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章 邪龙

 热门推荐:
  第十六章

  孟阮近距离看了一眼这位打扮很潮的年轻帅哥。

  光从这面部轮廓来看……

  还真像李星桥!!

  她更加懵了。

  请问被当红爱豆突然叫妈是几个意思?

  难道爱豆参加了什么真人秀,还是观察人类行为的某种恶搞节目?

  孟阮看了一圈,也没发现隐藏摄像头,也没发现有什么形迹可疑的工作人员。

  “你们是不是在拍综艺?”

  李星桥比她更惊讶:“不是啊,不是今天你和四哥他们约在这儿吗?”

  “妈,我听他们说你之前不小心进了一个珑阵?有没有受伤?真是的,这哥几个根本不靠谱,你还没恢复怎么能让你接触到这些东西……”

  孟阮一下子反应过来。

  钟尧在家排行老四她是知道的,那看来他说的确实没错。

  这不是什么整人游戏,而是整她的游戏……

  “你是李星桥,没错吧?”

  “对啊对啊!是我啊妈妈!”

  孟阮担心被那些客人发现,连忙先说:“你、你先坐下来。”

  她把李星桥扯到包厢里端的位子,自己坐在外面挡住他的身影。

  “你……为什么要叫我‘妈妈’?是认错了?我记得钟尧也说过我长得很像他妈妈……”

  眼前这位国际知名的年轻爱豆皱起了眉头,手指一挑,摘了口罩。

  他浓眉大眼,又有几分男性的纯欲,很容易会让女生产生“恋爱”的感觉。

  难怪他会有这么多“妈妈粉”、“女友粉”和“事业粉”。

  “什么长得像,你就是我们的娘亲啊,你以后叫我桥桥就可以了,不然显得太生疏了,妈妈,虽然我们不曾见面,但以前我就一直缠着大哥给我讲关于你的故事。”

  李星桥看着她的时候,应该就是粉丝说的“眼睛里有光”。

  “我真的好崇拜你啊,可几个哥哥明令我不准私自来找你,怕吓到你。”

  孟阮:“……”

  你现在已经吓到我了!!

  李星桥正要再次给她一个爱的抱抱,门口进来两个男人,叱住他的动作:“星桥你做什么?把手拿开!”

  钟尧说完,先折身回去,把外头的秘书骂了一通:“我不是说了清场吗?清场两个字听不懂?还是明天你不用来上班了?”

  “对不起,钟总,我马上去办!”

  钟尧回头继续质问李星桥:“星桥,当时珑阵里的局势复杂,我们还没机会告诉孟女士真相,你这么心急干什么?”

  “四哥你还说,我都知道你当时在北市的餐厅……”

  李星桥还要继续说话,钟臣黎直接出声打断:“你闭嘴。”

  孟阮抬头看着他们,觉得自己就像被演了。

  “你们到底要说什么?”

  这是法治社会。

  但想到在天乐学院发生的一切。

  她觉得有些地方可能是法外之地……

  钟尧坐下来,等服务员进来切上一壶龙井茶,并且用屏风将包厢围了起来。

  彻底清净之后,他才开始交代整个来龙去脉。

  “孟女士,你已经见过珑阵了,所以应该能稍微理解一下超自然现象存在的现实。”

  孟阮也勉强点了点头。

  钟尧:“那你还记不记得,陈大鹏说过一个他祖师爷听过的故事?”

  孟阮想了想,公主斗恶龙?

  额不是……

  “仙女和邪龙?”

  “对,就是在古昆仑修仙的美人,为渡化一条‘邪龙’拒绝飞升,两人就此做了神仙眷侣,这个故事其实半真半假……比如这个元神被污染的人类,入了魔道成为‘邪龙’,这个确实存在,甚至至今还在……”

  孟阮连大气都不敢喘,静静听着对方这一番近乎荒谬的大胆发言。

  然而,接下来说话的不是钟尧,而是一旁的钟臣黎。

  “我本来生于富甲人家,是贵人命格,假如好好修炼必然成仙成神,但不慎被昆仑山的邪龙污染了元神。”

  钟臣黎淡淡地说着,就像在说别人家的家务事。

  孟阮:“…………”

  她听得心头一跳,但仍然带着几分好奇。

  青年模样的男人似冰雪雕做的神明,仍是一身黑色装扮。

  除了气势稳得不行,完全看不出是什么邪恶的魔物……

  钟臣黎:“至于故事中那位仙女,就是你。”

  李星桥轻轻抓住了孟阮的胳膊,还晃了晃:“妈妈,当初你是昆仑山剑修,天赋异禀,灵识过人,也是注定要得道成仙,让这众生……”

  钟尧听不下去了,“咳咳,李星桥,要解释这些事情已经够复杂了,你彩虹屁能不能克制一点?……孟女士,你和君父在经历了一系列故事之后,才决定放弃神格,后来天下大乱,孟女士您为了自己心中的道义,与对手同归于尽。”

  孟阮听得心惊肉跳,下意识去看钟臣黎。

  钟臣黎同样默不作声地看向她。

  漆黑的双眼中,微微荡着几丝光亮。

  像是倒映在湖泊中的明月。

  难怪这男人在珑阵里就对她多加照顾。

  按照他们的说法……

  他俩以前是两口子??

