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 极乐14

 热门推荐:
  第十四章

  珑阵传递给人的信息和情感都非常真实。

  陆弯弯和几个心理防线脆弱的,已经哭了起来。

  但真正经历炼狱的宛樱,只是面无表情地说:“自杀之前,我去找了那位多年以来和鲍善伟狼狈为奸的上一任都监,杀了对方之后,就回到了天乐学院。”

  她就在外面的那片小树林里,狠狠捅了自己一刀。

  她们这样的普通人,可真的就像是一只老鼠啊,活着的时候无人问津,死了也是肮脏的下水道垃圾。

  宛樱含笑,但仇恨的怒火早已烧红她的眼。

  “我死前就靠着那棵树。”

  女孩死前唯一还想着的,就是很遗憾没办法继续为那个人祈福了。

  她太脏了,没有资格为那样清风朗月般的人物祈福吧。

  宛樱还见到了小菊、芳芳……

  见到了那些同样自杀的女学员。

  “我们来帮你,宛樱。”

  弥留之际的生息,与庞大的怨念交汇,就像浓稠的黑雾,将整所学校团团裹住。

  成为一个完整的珑阵。

  孟阮搞了这几年的社会新闻,也知道不是人的东西太多了。

  真就比珑阵里的怪物还要可怕。

  就像在宛樱和那些女生死亡之后,天乐学院竟然还吃人血馒头,把这种诡异当作噱头,企图吸引更多待宰的羔羊。

  如果换做是她,不必等珑阵,现实世界就要这些人血债血偿。

  但这也不是宛樱的错,软弱、自卑和愚钝,这些都不是我们的错。

  孟阮略微沉吟,“所以你隐去了名字,与那些学员一起混在了二班?”

  宛樱并不会回答他们的问题,像只对认识的人才有反应。

  孟择咸忽然想起什么,对钟尧说道:“我本来对阵心所有猜测,现在差不多肯定了。”

  “阵心就是剩下的半块茅山玉佩,玉佩本来就是我的,所以我们对珑阵的破坏相当严重,宛樱不得已才会离开我们之中,去守护阵心。其实她不必躲着众人,因为她和小菊她们一样已经‘改头换面’,就算被熟人见着也认不出来的。”ぷ999小@説首發 ωωω.999χs.cΘм м.999χs.cΘм

  说完,孟择咸捏了捏指骨,走到了宛樱面前。

  宛樱如梦初醒,睁着通红的眼睛,错愕地望向眼前人。

  他就像地狱火里的一片雪,凉凉的,让她心口无数的烈焰都在这个瞬间熄灭了。

  “宛樱,你看,都过去了,放下这些过往吧,你现在能彻底自由了。”

  女孩怔怔地看了他一会,想要把这辈子来不及说的话都说完。

  “孟先生……”

  “真的是你……”

  “在这个珑阵里,我好像总是浑浑噩噩的,记不太清很多东西。”

  “但我记得,我从来没有对佛祖奢求过要和你在一起,从来没有……我只希望你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宛樱赤红的眼睛里含着泪:“我一直忘了说,孟先生,你身上总有兰花的香味,我很喜欢,我真的很喜欢。”

  孟择咸点头,“宛樱,我一生少执,无挂无碍,实在是……承蒙错爱了,谢谢你。”

  身旁,宗静闭了闭眼,舒展眉宇,才走到宛樱面前,说:“宛樱施主,当初小僧只顾自己的修行,只顾自己的道义,却不知这世间每一段经历都是一种修行,小僧也是因为一己之欲,才没能救到你。”

  宗静说完这些,宛樱的眼神慢慢地变了。

  她望着宗静的眼神,忽然明白了什么。

  天乐寺里曾有一个小和尚,这么长时间以来,始终深深自责着。

  因为没能及时洞察悲剧,所以没有救回她。

  宛樱闻到宗静身上经年累月的香火气,像是重新活了过来,脸上呈现出悲伤又恸然的神情。

  她捂着脸说:“小师父,你不要像我一样……被这些尘世的恩怨一叶障目,你会有无量功德,会留名于世。”

  宗静:“不,我很感谢上天让我遇见你,宛樱,正因为有你,才能令我参悟。”

  曾经那位面容清秀的小和尚,而今也多了几分大开大合的沉着。

  僧人在她面前做了一个双手合十礼,因为肩膀的伤势,动作稍有不顺:“阿弥陀佛,宛樱施主,是你为小僧证道。”

  他再次上前一步,慈悲怜悯地握住她的手。

  “小僧知道你不会喜欢我为你诵经超度,那便不要了,只是,唯有远离是非妄想,才可破业障。”

  年轻的僧人做着合礼,眉宇沉静温和:“千帆过尽,真正解脱处,唯有天地之外,云水之间,往后你我不论是何种前路,都应坦荡顺遂,一切自由心证。”

  早已死去的宛樱,却在这一刻感受到了想要落泪的冲动。

  地狱的血水变成温暖的河流,让人觉得安心,让人觉得眷恋。

  它们将她层层叠叠地包裹了起来。

  陆弯弯一方面受到珑阵影响,一方面也是真情实感,眼泪不住地掉,哭得不能自已,“怎么会这样……我甚至觉得……这不止是爱情对吧,这么好的小姐姐,这么好的小师父,为什么啊,到底为什么啊……”

  孟阮拍着她的背,也不知能说些什么来安慰。

  也许有些感情是始于男女之爱的情,可到了后来,却成为了你我的道。

  钟臣黎从头到尾也没说话,这时乌沉沉的眸子如映着一点暗光,刚好和她对上。

  孟阮愣了愣:“你也这么觉得?”

