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听说校草想标记我 > 第63章 试着喜欢我

第63章 试着喜欢我

 热门推荐:
  俞泠一边走一边吃,嘴里边动个不停。

  他也不是特别喜欢吃东西,但和洛棽待在一起他就是莫名地觉得有点儿手足无措的,就想找点儿事做。

  “对了,我一直想跟你道歉,这段时间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心情不大好,无缘无故把气往你身上撒……”俞泠啃了两口鸡爪突然想起来这事,虽然洛棽看起来不像是介意的样子但他自己挺介意的,不道歉好像说不过去。

  洛棽摇头:“是我不好,我不该没有经过你的允许就做那种事。”

  不提还好一提俞泠就想到了那个隔着纸巾的亲亲,继而又想到了初恋这个梗,脸上又蒙上了一层红晕。

  这两天俞泠几乎是泡在贴吧上的,顶着自己的大名去和那些同学就自己和洛校草是否在谈恋爱这个事情理论了好久,他附中小炮仗的别称可不是自己封的,特别能骂人,输出量贼高,把好多人给怼得直接闭麦。

  直到有一个同学拿着一张偷拍问他:“你脖子上这个牙印是校草咬的吧?”

  他沉默了。

  于是贴吧上又沸腾了。

  俞泠洗脑包看多了,一边走一边想,突然蹦出一句:“他们说,校草你想追我?”

  两人已经走出西街了,洛棽正在给陈叔发消息,见俞泠沉默了一路突然问了个问题,愣了愣,神色自若,笑道:“哪些人说的?”

  俞泠没想到自己想着想着就把话问出来了,哽了一下,把那几个他深恶痛绝的名字说出来:“关雎、简向延、夏桁之……”嗯?俞泠想了想才意识到夏桁之是谁……

  是那个以前总和他们一起吃饭的傻二哈,也是洛棽最好的朋友。

  “夏桁之他,被盗号了?”俞泠不禁猜测。

  此刻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天色昏暗,远处甚至能看到朦朦胧胧的星光,两人站在西街入口处,俞泠身后是灯火通明的西街巷子。

  他们站在一座桥上,桥下是流淌了数不清年岁的西子河。

  洛棽心里渐渐升起一种欲望。

  想把这个人藏到灯火里,让他每晚等着自己回家。

  不计后果。

  “他们倒是没说错。”洛棽看向俞泠,眼底倒映着灯火的光影。

  “嗯嗯……嗯?什么?”俞泠没听清。

  洛棽把手上提着的袋子放到旁边的桥墩上,伸手捧住俞泠的下巴,一字一句:“我说,他们说得对,我的确很想追你,只要你愿意。”

  何止是想追你?简直想把你套在身边一辈子一直到鸡吃完了米狗舔完了面火烧断了锁也不能放过你啊……洛棽想了想,凤眼不自觉弯了弯。

  但不能这么说,不然小朋友会被吓到的。

  “……”如果人的思维空间有颜色的话俞泠觉得自己此刻应该是一片空白,连思考这段话是什么意思的能力都没有。

  直到空白被五颜六色填满,俞泠脑子里只有一个字:“滚。”

  但他本能地不想这么跟面前这个人说话。

  “啊……”俞泠试了一下发现自己嗓子有点儿哑,咽了咽口水,下巴被抬着的,脸微微仰着,眼睛里只能看到洛棽的脸,“啊。”

  除了语气词他嗓子里蹦不出其他的词语。

  洛棽叹了一下气,轻轻把人抱住,这才发现这人身体都僵直了。

  这样做的后果洛棽不是没想过,但他渐渐知道,喜欢一个人是藏不住的,俞泠总有一天会发现,而他也总有一天不得不坦白,与其这样还不如他先表白,把主动权掌握到自己手里。

  虽然绝对的主动权仍然在俞泠那里,洛棽想明白了,大不了,他就纠缠一辈子,俞泠往哪儿跑他就去哪儿追。

  洛棽慢慢抚着俞泠的背,温声道:“你不说话,我当你愿意了好不好?”

  俞泠还是说不出话,身体自主权也不在自己手里,感受到洛棽温热的呼吸拍在他脖子上,腺体处的皮肤微微发热。

  洛棽轻笑了一声,把人抱得更紧了,“那我开始追你了。”

  “我第一次喜欢别人,追求过程可能会让你觉得不舒服,你忍一下好不好?”

  “要是不想忍了也可以,你试着喜欢我一下就好。”

  “我的小朋友这么乖,要是生气了,也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来西街的老年人偏多,过路的人带着惊羡的目光看着这边这对身影,有一个大叔还发出了善意的起哄声,惹得周围人笑得更慈爱了。

  俞泠轻轻推了洛棽一下,洛棽怕把人逼得太狠了,放开了。

  俞泠动动嘴,发现还是说不出话来,拿出手机开始打字。

  “为什么啊?”打完把页面亮给洛棽看。

  洛棽看着俞泠,很认真,“我也想问为什么,怎么就只是老远看了你一眼,就像中了邪一样呢?”

