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春天

 热门推荐:
  俞泠全程就目瞪口呆地看着洛棽诓骗张主任,等张主任走后他急忙问:“你骗他要是被发现了会不会不太好?”

  洛棽:“我没骗他啊,张主任怎么想的我怎么知道?所以我说不是他想的那样也没有什么问题,不知者不罪。”

  十分的强词夺理。

  俞泠佩服,“你怎么知道他才来?”

  洛棽见俞泠眼里含着崇拜,把“我看到的”咽下去,说道:“我根据他的表情和语言推算出来的,要是他早来了肯定早就跳出来了。”

  俞泠更佩服了,鼓掌,“洛哥你好厉害!”

  严途见危机解除就舒心了,看到才来的夏桁之,心说我终于不用和这俩单独待在同一个空间里了,急冲冲地跑过去迎接夏桁之,夏桁之看着像条饿狗一样的严途,往后退了一大步,怀里抱紧了葫芦给他准备的小零食,“你干嘛?”

  “没什么。”严途及时止步,眼神复杂,“就是觉得你来得太是时候了。”

  “老汪下周要请假,应该会找个代理班主任来替他。”简向延把他刚在语文办公室听到的新闻毫不吝啬地分享给了七班的每一个观众。

  李枝枝转了转笔,问:“代理班主任会是谁啊?”

  关雎把杯子里的圣代挖了一大勺塞嘴里,一边吸气一边说:“阿简说的都不一定是真的还是先别猜谁来代课了吧。”

  简向延看关雎吃个冰淇凌像烫嘴一样,无语道:“这还不到四月你就吃上冰淇凌了?”

  “你不懂,”关雎摇了摇食指,被冻得发麻的嘴说话都含含糊糊的,“冰淇凌就是要大冷天的才好吃。”

  “不是很懂你们这个逻辑……”

  李枝枝连忙伸手打断他俩越跑越偏的对话,“班长你听谁说的啊?”

  “十班班主任言老师。”简向延回答。

  “哇!不会就是言老师来代课吧!我可以我可以!”关雎这会儿倒是激动,嘴里含着的奶油差点儿喷出来,言老师啊,那可是一等一的大美女。

  而且还是个alpha。

  俞泠提着两大袋零食进来,听到他们在谈论言老师,身体反射性颤抖了一下,凑过去听他们讲。

  李枝枝:“言老师结婚没啊?”

  这是一个秘密,大家都想知道,但没人打探出来过。

  “应该结婚了吧……”关雎猜想,毕竟这么优质的a不可能留到现在。

  李枝枝做少女祈祷状,“如果汪老师真要请假的话请让言老师来代课。”

  俞泠忍不住插了句话:“为啥?”

  把三人吓得一激灵,关雎嘴里含着的冰淇凌直接被吓喷了,正好喷在简向延脸上。

  “啊啊啊对不起阿简!”关雎连忙找纸巾去擦简向延的脸。

  简向延被口水加奶油以及果酱糊了一脸,脸都绿了,但看着关雎细心地帮他擦脸,脸突然就红了,把纸巾抢过来,“我自己来就好……”

  俞泠看着眼前的一幕心虚了一下,脖子往下缩了缩,“对不起啊我没看到你在吃东西。”

  也没想到你们这么不经吓。

  “没事没事,你刚刚问什么?”见俞泠这样关雎圣母光辉顿时闪了起来,替简向延原谅了俞泠。

  俞泠:“两个问题,老汪为啥要请假以及你们为啥想让言老师来代课。”

  “来阿简!第一个问题需要你来回答。”关雎把吃完了的圣代杯子当话筒举到了简向延下巴边,示意他畅所欲言。

  简向延理了理衣领,坐直了,轻轻嗓子,“其实我也不知道。”

  期待着的三人肩膀一下就垮下去了。

  “不是,这我哪知道啊言老师也没说原因。”阿简摊手。

  “行吧,那第二个问题,枝枝你来回答吧!”关雎把假话筒转了个弯绕到李枝枝嘴边。

  李枝枝特别配合,略带娇羞地把话筒拿到手里,低眉颔首,“谢谢大家对我的信任,非常荣幸能受到关雎小姐的邀请来给大家解答这个问题,答案有三,一是言老师太帅了,二是言老师太帅了,三是言老师太帅了……”

  杜均夷正好从过道经过,听到李枝枝在说谁帅,心里警报器拉响,悄悄坐到了旁边的位置上。

  “……”俞泠嘴巴抽搐了一瞬,言老师,也就是林倾的小姨。

  帅只是她第二特性。

  至于第一……

  “但是她特别凶。”俞泠残忍地打破两位女生的幻想,“特别特别特别凶。”

  词穷的俞泠只能靠叠加副词的方式来加强语气。

  “……”两位女生在凶和好看之间纠结了。

  最后一拍案:“没事,好看就行!”

