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2 信仰之结

 热门推荐:
  月下,洛林和贝拉米“重逢”。

  在银色的纱下,这位海盗的殿下看起来焕然一新。

  剃了须,理了发,鸡蛋一样光滑无毛的脑袋包裏着洁净的新绷带,漂亮地贴合住轮廓,像技艺精湛的半成品木乃伊,散发着好闻的酒香。

  贝拉米也见到了洛林,高大的青年懒懒散散倚靠在瓦尔基里的舷边,四周没有人,脚边堆放着零散的杂物。

  “白帜……殿下,感谢您在百忙之余还不忘与我话别。”他阴阳怪气地说。

  “波德莱德冒着被烧死的风险从维达号的艉舱抢出了这些。”洛林踢了踢脚边黑漆漆的杂物,“我猜你想把它们取回去。”

  贝拉米在最显眼的地方看到了装裱在相框里的海盗王的信物。

  “你确定要把这些还给我?”

  “我想要那封召集令,可惜波德莱德没能找到。”洛林无奈地耸耸肩。

  “那东西原本就不在船上。”贝拉米捡起信物的相框,放在月下仔细端详,“一张脏兮兮的羊皮纸,我拒绝的时候就当着杰克部下的面烧掉了。”

  “啊哈,原来如此。”

  “这些东西……”贝拉米甩手把信物丢回垃圾堆,“维达号沉没了,海盗王黑王子也战死了。这些东西是你的战利品,怎么处置不需要询问我的意见。”

  洛林异地挑了挑眉毛:“真的?难道你想变成幽灵船?”

  “幽灵船倒不至于。”贝拉米笑了笑,“黑王子贝拉米确实死了,莱昂纳多.多斯桑托斯.阿维罗却活着,这一次承蒙招待,我有不少的回礼要送,怎么想都不可能像幽灵船那样悠闲。”

  洛林沉吟了一会:“真想报仇的话,来德雷克商会怎么样?”

  “你觉得我会接受么?”

  “难说吧。”洛林看着贝拉米,“我可以把第二编队交给你,虽然会少一点自由,但我的第二编队比大部分海盗团都强,我觉得你应该会犹豫一下。”

  “犹豫,然后拒绝。”贝拉米咧开嘴,“我是个无可救药的海盗,在我的心里,自由高于一切。”

  招揽失败了……

  洛林遗憾地叹了口气:“我会在30分钟后启航,那之前你可以把猎犬团的俘虏丢到沙嘴海参号上。那些家伙对你来说是烫手山芋,对我来说只是举手之劳。”

  “谢谢。”贝拉米……或者说大海盗莱昂纳多第一次喜出望外,“关于召集令,你最好小心点。”

  他说:“棉布杰克变更了召集令的重点,他不在乎是否在拍卖会上有收获,他只想要你的命。这是我拒绝他的根本原因。”

  “我猜到了……”

  ……

  与莱昂纳多的聚散就像一场有趣的梦境,到分道扬镳时,洛林的船队又多了200多个猎犬团的俘虏。

  船队启航向东,绕过大小伊纳瓜岛转北,在凯科斯群岛随便挑了个一望无垠的无人岛丢下所有俘虏。

  克伦对海狸鼠团的余孽有承诺,洛林也需要对猎犬团的示好有所回应。

  一座资源有限的荒岛恰到好处。

  假如两伙海盗能够精诚团结,他们的人力足够在有限的物资耗尽前打造出渡海的木筏。假如他们非要分出个强弱尊卑,大部分人会死,活下来的小部分则有机会演一场十八世纪的鲁滨孙漂流记,最终是死是活,大概得期待上天的怜悯。

  抛下了累赘的船队继续北行,在7月8日抵达圣戴拿岛的海事集团船坞。

  船员们获得了宝贵的三天假期,处女雪茄和沙嘴海参号登入美洲分会名下。海员们在滨海的庄园下榻,还不入夜,洛林就向克伦、卡特琳娜和法芙娜发出了召唤。

  “抱歉,本该让你们好好休息几天的。”书房里,洛林把柠檬切成薄片,插在玻璃杯的边沿,“喝点什么?”

  “威士忌。”“朗姆。”“牛……牛奶。”

  “诶?”三脸蒙圈。999小说首发l https://www.999xs.com https://m.999xs.com

  法芙娜红着脸,一双大大的眼睛左逃又窜:“安……安妮说,喝牛奶……可以……长身体……”

  不知道为什么,洛林居然油然而生出一种雇佣了童工的罪恶感。

  他随手把一个杯子扔进水槽,换上一个大肚子的圆杯,倒满牛奶,递到法芙娜面前。

  “谢……谢谢董事长……”

  洛林摆摆手,举杯和克伦轻轻一碰:“贝拉……莱昂纳多告诉我,棉布杰克篡改了召集令的内容。棉布团、猎犬团和维京团的精锐很可能在策划一场突袭,目标是我们,时间是拍卖会期间。”

  “目标是我们?”克伦不解道,“还是那个问题,我们连拍卖会的邀请函都没有,如果海盗们想找我们的麻烦,他们怎么能肯定我们一定会参加拍卖会?”

