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一口价

 热门推荐:
  “林总,你放心,对付这种杂毛,我还是绰绰有余!”唐云说。

  洪林志尝过唐云的厉害,那天在豪庭,唐云打脸他,张林,还有吴克祥,是秒杀的事,三人根本没有看清唐云是怎么动手的,脸就被唐云扇得火辣辣的。

  他忙去打电话!

  唐云哪容他叫人,倒是不怕他叫来保安,区区几个保安,唐云根本不会放在眼里,他只是想人不知,鬼不觉地再教训一下一洪林志,让他长一点记性,以后不要再对林枝枝动歪心思。

  唐云一个箭步上前,捏住洪林志的喉咙。

  “姓洪的,你收不收亚欣公司的货,我现在不管,但你如果再想对林总动半点歪心思,别怪我心狠手辣!”

  洪林志喉咙被捏住,哪说得出话来呀!

  他只是嗷嗷叫。

  直到洪林志翻白眼,唐云才松手。

  “老子今天就暂且饶过你,记住我的话,不然有你好看的!”

  唐云说着扬长而去。

  唐云出了布谷鸟服装城,发现亚欣公司那辆货车正停在门口,象是在等他。

  果然唐云摩托车一开过来,林枝枝和苏倩倩就下了车。

  “唐云,你没事吧?”林枝枝说。

  唐云一笑,“你看我这样子,象是有什么事的样子吗?”

  林枝枝还想说什么,苏倩开口了。

  “枝枝,我早就跟你说,他只会坏事,今天要不是他来搅一下,说不定洪林志已把货收了。”

  唐云倒是没有想到,苏倩会这样想。

  “苏总,你当真以为姓洪的那小子会收公司的货吗?”

  “唐云,如果他们不收货,为什么要让我们把货送过来!”苏倩说。

  “苏总,姓洪的只不过是想骗你们过去,你知道刚才洪林志往杯子里放是是什么吗?蒙汗药,你和枝枝要是喝了他放了蒙汗药的咖啡,后果会怎么样,你不会不知道吧?”

  苏倩说:“唐云,也许洪林志往杯子里放的是沙糖之类的物品呢!这喝咖啡,加糖是很常见的呀!”

  “苏总,你不相信我的话?”

  林枝枝知道,听任唐云和苏倩两人争下去,没有任何好处,说不定会弄得不欢而散。

  “倩倩,唐云也是一心为你我,为公司好,洪林志这个人,我比你清楚,他就一坏人……”

  苏倩说:“枝枝,你到现还一味地护着唐云,看来,公司员工的的话,不是空穴来风,你和唐云真是不清不白……”

  “倩倩,我和唐云只是老板和员工的关系,什么也没有,你再乱说,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苏倩一扭头看着林枝枝,“林枝枝,你看唐云才来公司几天,公司就什么事也不顺,供货商不供货,客户拒收货,公司的机器坏了,责任公司不来修理,无来由地被人举报公司存在安全问题,你再让唐云呆在公司,我看公司离倒闭也不远了!林枝枝,现在你就给我一个话,要么立即开掉唐云,要么我立即退股!”

  “倩倩,公司的事与唐云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们是多年的姐妹,你竟因为最近发生的事,要退股,你……”

  唐云说:“枝枝,我不会让你为难,我离开,说实话,我才不稀罕当什么保安呢,不是闲着无聊,我……”

  “唐云……”林枝枝当然不想让唐云离开公司,她心里明白,唐云不是一个简单的你,没有唐云“罩”着公司,公司以后也许会面临更大的困境,“别说了,倩倩,你也别说,我们先回公司。”

  但唐云是什么人,哪能受别人赶他走的气,“枝枝,既然苏总不待见我,我再呆在公司也没有什么意思,我先走了,再见!”

  “唐云……”看到唐云骑着摩托车一溜烟地走了,林枝枝心里很不是滋味。

  “倩倩,回公司吧!”

  一路上,大家无语。

  唐云回到保安室,王刚笑嘻嘻的迎了上来。

  “老大,回来了!”

  唐云把摩托车钥匙递给王刚。

  “别再叫我老大了,我要离开亚欣公司了。”

  王刚一愣,“老大,发生了什么事?”

  唐云说:“苏倩那个女人,说我坏了公司的事,以退股逼我离开!”

  王刚知道,苏倩和林枝枝是多年的姐妹,两人为了亚欣公司的发展,是齐心协力,现在竟因为唐云的事闹不和,看来,事情一定很严重。手机\端 一秒記住《www.999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老大,公司是林总说了算,只要林总不让你走,苏总也没办法,说不定,苏总也是一时气话,你别走,你走了,公司保安群龙无首,我也没有人教我功夫呀!”