  俞泠心脏被这句带着一丝无奈的话刺中了心脏,咬咬唇又开始打字:“不要喜欢我好不好?”虽然他最近都没觉得喜欢这件事让他害怕了,但他本能还是想逃离。

  洛棽想了想,无奈道:“不好,我只会喜欢一个人,你要是不让我喜欢了我就得单身一辈子了,所以你要负责才行。”

  俞泠听着心里难受,眼泪汪汪的,不自觉就开始抽泣,终于憋出一句话来。

  “我讨厌你了……”

  声音软软的,听起来像是在撒娇。

  洛棽叹息,把人又抱着了,“那就只能让你讨厌我了。”

  “哥,你回来了?”胡鹿在给俞小也扎辫子,俞小也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竖着一根冲天辫就跑过去了。

  “啊。”俞泠点头,换了双鞋就进房间去了,开门关门锁门,一气呵成。

  俞小也在后面歪着头思考,“胡鹿姐,我觉得我哥最近有问题。”

  胡鹿回了夏桁之一个消息,闻言也跟着思考了一下,点头道:“你哥一直都有问题。”

  “不是,我觉得他最近,就是那种,哎怎么说呢……”俞小也坐到胡鹿旁边,看到胡鹿不知道给谁发了个“爱你哦”,恍然大悟:“就是,我觉得我哥可能跟你一样,思春了!”

  “谁思春了?”

  一个浑厚低沉的男音插进两人的对话,胡鹿身体僵了僵,悄悄把手机屏幕摁上,看向站在厨房门口拿着一把刀的她爸,讪笑道:“小也说她同学家的猫呢……”

  俞小也反应过来,连忙应和:“对对对,我说猫呢!”

  胡爸爸摇头:“你们这些小女孩子啊,一天天的不知道在想什么……”又回厨房去了。

  胡鹿伸长脖子看了一眼,长呼了口气,看着俞小也:“你差点儿害死我,还有你哥。”

  俞小也凑近胡鹿的耳朵,悄声说道:“我哪儿知道你爸突然就出来了?”ωωω.⑨⑨⑨xs.co(m)

  “你刚刚说俞泠怎么了?”胡鹿问她。

  “我说,我哥最近不太对,可能谈恋爱了。”俞小也笃定道。

  胡鹿想了想,没听说洛校草把人追到了啊,前两天不还让她帮着问话吗?一看俞小也一脸“我知道了”的表情,疑惑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俞小也在脑子里捋了捋,说:“首先,他经常发呆。”

  胡鹿:“他不一直挺喜欢发呆的吗?”

  俞小也摇摇头:“不一样,他有些时候呆着呆着就突然开始笑。”

  “那其次呢?”

  “其次,我最近经常看到他脸红,就是看手机的时候,看着看着脸突然爆红。”俞小也说道。

  胡鹿心说看手机脸红也不一定是思春啊说不定是在看什么不可描述的东西呢……

  这个理由存疑,胡鹿继续听俞小也说。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那天看到我哥脖子上有个牙印……”

  俞泠一直拿阻隔贴挡着的,但某天他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忘了贴,俞小也正跳着舞呢恍惚间看到了,吓得直接跪地上了,震惊得说不出话,她哥这是,被猪拱了?

  俞泠当时看了她一眼,以为她在练什么舞蹈动作,擦着头发就回房了。

  把俞小也惊得一晚上没睡着,又不敢直接去问他。

  胡鹿想到了前两天在贴吧上看到的那张照片,抿唇思考片刻,打算问问夏桁之,想了下还是算了,要是那标记不是洛棽做的咋办?

  关键又来了,如果不是洛棽的话那是哪个王八蛋咬俞泠了?

  这么一想,胡鹿越发觉得洛棽是个不可多得的良人。

  胡鹿又打开贴吧看了看,她当时就看到了一张照片,此刻才发现俞泠已经在上面和一众网友们吵得鸡犬不可安宁,仔细翻了一下,又发现一个华点。

  俞泠本来像个小冲天炮一样谁提就骂谁,这个贴照片的网友却堵住了他的嘴。

  大家都说他这是变相承认了。

  胡鹿居然也这么觉得。

  于是胡鹿直接给洛棽发了个消息:“你标记过俞泠?”

  洛棽两分钟后回了:“是啊,那帖子是真的。”

  语气是胡鹿都能看出来的雀跃。

  胡鹿好奇,点回贴吧又看了看,那栋楼刷新了,有一个名叫“洛棽”的网友在一分钟前给那个楼主发了个:“角度不错,就是不够高清,没把我的牙印拍清楚。”

  胡鹿:“……我操了!”洛棽不是想温水煮青蛙的吗怎么突然就明晃晃地彰显主权了?

  俞小也被胡鹿突然发出的声音吓了一跳,凑过去看了一眼胡鹿的手机,半分钟后跟着说了一句:“我日!”

  把正在厨房帮两位女士切菜的胡爸爸又引出来了,一出来见两个小姑娘脸上变幻莫测的神情,不禁问道:“发生什么了?”

  俞小也比胡鹿先回神,表情正经地跟她姨父说:“姨父,我们女儿家说悄悄话呢,您就别问了吧。”意思是您能不能别总盯着这边能不能给您女儿和您侄女儿一点点私人空间!

  胡爸爸若有所思,慢慢点头:“你说得对,是我不好,我反思。”

  说完又回去切菜了。

  俞小也催胡鹿问洛棽,胡鹿还没反应过来呢,把手机给俞小也让她自己问,俞小也也不客气,拿过来翻到微信点开洛棽的对话框,手指飞快地打了一个问题过去:“你追到俞泠了?”

  那边可能心情好,很快就回了:“还没,正在追。”

  “哇你也太没用了!”俞小也又噼里啪啦打了句话发过去。

  那边就一直没回复了。

  俞小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