  “会不会……”卡特琳娜欲言又止,虽然没有明说,但在座的都能理解她的担心。

  大不列颠海军部希望洛林参加拍卖会,而众所周知,他们和加勒比海盗的关系千丝万缕,连他们自己都弄不明白,究竟有多少海盗得到过英国的暗助。

  洛林笑着摇了摇头。

  “我不清楚棉布杰克的背后有没有英国的将校,但这一次,那个想把我们绑在拍卖会的阴影大概和那群军人无关。”

  他走到书桌翻出一份文件。

  “拍卖会的部分拍品清单,虽然是伦纳德刻意去搜集的,可连他自己都觉得情报来得太容易。”

  克伦好奇地接过去:“传奇刺客阿泰尔.伊本.拉哈德的一对臂刃?”

  “那位是第三次十字军东征期间的传奇刺客,叙利亚的阿萨辛导师。他被怀疑与1192年耶路撒冷国王康拉德的被刺有关,传说所用的武器就是这对阿萨辛臂刃。”

  “这对臂刃在近700年间辗转登上过三次拍卖会,这是第四次,在喜爱东征文化的收藏家中间享有盛誉,在藏品经营家的眼中也具有一流的增值潜力。”

  洛林看来已经做足了功课,介绍起来如数家珍。

  “对于我们来说,它还有两项额外的价值。”

  “首先,阿萨辛臂刃是为阿萨辛暗杀术量身定制的特殊兵器,可以最大限度地发挥阿萨辛的潜力,但其设计早已失传,这个世上保存完好的臂刃大概比阿萨辛的数量少得多,就算用屈指可数来形容也不为过。”

  “其次,作为阿萨辛历史上最高级别的一场刺杀,这套臂刃价值连城,大量采用了一种名为秘银的炼金材料。”

  “丹尼尔曾聊起过这种材料,说是以特殊手法,用少量高纯度的金、银和镍降低乌兹钢的硬度,同时全面提升其韧性和抗蚀性。”

  “这种诞生于炼金术鼎盛时期的工艺同样失传了。换而言之,阿泰尔的臂刃是最好的,就算想仿制,我们这些后人打造的臂刃也不会比这件古旧的兵器更高级。”

  克伦向洛林丢来一个嫌弃的眼神。

  “船长,你今年26了吧?”

  “再2天26周岁,怎么了?”

  “明知道有一群人等着你自投罗网,你话里话外还是一副哪怕没有海军部的委托也要把这套臂刃拿到手的口气……难道你准备用这套武器向海娜求婚?”

  洛林闻言愣了半晌,脑子里不由浮现出自己在海伦娜的碑前单膝跪地,扶着海娜纤细的胳膊,咔哒扣上臂刃的场景。

  真到了那个时候海娜应该不会拒绝他的求婚吧?

  问题是卡门怎么办……

  十年的交往,无数的考验,他们三人的连结早已经牢不可破,可偏偏还有信仰横亘在他们中间。

  天主教的卡门无法接受三人的婚姻,的海娜不能认可婚外的爱情。

  两大信仰用各自的婚姻观在信仰先祖的洛林身上缠绕出死结,明白无误地告诉他,如果他一个都不愿放,就一个都休想得到。

  他们被迫僵持在终点之前,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洛林郁闷地干掉杯里的酒,没好气地瞪了克伦一眼:“别多嘴,你只要关心你的所罗门小姐就好。”

  两败俱伤……

  克伦败退,洛林重新给自己斟了一杯,羡慕地看着已经找到爱情的卡特琳娜和法芙娜。

  “韩吉,第一编队重编的进度怎么样?”

  “九……九舰。”法芙娜向卡特琳娜投去求助的目光,卡特琳娜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

  “最新的消息是15天前第二艘二代侍神古娜号服役,现在的第一编队共计二代侍神两舰,一代侍神一舰,布里格三舰,布里根廷三舰,共九舰。”卡特琳娜说,“战力恢复80,人员重组、战术训练都进行的比较顺利,随时可以离港出战。”

  “这个消息着实让人欣喜。”洛林点点头,“可是相应的,你们的假期得取消了。”

  他翻出海图:“你们立即乘船回迈阿密,取回第一编队,秘密向儒斯特群岛运动。”

  “我们至今不知道海盗究竟想要什么。但无论棉布杰克有多大胆,他都不可能正面挑战整个海盗世界的需求,不可能干扰拍卖会的举行。”

  “所以我猜测他们会把袭击留在拍卖会结束到我们回归迈阿密这两个时段,其中可能性最大的就是拍卖会结束,宾客们自外儒斯特离岛。”

  洛林的手指在儒斯特群岛的一处水域。

  “如果他们动手,我们就在这里把他们一网打尽!”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