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我和邪龙的九个儿子 > 第 49 章 海上赛博09

第 49 章 海上赛博09

 热门推荐:
  在仙武十三盟住了一夜,第二日卫三羊打早就起了,他先去跟曹端山打了声招呼,得到应许之后,回屋收拾了一会儿,准备出去。

  他刚回屋不久,屋子就被某人粗暴的一脚的踹开!

  “好啊你,偷偷背着我准备自己出去是吧!”

  泼妇般的小魔女叉着腰,站在门坎边大骂道。

  卫三羊翻了个白眼,苦笑道:“你别作了,我钱全在你那。”

  卫姿屏的表情立马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满脸堆笑着跑进屋去了。

  真是妖精。

  好说歹说,卫三羊终究没能争取到十分重要的经济独立,不得不带着卫姿屏这个隐患十足的钱包一块去国都内买东西。

  如今的蜀国,靠着一中一东两座城池,支撑起了它的超世繁华。

  一中,指的是当今蜀国蜀中郡的郡城,历经三朝沧桑依旧荣华如初的天府之城芙蓉,一东,指的则是蜀国建国以后方才开始修建,但却后来居上的蜀国国都,号称不陷城的九歌。

  曾经有蜀国士子写过一篇名扬天下的《吾蜀赋》,赋文中有一句“蜀之赋税,四出芙蓉,五出九歌,余一份诸城共分。”

  此话或有夸张之处,但也由此可见,芙蓉城与九歌城对于当今蜀国是何其重要。

  九歌城池,规划之初乃是模仿丽朝国都修建,一条中轴线贯通南北,中轴线两侧,是东市与西市,西市多平民,东市多贵族。而东市内又有一汪漪澜湖,湖边是名扬西南的繁华大街,东街,无论是城中有名的店铺还是有名的青楼,都集中于此。

  卫三羊跟卫姿屏走出来后,直奔东街。

  这一次卫姿屏没有再因为看见漂亮衣服而挪不开腿,也没再在胭脂水粉店前驻足停留,看来她这是打定了心意要好好帮卫三羊购置几件撑得起台面的衣服。

  本来卫三羊是准备随便买两件了事的,但是卫姿屏认真起来那股劲儿卫三羊是实在难以抵挡。

  每每他试穿一件,卫姿屏总会摇摇头,然后便带着他直奔下一家。

  两人花了一个多时辰,差不多都要把东街逛遍,卫三羊还是两手空空。

  “我说,你这身形还真是撑不起来台面啊,瘦弱得,跟个衣叉子一样,穿什么都不好看。”

  又走出了一家店铺,卫姿屏摇着头叹息道。

  卫三羊有苦说不出:“我能怎么办,就是这么瘦呀……”

  “要不,咱们去定做衣服好了,虽说会贵点,但肯定合身啊!”

  卫姿屏灵光一闪道。

  “听你的。”

  卫三羊微微一笑同意了,她拉着卫三羊便往前跑。

  两人又在东市里找了一家裁缝店,量过尺寸后,卫姿屏给掏了钱,一共定制了三套,说是七天以后能取到一套,然后每隔七天能取一套。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办完了事,已经快至中午了。

  卫姿屏出门以后对着卫三羊神秘笑道:“走吧,带你去西市吃好吃的!”

  “什么好吃的?”

  卫三羊笑道,卫姿屏每次做这神秘一笑的表情,都甚是可爱。

  “你知不知道,九歌城西市多是平民,但西市中有一家酒楼,却是名副其实的达官显贵聚会之处。”ぷ999小@説首發 ωωω.999χs.cΘм м.999χs.cΘм

  “哦?”

  “燕子楼!只因当今蜀王微服出宫时曾在此用膳,留下了一句‘味香绝妙’的评价,现在它已经算得上是九歌城最出名的酒楼啦。”

  卫姿屏笑道,她可是早就对传说中的燕子楼心驰神往了。

  “其实这才是你今儿非要跟我出来的原因吧?”

  卫三羊勾起嘴角笑道,识破了卫姿屏的伪装。

  卫姿屏嘿嘿笑了一下,算是默认了。

  两人从东市转到西市,经过了那条作为九歌城中轴线的御街,他们之前入城,便是坐着令人艳羡的四驾马车从御街上奔驰而过。

  现在重新踏在这青砖铺筑的宽阔大街上,卫三羊又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走进西市,确实与东市的氛围不同

  东市的脂粉味极浓,像一个打扮得艳丽的妖娆小丽人,而西市则更平易近人,像一个穿着朴实无华衣裳的小娘子。

  卫三羊更喜欢这西市多一些。

  两人正走在路间,忽然发现前方人群聚成一堆指指点点,不时有喧哗声发出。

  卫卫三皱起了眉头,看向卫姿屏,意思是要不要过去看看,她耸了耸肩,示意无所谓。

  两人拨开人群,挤了进去,只见前方是一匹戴着漆金马鞍的高头宝马,骑在马上的是一个衣着华丽的少年,约摸十五六岁年纪,双眉上扬,眼眸冰冷,脸如刀削,轮廓分明,乃是相书中说的狼子之相。

  华服少年之前,是一个躺在地上不停哀嚎的老者,他的小腿处有一个触目惊心的弯曲弧度,明眼人一看便知道,这是已经断了。

  在看见老者面容的那一刻,卫姿屏心里咯噔跳了一下,她知道,今天要出事了。

  果然,她回头瞟了一眼,卫三羊的眼睛瞬间就红了。

  天下间竟然有这等巧事,这个老者的面容,跟逝去的村长有八九分相似!

  卫姿屏还在思考着什么,一不注意,卫三羊推开挡在他前边的人群,已经走了进入。

  “喂,小哥,这发生什么事情了?”

  卫姿屏恨恨骂了句冲动的傻子,然后迅速向旁边的围观人打听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被打扰的男子回过头,本来是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不准备搭理她的,但看见她漂亮的容颜,当即贴近了点,压低声音道:“小姑娘,你不是国都人吧?恶名远扬的蜀王十八皇子你都不认识?”

  卫姿屏恍然大悟,道:“有听闻,有听闻。”

  其实她哪里知道……不过是为了继续套话罢了。

  “这皇子估摸是赶着去燕子楼用餐,纵马疾驰而过,这老头不长眼啊,没给让路被撞了,这皇子当即怒了,也不准备去用餐了,说是要把老头抓回自己府上去,他已经叫自己的贴身侍从回去拿笼子来了!”

  “笼子?”

  卫姿屏疑惑道。

  男子啧了一声,反问道:“这十八皇子有个遭天杀的癖好,你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