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诺言

 热门推荐:
  从小时候第一次见面他就从未忘记过的那个哥哥,到在世纪广场台阶下接住他的那个陌生人,到坐在他后面的同学,到朋友,到恋人。可能是过往十七年的气运都积攒起来只为了遇到这个人吧,俞泠在觉得幸运的同时也在祈求过路的神神鬼鬼们,请让这种幸运变成命里注定,这样即使他当初没有迷路,没有昏迷,没有转学也能再遇到洛棽。

  “俞泠,等我二十岁了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他们已经走到了实验楼旁边,学校并不是一个求婚的最佳场所,周围没有鲜花,没有亲友,没有气氛,但洛棽心里就是溢满了爱和占有,心下一激动就说出了口。

  “好啊!”两人逛到了实验楼后面,俞泠站在花坛台阶上,微微低着头看着洛棽,笑得有些羞涩。

  刚说出口又觉得自己答应得太快了不怎么矜持,补了一句:“我的意思是我考虑考虑……”ぷ999小@説首發 ωωω.999χs.cΘм м.999χs.cΘм

  “好。”洛棽仰着头,心里烫得很,轻轻抓住俞泠放在裤缝处的手,握紧了,“不过我没什么耐心,你不能让我等太久了。”

  “嗯……”俞泠不好意思地移开了视线,看着旁边的一棵紫薇。

  紫薇花在风中轻轻晃动。

  五月,希望与诺言同时来临。

  家长会结束后俞晚到处找不到俞小也,打了电话才知道这孩子跑去市中心了,结束后又在校门口等俞泠,好几个面熟的七班孩子给她打了招呼,等他们都走了俞晚也没见到俞泠的影子。

  叶岑倒是一点儿都慌,她儿子不在,俞泠也不在,一看就知道这俩人肯定是待在一起的,拉着俞晚继续聊天。

  洛棽和俞泠姗姗来迟,俞泠怕被人看出来叮嘱洛棽离他远点儿不要动手动脚,洛棽一走近他就龇牙咧嘴地捶人。

  “泠泠!”

  俞泠讪笑着把捶洛棽的手收回来,跑向不远处的两位妈妈,“妈,叶阿姨,你们怎么还没走啊?”

  他看着他妈和洛棽他妈一起下楼的,还以为这俩已经回家了,也不知道刚刚他打洛棽那一幕被看到没有……俞泠偷偷往叶岑脸上瞄。

  叶岑看是看到了,不过以她的了解肯定是自家儿子又惹俞泠生气了才会被打,以看好戏的心态朝洛棽挑了两下眉。

  洛棽也走进了,喊了一声“妈”,又看向俞晚,另一声“妈”在喉咙里上不来下不去,犹豫了两秒叫了声“俞阿姨”。

  俞晚笑着应了。

  叶岑见两个孩子都到了,揽着俞家母子往车里去,“俞泠终于来了,走走走,我刚订的晚餐,现在过去应该差不多……”

  母子俩懵了。

  俞晚说出口的话都是经过斟酌的,说要一起吃饭也不是客套话,只是这也太急了点。

  俞泠更懵逼,眼睛本来就大,这下因为震惊更大了,瞪着小狗眼看洛棽,心说这不会又是你的主意吧。

  洛棽也愣了一下,跟着他们后面,摇头示意他也不清楚。

  不过俞晚向来比较含蓄,不好拂人面子,想着晚上也没什么事要做,“也好,正好赶巧了。”

  可能全天下的家长坐在一起都喜欢聊各自孩子的童年丑事吧。俞泠看着饭桌上一直在讨论他和洛棽趣事的妈妈们,嘴里嚼着的鳕鱼都不怎么香了,机械性地吞咽着食物,如坐针毡。

  他一直担心洛棽突然又神经兮兮地往他身上凑,先是示意洛棽看他发的消息“有家长在呢你别乱来”,而后眼神戒备地看着洛棽,好在洛棽这次居然没作妖,他这顿饭不至于吃得心惊胆战的。

  洛棽倒是想作妖,但也怕俞晚对他的印象会大打折扣,全程安安静静的,只是偶尔给俞泠夹菜。

  煎熬的一顿晚饭终于划上了句号。两个家长明明聊的一直都是一些小事,气氛却像过年放鞭炮一样隆重,俞泠觉得这个氛围怪怪的,一吃完饭道了再见拒绝了叶岑说要送他们的提议,拉着还想多聊几句的俞晚走了。

  “俞泠妈妈真是个地道的江南美人,温温柔柔的,一点儿脾气都没有,人特别好,身上又有种韧劲儿,怪不得能养出俞泠这么好的孩子来……”叶岑上车后就连连赞叹。

  他的小朋友当然好,洛棽心想,就是偶尔有点儿凶,不过凶起来也像只没有利爪只会往人身上撞的小奶猫。

  叶岑今晚思绪万千,一边想着儿媳妇一家心里高兴,一边看着自己儿子有点儿烦心,“你说同样都是omega生的,俞泠怎么就这么乖?”

  意思是你洛棽怎么就那么横?