  “……行吧。”到时候被骂哭了别怪我没提醒你们,俞泠心想。

  杜均夷在后边听了两分钟放下心来,又悄悄地挪到了自己的座上。

  俞泠把提着的零食分给了大家,给洛棽留了袋鸡米花。

  “俞泠为啥要发零食啊?”几人又凑到一起讨论这个问题。

  “可能是买多了?”没有恋爱经验的简向延猜想。

  关雎和李枝枝对视两秒,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两人同时转过头看了看正在往洛棽课桌里塞鸡米花的俞泠,cp脑上头了。

  俞泠肯定是想请洛棽吃东西但是不好意思于是就请了我们全班吃东西让自己的目的性不那么强!

  两人看到了对方眼睛里的光,又几乎同时点头,妈耶,沉鱼落雁是真的!恭喜我嗑的cp解锁双向暗恋章节了!

  俞泠读初中的时候班上有两个同学谈恋爱了就买了糖分给他们,俞泠有幸吃到一颗,虽然不能为这种十三四岁就能许诺一生一世的感情感同身受吧但这糖好像是挺甜的,齁得慌。

  于是他特意买了两大袋薯片鸡米花虾条虾片什么的,虽然有点儿腻,但不至于被齁死。

  亏得他没说出这个散食童子般的行为代表了什么,不然就算他发几包黄连下去关雎她们都能一边嚼一边笑着流泪。

  “洛哥洛哥!十万火急!你快给我抄抄化学作业我昨天忘写了我的个老天!”夏桁之一见洛棽出现在后门就赶紧吼吼。

  俞泠对这个几乎每天都要进行的对话免疫了,接着看洛棽给的笔记。

  洛棽提着杯果茶进来,还没进教室就听到了夏桁之的叫声,一边走一边翻书包,然后把作业本放到了夏桁之的桌子上。手机\端 一秒記住《www.999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再把自己和奶茶放到了俞泠的桌子上。

  “你干啥?”俞泠看着把凳子搬到他旁边,再把自己的下巴放在他桌子上的洛棽,好奇。

  “不给亲亲就捣蛋。”洛棽伸手盖住笔记本,撅着嘴巴示意俞泠快点亲。

  “……”妈的他为什么要和这个傻逼谈恋爱?这比后面那个一天到晚都在叫着“世上只有葫芦好”的傻逼更傻逼好吗?

  这会儿下午第一节课快上了,教室里人挺多的,俞泠直接上了两只手捏着洛棽的脸,悄悄说:“这么多人呢你忍忍成吗?”

  然后接过果茶喝了一口。

  好酸啊但是好好喝,俞泠幸福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洛棽也没真想让俞泠亲他,看着俞泠有点儿发红的耳垂,低头笑了。小朋友害羞得很,一逗耳朵就红了。

  “那待会儿没人了就可以亲吗?”洛棽随口一问。

  “可以啊。”俞泠随口一答。

  然后两人隔着不到半米的空气愣了,俞泠不自在地摸了摸脖子,又喝了一口茶,“你是我男朋友啊你想亲就亲呗……”

  其实他也想亲。

  和这么一个大帅逼在一起不亲亲简直是浪费了长得这么好看的一张嘴巴。

  洛棽笑道:“只有这个原因吗?”

  俞泠想了想,正想说话,余光看见万娜娜进来了,赶紧让洛棽赶回自己座位上去了。

  可能全世界的英语老师家里都是卖衣服的吧,俞泠心想,万娜娜光这三天就换了六套衣服了,还每套都不重样。

  “上课之前我先讲个事儿,”万娜娜扫视一圈,“下个月临南会举办一次外语演讲比赛,规模很大,除了中文大概有十个语种可以选,虽然叫演讲比赛但不限定形式,如果有同学想去可以来我这里报名……”

  这个比赛含金量还行,不过课堂就不讲太多了,万娜娜把大概的情况说一下就开始讲新课了。

  课上到一半的时候洛棽瞥见俞泠往后看了几下,心下疑惑,就看到俞泠从背后递了个纸条过来。

  “因为我喜欢你呀!”

  洛棽捏着张边边角角写着化学方程式一看就是不知道从哪里撕下来的草稿纸,看着中间写得特别工整的几个字,心里默默念了几遍。

  “洛棽同学笑什么呢?说出来我们大家一起乐呵乐呵。”万娜娜在黑板上写了几个单词,一转头就看到洛棽在一众聚精会神的学子中间如同绿叶中的红花,笑得像中了几千万的彩票一样。

  万娜娜倒不是想为难他,就是她也实在是好奇有什么事能把这位读个英语笑话都能读出处分通报那种感觉的学霸逗成这样。

  俞泠把头埋到课桌里装死。

  大意了,还连累了洛棽。

  洛棽把纸条攥在手里,神清气爽地站起来,思考一瞬,看着窗外,“万老师,我就是觉得春天来了,外面的阳光晒得人很舒服。”

  他们这组在靠窗的位置,学校的窗户也被擦得透亮光洁,下午两点左右,春天的阳光悄悄透过玻璃窗照到了临窗的位置。

  正好照在洛棽的手上,而在他手里攥着的,是他得之不易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