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听说校草想标记我 > 第37章 金钱与友情

第37章 金钱与友情

 热门推荐:
  清晨,阳光透过窗帘跑到了卧室里,跳到床上拉着熟睡的人的被子。窗帘没拉严实,光绕过一道缝照在俞泠的脸上。

  俞泠恍惚觉得有人在拿手电筒晃他,伸手一巴掌拍出去,拍了个空,身子受地心引力的作用,不自觉就往旁边滚下去。

  “咚”地一声,紧接着房间里传来俞泠的惊叫。

  俞小也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嘴巴里边就没停过,闻声静止了几秒,竖着耳朵听了听又接着吃。

  俞泠睁着眼看了看自己此时此刻的处境,抬脚把身上裹着的被子踢出去,翻身从地上爬起来,目着脸,脑袋上翘着几绺呆毛,然后抱着一件衣服,坐在地上日常发呆。

  一分钟后,俞泠把被子抱回床上,摸了几下那件大衣,质感挺好,就是被他揉皱了,但这衣服谁的啊?

  咋在他床上?

  还被他糟蹋成这样?

  “啊。”俞泠头有点儿疼,决定不想了,把衣服折了两下,打算待会儿问问林倾。

  因为现在林倾肯定还没醒。

  俞泠先换了身睡衣,然后去洗手间挤了坨牙膏,把电动牙刷塞到嘴里,双目无神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好像更帅了……

  分化成omega之后俞泠的脸发生了些微的变化,五官更柔和了,皮肤好像比以前还更白了一些。

  俞泠坚决认为自己这是变帅了,而不是变得更o了。

  “俞小也,昨晚我怎么回来的?”俞泠路过客厅的时候问了一句。

  俞小也嘴里咬着半个面包,眼睛转了一圈挪到俞泠身上,“你不记得了?”

  “不记得。”俞泠记得他明明在烤肉店玩狼人杀来着,结果一醒来就到了自家床上,但这种类似的事儿他也不是第一次经历的,倒是没怎么多想。

  “哥夫送你回来的啊……”俞小也接着吃她的面包,像有人跟她抢一样。

  原来是洛棽,听俞小也这么一说,俞泠记得昨晚好像是在烤肉店看到过洛棽,但具体的他也想不起来了。

  估计洛棽就是刚好路过吧。

  俞泠懒得纠正她对洛棽的称呼,点了点头,见俞小也狼吞虎咽的样子,问道:“你吃什么呢?”

  “面包啊。”俞小也咬了两口,嘴里含糊不清,“昨晚哥夫让人送来的。”

  老面包在冰箱里放了一晚上,俞小也昨晚就吃了几个,剩下的早上起床后拿微波炉叮了一下,俞小也惊讶地发现味道居然和昨晚吃的没多大差别。

  俞泠瞟了一眼,心下疑惑,走近看了看,又拿起来闻了闻。

  更疑惑了。

  然后咬了一口。

  呆住了。

  这不就是他在北城的时候那个哥哥给他吃过的那种面包吗?

  “你刚刚说,这是洛棽送来的?”俞泠问道。

  “是啊,那个店员是这么说的。”

  俞泠拿着被咬过一口的面包,从床上的羽绒服里找出手机,一摁,发现关机了。好像昨天中午就没电了的,他当时也没多注意。

  俞泠把手机放床头柜上充着电,然后抱着洛棽的衣服纠结。

  这衣服怎么办啊?上面全是他信息素的味道,还被他揉得乱糟糟的。想了一会儿,俞泠跑到衣帽间翻了个熨斗出来,插上电后熨斗没什么动静,检查了一下才发现熨斗坏了。

  “……”

  俞泠把手机开机,给附近的洗衣店打了个电话,让他们中午来取一下衣服。

  然后翻到了洛棽的对话框,这才看到洛棽在昨天中午的时候给他发了个消息。

  狗:“林妹妹是谁?”

  俞泠想了想,先把洛棽的备注改了,毕竟人这么好,他这样,不太好……

  然后回复了这个问题:“就是林倾啊。”

  又赶紧敲了句话发过去。

  俞泠泠:“你能不能把昨晚那家面包店的地址发给我啊?”

  很快那边就回复了。

  洛棽大善人:“在市中心旁边那条街,名字我忘了,改天我带你去。”

  洛棽凌晨三点多才睡着,睡着了脑子里都是俞泠叫他“哥哥”的声音,但今天还是一大早就醒了,此刻正在围着花叶园跑圈。

  俞泠泠:“好啊!”

  洛棽早就把俞泠的备注改了,生怕俞泠哪天不小心看到了会多想。

  洛棽站在家门口看着手机,俞泠那边一直显示“正在输入中”,洛棽等了好几分钟才看到了消息。

  俞泠泠:“那个,我把你衣服弄皱了,待会儿洗了后我明天早上给你带学校来吧……”

  俞泠发完消息就紧张地看着屏幕,凭他对自己的了解,那衣服绝对是他死乞白赖留下的。俞泠想好了,要是洛棽表现出一丁点儿的不开心他都会立刻马上去给他买件新的。

  谁叫洛棽是他恩人呢?

