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略施小计

 热门推荐:
  唐云刚才喝了一罐饮料,晚餐因为林枝枝的菜做得太好了,吃了不少,现在还真是有点想上洗手间的感觉。

  去洗手间出完恭,回来时,又瞄了一下两个“中山男”,发现两个“中山男”也正在注视自己。

  看来,这两个“中山男”己盯上自己了,刚才樊静所住大楼下面停的白色车应该就是这两人开的那辆车。

  得想办法离开酒吧了,既不能让林枝枝和樊静知道自己现在的的情况,也得躲开两“中山男”的监视。

  对于这两个“中山男”,主观上唐云并不害怕,唐云可是当今世界的强者,区区十二使节,他并不放在眼里,但是现在唐云身边有人,他怕殃及池鱼,再者,才回到中海,还一事无成,可不想受到任何人的骚扰。

  唐云决定,找一个理由先离开酒吧。

  他神色自若地朝自己酒桌子走去。

  这两个“中山男”正是血皇后手下十二使节中的午马和申猴。

  午马在十二使节中排名第七,原名鲍照军,是血皇后根据十二生肖再结合鲍照军的特点而为其定的一个代号,鲍照军最大的特点是感光能力特别强,在夜间能看见周围的物体,而且站着就能睡觉。

  申猴在第二使节中排名第九,原名迟志新,也是血皇后根据他的特点取的代号,迟志新有一个怪脾气,在下午三点到五点的某个时间点,喜欢站在高处对着天空高唱歌曲。

  下午三点到五点在十二时辰中对应申时,所以血皇后把迟志军的代号定为申猴。

  不得不说,血皇后对炎夏古老的文化还是很有研究的,对手下代号的命名渗入了天干地支的相关知识,这也体现了炎夏文化在世界上的影响和魅力。

  之所以鲍照军和迟志新被血皇后派来中海,是因为两个人祖籍也是中海人。

  “志新,目标出现了,就在酒吧。”鲍照军说。

  “是啊,还以为唐云不会露面,没想到他竟也来酒吧,照军,今天我们一定要得手,楚国那边命令的措辞非常犀利。而且这次还是九天给老大下的命令。”迟志新说。

  “哼,九天,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气势,我要是老大,不会听他的号令。”鲍照军说。

  迟志新四顾了一下,压低了声音,似乎怕旁人听见他们的谈话。

  “照军,不要乱言,当心隔墙有耳,九天可比我们组织强大得多,他们的头李复,你知道有多牛吗?”迟志新说。

  “哼,志新,江湖传言,李复其实是唐云的半个师傅,这李复为什么也要杀唐云呢?”鲍照军说。

  迟志新说:“九天是何其强大的组织,哪容别人损害它的利益,唐云太强大了,强大得让很多集团和组织生畏……”

  “是啊,志新,抢打出头鸟,也别怪九天和老大心狠,实在是唐云太风光了,来我们喝酒……”

  唐云坐了下来。正这时,服务员己把酒菜送来了。

  “唐云,来,我们喝酒!”林枝枝说,“晚上,你一定还没有尽兴!”

  唐云这会儿心思可不在喝酒上,他得想办法先离开酒吧,离开午马和申猴的监视。

  “枝枝,我突然胃有点不舒服,可不能陪你们喝了……姐,你陪枝枝喝吧。”唐云说。

  樊静觉得唐云脸色有点不对,刚才他坐下时,还警惕的四顾了一下,她的第六感官让樊静明白,唐云心里一定有事。

  “唐云,要不你先回别墅休息吧,一会儿,我让枝枝帮我拿东西。”樊静说。

  只要唐云不单独和樊静在一起,林枝枝就不担心。

  “是啊,唐云,你先开我的车回别墅歇着,我和樊姐再喝会儿酒,你放心,帮樊姐拿东西的事包在我身上。”

  林枝枝说着,掏出钥匙递给唐云。

  唐云接过钥匙,没有再说什么,但是心里还是很感谢林枝枝,这个女人,其实也还是通情达理之人,虽然有时候略显霸道。

  但是唐云现在正在午马和申猴的监视之下,要想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酒吧,着实不容易。

  “姐,枝枝,我想先回别墅可是又不想让那两个‘中山男’知道,你俩帮我想一个办法。”

  樊静说:“我有办法。”

  林枝枝说:“唐云,那两个‘中山男’是什么来头,你出入酒吧,还怕他们呀?”

