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章 极乐12

 热门推荐:
  第十二章

  孟择咸话音刚落,大家的视线集中在他身上。

  钟尧以一种复杂的目光看他,“是你辜负了人家?”

  孟择咸重咳几声,神色变得凝重:“不是……我和这个小姑娘也不算很熟,但我知道她可能有点喜欢我,大概……”

  他回看钟尧,说:“她就在林锦宁的实验室工作,以前我去找他的时候认识的,但不都过了两年吗,后来她辞职我就没见过她了。”

  孟阮插话,“请问这位林锦宁是……?”

  钟尧隐去嘴角的一抹笑,才说:“他是我三哥,做生物研究方面的。”

  孟阮莞尔,“你们兄弟姐妹还挺多的。”

  毕竟钟尧是九隆集团的CEO,大家族也很正常,人丁兴旺嘛。

  孟阮:“这东西会不会是你们要找的‘阵心’?不是说找出真正的阵主,打碎阵心就可以出去了?”

  孟择咸拿着玉佩,检查了一遍,摇了摇头:“这原本是我的茅山玉佩,这东西很特别,其实我和钟尧之前就想强行破阵的,但没有成功,这个珑阵能这么厉害也有它的一部分原因,但这一半不是阵心,它太‘正’了。”

  茅山玉佩中间有一个太极图,一面有勒令咒符,一面有古汉字。

  它的上色开光难度极大,要用公鸡血和墨粉朱砂融合,再上一层纯朱砂,且非茅山道士无法完成。

  曾经有位在茅山修行的南派祖师爷是孟择咸的故交,这才送了他一块贴身佩戴。

  孟择咸也在身上带了几十年,玉佩通灵,早就沾了他元神的气息。

  钟尧:“那你的玉佩为什么会在宛樱手上?”

  孟择咸收起玉佩,“我送她的……说来话长了,现在当务之急是把这阵破了。”

  宗静似乎明白他没有多说的必要。

  也许有些故事说出来,对已经离开的那个人只是一种打扰。

  他淡淡地点了点头:“看来孟施主确实是宛樱一直牵挂的那位男子。”

  孟择咸:“先回去告诉大家阵主应该是找到了,找阵心的问题从长计议,樱花树附近也不是没可能。”

  钟臣黎无聊地听着他们议论半天,他在墙边倚着身子,终于提醒了一句话:“……阵主的仇还没有报完。”

  孟阮:“……对,还有鸿德大师,阵主还会出现的。”

  钟尧琢磨了一下,“那我去把鸿德大师找来,你们先回食堂。”

  孟阮知道钟尧还是有些本事,所以也没多说什么。

  回去的路上,她看向孟择咸,“事到如今我还有一个疑惑,王皆和陈大鹏什么来历,听他们说起领导什么的……他们怎么会知道珑阵的事呢?”

  她说到这里顿了顿,“不对,你们又怎么知道珑阵的事?还说察觉什么元神气息……”

  孟择咸:“你可以理解为修道之人都有‘元神’,我们家和这些东西有渊源,孟女士,具体的等我们出了珑阵,再和你详细解释吧。”

  大家重新聚在一起,把目前知道的线索通了个气。

  陆弯弯望着气质静淡的宗静小僧,有些感慨:“没想到居然还隐藏了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

  她又小声嘟哝,“还是三角恋。”

  孟阮也由衷地叹了一声,“不过我觉得不管是宛樱对孟择咸的感情,还是宗静对宛樱的关切,都是非常真挚的。”

  陆弯弯:“是啊,宛樱真是太可怜了……”

  话到这里,她又想起在这个珑阵里遇到的各种诡异,“不是,可怜也不能这么杀人吧……为什么要牵连无辜。”

  孟阮也无奈和惋惜,低哑着嗓子:“有句老话,凝视深渊的时候,也会变成深渊。”

  就连孟择咸的情绪似乎也被影响了,他看着灰蒙蒙的一片光景,微微蹙眉,“外头又下雨了……”

  ……

  珑阵又下雨了,这一次的气氛比以往的还要压抑,就像是有什么东西混在里面。

  大家的心情原本还有些波动,因为已经知道阵主就是宛樱,那只要再找到阵心就能回家了。

  与此同时,鸿德大师和钟尧出现在了屋外。

  有学员突然惊恐地指着外头,叫喊道:“地、地上都是血……好多血……”

  “这是谁的血啊,好可怕,救命啊!!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

  “不是已经知道阵主是谁了吗!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不要为难我们啊!!”

  孟阮往外头看过去。

  只见地上全是蜿蜒的血水。

  当看见这一幕的时候,她没有觉得特别害怕,反而内心有一丝悲凉。

  这些也许都是被天乐学院欺骗和祸害的,无辜女孩的鲜血。

  陈大鹏骂了一声,有些紧张地站起来,“这阵主状态已经拉到最满了,就像知道被人发现了自己的秘密,所以打算暴走了,大家都小心!”

