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章 城隍01

 热门推荐:
  第十九章

  孟阮笑了:“你都说是‘扯呼’了,那上面写的东西你能信?”

  她接着又说:“一堆假公知,装模作用,要不然就是职业写手,什么稍微沾点边的话题下面都在安利自己的收费专栏。”

  凤镜柏让食堂大婶给她包了一个蛋饼,又要了一杯低脂豆浆。

  孟阮找了位子坐下来,看着周围的白领们熙熙攘攘吃早餐的场景,却莫名想到在珑阵里吃过的那几顿食不知味的饭菜。

  珑阵无疑凶险万分,可除了胆战心惊的后怕,她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兴奋。

  这难道就是钟尧他们说的“元神”在影响自己吗?

  凤镜柏垂下了眼,一边用汤勺搅着云吞,慢条斯理地说:“阮阮,这次北市回来你好像……是有什么心事,真被吓着了?”

  以前不管遇上什么,孟阮都能对他大倒苦水。

  唯独这事儿她没法随随便便说出口。

  老哥我和你说啊我有一个活了快一千年的老公还有九个英俊可爱的儿子……

  我本人是在昆仑山拜师修道的半成仙儿……

  这话是人说的??

  这你敢信????

  而且凤镜柏这人一看就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好吧。

  孟阮:“有些事情我自己还没捋顺,等我想好再和你说吧。你放心,我是相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什么东西能吓唬我?”

  凤镜柏听她又在瞎扯掰,好像稍微放心了一些。

  隔天,孟阮与一家海城知名的密室联系,亲自登门采访,实地考察。

  到了华晨大厦楼下,她眯着眼打量了一会儿,用相机拍了一些各个角度的照片。

  这栋楼比记忆中的老旧许多。

  孟阮小时候经常会路过这栋大楼,当时还觉得很高很气派。

  它距离城隍庙不远,所以一到各种中式节日就格外热闹,周围的街道总有花灯看,还有戏曲听。

  城隍,是道教中守护城池之神。

  城隍庙正气凛然,应的是“善恶到头终有报,是非结底自分明”,没有鬼怪敢在城隍老爷面前造次。

  但据说庙宇周围会吸引一些想要来伸冤的孤魂野鬼,煞气较重,所以偶尔会有怪事发生。

  孟阮和密室老板李棉在一楼碰面,她和对方握了握手。

  身为女人的李棉不禁赞美:“没想到孟总这么年轻,还这么漂亮,写这么一篇稿子还亲力亲为,太优秀了吧。”

  “什么总不总的,喊我小孟就行了,而且我们桃源最近缺人手,我本来又什么事都喜欢冲在一线。”

  两人进入大厦之后,孟阮四处看了看,就见大厦的楼道十分窄小,中间有一个天井,可以采光通风。

  沿着天井的四周有一扇扇住户家的小窗户,有的竹竿朝里,挂了几件老头衫、婴儿的衣物。

  再往高处还有悬挑的部分,风格有点杂,很像八十年代建成的民居,没有一丝商务气息。

  灰色水泥显得一片颓唐,楼里的木构部分多为木料本色,门窗则涂的浅褐色。

  看久一点,人都像是要缓缓坠入其中。

  李棉带着她来到一楼的电梯前。

  两人才寒暄几句,孟阮听见身后有人喊她:“阮阮??是不是你呀???”999小说首发l https://www.999xs.com https://m.999xs.com

  她回头,见一对年轻男女迎面走过来。

  女孩染了“海后红”的中长发,五官明艳可人,还穿了一身清凉又显身材的牛仔吊带和白色短裤,非常吸睛。

  “啊啊啊啊啊啊我滴宝贝!我们多久没见了???”

  孟阮也很意外,笑容灿烂起来:“也就两个月前的毕业典礼吧。”

  欣婷是她的大学室友,两人都是海城当地人,性格也差不多,所以在学校里总是同进同出。

  欣婷:“你个小妖精!明知道毕业了大家没什么机会见面,也不约我。”

  大四实习的时候,孟阮和欣婷还经常会约同在一天回学校办事。

  但这几个月她忙于桃源工作室的经营壮大,又经历珑阵的一系列冲击,确实是无暇分心了。

  “我上次不是发消息和你说,等过生日一起吃饭吗?”孟阮抬手捏了一把她的脸,“不就没几天了?”

  欣婷努了努嘴,才想起来要介绍身旁的男生:“我弟柯恒忻,你俩以前见过的,我今天约了几个朋友来玩密室,你呢?”

  读书的时候柯恒忻陪着父母来过姐姐的宿舍帮忙搬行李,也会来找她们蹭饭。

  孟阮朝他点点头。

  柯恒忻有一张娃娃脸,整个人穿着简单的T恤和运动裤,洋溢着满满的青春活力。

  “阮姐好!之前我还以为你打算去娱乐圈当明星呢,还想让你帮我找爱豆要签名。”

  孟阮:“柯仔真是又乖又懂礼貌,还越来越帅了。”

  欣婷:“哇大美女姐姐你可别夸了,他现在每天起床都要照半个小时镜子,觉得自己是宇宙大帅比,呕,还学他偶像唱歌。”

  孟阮遇见好朋友,心情也跟着好起来:“真好啊,羡慕你们,我也想和你们去玩密室,但我是来工作的……李总,你看我能不能也体验一下?”

