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一九一章 为了真相

第一九一章 为了真相

 热门推荐:
  贰贰茽文最好的網络小説閲讀網《щщщ.二二zω.cδм》︷「贰贰中呅網」

  吴宁急匆匆地赶回下山坳,一进家门,却是没见到贺兰敏之。手机\端 一秒記住《www.999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问过祖君才知道,丑舅去了问仙观。而且嘱咐坳子里的人,吴宁一回来,让他速去问仙观相见。

  “你们舅甥二人最近搞什么鬼?”

  老祖君对于吴宁这段时间忙忙叨叨很是不满意,背起双手数落着。

  “大的不着家,小的也见天不知忙活什么。日子要是让你们这个过法,多少家财也不够造!”

  吴宁一边往外走,一边听着老祖君絮叨,“您老就歇歇吧!放心,营生已经给您找好了,成衣铺子!”

  “这回也不用您老操劳,躺在家数钱就行了。”

  “哦!”老祖君不信,“那躺着要能挣钱,还要勤快人干啥?”

  “诶!!”

  “没大没小的东西!!正说你的,你又要往哪儿跑?”

  “我去问仙观,一会儿就回。”

  “没事往那儿神神叨叨的地方跑啥?赶紧回来,把坳子的钱分了。”

  “知道了!”吴宁已经跑出老远,不耐烦地应着声儿。

  一路到了问仙观,刚一进去,就见肖老道面沉似水地端坐在那儿。

  孟苍生抱着长剑倚在门沿,而贺兰敏之则是满面愁容,心急火燎地来回踱步。

  吴宁一阵茫然,“这是怎么了?”

  “你跑哪儿去了!?”贺兰敏之一见吴宁,就是怒声喝骂。

  “怎么才回来?”

  “呵。”吴宁尴尬地一笑,也不和丑舅争辩,“舅爹莫急,有事说事。”

  “到底出了什么要紧的事?”

  贺兰敏之眯眼瞪了吴宁一下,把一封信函扔到他怀里。

  “你自己看吧!”

  吴宁抓住信,打开一看,日!!

  吴老九第一反应就是一声暗骂。

  心说,老太太是不是闲的?京中那么多儿子、闺女还不够她消遣吗?叫我去干嘛?

  可是再一想,不对!太平刚回去,老太太刚登基,这个时机可不太好。武老太太到底怎么想的?要把他叫到京城去?

  抬眼看着贺兰敏之,“舅爹怎么看?”

  “什么怎么看?”贺兰敏之瞪着眼,“不能去!”

  他对武则天历来有近乎偏执的仇恨,也许压根就不相信老太太会这么好心,要把他们接回京。

  “事出蹊跷,必为妖!”

  “武曌刚登基,人心未稳,这个时候突然要把咱们接回京,谁知道她是什么用意?”

  “万一咱们到了京城,她翻脸不认人,借你我二人正法立威呢?”

  吴宁听得直皱眉,却是没出声。

  肖老道也是低头不语,自打吴宁进门,这老道士不但没说过话,连动都没动一下,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倒是孟道爷,实在有点听不下去了。

  凝眉揶揄,“也不至于吧?她如今贵为天子,更不能出尔反尔。”

  “再说了。”孟道爷牵起一边嘴角,“她要想对你二人不利,用得着这么拐弯抹角的吗?”

  “那也不行!”

  贺兰敏之认准了死理儿,又冲着孟苍生开始嚷嚷。

  “退一万步说,就算武曌未有歹念,那武三思呢?武承嗣呢?李氏皇族呢!?”

  瞪着眼看着孟道爷,“他们要是知道吴宁是皇子,会怎么想?非变着法的坑害于他不可!”

  “到时,诺大的京城,吴宁眼内皆敌,寸步难行,还不让他们吞的骨头渣子都剩不下?”

  孟道爷一听,虽心中认同,觉得贺兰敏之说的有些道理,但是又不想服输,只得噎了一句:“呵呵,这个时候倒想起为吴宁着想了。”

  “他是舍妹的骨肉,我当然关心!”贺兰敏之甚是执拗,“我不同意入京。”

  吴宁一听,苦笑摊手,“这好像不是同意不同意的问题吧?”