  这样一想,孟阮心里竟然没什么厌恶的感觉,反而莫名有了种有别于他人的……缱绻亲昵的意味。

  她不着痕迹地松了松紧绷的肩膀。

  等一下,这么说来钟臣黎和眼前这两位年轻人的关系,好像不止长幼有序……

  他是他俩的亲爹?!

  孟阮小嘴张了几下,看着分明年纪差不多的三位帅哥。

  你别说,尽管三个人五官不像,可仔细分辨,那种气质还真有几分相似……

  只是,另外两位得叫钟大佬“爸爸”,这画面实在太美了。

  孟阮:“那个,既然我已经死了,又怎么会复活?还是有什么转世的说法?”

  钟尧:“不,不是转世,是你的元神消散之时,被人附上了一根凤凰羽毛,每只凤凰终生只有这样一根羽毛,具有重生之力,这样才让你留得一线生机。”

  孟阮发现说到这个点的时候,钟臣黎乌沉沉的眸子泛起一丝极其不悦的神色。

  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却还要拼命隐忍的那种。

  孟阮不解,但也暂且没多问:“那为什么你们就能肯定是我呢?难道不会认错了……妈?”

  这样一番发言实在有点好笑。

  她又补充道:“是这样的,如果我真是你们的母亲,我怎么会一点印象也没有?我清楚的记得自己从出生到现在的点点滴滴,我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我在什么学校念书,我有过哪些同学老师,我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难道……这些记忆都是假的吗??”

  李星桥第一个表示抗议:“我们怎么可能认错你!妈妈这么好看又这么优秀,大哥说你和当年一模一样,而且每个人的元神独一无二,不会搞错的。”

  钟尧也点头:“是啊,您的记忆没有出错,你确实是作为‘孟阮’又重新活了二十几年,这些也都是真的。”

  在过去的一千年间,孟阮元神的神魂在四方飘散,直到二十三年前才终于重新聚拢。

  她出生之后依然还是凡人身躯,需要长年修炼休养,不然元神无法恢复。ぷ999小@説首發 ωωω.999χs.cΘм м.999χs.cΘм

  向来伶牙俐齿的孟阮,已经有些词穷了:“我……这……你们………那你们,到底一共有几个兄弟?”

  钟尧:“你和君父都是修道之人,只不过一个是半成仙,一个是邪龙,你俩的元神分出了一个新的元神体,有句古话说‘龙生九子’,当时元神就是分裂成了九个。”

  新的元神汲取了两人的法力,从孟阮的身体中剥离,回归自然。

  再从天地之间吸收日月精华,各自凭本事诞生于世。

  所以真要说起来,当年孟阮诞下的不是实体,而是他们的元神。

  这么想来,她也稍许能接受了一些。

  说到儿子们的问题,钟臣黎脸上结着厚厚一层霜,“当年就是因为诞下元神过于虚弱,才会在最后的大战中力竭,你只能用出那招祖师爷教的方术,假如没这些祸害,你根本不会死。”

  李星桥和钟尧似乎都习惯了,默默表现出那种微妙又无语的神色。

  以上这些信息,孟阮消化了半天,最终,才缓缓呼出一口气,“哦……那所以你没死吧?”

  钟臣黎又不说话了,目光蓦然有些回避。

  孟阮歪了歪头,实在满脸困惑。

  “钟臣……君父他在您死后就疯了。”

  李星桥勉强喊了那人一声“君父”,才撇了撇嘴,说:“就是可能他觉得……累了毁灭吧。”

  钟尧笑了笑:“也可能是他的邪龙本性压不住了,他吸了一整个国家的国运,用了两百年的时间修炼,打算毁掉灵脉山,也就是古昆仑。反正当时没人治得了他了,只要他想就能做到,世间都在他脚下……不过……还是被天道惩罚了,几百道天雷劈下来,那叫一个……”

  说到嘴边,像是意识到这段往事过于惨烈,成了不能言说的禁忌。

  钟尧抿了抿唇,突兀地沉默起来。

  李星桥小声嘀咕:“妈,你要小心啊,他现在说不定还保留着本性,凶恨着呢。”

  孟阮听着这些话,只觉得小心脏热烈地跳动起来。

  她本质慕强,又是颜控。

  这邪龙听上去又强又专情。

  她不是害怕,而是忽然觉得……糟糕好像有点心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