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13路末班车2 > 第二章 看不见的末班车

第二章 看不见的末班车

 热门推荐:
  牛骏见陈晨盯着照片若有所思,好奇的问:

  “皱什么眉头啊,你认识?”

  陈晨歪了歪脑袋:“这人长的,好像今晚坐车时候跟我聊天的大叔。”

  “什么大叔?坐你那趟末班车的不都是咱们单位的人吗?”

  “平时是很少有陌生人,但今天晚上坐车的我全都不认识,那人还在咱们厂的车间干过呢!”

  牛骏闻言一副释然的表情,把手搭在陈晨肩膀上:“那不就破案了,他掉里去的呗。”

  “不可能啊,他说他是零几年那批的员工!这都过去多少年了!”陈晨不可思议的嘟哝一句。

  盯着手里的照片,虽然感觉上像他,但当时车里没开灯,黑乎乎一片,也保不准是自己认错了,陈晨索性把照片揣进兜里,想着等之后坐车再遇见他,亲自问问。

  雪糕里吃出照片的不是孙那对,他便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催促陈晨赶紧去调试机器。

  牛骏也是草草安慰几句后,捧着雪糕回去了。

  平时机器没有故障,工作就不多,夜里一点半基本就没有什么任务了,陈晨检查完设备出去透口气,蹲在院子里的大柳树下抽烟。

  这根烟点燃刚抽了一口,烟雾还没来得及吐出来呢,竟然发现烟灭了,抽了十几年的烟,这种情况还是头一次遇见,刚掏出打火机来,又忽然感觉到后屁股传来一股钻心的疼,慌忙的扭头一看,见得身后不知道从哪来的一条通体黑色的大狼狗正咬着他的屁股兜!

  这黑灯瞎火的,可把陈晨吓了一跳,这狗就像看见了骨头似的,压低脑袋一直低吟,任他怎么拍打狗头也不肯撒口。

  一人一狗僵持了半天,好在车间有人推门出来,黑狗才一溜烟的跑了。

  总听说仓库那边的钟老头养了几条狗,但平时都是锁在笼子里的,怎么还跑出来撒野了?

  陈晨莫名其妙的被狗咬,心情差极,也没了抽烟的兴致,气愤的给牛骏发了条消息,让他明天通知钟老头一声来这找狗后,揉了揉屁股,返回了设备间。

  ............

  夜班回去后,陈晨一口气睡到了第二天的下午两点,才被牛骏发来的短信息吵醒,内容言简意赅,只有简短的几个字:

  钟老头说他没丢狗。

  陈晨睡眼惺忪,谩骂了一句,随手把手机扔在了一边,继续闷头睡了。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几天他总感觉身体疲惫,怎么睡都休息不过来,待再次睁开眼睛,天都已经黑透了,起床收拾完东西,简单吃了一口,又到了上班时间。

  菜市南街是条老街区,这附近住的老人居多,也没有什么娱乐场所,饭店也会早早打烊,夜里十点钟,街上除了陈晨以外,没有一个人影。

  陈晨倚靠在公交站牌上打着瞌睡,好像将近十个小时的睡眠仍旧没有睡饱。和昨天一样,直等到十点半钟,那趟末班车才终于出现。

  让陈晨感到意外的是,今天车厢里依然没有开灯,这倒是无所谓,可连暖气也没有开。陈晨还是忍不住问了句:

  “师傅,暖气是坏了嘛?”

  也不知道这司机到底听没听见,他在黑暗的驾驶室里低垂着头,根本没有答话的意思。

  陈晨有些生气,提高了嗓门又问一遍:“师傅,我问你这车是不是坏了?怎么天天不开暖气呢?”

  司机仍旧没有说话,气氛有些尴尬,他刚要发火,忽然听得从车厢后头传来一阵欢愉的嬉笑。

  转头去看,在最后排的位置上坐着一个七八岁小女孩。这大半夜的,陈晨也实在不想找气受,白了司机一眼,朝车厢里去了。

  这个小女孩个子不高,扎着俏皮的双马尾,穿的也不多,让人看着就觉得冷。陈晨在她身边坐下,小女孩也不敢继续笑了,把两个小手插进兜里安静下来。

  最近两天实在奇怪,总会遇到一些没见过的陌生人坐车,陈晨打量小女孩一眼,低声问她:“你自己吗?”

