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一九二章 漏洞百出的孟道爷

第一九二章 漏洞百出的孟道爷

 热门推荐:
  贰贰茽文最好的網络小説閲讀網《щщщ.二二zω.cδм》︷「贰贰中呅網」

  吴宁想要隐遁江湖,不想掺和到纷乱复杂的党争权斗之中去,就面临着一个最大的问题,那是他怎么也绕不开的。

  那就是,武则天安插在他身边的那个人,那个把他的一举一动都暴露在武老太太面前的神秘人。

  可以说,不把这个人解决掉,那吴宁走到哪儿都是徒劳。

  因为依当下的情形来看,武则天就算没有杀心,似乎也不想轻易地放过吴宁。

  而这个一直困扰着众人,近乎全知全觉的神秘人,此时就坐在吴宁面前。

  “孟道爷....”

  “你到底是我的孟大哥,还是武老太太身边的一条狗呢?”

  “......”

  孟苍生浑身一震,呆愣当场。

  他实在没想到,在这样的场合,这样的局势之下,吴宁会突然问出这么一句。

  可是,很快,孟苍生就平静了下来。

  摇头苦笑道:“九郎这话却是有些伤人了,原来我孟苍生在你眼里,只是一条狗?”999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999xs.com/

  吴宁道:“若我错了,磕头认罪;若我对了,也请大哥给宁一句痛快话。”

  说到这儿,吴宁凝重地直视孟苍生,“相信我,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想不留余地。”

  “......”孟道爷沉默了。

  这么多年,包括在知悉自己身世的时候,都不曾见吴宁用这种眼神,这么凝重地看着他。

  孟道爷很不想承认,尽管现在承认与不承认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可他打心眼里,就是不想让吴宁再一次算入人心。

  可是,吴宁的凿凿之言,还有那个眼神,却让他无可辩驳。

  “好吧!”孟道爷很是光棍儿地站了起来,“那就告诉你实话。”

  “狗还谈不上,只不过是师命难违罢了。”

  呼......

  吴宁听到此处,长出一浊气。

  师命难违?源头在肖老道那里??

  难怪临行之前,肖老道莫名其妙地把孟苍生逐出了师门。

  看来,他赌对了!

  正心思电转,飞速地进一步理清脉络,只是孟苍生那儿绷不住了。

  此时,孟道爷有些哭笑不得地瞪着吴宁,“你是怎么一下就知道是我的呢?”

  他自认毫无破绽,甚至孟道爷都开始幻想了:当他带着吴宁出现在武则天面前的时候,这个自夸聪明绝顶的小子会是怎样的表情?

  可是,怎么这个吴老九这么轻易地就把他揪出来了呢?

  “你不会是蒙的吧?”

  哪成想,吴宁一改之前的严肃,也笑了,“其实,我早就知道是你。你这个细作根本不合格,简直漏洞百出。”

  “哦?”孟苍生有点不服气,“说说看。”

  ......

  吴宁也不着急,平静心绪,这才娓娓道来。

  “其实,从最开始知道我和舅爹的一举一动都在老太太掌控之中的时候,我并没有怀疑是你。”

  “那你怀疑谁?”

  “我四伯,吴长路。”

  “啊?”这个结果让孟苍生很是意外,“为什么啊?”

  “因为老太太了解的太细了。可以肯定,这个告密的人一定是我们身边极为亲近的人。”

  “而四伯又是下山坳少数出过房州,到过京城的人。”

  “况且......”吴宁继续道,“你不觉得我四伯升得太快了吗?”

  “从一府统军,到山南道别驾,一个毫无背景的普通小校,有这样的升迁速度,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

  好吧,吴宁说的很有道理,连孟道爷都开始怀疑吴长路是不是也有故事了。

  “那你怎么又怀疑是我了呢?”

  只闻吴宁道:“从我知道自己的身世那天开始,我就知道我错了,你比四伯更可疑。”

  “????”

  孟道爷一脑门的包,“什么情况?这么说,你一知道实情,本道爷就暴露了?”

  “对!暴露了!”吴宁大乐。

  “你知道,这里面有一个最大的破绽是你怎么也圆不过来的吗?”

  “什么破绽?”

  “那就是,你怎么把我从宫里掳出来的。”

  吴宁玩味地看着孟道爷,“孟大哥武技超绝不假,如果大唐的江湖绿林要是排个坐次,估计大哥能进个前三不成问题。”

  “错!”孟道爷听到这儿,赶紧纠正,“本道爷是第一!”

  “好吧,就算你是第一!但你也是人,而不是神。”

  “你告诉我,你怎么冲进皇宫,又在极短的时间内找到我娘,然后力敌众多禁宫侍卫,最后冲过道道围剿、层层宫墙,全身而退的?”

  “呃。”

  孟苍生一下卡在那了。

  “我,我就那么冲出来的啊!”

  孟苍生也日了狗了,这故事编扯十六年了,怎么别人没说啥,到你这儿,听着就不是个事儿呢。

  “谁信啊!”吴宁横了他一眼,“若说无人接应,暗中相助,怎么可能?”

  “而且,这个相助之人非得是权势通天,不但能够调动宫城内外的禁军帮你做戏,后续还得可以左右朝臣,对闯宫之事疏于调查,好让你大摇大摆的跑路。”

  “你说,那个人能是谁?”

  “......”

  道爷又无语了,吴宁的话让他连狡辩的欲望都没有了。

  “可是,你不能就因为这一点就认定是我了吧?”

  “当然不是。”吴宁肯定道,“开始我只是怀疑,但却不敢肯定。”

  “直到.....”

  “直到什么?”

  “孟大哥记不记得过年的时候,武三思和武承嗣来寻翠居,你自证不是左剑道人,还和武承嗣的侍卫打了一架,甚至让武承嗣下不来台?”

  “啊,有啊!”孟苍生茫然点头,“怎么了?”

  “怎么了?一个小山包儿上的骗钱道观,就算师门出过高道,可哪来的胆子连武承嗣都不放在眼里?”

  当时的事情,看似是孟道爷一时气之不过,可是,孟道爷傻啊?没事和武承嗣这样的人物顶牛?

  恰恰相反,道爷一点不傻,他聪明着呢!

  之所以不惧武承嗣,那是因为他有恃无恐,因为他有底气。

  他知道顶了武承嗣,武承嗣也不能把他怎么样。这是一种傲慢,是骨子里的东西。

  “还有索元礼那一次。”吴老九继续数落着孟道爷的破绽。

  “明明已经找好了江湖游侠,你却非要自己出手。还是因为傲气,因为你不怕!”

  “而真正让我十分确定那个传话告密的人就是孟大哥的......”

  “是狄仁杰!”

  “狄仁杰?”孟苍生甚是惊讶,“他向你告密了?”

  “不是,但也算是。”

  “狄仁杰十六年前查过你的案子。记不记得他那天说过这样一句话,‘有人让他放你一马’?”

  啪!!!

  孟道爷痛苦地拍着额头,“脑仁疼!”

  特么还什么天衣无缝啊?在吴宁那里,全特么是窟窿。

  “行!”

  “道爷我认栽!”

  ......

  ,

  ②②中呅網哽薪朂筷м.22zω.cǒм⒉⒉筗伩網純文字小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