陈晨既高兴,也有些诧异!

  李桃七桃红的面颊在灯光下显的神采奕奕,大半夜的他不但没睡觉,还穿的规规整整,胸上挎着灰布口袋,右手掐着一只棕色毛皮的“大耗子!”

  这一连窜的动静太大,吵醒了隔壁的房主人,老汉披着棉袄,眯着眼睛开门出来,看见李桃七手里抓着的东西,吓的不轻:

  “哎呦,这,这不黄大仙吗,抓不得,抓不得啊!”

  听着黄皮子在李桃七手里被捏的“吱吱”直叫,半晌,竟然又从厨房里,走出来一个奇怪的小孩!

  小男孩看样子五六岁,穿着缝满补丁的破棉袄,低着头,有一眼,没一眼的瞟着黄皮子。看样子有些心疼,哀求着对李桃七说:

  “能不能别杀它!”

  老汉闻言皱起眉头,疑惑的问小孩:

  “山娃,有你啥事儿,你咋半夜不睡觉,从厨房钻出来了?”

  小孩知道犯了错,两只小手捏在一起有些害怕。盯着晨和李桃七说:

  “小黄怕冷,你们没来之前,我每晚都放它进来东屋睡觉.....”

  老汉一听气的发抖,刚要抬手打他,被陈晨拦了下来。

  他刚才吓的血压都上来了,这会儿明白过来,松了口气问:

  “在我房间棚顶上的人,是你吗?”

  小孩点点头转身指了身后说:“厨房里有个梯子,我是顺着棚顶爬过去的,我怕它咬着你,每次它来的时候,我就趴在窟窿上往下吐口水提醒你!”

  听了这些,陈晨抹了一把脸,简直觉得是又好气又好笑。

  李桃七把黄皮子往上拎了拎,对老汉说:

  “孩子心眼儿这么好,是你家的福分,千万别打他,我看这北岸的农村,将来属他最有出息!”

  老汉光棍一个,当然也心疼小孩,赶紧让他给陈晨道歉。

  万万没想到,这惊魂一场,落下这么个结果。

  解释清楚后,天都快亮了,李桃七放了黄皮子,陪陈晨在房间里休息。

  他的突然出现可不会是巧合,陈晨生气的质问:

  “桃七哥,你早都知道是不是?”

  李桃七把双手枕在脑下躺着,悠闲的说:

  “河边回来的那晚,我不是提醒过你吗?”

  “那也算提醒?”说着,陈晨指着旁边的柳条娃娃:

  “你让我抱着娃娃睡觉,这东西到底有什么作用?”

  李桃七竟也有些笑意:

  “你不是害怕吗,给你个娃娃抱着,让你睡的踏实一点,这里面还有艾叶,是安神的!”

  要不是看他对自己有救命之恩,陈晨恨不得骑他身上招呼几拳,最后无奈的泄了一口气,“扑通”的倒在床上。

  天气寒冷,李桃七拽来被子跟陈晨一起盖在上面。

  “这个镇子布局有高人指点过,穷是穷了点,但是辟邪驱凶,恶灵是进不来的,那黄皮子修的很好,我从进村一刻起就感应到了!今天我来抓它,只是想提醒它一下,不然怕他日后修成,总觉得自己在这里是最大的!”

  这番话虽然听上去有些道理,但陈晨知道,甭管别的,自己这番惊吓完全是可以避免的,不过也未必不是好事儿,安慰自己权当练习胆量了吧!

  折腾了半宿,二人很晚才睡,天亮之后,大胡子找了过来,开门见到陈晨和李桃七躺在床上盖着同一床被子,顿时呆了一下。

  陈晨知道他一直有误会,赶紧从床上爬起来,尴尬的解释说:

  “李桃七昨晚是过来帮忙的!”

  大胡子一个劲点头,凑过来坐在床边,笑盈盈的拍着陈晨肩膀:

  “哥是过来人,想要脱单性别不能卡太死,都懂!”

  陈晨听着不对味儿,但昨晚经历又是黄皮子,又是棚顶上的小孩,一句两句说不明白,又赖的从头解释了。

  不管怎样,两晚一天,这趟“八卦小镇”之旅,也算是结束了。

  吃过早饭,洗漱完毕,三人坐上车子,准备回去家里另想办法。

  车子才开到村头,忽然见得那赵大娘挎着竹筐牵着昨晚往陈晨脸上吐口水的小孩挡住了去路。

  赵大娘先是把筐里的山货递过去对昨天把他们赶出家门道歉,随即沉吟半晌,摸了摸那孩子的脑袋说:

  “一大早山娃就来找我,说你们跟平时来村里的那些记者啥的不一样,你们是好人,我.....关于我儿子周贯福,我有些话想跟你们说!”

  这村里都不待见他们,赵大娘只能站在这讲。

  “我儿子其实前些年偷偷回来过一趟,他大概跟我讲了一些事儿,时间很短,我记住的不多,就记得他说,有一年,他被领导派去跟一户人家商量拆迁的事儿,那幢房子很大,住着一家三口,合同签订好的当天晚上,就听说三口人全死了!我儿子被莫名其妙的抓进了看守所,说有他的作案证据,后来,贯福在指认现场的时候跑掉了!”

  车上人听着这些话,都有些诧异,赵大娘怕人不信,哭的越来越厉害:

  “我儿子是好人,他跟娘从来不撒谎,他当时给我下跪发誓的,这些话没人信,我也不懂去哪告状,你们是好人就帮帮忙,他真的没有杀人.....”ωωω.⑨⑨⑨xs.co(m)

  说完这些,赵大娘激动的长跪不起,直到陈晨答应帮忙,情绪才稍有好转。

  言尽于此,出了村,几个人都没有说话,在车上,陈晨展开了赵大娘最后交给他的一张照片,说那是周贯福签完合同后,跟他们的合影,当时留下给她做念想的。

  照片里有穿着黑色皮夹克的大叔,笑容灿烂的小女孩,还有陈晨噩梦中那个穿着小白鞋的女人。

  这一家三口笑容灿烂,周贯福就站在他们身后,整张照片气氛一片和谐,转眼间物是人非,三死一逃。

  思绪正在延绵,陈晨忽然接到了牛骏的电话,电话里他声音急切的说,厂里又死人了。

  钟老头被绞死后,绑着脚脖悬挂在了他那个温暖的小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