  钟臣黎忽然笑了一下。

  不知怎么的,孟阮觉得这一份笑里带着一点深沉。

  ……还是那种像经历了几百年的深沉。

  他在这无常又诡异的环境里,更显得面容冷白,神情恹懒地说:“我对别人的事都不感兴趣。”

  孟阮想想也是。

  孟择咸长长地叹了一声,似乎是释然,也像是无奈。

  “有些事无关风月,只是人间真情。”

  宛樱听到了这一句。

  她真真切切地笑了。

  那是原谅自己,亦是解脱苦海的笑容。

  屈辱和悔恨的记忆终于在这一刻放下了。

  “我是该走了,我已经失去了所有亲人,所有朋友,失去了重新来过的机会……但若有来世,希望也能和你们相识,我此生再无遗憾。”

  女孩的声音漂浮着,“傍晚之后的佛堂会出现另一半的茅山玉佩,它就是阵心,现在去打碎阵心吧。”

  刹那间,干裂的树枝、满地的血水都消失了。

  众人赶忙来到佛堂,只见外面挂着两只白灯笼,一眼看去阴森森的。

  此时,门锁自动脱落,房里的地上摆着两排红烛,烛光在满室摇曳,映照着最里面的神龛。

  黑红色的木头雕琢出各种怪异的花纹,古色古香,华丽厚重的阁子中间,还有一个正在缓缓燃烧的香炉,炉里有许多灰烬。

  神龛被两旁华美繁复的帘子半掩着,上面还放着大大小小无数的烛台,以及一些类似贡品的点心。

  而坐在神台上的神,居然是一具玉做的蝉蛹,尚未破壳而出。

  孟阮乍一看见,就在想为什么不是佛祖的佛像。

  后来又觉得它的寓意很妙。

  毕竟放什么雕像对宛樱来说都不太对,天乐学院修的是极乐邪|教,相当讽刺荒谬。

  她曾经看过新闻报道,有的僧人在云游中握着猝死旅客的手,为众生超度。

  有的僧人走入灾后的灰烬,在瘟疫潜伏的地区为生灵祝祷。

  而有些道貌岸然的僧人,却在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所以真的不是每个寺庙都能直通天道、佛光普照,也并不是每一位僧人都能真正被佛祖庇佑。

  陈大鹏目光一闪,喊道:“你们看,这里还放着一些笔记本啥的……”

  孟阮出于调查的目的,对这些是最在意的。

  她走过去翻了翻,里面夹着很多零散的日记,许多字迹就像碰过水,泡着化开了。

  也许是女孩们的眼泪吧。

  孟择咸沉默地望了一会儿“阵心”,向陈大鹏借了一把锤子,上前亲自打破了那尊玉蛹。

  忽然之间,像是有强风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大家被吹得人睁不开眼。

  所有人都避之不及,只能抬起胳膊挡着。

  孟阮刚想抬手,钟臣黎已经先一步将她笼到身侧。

  她没法拒绝,只好先被人就这么护了一阵子。

  孟阮感觉到心脏噗噗直跳,也不知是这狂风吹得,还是这人给闹的。

  不过几秒钟,等再睁开眼时,他们已经不在佛堂里了。

  众人都站在学院的门口,他们回头的时候,发现一切场景如常。

  原本起雾的松林里,花木葱茏,恍如隔世。

  有几个站不住的,早已一屁股再坐在了地上。

  “……我们、我们这是出来了吗?”

  “这是真的吗……真出来了吗??”

  “呜呜呜呜呜我的妈妈啊这都什么事儿啊!!”

  一趟诡谲的旅途,原本一大群人被困在笼阵,而今却有一半的恶人死在了里头。

  劫后余生的符姣一把鼻涕眼泪,哭着抱住了男朋友,“呜呜呜,宝贝你的伤……感觉怎么样?”

  王磊摸了摸耳朵,又看了一眼手里拎着的保温盒子:“没事没事,伤还在,但好像没这么疼了……”

  钟尧解释了一下:“在珑阵里受的伤,出来之后会适度减轻,所以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死了的就真没了。”

  宗静也摸了摸肩膀,本来刺穿骨肉般的剧痛,也只剩下一半。

  孟阮:“鲍善伟他们真的就这么死了?不会有人怀疑吗?”

  钟尧还没来得及回答,陆弯弯扑到了孟阮怀里,“我掐了自己一下,可疼了!太好了,我们都出来了,平安无事,捡回一条小命,太好了!!”

  钟尧冷着脸,一字一顿地说:“这位姐姐。你刚才掐到我了,你疼什么?”

  陆弯弯:“…………”

  这时有位学员扬起嗓子,“快看,你们快看啊!有好多樱花开了!!”

  孟择咸和宗静顺势望过去,看见了一株徐徐盛放的樱花树。

  夏季暖和,早过了樱花盛放的季节,但树枝上却冒出许多、许多的粉色花朵。

  每一朵都充满温暖绚烂、热烈繁茂的生命感。

  那是生如夏花的美。

  从不知哪儿传来的,花的香味、书墨的气味和忽近忽远的谈笑声,在风中一起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