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章 极乐13

 热门推荐:
  第十三章

  那是一位年轻女孩的身体。

  穿着洁白的棉布裙子,眉目清秀雅静,丝毫没有方才的鬼气,只是眼白沾了点血色。

  她面容痛苦,嘴唇像被冻着了,微微发紫。

  裸|露在裙子外的胳膊爬上了尸斑,有的地方缺了肉,露出森森白骨,衬着白皙娇嫩的肌肤,显得触目惊心。

  宗静对自身的伤视若无睹,他望着眼前的女孩,或者说,是望着女孩已经僵硬的尸体。

  陈大鹏惊叫:“……她真就是当初混在大家中间的第七人!!”

  眼下,宛樱不声不响地站在那儿,就像一道静默的剪影。

  大家也都有些沉默,先前的惊悚和恐惧在这个瞬间悄然退却。

  树林里凄厉的叫声都暂时停了下来。

  宗静知道阵主的意识还在,他皱着眉头,“宛樱,你还记得我吗?”

  女孩睁开一双毫无光泽的眼睛,良久,像在喃喃:“宗静……小师父?”

  宗静点了点头。

  女孩的眼神变得空洞又凄冷:“我好恨,我好恨啊……”

  宛樱垂着脸,声音冷冷寂寂,又仿佛带着残酷的疯狂:“我问过他们,每一个人,我问他们有没有后悔自己犯下的恶行,有没有觉得对不起那些被害死的女孩,有没有真诚的忏悔,可是我知道他们没有,除了那个叫鸿德的和尚,其他人连一丁点罪恶感都懒得去演……”

  女孩扬起头,眼神里像带着一种支离破碎:“为什么这些魔鬼能平安无事的活在世上?他们甚至不清楚自己究竟害了多少人,那些都是活生生的生命啊……他们也有家人,也有朋友,有心中爱慕的人……”

  “真是该死,他们就是该死,所以我要杀光他们,杀光!!”

  孟阮只觉得眼前浮现一阵并不刺眼的白光。

  作为珑阵的阵主,宛樱为他们展现了一段往事。

  ……

  “你怎么又在哭?”

  宛樱正蹲在楼梯间地上,听到声音,茫然地抬起脸。

  说话的青年微微弯身,看着她。

  “小姐姐,我来这儿也就几趟,这是第二次撞见你哭?”

  他身量很高,肤色很白,内敛的眼皮薄薄的,带着点俊挺的美感,整张脸看着舒服极了。

  “是不是林锦宁太凶了?”

  他低语出声,“这人整天只会搞学术,一点也不懂人情世故,别太介意。”

  宛樱连忙摇头:“不是的,那个……林、林所长对我很照顾的。”

  宛樱知道他叫孟择咸,是自家上司林锦宁的哥哥。

  “是……家里重男轻女,他们想给我弟弟操办婚事,非要逼我辞职回老家结婚,我不想回去,我舍不得这里,舍不得林所长,舍不得这份工作……”

  孟择咸笑了笑,“原来这样。”

  他笑起来,就很自然地添了几分慵懒不羁,“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不必太在意他们的说法,更何况重男轻女就是错的,哪一种性别都不该带着原罪。”

  可宛樱却总觉得自己很没用。

  她高考的时候,从偏远小县城考到城里的大学,尽管学习成绩优异,但就是死读书。

  不会打扮,不懂交际,与同寝室的室友们说不到一起,独来独往显得很尤为孤僻。

  研究生毕业后,她来到林锦宁的实验室,成为一名科研人员。

  但在她内心,始终住着一个孤独无助的小女儿。

  新的工作环境又有新的问题,林锦宁知道宛樱背井离乡,性子又软,对她没有对别人那么严苛,宛樱总是被很多同事冷嘲热讽。

  说她只要一见了林所长,笑起来连骨头都轻。

  几桩事情搁在一起,她绷不住哭了。

  那也是第一次与孟择咸交谈的契机。

  “你知道吗,以前有人告诉我,在道家和佛家的有些概念中,男和女都不是性别化的男女,男和女代表阴阳,智慧猛火炽然是男,慈悲满月清凉是女,只要你不轻贱自己,谁都不能看轻你。”

  孟择咸说完,又闷声咳了几下,身体不怎么好的样子。

  宛樱把他的字字句句放在心上,期待每次与他见面的日子。

  这男人幽默,和善,谦逊又豁达,还说自己擅长算命,可以替她占卦问凶吉。

  宛樱总是一脸崇拜地想,这个男人就像站在某个近在咫尺又遥不可及的地方。

  承载着她满心满念的喜欢。

  但她从来没有对孟择闲过半点流露,自己的感情很卑微,也知道孟择咸不会觉得她卑微。

  越是崇高伟大的人,越是会平等对待所有人。

  宛樱在生日那天去天乐寺求福,也意外撞见了孟择咸。

  得知她过生日,男人一时也实在没别的拿出手,就送了她那枚还算珍贵的茅山玉佩,并且告诉她:“一切有形,皆含道性。”

