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章 城隍02

 热门推荐:
  第二十章

  那铃铛的声响若即若离。

  两人缩在一处阴影里,孟阮下意识减缓呼吸,恨不得自己原地消失。

  直到钟臣黎的胸口贴紧她的后背,她被安安稳稳地笼在他的气息里,心口剧烈地煽动着。

  孟阮原本以为,钟臣黎作为那种“邪龙”,说不定身体是冷冰冰的,是那种没有体温的神性。

  谁知道……

  居然是热的。

  她能感觉到他的体温。

  屏息片刻,铃铛声终于不见了。

  钟臣黎也放下了捂着她的手。

  刚才孟阮一个人的时候是真被吓到了,这一刻如蒙大赦,脑子一片空白,转身环住了男人的腰际。

  与其说抱住,还不如说是想拽住什么。

  钟臣黎身子一顿,低头就见女孩的脸依在他的胸口。

  “太好了又碰到你了,刚才真的以为我要GG了……”

  孟阮说着,鼻息间再次闻到了那股令人安心的味道。

  山上雪松,雨后百草。

  潮湿又甘甜的气味。

  真的好好闻啊。

  “没事了,那东西能感觉到我的威胁,所以应该走了。”

  停顿半晌,钟臣黎抬手,在她身后轻轻拍了几下。

  孟阮想起“第一次”在小树林撞见他的时候,她也是这么被他一把接住。

  “……所以我们又是在珑阵里了?”

  钟臣黎:“嗯,这应该不是原来的大楼了。”

  孟阮抬头,发现他微弯的唇角,也发现自己正不遗余力地吃着对方“豆腐”。

  她默默地松开手,“……你是在暗爽吗?”

  钟臣黎:“暗爽是什么意思?”

  “就是……”孟阮有点词穷,“算了,恐怖气氛都被你破坏了!”

  她有点不甘心,又说:“你一出现整个恐怖片的气氛都不对了,真的是,阵主不要面子的吗?”

  钟臣黎:?

  他俩说话的时候,突然,从某个方向传来了一阵细细索索的声响。

  然后又是突然哐啷一下,声音尤为刺耳,在空荡荡的楼层里回荡,骇人至极。

  钟臣黎:“电梯又开了。”

  孟阮一脸黑线,原来这里的电梯是薛定谔状态吗,随机决定开不开门?

  “为什么不能走楼梯间?”

  “我找过了,楼梯间的门目前锁着,我用了几个办法都打不开,恐怕是阵主在创造这个珑阵的时候,就把楼梯间给强行锁定了,我们很难突破。”

  两人说着,再次绕回了电梯处,只见门缝的另一边还闪着红蓝相间的光。

  孟阮:“……”

  这什么阴间电梯啊。

  要不是有钟臣黎在,她可能真的没有勇气踏进去。

  孟阮按了向下的按钮,电梯门再次打开,里面的光线消失了,但也不是她刚才见到的模样了。

  电梯的三面墙上都有斑驳滑腻的血迹,空气里残留着一股腥冷的味道。

  孟阮强忍着呕意,“……能进去吗?”

  钟臣黎:“可以,我就是坐这电梯上来的。”

  孟阮是真的再一次服了他,冷静沉着的还真不像一个人。

  “就你进来了,还是有别人一起?钟尧他们来了吗?”

  钟臣黎淡淡解释:“孟择咸、李星桥也在,钟尧他去……姑苏开会了,所以不在海城,我们刚才就在分头找珑阵里的人。”

  电梯门合上之后,那股淡淡的腥味熏得人头疼。

  孟阮接着问他:“那你有没有见到我朋友他们?就有一个漂亮女生,带着她弟弟,还有一位是这边密室的老板……”

  “我见到的‘漂亮’女生只有你。”

  钟臣黎想了想,语色平静地说:“应该和他们之中的谁在一起,出不了什么大事。”

  孟阮顿了顿,心说这邪龙还很会哄人开心啊。

  下一秒,头顶的通风口又响起了那阵诡异的铃铛声,不依不饶的。

  孟阮打了个寒噤,“……真后悔没带那把剑来了。”

  钟臣黎:“假如带了打算怎么做?”

  铃铛声越来越近,她摸了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当然是用剑顶着这个地方,然后告诉它不想活命就过来SOLO。”

  钟臣黎眼底出现一抹笑,“好。”

  他扯出长鞭,凭空抽了一鞭子,全程目光都淡淡地看着眼前的美人儿。

  男人眼眸幽黑,蒙了一层薄薄的光。

  等鞭子落下之后,那铃铛声……

  飞快地走开了。

  孟阮:“……”

  有被帅到。

  这人果然是她的……

  老公。

  孟阮想到这一层关系,心里还有点蠢蠢欲动。

  一觉醒来有了这么一个战斗力爆表,长得好看还八块腹肌(猜的)的老公,其实她也不算亏哈。

  孟阮发现自己逐渐体会到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句话的真谛。

  钟臣黎看她不知在想什么,愣愣的出神。

  他抿唇笑着,也不催促,仿佛眼前是什么令人心驰神往的美景。

  这时候电梯门开,孟阮赶紧回神,他们果真回到了一层。

  与之前不同的是,电梯正对面的墙上,就像有人用红色的油漆,大大地写上了“1”的字数。

  这已经不是她刚才进来见到的场景了。

  孟阮凝视着不远处那条晦暗的廊线,忽然,听见有人喊她:“孟女士!”