  洛棽都把衣服给忘了,这会儿听俞泠说他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件衣服在俞泠那儿。洛棽本来想说“昨晚看你好像挺喜欢的都抱着不放手那就送你了吧”,想了一下又不能这么调戏俞泠,怕俞泠恼了。

  洛棽大善人:“好啊。”

  又觉得这两个字好像有点儿高冷,加了一句。

  洛棽大善人:“你看着办就行。”

  临南的冬天特别冷,一中不会强制学生在大冬天的穿校服,只强调要别姓名牌,这点深得人心。

  起码深得俞泠的心。

  附中就要求学生每天都穿校服,冬天就发两套很大的绿色的校服,让学生必须套在羽绒服外面,这就导致一到冬天的时候,附中的校园里到处都是青团子。

  不一会儿洗衣店的人就来取衣服了。

  俞泠把门打开,把衣服递给那两个店员就打算回屋了,但被叫住了。

  经洗衣店的人战战兢兢地解释了一通俞泠才知道,洛棽这件衣服是定制的,呢子材料很特殊,他听了几遍也没听明白那种材料叫什么。ぷ999小@説首發 ωωω.999χs.cΘм м.999χs.cΘм

  反正意思就是这衣服太贵了他们不敢洗。

  俞泠:“……”

  把洗衣店的人送走后俞泠拿手机搜了一下这件衣服,看清价格后陷入了沉思。

  是谁?给他的勇气?让他觉得,能马上去给洛棽买件新的,六位数的,衣服?

  “唉。”洛棽这个败家子。俞泠叹道。

  想了好半天俞泠终于鼓起勇气,拿起手机,理直气壮地给洛棽发了个消息。

  俞泠泠:“洗衣店不敢洗我能不能给你送回来你自己洗啊?护理的钱我来出。”

  洛棽正在和他爸密谋一件事,没注意到俞泠的消息。

  俞泠抱着手机又陷入了沉思。

  沉思的具体内容是这样的,俞泠脑子里有一红一白两个小人在吵架:

  红:“我不要和洛棽做朋友了,太贵了……”

  白:“我也觉得。”

  红:“……你不是应该和我争辩然后告诉我朋友是不应该以金钱来衡量的吗?”

  白:“你不是自己已经想开了吗?”

  红:“……”

  红:“但我不配。”

  白:“我也这么觉得。”

  红:“……”

  俞泠:“……”

  门铃声打破了俞泠和红白两个小人儿的沉默。

  “马上哦。”俞泠把衣服放回袋子里,踩着两只毛绒绒的拖鞋就去开门了。

  俞泠把门拉开,看了看站在外面的人,总觉得自己忘了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

  俞泠:“嗨~”

  江练没想到俞泠会和他打招呼,还以为俞泠开门看到他之后就会迅速把门关上。

  “你要进来坐一下吗?”俞泠主动把门让开了。

  毕竟在他仅剩半截的记忆里,江练昨晚表现得十分正常甚至有一丝冷漠,这让他看到了两人友谊破冰的曙光。

  “不用了。”

  没被俞泠一巴掌拍死江练就已经很满足了。江练把手里提着的小龙虾递给俞泠,“我最近在隔壁街发现的,去头去虾线的小龙虾,你应该会喜欢。”

  俞泠闻言眼睛闪了闪,嘴角不自觉就扬起来了,江练果然是想和他和好。

  “谢谢,我很喜欢。”俞泠赶紧接过来,迟疑两秒问道:“我昨晚怎么喝醉的啊?”

  江练眼眸微微颤动了几下,看向俞泠:“你不记得了?”

  “嗯,我醉了就什么都记不清了。”俞泠点头。

  江练刚才还在暗自庆幸,以为自己还是有希望的,毕竟他做了这么过分的事俞泠都没生气。

  果然,俞泠一直都没变。

  江练心里溢出浓浓的酸涩,低着头自嘲地笑了笑,抬起头的时候已经掩下脸上的苦涩,“林倾不知道那瓶蜜桃饮料含酒精,你好像喝了两口。”

  “哦哦。”俞泠又点点头。

  “你真的不进来坐会儿吗?”

  “不了。”江练说完笑了一下,“我先回去了,附中作业挺多的。”

  “也是,那你是得快点儿回去了……”俞泠附和道。附中作业简直了,不难,但多得像俞泠头上的毛。

  江练帮俞泠把门关上了,靠在走廊墙上,看着天花板上的某处灰尘。

  这么久了,他喜欢俞泠这么久了,都忍过来了,再多忍几年又有什么关系呢?江练突然就想明白了,之前他不是忍不住了,他只是不想忍了。

  俞泠把一大盒小龙虾放到茶几上,俞小也看得眼睛都直了,都不等俞泠多说就自觉拿了双塑料手套戴上,几下就把盒子拆开了。

  “啧啧,还是去头的,挺贴心啊,又是哥夫送的?”俞小也一边吃一边问。

  俞泠也剥了两个塞进嘴里,咽下去了才回她:“刚刚江练送来的。”

  俞小也差点儿被哽了一下,她哥这是,打算吃个回头草?

  这也不是不行,反正她哥喜欢谁她就支持谁。

  就是对洛棽不太厚道,毕竟她早上刚吃完人家送的面包。

  俞小也又吃了几个,余光瞥见俞泠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下,就拿手臂撞了撞俞泠的手,“哥,消息。”

  俞泠把手套取下来,发现是洛棽发的一段语音,摸了一下衣服没找到耳机,觉得他刚刚问的也不是不能见人的事,就把语音公放了。

  “我待会儿让陈叔来取一下,护理费不用你出。”

  从洛棽略带笑意的声音可以听出来他现在心情不错,俞泠放心了,心说这金钱的确是不能拿来衡量友情的。

  俞小也在旁边听得一愣一愣的,她哥这是,打算脚踏两条船?

  这也……不是不行。俞小也内心经历了短暂的挣扎,决定还是毫无原则地支持她哥。

  这人生在世嘛,开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