  李棉笑起来:“当然可以,你们是去五楼的密室吗?”

  柯恒忻:“对啊,就是那个‘恶童’主题的,据说是真实事件改编的,贼刺激!”

  李棉客气地说:“欢迎来我们店里玩,要是对NPC的演出满意,记得五星好评哦。”

  她眨眨眼,“这个主题确实是根据以前一户搬离这里的人家改编的……”

  话才开了个头,电梯门开了,里头就是毛坯房的装潢风格。

  正中央贴着一张居委会的告示:“警告!不正当使用电瓶充电,引起楼道大火!”

  显然这楼里的环境相当杂乱,消防安全着实不太到位。

  孟阮的视线朝旁边挪了挪,白色的水泥墙上有一些红色油漆写的字,写的是“害人害己”,其他还有很多不入流的小广告,忽然就让人有点发毛。

  孟阮不禁问道:“……你们当时是特意选了这样的环境做密室吗?”

  李棉点点头:“差不多吧,这里租金相对便宜,而且我们搞恐怖密室的,‘真实改编’更有代入感。”

  “你看,你从进入电梯开始,就有一种紧张的情绪了,对吧?”

  欣婷:“真的真的,我脉搏都跳快了。”

  柯仔:“没事儿,等下我当坦克,姐你那几个朋友不也都是吓大的。”

  欣婷挽着孟阮的胳膊:“应该把陆弯弯叫来,她最喜欢玩这种重恐密室了。”

  孟阮联想到陆弯弯在珑阵里的表现,以及出来之后的恢复状态,觉得她确实是可塑之才。

  “可惜了,这小姑娘在赶几篇稿子,本来今天也想让她陪我一起过来的。”

  孟阮说着,电梯里的灯忽然闪了几下。

  不大不小的四方空间还猛地晃了晃,整部电梯就像是在当中停住了。

  大家扶着边上的墙沿,一时惊住。

  欣婷:“……怎么回事?电梯坏了吗?”

  李棉:“不会的,之前没发生过这种情况,你们别看这里设施看上去挺破旧的,也有单位定期来检查维修的。”

  这时,电梯门自行缓缓地打开了。

  四人朝电梯外面看去,发现走廊上连一盏灯的光源也没有,所有东西的轮廓都模模糊糊的。

  更奇怪的是这一层就像没有任何住户,整个楼面都落着灰,窗户将外头的太阳屏蔽了一样,阴暗又潮湿。

  孟阮望了一眼电梯里的屏幕,上面出现一行乱码,也不知道停在几楼了。

  李棉往后撤了一步,有些慌了:“这、这是哪里啊,楼里有这么一层吗?”

  柯恒忻毛毛躁躁地按着关门键,“不行啊姐,怎么没反应……我按其他也都没反应!”

  几个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还真有点被吓着了。

  一时没人说话,气氛更是陡然静下来。

  孟阮好歹还镇定着,她说:“可能电梯真坏了,我出去看看这是几楼了。”

  柯恒忻身为男生,应该主动提出一起去,可他刚想开口,却发现张不了嘴。

  他就像是被某种真实的庞大恐惧笼罩着。

  不是不愿意,而是一种本能的畏惧压迫着他的神经,让他连基本的说话、走路之类行动都做不出来。

  孟阮一只脚刚踏出,就感觉两边的电梯门动了。

  她连忙闪身出去,下一秒,铁门重重地在她面前合上。

  孟阮用力去掰电梯门的缝隙,“欣婷!欣婷!你们听得见吗??你们还在里面吗???”

  她又拍了十几下门,也没有听见回应。

  四周又恢复了畸诡的安静。

  孟阮只好调整心情,回头去看这一层的构造。

  三条走廊居然都没有开灯,有两条走廊较短,一眼就能看见紧锁的房门。

  往里的那条走廊稍微长一些,根本不知道通往哪里。

  就算是孟阮也吓得够呛,她一时连呼吸都不敢大声。

  ……还是先找找看有没有楼梯下去吧。

  她在原地等了等,深深地吸了几口气,眼睛逐渐适应这个程度的光线。

  ……看来下去的楼梯在那条较长的走廊上了。

  自从经历了天乐学院,孟阮就有了带一把美术刀防身的习惯。

  这时从包里取出来,谨慎地握在手里,然后朝前慢慢地走。

  孟阮越走越觉得,这里可能也是一个珑阵。

  刚这么想着,远处拐角的另一边,有轻微的铃铛声传来。

  如果要形容的话,就像一只小猫在地上走着。

  但孟阮知道,那肯定不是什么猫。

  她也不确定自己见到像上次竹节虫那样的东西,能不能有信心干掉它们。

  孟阮握着的拳头微微颤抖,在这样死寂可怖又未知的环境里,甚至嗅到了一丝绝望的气息,让人透不过气。

  正在想要怎么对付那个铃铛声,是躲起来还是正面迎击——身后的黑暗中,突然伸出一双手捂住了她的嘴!

  孟阮猛烈挣扎,一道熟悉低沉的嗓音传来:“别怕,是我。”

  带着悠远而凛冽的气息:“先别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