  孟择咸也连忙提醒大家,“先保护好几个没能力的!”

  鸿德大师带着一种沉默站在原地:“……贫僧听你们说了,宛樱施主他们是想杀了那些人……贫僧就是他们最后一个目标。”

  钟尧望着鸿德大师身边越聚越多的血水,冷着脸说:“大师,先进去再说吧。”

  “是贫僧自己犯下的业障,理当受到惩罚。”

  鸿德大师让钟尧别再过来,随后,扯开了一点胸前的僧袍。

  从钟尧的距离能轻易看见,老人家的皮肤变得腥红。

  那样的猩红还在不断扩大。

  “贫僧的上一任都监,一直在收受鲍善伟的贿赂,替他隐瞒学校内发生的种种恶行,原先贫僧想拒绝这个差事,但……贫僧家中有一位小孙女,才刚出生就患了癌症,隔一段时间就要复发,得持续治疗才能保全性命,每次化疗都是几万块的花销……他们实在负担不起……打算放弃了。”

  “贫僧当时就起了贪念。”

  天上浓云滚滚,血水越汇越多,就要没过众人的膝盖。

  眼前就像一片血红的深海,又像来自深渊世界的呼啸。

  不断滚动的浓稠带着齁人的腥甜气味,令人无比窒息。

  鸿德大师:“可这样的行为并非救人,而是助纣为虐罢了。”

  与此同时,小树林的树木发出诡异狰狞的声响,仿佛一个个女鬼在争吵着、哭泣着、哀怨着,那声音高低起伏,连绵不绝。

  风声、雨声、血水涌动的声响,汇聚到了一个终点。

  仿佛重岩叠嶂,隐天蔽日。

  那到处是血的场景,真如地狱一般。

  孟阮的身侧已经一片狼藉。

  无数血水仿佛有了生命,扑涌着瞬间将鸿德大师包裹起来,啮咬着他身上的骨肉,并发出吞咽聚焦的声音,令众人头皮发麻。

  孟阮抬头,忽然就见二楼走廊探出了一个怪物的身影。

  长长的脖子伸出来,顶着一张苍白的人脸,身上还有不少畸形的四肢,就像蜘蛛般匍匐在地。

  “……有东西过来了!”人群中冒出一句尖叫。

  钟臣黎猜测那就是阵主,转身去了楼上。999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999xs.com/

  陈大鹏、王皆、钟尧和孟择咸则留在原地,保护众人。

  四周出现大大小小似人形蜘蛛般的东西,孟阮也抽出那柄剑,让陆弯弯到她身后。

  自己没怎么用过这种剑,之前稍微练习了一下,但不确定实战能不能行。

  不过,紧急情况也顾不了这么多。

  正这么想着,一只竹节虫怪物朝他们扑过来。

  钟尧他们来不及过来帮忙,孟阮抿了抿俊俏甜美的嘴角,抓紧手里的剑。

  她运动神经发达,靠参加过障碍赛的那点经验,堪堪躲过连同血水一起涌过来的蜘蛛。

  身体就像有记忆那般,孟阮拿起剑,动作精准又轻巧地刺了竹节虫一头!

  不知是紧张,还是过度兴奋,她急切地喘着,脸颊泛起一阵嫣红。

  钟尧心里一松,“你说孟女士以前有多猛我还不信……”

  孟择咸耸了耸肩,“她能把钟臣黎都打得喊‘息战’,你觉得呢?”

  钟尧:“持靓行凶,没毛病。”

  二楼,钟臣黎也猛地踹飞了怪物一脚,那东西发出惨痛的哀鸣,一时后撤,跳了下去。

  他一回头,就见那蜘蛛人越过二楼,向一楼孟阮的方向跑去。

  钟臣黎几步助跑,一手撑着栏杆,直接翻身而下,纵身一跃!

  孟择咸和钟尧看到这一幕,吓得大叫——

  “窝草这么高跳下去?????你疯了吗?!”

  “……他还以为自己是那个反派大佬??”

  但钟臣黎已双脚稳稳落地,身形如电般,挡在了孟阮身前。

  陆弯弯被钟尧他们护在身后,此时又惊又怕,可胆子也肥了,还忍不住感叹,从二楼跳下来也太拽了吧??

  这男人好他妈帅啊,这就是爱情吗??

  另一边,宗静不知何时窜了出去,大声制止:“等一等!先别伤她!”

  话音刚落,那怪物的一只胳膊刺穿他的肩胛骨。

  宗静忍住剧烈疼痛,他抬起脸,勉力一试:“……宛樱施主,是我。”

  一如当年,是那个穿着僧袍的清秀少年。

  ……

  蜘蛛般的怪物,突然收住了攻击状态。

  血水朝四面八方涌开,空出了一块干干净净的土地。

  宗静满身是血地立在中央。

  怪物逐渐褪去了可怕的外貌,在粗糙怪异的外壳下,露出了一具残缺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