  小女孩好像有些怕生,没敢转头看陈晨,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陈晨见她背着书包,料想可能是参加了什么补习班,又问:

  “这么晚了一个人坐车,家长也不接你?”

  小女孩又只是摇头。见她有些拘谨,陈晨觉得她八成是把自己当成坏人了,便不再和她说话,车里没有暖气,见她冷的发抖有些可怜,便脱下羽绒服给小女孩披上:

  “车里也冷,以后出门多穿点吧!”

  小女孩也不拒绝,抿了抿嘴,像蜗牛一样把整个身子缩进了羽绒服里。

  车子没行多久再次停下,上来两个人穿着军大衣的人,这俩人瞅着熟悉,在昨天这个时间也曾见过,他们一高一矮,上车后没有动静,还是在昨天的两个位置上坐了下来。陈晨想起了昨天夜里跟他攀谈一路的大叔,也不知道今天会不会出现,在雪糕里吃出的照片还在兜里揣着呢。手机\端 一秒記住《www.999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随着一路有节奏的颠簸,陈晨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车里多了两位老人,他们看样子十分疲惫,坐的也很远,却穿着一模一样的黑色大棉袄。

  这一代一般天刚黑就没人出门了,今儿竟然有这么多人坐车!而且这个时间单独外出的老人家也太不常见。

  陈晨打着哈欠正好奇的盯着,旁边的小女孩忽然伸出小手碰了碰他。陈晨回过神来,扭头看向她问:

  “怎么了小朋友?”

  小女孩从座位上跳下来,用小手指了指窗外。

  “干嘛?你要下车吗?”

  见她点头,陈晨领着她走到后车门的位置,按了下车铃。见后车门一开,这小女孩紧紧的拽着陈晨的衣角,发了疯一样跳了下去。陈晨差点被她拽了个跟头,勉强把住车门。

  “咳,干什么,我还没到呢?”

  但这小女孩依旧不依不饶,死命的往车下拽他。陈晨不明所以,见这孩子实在坚决,只好跟着她下了车子。

  这个位置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四下里黑漆漆,白茫茫,距离公司连一半的路都没到。末班车要是错过了,那就得走去厂里。

  “你干什么呀?”陈晨往远处瞭望了一眼,见车子关门驶去,顿感绝望。

  小女孩紧绷着脸,盯着陈晨半晌才开口问:“叔叔,你见过我的狗吗?”

  说完,也不等他回答,麻利的脱下来身上的羽绒服,往陈晨怀里一塞,扭头就跑。

  这一连串的怪异举动,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陈晨忽然想起来昨晚抽烟时咬人的那条黑狗,猜想这小姑娘,会不会是因为家里的狗丢了,才半夜跑出来的?

  想毕,他重新套上衣服,重重的叹了口气,徒步往前赶路了。

  天冷路难行,待陈晨走到厂里的时候,已经过了零点。迈进大院才松了口气,就忽听得后面有人叫喊:“陈晨?”

  陈晨回头一望,见是孙那对,跟昨天一样,他两只手扶着摩托车,被冷风吹的脸都肿了!

  孙那对也不知道哪来的无名火,确认是他后,随便把摩托一扔,轮着拳头飞奔过来,可能是太着急了,还没打着人,脚底下一滑,一屁股摔进了路边里雪堆里。

  陈晨架步梁走了一路,火气也正大着,见他闹这么一出,没着急上去搀扶,低声质问:“你他妈发什么神经呢?”

  孙那对个子矮小,艰难的从雪堆里爬了出来,红肿的脸上蹭的到处是雪,指着陈晨依旧不依不饶:“你大爷的,你玩我,说什么末班车还没有停运,老子信了你的鬼话,你看把我给冻的!”

  陈晨觉得奇怪,皱起眉头回道:“你没坐着车跟我有什么关系,确实没有停运啊,十点半经过我家,我今天还坐了的。”

  “放屁!”孙那对用袖口擦了把鼻涕,“老子在站牌底下从九点半等到十一点呢,别说公交车了,那条大路上,连一个车轮子都没有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