  指着太平的信,“来接咱们的人已经在路上了,算着日子,不日即到房州了。”

  “反正不行!”贺兰敏之言辞不容有疑。

  猛然抬头,“事到如今,唯有一走了之。”

  一把抓住吴宁,“你不是早有谋划,欲远走天涯吗?”

  “走!!现在就走!!”

  “......”

  吴宁一阵无语,事情来得太突然,他有点没反过味儿来。

  “那也不是说走就走的啊!”

  “没关系!”也不知道是吴宁的错觉还是怎地,他居然在贺兰敏之脸上看出几分狂热。

  “现在就走,让孟道长护送你先行离开。秦家与我,随后跟上。”

  说到这儿,贺兰敏之疯了一般,又冲到肖道人面前。

  “还记得吗?当年你答应让孟道长帮我办三件事,如今还差一件,我今天就把最后一件托付于道长!!”

  肖老道闻言,终于动了,缓缓抬头。

  “说!”

  “让孟苍生保护吴宁,直到脱险。”

  “......”

  肖老道眯眼看了贺兰敏之半晌,这才转头望向孟苍生。

  而孟道爷无所谓地一耸肩,意思是,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呗。

  “好吧!”

  肖老道长叹一声,算是应下。

  又颇有几分寂寥地沉默了一会儿,“苍生啊!”

  孟苍生站直了身子:“徒儿在呢。”

  只闻肖道长悠悠道:“正好借这个时机,为师也还你自在吧!”

  “嗯?”孟苍生一怔,“师父......什么意思?”

  肖老道笑了,“你不是一直想游历江湖,仗剑天下吗?”

  “从前,贫道一直心念着衣钵传承,不准你下山,却是有些难人所难了。”

  “......”

  孟苍生认真起来,实在是这么多年师父就从没这么认真地和他说过话。

  “徒儿一身本事都是师父教的,自然要听师父教诲。”

  “以后不用了。”肖老道突兀一句,让孟苍生整个人都僵在那里。

  “从今往后,你再不用守着长罗山,守着为师,天下之大,任尔去得。”

  “你也....不再是茅山一派的弟子了!”

  “师父!”孟苍生急了。

  “这是怎么了?不就是让吴宁进京吗?你老逐我出师门干什么?”

  “别急。”肖老道语气平静,“听我说。”

  “从今往后,什么事都要你自己决定了,不用再听为师的话。”

  “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老道士一摆手,“走吧!”

  “带着九郎,能走多远,走多远。”

  “别让贫道......再看见你们!”

  孟苍生听到这里,眼泪就下来了,“师父,徒儿不想......”

  “走!!”

  肖老道一声暴喝,“给、我、走!”

  “是!”

  孟道爷黯然神伤,悲声应下。

  先是跪地与肖老道重重地扣首三次,然后决然地拉起吴宁,就往外走。

  吴宁本想拒绝,可是临到最后,却是忍住了。

  与孟苍生去后院牵马而出,行至观门前,贺兰敏之站在那里送行。

  “若我....”

  “唉!!算了”贺兰敏之一摆手,“什么话,以后再说。”

  “走吧!”

  吴宁拧着眉头,还是没说半句。

  跟着孟苍生上马急奔,一气就跑出半日。

  这半天里,吴宁还是一句话都没说,也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

  直到天色渐暗,孟苍生寻了一处山林野地,“今夜就在这么对付一宿吧!”

  吴宁茫然下马,坐在那里,看着孟道爷拾柴引火。

  “咱们......真的就这么走了?”

  孟苍生抬头看了他一眼,“事发突然,也没办法。”

  “那....孟道爷要带我去哪儿?”

  吴宁面无表情地看着孟苍生,“直接去见当今圣武神皇吗?”

  “你!?”

  孟苍生浑身巨震,惊骇莫名。

  “你,你什么意思!?”

  “孟道爷!”

  吴宁已经平静无波,平静得让孟苍生觉得有点瘆得慌。

  “你我相识也不算短了,小弟想问你一句,你到底是我孟大哥......”

  “还是武老太太的一条狗呢!?”

  ......

  。

  ②②中呅網哽薪朂筷м.22zω.cǒм⒉⒉筗伩網純文字小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