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 幼崽

 热门推荐:
  第十七章

  孟阮转头就问钟大佬:“这些事你都记得吗?”

  比如他们结为……夫妻。

  钟臣黎摇了摇头:“暂时也记不清了,我还没有全部想起来……只记得早些年的一些事,还有你说的结为道侣。”

  这话怎么听着,有种警告她不要跳票的意思。

  孟阮捂了捂小心脏,难怪自己能这么快接受珑阵的存在吧。

  她不像陆弯弯是粗神经,恐怕真的就是天赋加成。

  再加上还有一半的性格使然。

  孟阮向来势不可挡,哪怕知道调查真相的路上有凶险,但就是容不得半点糊弄。

  哪怕看到更为恐怖的东西,那也代表更接近真相。

  孟阮还想到一个问题,又觉得直接问钟臣黎不太好。

  转而去问两个年轻人:“那你们说,钟臣黎他……被天道惩罚了,现在怎么也好好的了?”

  钟尧耐心解释:“君父和您不同,我们能预测你的元神几时聚拢,但不能保证他什么时候能醒来,几百年来大哥一直在想办法,我们几个也都在尽力而为……”

  长话短说,他们几个伪装成凡人,在人间栖息辗转,也都在不同的领域开拓研究。

  譬如,孟择咸喜欢绘画和书法,就披了马甲成为了一位在业界颇有声誉的名家。

  三哥林锦宁爱好清净,除了生物研究对其他的一概不感兴趣。

  钟尧代替大哥处理诸多事务,养成了管理大局的习惯,就做了九隆集团的CEO。

  这老五李星桥大概是最高调的,近几年觉得日子过的单调乏味,干什么都没意思,就直接改头换面去当了一位当红爱豆,唱跳全能。

  众人不断修炼元神,发展人脉根基,为钟臣黎的复活想尽办法。

  李星桥:“可惜灵脉山(昆仑山)也已经慢慢枯竭,元神都不够给力了,所以大家的法术修为也没以前那么厉害,主要还能使用一些傀儡术、符咒、卦术阵法什么的。”

  孟阮:这已经很夸张了好吗??

  她惊叹一声:“我记得《山海经》说昆仑山是万山之祖,集天地灵气的所在,原来是真的。”

  李星桥继续绘声绘色地说着:“对,不过就在几个月前,君父突然在昆仑山的棺椁中苏醒了,我们怀疑是不是有其他兄弟,也在背后做了什么……”

  其他就暂时未知了。

  孟阮突然想起他们在天乐学院的时候提过,宛樱的上司也是他们的兄弟。

  换言之,也是她的……

  儿子。

  她真的压力好大。

  孟阮:“那个……你们九个现在是分散在世界各地吗?都认识对方吗?”

  钟尧有些遗憾:“也许没有九个……只剩下八个了。”

  李星桥也接着说:“嗯,听大哥说,二哥在君父接受天劫的时候,不幸也被天雷劈到了,之后就失踪了,当时他才修了不到一百年,应该是元神承受不住天雷,所以灰飞烟灭了……”

  “大哥当年也是因为在现场受到影响,所以才‘身体’欠佳。”

  如今剩下的八个儿子之间,大家也并非全都互相认识。

  老大孟择咸和老三林锦宁,是有几百年交情了,所以关系相交其他兄弟更密切一些。

  钟尧和李星桥是先结识对方,再和大哥他们相认的。

  除去以上四位,如今就还有一个小九,今年五岁,是孟择咸亲自拉扯大的。

  孟阮:“哦。”

  两秒后,她又问了一句:“五岁???”

  为什么还有小朋友啊??

  钟尧想到小九,不免笑了:“小九的元神很早之前就被大哥找到了,只是……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就像小动物的蛋需要孵化,‘元神’也需要有父母足够的浇灌,才能茁壮成长。”

  “小九元神孱弱,靠自己根本无法吸收天地灵气,所以始终没能开窍,直到您正好满了十八岁的那晚,它才脱壳而出。”

  孟阮直呼好家伙,人家十八岁刚成年。

  她十八岁儿子都出生了。

  还是第九个!!

  钟大佬是真不当人啊,这么能生!!

  “另外还有一些事得告诉您,我们之中只有前三位兄长是八百年就出生的,我和星桥,以及之后的……应该都是在近二百年间才慢慢苏醒。”

  孟阮再重新捋了一遍故事的起因和发展历程。

  一千年前,她和钟臣黎是昆仑山的一对道侣。

  八百年前,她元神消散,钟臣黎以为救不活了,就发了疯直接毁天灭地,爱谁谁。

  再到二十三年前,她以孟阮的身份出生,在天乐寺的餐厅与钟尧相遇。

  几个月前,钟臣黎在昆仑山被解除了封印,据说出来之后还努力学了很多现代知识。

  于是他们又一同进了珑阵。

  时至今日。

  钟臣黎一双凌冽又好看的眼眸低垂,这时轻声问她:“自从出了珑阵,我发现元神有一定程度的提升,你呢?”