  “……”洛棽早就喜欢了叶岑这种一看到俞泠就开始贬低他的习性,他听着还挺舒服的,虽然是真话但妈还是要反怼的,“同样都是omega,你看人家俞泠的妈妈怎么就这么温柔?”

  大概意思就是什么样的锅配什么样的盖,您也就只能拥有我这样的儿子了。

  叶岑没听出他语气里的调侃,居然被他说服了,“你说得对,我以后要再温柔点儿,就从每天给你爸准备早餐开始吧!”

  洛棽摇着头给他爸发了个[抱拳]的表情包,以表示对他爸前途命运的祝福与惋惜。

  母子俩一路说说笑笑的,大多数时候是俞泠在说,俞晚在听。俞泠把最近学校发生的事情都讲了一遍,着重讲了闹鬼的事和即将到来的艺术节,甚至把那天他和文旋被张主任狂追八百里的事也当成笑话讲出来了。俞晚一边听一边笑,为俞泠有了好多新朋友而高兴。

  “泠泠,妈妈有一句话想问你。”下车后两人往单元楼走,快到的时候俞晚犹豫着说了句话。

  俞泠刚刚被自己讲的故事笑到了,脸皮都有点儿疼,笑着点头,“妈你问吧。”

  锁孔里传来开锁的声音,俞晚把门开了,拿了两双拖鞋出来,等俞泠穿上了才问他:“你和洛棽是认真的吗?”

  还是被看出来了。俞泠心慌了一阵,急着否认:“妈,不是你想的那样……”

  俞晚把门带上了,俞小也还没回来,屋里黑黑的,她把客厅里的灯开了,明亮的光线刺破黑暗。

  “妈没有怪你的意思,只是想听听你心里最真实的想法。”俞晚在国外待久了,心态越来越包容,而且她本身也不是个专横独/裁的人,以前看出两个孩子之间的事也没多加管束,今天和叶岑吃了顿饭才觉得该问一下俞泠的意见。

  她的孩子长大了,能独立思考了,也学会了爱人,但她仍然想用自己的经验给俞泠筑成一个保护所。

  俞泠突然就不想瞒着俞晚了,垂着头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俞晚,“妈,我很喜欢他。”

  “可是喜欢不等于爱,暧昧也不是温情。”话有些残忍,但俞晚还是得说,“我希望你得偿所愿,也希望你无悔一生。”

  “妈,我想试试,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我从来没遇到过像洛棽那样对我这么好的人,以后应该也遇不上了……”俞泠咬着唇,忍着鼻腔里的酸楚。

  他也是害怕的,偶尔也会在夜里被小时候的噩梦惊醒,思考洛棽白天说的那些承诺有效期能有多久,但他不想让俞晚觉得他和洛棽只是玩玩,也不想藏着掖着了,洛棽这么好,就应该在所有人心里光明正大地活着。

  俞晚心里刺痛了一下,突然就默不作声了,伸手拍了拍俞泠的手,笑了一下,先回房了。

  俞泠像气球一样泄了气,靠在沙发上发呆,过了会儿觉得鼻子还是酸酸的,就看了一眼手机。

  洛棽:“我妈没有跟你们商量就订餐了,是她太急了,考虑不周,让我替她道个歉。”

  俞泠看完把手机放在胸口又愣了一会儿才回消息:“没事的,你帮我谢谢阿姨。”

  本来俞晚想请吃饭的,最后还是拗不过话多且密的叶岑,这顿饭是叶岑开的钱。

  俞泠回房间找了套睡衣去洗澡,洗完俞晚还没出来,俞泠心里很难受,又疼又麻,去厨房煮了壶木瓜牛奶出来,敲了敲俞晚的房门,“妈,我煮了牛奶,你要不要喝一点啊?”

  俞晚没应。俞泠把牛奶放到桌上温着,在一旁坐了许久,等俞小也回来了他才回床了。

  俞小也咋咋呼呼的,一回来洗了个澡就抱着被子冲到俞晚房里死乞白赖不走了。俞晚给睡着了的俞小也掖了掖被子,起床坐在落地窗边看外面的灯火。

  这天晚上俞晚想了很多,俞小也从小在她和俞泠的庇佑下长大,没见过陆煜成,也没在意过闲言碎语,但俞泠不一样。从俞泠小时候爬树摔下来骨折到他长大后得了病瞒着她,十几年里俞泠遇到过很多事,进了很多次医院,她也只是听别人聊过两句,俞泠云淡风轻地把这些事带过了。

  如今想起来才发现,俞泠的成长中,她一直是缺席的。

  她可以为了俞泠的幸福着想,也应该为他找到了想用一辈子来试试的人高兴。

  第二天中午俞泠才醒过来,他昨晚没睡好,翻来覆去一直到天快亮了才睡着。

  俞泠躺在床上看手机。

  他给洛棽回了个消息就关机了,一打开消息栏像极速飞驰的赛车一样“咚咚咚”地堆满了消息。

  99+。

  除了几十条私人消息外还有好几个群里99+的新消息。

  “发生什么事了?”俞泠疑惑,先打开那几个群聊看了一眼,每个群聊都显示有上千条消息,他干脆翻起了那些私人对话框。

  翻了十几个还是看不明白。

  给他发的全是“啊啊啊啊”。

  或者“啊啊啊啊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