  唐云不好怎么解释,但是樊静知道是什么原因,一路上,有人跟踪她和唐云,樊静分析,一定就是这两‘中山男’。

  “林小姐,你有所不知,我当老板多年,这两个‘中山男’是道上的人,刚才一直跟着我和唐云……”

  这是樊静瞎编的,但是林枝枝信以为正,她当然怕黑道上的人对唐云构成威胁。

  “原来是这样,樊姐,要让唐云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酒吧,我也有办法。”

  樊静一笑,“林小姐,说来听听,看我们想的是不是一样?”

  林枝枝一笑,“看到旁边桌子两小帅哥没有,我们故意去找他们的茬,和他们吵起来,这酒吧,男女吵架,一定会吸引大家的注意力,唐云就可以趁机离开酒吧。”

  樊静爽朗地一笑,“还真是英雄所见略同,不过,这吵架的地点,可不能在这里,最好是在两个‘中山男’附近!”

  林枝枝一笑,“樊姐,你跟我来!”

  樊静起身,林枝枝立即搀扶着樊静,小声说:“樊警官,装醉去洗手间,然后……”

  樊静一笑,“林小姐,我明白。”

  两人相互搀扶着一走一拐一朝“中山男”走去。

  到了两个“中山男”的桌边,林枝权一甩手,“静静,我没醉,还能喝,你呢?”

  樊静身子一歪,吃吃地说:“我也没醉,我们去下洗手间,回去再喝……”

  樊静说着,松开了林枝枝,倒向迟志新,林枝枝也顺势倒向鲍照军。

  “小姐,你……”迟志军说,“酒量不行,就别喝那么多。”

  迟志军说着,起身挪到一边。

  樊静假装扑空,一个踉跄,扶着桌子边,“帅哥,伦家不胜酒力嘛,能扶我去洗手间吗?”

  樊静来酒吧时,不然,再怎么装,精明的杀手迟志新也不相信。

  “小姐,你还是学生吧,不该喝这么多酒的……”迟志新说,在网络上‘伦家’是卖萌女生的自称,迟志新就是凭这个词断字樊静是学生,“在中海大学念书吧?我扶你去洗手间吧。”

  相对于樊静而言,林枝枝更象女学生,所以鲍照军没说什么也扶着林枝枝朝洗手间而去……

  唐云看准这个时机,迅速离开了酒吧。

  鲍照军和迟志新回到座位,看唐云己不在大厅里,都知道上当了。

  “照军,我们着了道儿了。”迟志新说,“那两个娘们是在掩护唐云离开。我们快去追!”

  鲍照军说:“来不及了,唐云的身手,几分钟就会逃得无影无踪,我们一会儿抓住刚才两个女人再说。”

  迟志新说:“这两个学生说不定根本不了解唐云的情况,抓住他们也没用。”

  鲍照军说:“我们大意了,我扶的那个女的,说是学生还有点象,可是你扶的那个女的,从相貌来看,根本不象是学生!”

  迟志新也想起来了,自己扶的那个女人,是很成熟,不象女学生,但是他也不想让鲍照军说自己无能,看人不准。

  “照军,说不定是研究生呢。”迟志新说。

  “装着什么也不知道,一会儿,邀请他们一起喝酒,我有办法知道他们的身份。”

  可是很长时间了,樊静和林枝枝却没有从洗手间出来。

  “志新,我们去洗手间看看,这么长里时间了,这两个娘们怎么还没有出来?”鲍照军说。

  “好,去看看!”迟志新说。

  樊静当老板多年,当然明白,他们俩的小伎俩骗不了中山男,所以并没返回大厅,而是从后门离开了酒吧。

  从洗手间出来,左转一个弯,就是酒吧的后门,平时这后门是不开的。

  樊静在这个小区住了很多年,经常来东城酒吧喝酒,对这家酒吧情况比较熟悉。

  “樊姐,我们酒还没有喝呢……”出了酒吧,林枝枝才说,“酒钱也没有给。”

  樊静说:“我们装酒醉的事,两个中山男肯定会识破,如果再返回去,一定会遇到麻烦,你放心,唐云,他会留下酒钱的。”

  “樊姐,我现在明白了,唐云根本不是什么胃不舒服,他是想借机离开酒吧,他和那两个中山男是仇人吗?”

  樊静可比林枝枝精明得多,她心里猜想,唐云和两个中山男之间并不是“仇人”那么简单,唐云一定是很不简单的人物,他身上有太多的故事。

  “也许是吧,”樊静说,“林小姐,帮我去拿东西吧。”

  林枝枝说:“好吧!”

  鲍照军和迟志新去洗手间,哪有樊静和林枝枝的影子。ωωω.九九^九)xs(.co^m

  “志新,这两个女人也溜了!”

  鲍照军说着朝大厅跑,向唐云他们的酒桌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