  孟择咸带着李棉、欣婷和她弟弟,一同出现在一楼。ωωω.⑨⑨⑨xs.co(m)

  孟阮顿时安心不少:“你们都没事吧?”

  欣婷过来紧紧抱住她,“宝贝你也没事太好了!!妈呀吓死人了,你是不知道!刚才电梯突然下降,又停在半当中,我们还听见有什么铃铛的声音,还好有大帅哥来救咱们,他好厉害啊!”

  欣婷边说边给孟择咸抛媚眼。

  孟择咸很无奈地给孟阮使眼色。

  孟女士内心有点幸灾乐祸,嘴上却说:“姐,你先搞清楚咱们到底在什么地方,这种时候了你还能想着撩汉呢?”

  欣婷:“这你就不懂了,现在长得帅还不油腻的男生比鬼还难找呢,而且我看他遇事冷静,丝毫不慌,这大腿得抱紧了。”

  欣婷说完,还注意到了孟阮身边的钟臣黎。

  男人的面容线条在光影中更显得俊美动人。

  欣婷:“我现在已经成为了百分之六十的出色成年人,我是很色的成年人。”

  她两眼放光:“这地方也没多可怕,也许是天堂叭……”

  孟阮扶了扶额,怎么她身边的妹子一个两个都不正常。

  陆弯弯是吃货粗神经,欣婷是LSP。

  孟择咸稍微给他们解释了一下目前的处境,第一次进珑阵的三人都听得云里雾里。

  这时从走廊另一边又来了几个人,为首的年轻人声线清朗:“妈妈!”

  孟阮闻言去看,就见李星桥笑容明亮,露出整齐雪白的牙齿,还朝她挥手。

  她刚想上去阻止他的胡言乱语,却发现这孩子……

  衣服上到处是血。

  这种恐怖的画面对比着他脸上爽朗的笑意,更有点让人无语了。

  等这边的柯仔看清他的脸,连话都不会说了:“……是……是……他是……我……”

  这不就是他最崇拜的偶像吗?

  这是李星桥吧!!!!!!!

  欣婷:“等等,他刚才叫孟阮什么??”

  ……妈妈。

  ……妈妈!?

  这是什么恶心心的Play?

  “孩子他爹、孩子他妈”的那种“妈妈”?

  欣婷眼神闪烁,发现这衣服沾血的年轻人居然还长得和她弟喜欢的爱豆一模一样。

  我去,这是李星桥吧???

  她感觉这比刚才经历的一切都要可怕!

  孟择咸连忙扯过李星桥,低声说:“你考虑一下围观群众的感受。”

  李星桥只好掩饰自己激动的心情。

  但他可是第一次和孟女士一起进珑阵啊!

  “孟女士!我最近刚好没通告,就陪他们过来看看,你怎么又在这里?果然珑阵就是会吸引我们这样的人,而且这大厦的珑阵很厉害。”

  “对了,我也抓了几个人过来,不过大哥说能感觉到还有一个小分队,也在附近。”

  李星桥介绍说,他这里有两位男律师,是来找人谈商户合同的。

  还有一男一女刚好就是和欣婷约好来密室玩的朋友。

  孟阮:“你们有谁受伤了吗?”

  李星桥:“死了个人,活着的都还行。”

  孟阮发现他的语气并没有任何波动。

  也许是邪龙的天性作祟,年纪越小的,越对人类没什么同情心。

  一群人把空荡荡的一层填的满满当当。

  孟阮望了一眼那两名律师,没想到其中一位还挺眼熟。

  孟阮再看了看:“……”

  要不要这么巧啊。

  就是在北市搭讪她的周律师。

  只是眼下的他神色慌乱,又惊又怕,额头上全是冷汗。

  欣婷的一位朋友已经哭得眼睛都肿了,“有人死了……死了……”

  欣婷连忙安抚她,“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了?是谁死了……?老、老陈呢……难道是……”

  女孩哆哆嗦嗦,一根纤弱的手指指向了那名律师:“那个周律师,就是他害死老陈的!你怎么这么恶毒!?你还是不是人?你是不是魔鬼?你故意混在我们当中害我们的?!”

  孟阮看了他一眼,真是人不可貌相。

  周律师反唇相讥:“你别瞎说啊!我也是倒霉催的!谁知道那东西想干什么?我只是不小心推了他一下,他运气不好被抓了,是他自己没本事!管我什么事?”

  女孩悲痛地哭了出来,“你真的太过分了!你怎么这么恶毒?!老陈平时对人可好了,换做是他根本不会害人!就是你!”

  周律师暴起骂到:“你他妈的少啰嗦!难道你不想活下来?”

  孟阮不是什么温软的性子,听他们这样争论不休,就觉得头要炸了。

  她呵斥一声:“别吵了!都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