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五一九章 朕还记得

第五一九章 朕还记得

 热门推荐:
  此时,来俊臣与一众狱监都已经退了下去。

  牢房外的空场上,只剩武则天与吴宁他们三个身着囚服的“将死之人”。

  显然,老太太不想接下来的谈话被别人知晓。

  算是她最后送别,对小辈的一点情意吧!

  吴宁凝眉望去,就见老太太佝偻着身形,一身凤冕皇袍金光闪闪,此刻是那么的耀眼。

  而在武则天身前,摆着一张桌案,上面有纸笔杂物,老太太正聚精会神地提笔落墨,写着什么。

  那姿态有超然,真正的超然,像是对以往吴宁超然的无情嘲弄。

  好像在说:看看吧,这才是超然!

  即使在这阴气森森的监牢之外,她依然可以毫不违和地摆案静书,似乎是那么的合情合理。

  无它,因为她是皇帝!

  天下都是她的,想在哪儿写,就在哪儿写。

  “出来了啊!”

  老太太头也不抬,全神都灌注于笔上。

  不咸不淡地飘出一句,却是把吴宁的心神都拉了回来。

  与李重润、秦妙娘来到桌案前,却是不言半句。

  武则天则是依旧专注于笔上,不管吴宁的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直到笔走龙蛇,写的尽兴,方才直起身形。

  “服气吗?”

  吴宁点头,坦然道:“服气!不足十日,便搞定长路镖局,使群臣不敢声援。这般手段,又怎能不服气呢?”

  武则天笑了,擎着笔,看着案上写的字,仿佛甚是满意。

  “服气就好!”

  “那你说说,朕为什么要与你反目?”

  吴宁苦笑,“还用说吗?长路镖局、吴启的兄弟、大权独揽,哪一条都死的不冤!”

  不想,武则天摇头,“错了!”

  直视吴宁:“区区十几万带刀镖师,算是麻烦,但还吓不倒朕。”

  鸡皮皱起、枯槁一般的手指向吴宁,“朕要这般对你,是因为,你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吴宁了!”

  “......”

  吴宁差点没气乐了,真是谁当皇帝,谁不要脸哈!特么杀人都能说的这么清新脱俗的吗?我不是从前那个吴宁了?

  别的吴老九不敢说,人无时无刻不在变,但吴宁敢说,他从来没有忤逆过本心。

  从来到这个世界到现在,他从来都是那个吴宁。

  开始他不屑皇权,现在也不屑皇权。开始没有反意,现在也没有反意。

  因为这个就要杀我?

  吴宁觉得委屈。

  冷眼看着武则天,说实话,吴老九有点失望,起码这个女皇,不磊落!

  “那陛下不妨说说,我哪里不像从前了?”

  “呵呵.”武则天笑了,目光摇望远处。

  “遥想十年前下山坳里那个狂妄少年,可以用东郭与狼的故事来另眼看待那个村妇,更可以大声疾呼拒绝太平的招揽。还可以上醒世良方言天下大义,让朕为之侧目。”

  “可你看看现在的你,哪还有一点当年的样子!?”

  “......”吴宁无言,不敢苟同。

  “我正是坚持当年的样子,才来到京城,才让老十走到今天这一步。难道错了!?”

  “没错吗?”武则天眯眼,“你还记得,你在那个农家院落之中,是怎么拒绝太平招揽的了吗?”

  “记得。”吴宁倔强,“我说我不想当官,更不想缴入朝争之中。”

  “尽管我现在当了官,也闯入了这个漩涡,但我吴宁敢说,我依旧不想当官,更不想入这争斗。”

  “哈。”老太太无语摇头,“你到底还是忘了!”

  忘了?没忘吧?

  吴宁皱眉,他记性极好,那时对太平说的每一句话,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

  他确定,没说错。

  显然似对吴宁很是失望,老太太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谈。

  “忘了就忘了吧,已经无所谓了......”

  看着吴宁,“朕对你很失望!但愿千百年后,青史笔墨之下,朕今日所做之事,不要落下昏庸骂名吧!”

  “......”吴宁依旧无言。

  他不太明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武则天为什么还要有此一叹。

  只见老太太没有继续与吴宁说下去的兴致,寂寥地指了指桌案上的东西:“这些留给你。”

  又把写的那幅字小心折好,工工整整地放在桌案上,“这个......也给你吧!”

  看着那幅字,怅然良久,似乎还在犹豫,喃喃自语:“你忘了那时说了什么,朕却记得。”

  说完,再不看吴宁一眼,转身离去,华贵的身形又添几分孤寂、

  吴宁看着老太太的背影,心知这可能就是最后一眼,想说些什么,却是开不了口。

  伸手向桌上的那幅字,却是来俊臣很不合时宜地突然跳了出来。

  “有旨意!”

  比特么太监还太监,气的吴宁回头瞪了他一眼。

  你特么催命是吧!?

  无奈接旨,却是不用看也猜得出是什么旨意。

  一定是罗列了吴老九的无数罪状,总之,是为最后把他推上断头台提供充分的理由。

  “......”

  “圣德普世,天运昌隆,大周皇帝制曰......”

  “穆氏子究,罪大恶极,天无可恕。忤逆谋叛,结党营私......”

  “理应处斩,诛连三族......”

  吴宁低首听旨,十分平静,甚至还有心思吐槽,别“理应”了啊,来个痛快!ωωω.⑨⑨⑨xs.co(m)

  “然皇恩浩荡,圣善施恩......”

  “嗯?”吴老九一愣,听这旨意,哪不太对呢?

  侧耳细听。

  “念穆子究居功甚多,从宽发落。”

  “今,抄没家资,贬为庶民,幽居京师,永无录用。若有违抗,定当不饶。”

  “李重润与之结党,同罪而论,贬为庶民。宗室除名,京师幽居,不得远离。”

  “李令月、李裹儿亦除名宗室,自今日起,与皇家再无纠葛。”

  “钦此。”

  “几......几个意思?”

  吴宁懵了,“不杀?”

  不杀!!!

  不杀你特么留着我干啥?

  只见来俊臣把圣旨往吴宁手里一塞,“先生,接旨吧!”

  吴宁急了,“不是,这特么几个意思?”

  来俊臣一乐,“就这个意思啊!”

  “哦,对了......”

  似是想起什么,“陛下让俊臣转告先生,从今往后,长路镖局与先生再无瓜葛。七姓十家,还有长安门阀,亦不可与先生有半点往来。”

  “先生现在就是长安城里的一介草民,只要不出京城,先生爱怎么过活就怎么过活,陛下绝不过问。”

  一指桌案上的那几样东西,“这不,陛下还是念着旧情的,为先生准备了这几样东西。”

  吴宁一听,茫然向桌上看去,不解其意。

  一小搓铜钱,大概二十文。

  两个陶碗,五根白绫子。

  只见来俊臣暗自摇头,之前他就想过,这叫什么事儿?

  这个结果,是他也没想到的。

  指着铜钱,“这是下一顿的饭钱。陛下说了,失去所有,得给先生点时间。”

  又指着碗,“要是一顿饭的工夫先生还没缓过来,那这碗就有用了。先生可以要饭,也不至于饿死。”

  “如果......”犹豫再三,“如果要饭不堪其辱,这白绫子还能帮先生保住最后的体面。”

  “......”

  吴宁有点懵,脑子有点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