  他打算让钟尧他们再多找几个各式各样的珑阵。

  孟阮点头:“神不神不太清楚,但我好像也有身体素质变好的感觉。”

  怎么说呢,就是最近精神特别好,而且跑的比过去快,跳得比过去高。

  今天还差点捏断了一支签名笔。

  李星桥一脸崇拜地盯着她看:“那想必娘亲和君父一样,也是元神在逐渐恢复了。”

  孟阮刚被李星桥叫“娘亲”的时候,确实有点不适应。

  但架不住他嘴甜,几声喊下来,居然也没那么反感了。

  钟臣黎微抬了脸,露出好看的下颚弧度,眼睛里满是嫌弃:“你几岁了?怪不得八百年才找到方法让我复活,真是一群废物没错。”

  孟阮:“……”

  果然很像反派言论。

  她好心提醒:“人家好歹一个总裁、一个明星,特别能赚钱的职业,但我看钟先生您现在没工作、没户口,也没钱吧?照这么说,你是‘三无人员’啊。”

  ……所以到底谁才是废物?

  钟臣黎难得被噎了噎。

  钟尧和李星桥对视一眼,互相看出了对方眼底的喜悦。

  ——果然有妈疼的孩子才像个宝啊!!

  钟臣黎脸上阴晴不定。999小说首发 www.999xs.com m.999xs.com

  孟阮连忙辩解:“我没别的意思哦,只是想劝你对他们好一点,不然没人给你养老怎么办?”

  钟臣黎:?

  李星桥嘟哝了一句:“对哦,我们是不是还没正式商量过以后他和谁住?是一人带一段时间吗?”

  钟尧丝毫不慌地说:“别看我,我家太小了,装不下这尊大佛。”

  李星桥怒了:“滚!你S市首富你家太小??”

  孟阮:“……”

  你们把沉睡了几百年的老祖宗整回来,也不商量一下他怎么居家隔离的问题吗?

  她捏了捏眉心,发现钟臣黎神情恹恹的,好像对这些都不怎么感冒。

  孟阮又有了一些莫名涌上来的酸楚,连忙转移话题:“这世上还有其他修道之人吗?”

  “也有的,只是太少了……”钟尧想了想,“我们怀疑之前在珑阵遇见的王皆、陈大鹏,就是有点道行,但他俩都是半桶水,没成半点气候。”

  孟阮猛灌了几杯茶下肚,才鼓足勇气和魄力地说:“你们说的这些,我可能要花一点时间接受,不过有珑阵的经历搁在那儿,我可能会好接受一点吧……”

  她尽可能表达的婉转一点,“我也知道当务之急,是钟先生你想恢复那个什么……元神的力量,但我现在什么都不想,我和你们不同,我拥有二十几年在海城过着普通生活的记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她不记得自己一千年前是怎样威风凛凛的修道之人,只知道父亲曾经从政、如今从商,母亲经营着几家健身房,家里与亲戚朋友关系融洽,一家子和和美美。

  与这些曾经的纷扰,好像八竿子也打不着。

  孟阮:“所以你们的事可以先去解决,如果需要我协助的,我也会尽量帮忙,对不起,其他的我暂时……实在不知道怎么保证,也不知道怎么回应……”

  说完之后,心底又有一丝丝惆怅。

  她的反应显然是在钟臣黎的意料之中,所以他并不觉得失望。

  “我不需要你做什么。”

  男人说着,余光像是冷冷地看了那两个臭孩子。

  接着竟然就倾身过来,在她的耳畔低低沉沉地说:“还能见到你已是万幸,所以不用觉得有什么愧疚,我们之间不是亏欠。”

  那声音清清淡淡的,又拖着一点腔调,非常非常好听。

  孟阮心里一动,脸颊都不争气地有点泛红。

  钟尧和李星桥见到这一幕,没别的,就觉得血压突然飙升!!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还当着两个儿子的面,这是要干什么啊,老不害臊!

  还好这时候,门外有谁通传了一声,便有人推门进来了——

  “你们聊的差不多了没?孟女士都知道了?好,那正好……咳……小九非要让我带他来见见孟女士,下午他们幼儿园放假,我拗不过就带来了。”

  “这小家伙现在沉的……你们谁过来搭把手??”

  孟阮闻言,视线朝着门口的方向看过去。

  只见孟择咸施施然地走进来,胳膊上居然还抱着个粉粉嫩嫩的小团子。

  小男孩和孟择咸一样皮肤白皙,幼齿又乳气,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古灵精怪,脸颊微微泛红,约莫五岁左右,可爱的很。

  孟阮:“…………”

  哦天,这是什么神仙幼崽。

  呜呜呜,我可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