  “王刚,我不想让林总为难,教功夫的事,你放心,我还会教你的。王刚,好好干,别让林总失望!我走了!”

  王刚还真有点舍不得唐云,虽然只相处了几天,但是王刚觉得唐云够哥们——虽然有点皮。

  “老大,我舍不得你走呀!”王刚说着,上前和唐云拥抱。

  ……

  龚雪宁把车停在晶晶侦探社门口。

  一下车,远远看到孙菲菲坐在那里敲电脑。

  她走进了侦探社。

  “孙小姐,范老板在吗?”龚雪宁说。

  “龚老板,范老板已把侦探社转给樊老板了!”孙菲菲说。

  “樊老板,哪个樊老板?”龚雪宁说。

  “龚老板,我们新老板叫樊静……”

  “樊静?她不是,怎么成了侦探社的老板?”龚雪宁说,

  “龚老板,这个我不怎么清楚,樊老板才接手这家侦探社!”孙菲菲说。

  “樊老板在吗?”龚雪宁说。

  “在,在里间,龚老板,请跟我来!”

  樊静正在电脑上查看资料。

  “樊老板,龚老板来了……”

  樊静抬头一看,“龚老板,好久不见!”

  孙菲菲听樊静如此说,明白了,她们俩以前就认识,也不要她来介绍了,孙菲菲默默地退出去了,还没有忘记带上门。

  “是啊,樊姐,好久不见!”

  樊静一笑,“龚老板,以后别叫我老板了,我已辞职了,以后就干私家侦探了!”

  “当老板是风光的工作,多少坏人闻风丧胆……”

  樊静一笑,“风光只是表面的,背后有多少辛酸,有多少委屈,你们是不知道的,龚老板,请坐下说话!”

  龚雪宁坐了下来,樊静倒了一杯水,“龚老板,请喝水!”

  龚雪宁接过水,“谢谢!”

  樊静说:“我们还是五年前,在一次舞会上见过,那时,你和你先生一曲劲舞,不知道多少人为之倾倒!”

  龚雪宁长叹一口气,“都过去的事了,不提也罢,有时我就在想,如果我不接手我父亲的公司,也许我和我先生会生活得很幸福……”

  樊静说:“龚老板,你现在看样子,也一定很幸福呀,为什么会叹气呢”

  龚雪宁说:“樊姐,呵呵,现在该叫樊老板了,我的事真是一言难尽啊,这些年,我为了能把红盛公司经营好,忽略了我先生王胜明……我觉得他在外面一定有女人,可是我也拿他没办法,毕竟要说错,还是我错在先……”

  “龚老板,其实,你可以让王先生去你公司工作,一来,他会充实一些,再说,他在你眼皮底下,也不会有别的想法。”

  龚雪宁又是一声长叹,“你说的,我当然想到了,再说是前年的事了,我让他到公司当一副总,可是他把我已有的客户开罪尽了,他要是再在公司呆下去,公司不关门才怪,所以,就让他呆在家里,没想到,他竟……今天我查看了他的,明显是和女人的事情,可是他不承认,说是自己弄的,事实上前些日子,我也找过范老板,让她帮我查一下,看胜明在外面到到底有没有女人,没有谈成,我这次来,还是想委托你帮我查一下胜明在外面的情况,你放心,费用方面,你开口,我不还价的。”

  “龚老板,费用方面,好说,只不过,我有一个问题,假如——我是说假如啊——如果我真的查到了你先生在外面有女人,你打算怎么办?”

  龚雪宁说:“还能怎么办?我供他吃喝把他养得人模人样的,他竟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这样的男人,我要着还有什么用,直接离婚!”

  樊静说:“龚老板,毁一个家庭,分分秒秒的事,但是要组建一个家庭,却是很难,其实,我还真的怕查出你先生在外面有人!”

  龚雪宁说:“樊老板,真要到离婚的地步,也没办法,我好歹也是大公司的老板,可不能容忍自已的男人在外面瞎混。”

  “龚老板,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这单我接了,一个星期之后,我给你结果!”

  “多少费用?”龚雪宁说。

  “不二价,十万!”樊静说。

  “行,成交!”龚雪宁说,“樊老板,那我先告辞了。”

  “我送你!”樊静说。

  送走了龚雪宁,樊静陷入了深思,十万元,是已经能到手了,可是真的要把录像带给龚雪宁吗?

  要知道,这一张录像带就会毁掉一个家庭呀!

  有言道,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樊静突然想:自己选择开私家侦探,到底是对还是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