  宛樱临死之前,都好好地带着它。999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999xs.com/

  就是因为被虔诚的信仰吸引,她才去报名参加了天乐进修学院的暑期班。

  然而,这一切都是从这里直转急下的,地狱的大门向她轰然敞开。

  在天乐学院的那段日子,她收到大量鲍善伟发来的男女性|话题短信。

  他以“极乐”密宗为借口,反复提及男女双修,使她内心受到极大冲击。

  更令宛樱羞愤的是,她觉得自己内心最神圣的那段感情都被玷污。

  她愤愤地反抗,说:“请你不要亵|渎佛祖!”

  道貌岸然的男人在对她做出猥亵举动之后,还要说:“我是在帮你啊,是帮你开悟证果!”

  宛樱发现自己在学校里甚至找不到一个共同战线的人,鲍善伟诱导并胁迫那些女学生,有些愚昧地顺从,有些也经历过犹豫挣扎,但大部分还是盲目跟随着他的教宗。

  这些学生,有些是真正抱着要出家修行的念头来的,所以在进入学院之前,都把个人重要证件交给这边统一保管。

  包括手机也是要在辅导员的监督下才能使用。

  就连给家里打电话也是要签字批准,并在监视下进行。

  宛樱好不容易找到机会,给家里拨了通电话,她哭的泣不成声:”妈妈,妈妈……我想回家……我想回家了妈妈……“

  母亲却在电话那边沉默半晌,说:“樱樱啊,大师和我们解释过了,咱们觉得你在那边挺好的,你就先好好的进修着,女孩子多学点德行,以后嫁人了,婆家也会对你好点,你弟弟还等着你的彩礼讨老婆呢!家里花这么多钱供你读书,你也得做出点牺牲啊……”

  宛樱死死咬着牙,没有再说一个字,安静地挂了电话。

  她几乎想要就这么了断自己的性命。

  就在那天夜里,曹秘书把她悄悄喊去食堂,还端了一盆水煮鱼给她。

  宛樱很久没沾荤腥,乍一闻到那油腻辛辣的气味,所有感官都觉醒了,鲜香生津。

  “……学校不是不允许开荤吗?”

  “你很久没吃肉了,得补补,你看你……小身板这么瘦,哥哥看着都心疼。”

  曹秘书一脸斯文和蔼地看着她,眼神里却闪着淫|邪的光,“樱樱,你看这鱼香不香?想不想吃?”

  “你知道吗,有些诱惑就是这样的,没有尝试过之前它就像毒药,但实际接触过之后,你反而会爱上它的滋味。”

  “哥哥了解你痛恨鲍善伟,他对你虎视眈眈……但要反抗他,揭穿他的所作所为,就需要外力相助。”

  宛樱吃了一嘴的油,虚弱的肠胃一阵阵地抽搐,她快要吐出来了。

  事后她不止一次疯狂地质问自己,为什么会天真的以为只要熬过一次耻辱的诱|奸,就能找回自由。

  却不料曹秘书拍下她的裸|照,还给她下了药。

  她在被鲍善伟侮辱的时候,已经没有任何生的意志,只是恍惚地想,还有比这更可怕的极乐世界吗?

  鲍善伟强|奸女学员,宣扬男女双修的“极乐”淫|邪之道;

  曹秘书就是他身边的一条狗,肆意玩弄脆弱女性的感情,再糟蹋他们的身体。

  汪雯静作为辅导员,却像是一个妓院的老鸨,见死不救。

  而之前的那位都监,以及刚来两个月的鸿德大师,都是收受贿赂的恶人。

  曾经的女孩笑起来,脸上全是青春年少。

  直到今时今日,她哭了很久。

  直到今时今日,她想起孟择咸说过的每一句,终于就不哭了。

  宛樱刺伤几位看守,连夜从学院逃跑。

  她还试图拿着手机掌握的证据去举报天乐学院的种种恶行。

  起初,也有人来调查走访。

  鲍善伟她们还有些紧张和害怕,然而就持续了很短的时间,他们费了点功夫打通关系,就慢慢不再有人过问这些腐烂的秘密。

  吃人的魔窟还在吃人,生活又恢复往常。

  但宛樱知道小菊、芳芳这样的女孩还深陷在泥沼里,就像她也一样,都是一群没人管、没人疼的苦命孩子,她们这辈子都过不去了。

  宛樱打算回到天乐学院给所有人下毒,这时候她偶然认识了一位建筑学教授。

  正是这人教会她,可以用死前巨大的怨念、愤恨施展阵法,结成“珑阵”。

  只要将那些恶人都拖入“珑阵”,就能为所欲为地杀死他们。

  让所有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宛樱恍惚地想着,可惜珑阵的范围有限,要是能让他们全家死绝、断子绝孙,那该多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