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极乐09

 热门推荐:
  第九章

  珑阵里的黑夜尤为压抑,让人觉得下一秒就要透不过气。

  房间外仿佛有无数浓雾在滚动,冷风呼啸的声音里,隐约有婴孩般的啼哭声,交织成一股怨念和无助。

  孟阮和陆弯弯一同躺在床上,两人都默契地放缓呼吸,生怕会惊动什么。

  起初,孟阮有些浑浑噩噩,觉得身体疲倦至极,可精神上无法入眠。

  她不知道这一晚的时间该怎么熬过去,其实神经还是紧绷着。

  想了想,将床头的那柄“鎭龍”放在胸口,一时竟觉得有了些安心的底气。

  只睡了一会儿,就觉得时间已经混淆了。

  孟阮懵懵懂懂醒来,掀开帘子往外看了眼,晨光灰涩,天色蒙蒙亮,终于没了什么奇怪的动静。

  不知不觉第三天了。

  自从几位帅哥出现在珑阵,陆弯弯也没先前这么怕,这会子还很心大地睡着。

  孟阮随便洗了把脸,刚走出门口,就见到钟家那群男模站在不远处。

  一眼望去,三人都是身材高挑。

  钟臣黎更喜欢阴冷的雨天,不喜欢这种雨后升温时潮闷的体感。

  他隔着渐渐变幻的光影看向她,神色散漫地抬手挡了挡。

  孟阮心说,这人平时得多引人注目,这身材,这俊脸,更重要的是这二米八的气场,连呼吸都带着某种性吸引力,真够绝的。

  等回到现实世界,她还真想亲眼见识一下他怎么炸街的。

  钟尧:“昨晚夜里我们几个出去转了一圈。”

  孟阮点头:“没发生什么意外吧?”

  钟尧听出她话里的关切,语气更暖了几分:“没事,又碰上了一只竹节虫怪物,不过没杀它。”

  它似乎也惧怕着他们,竟然就这么消失在小树林的冷雾里。

  孟阮觉得很可能是钟臣黎一刀下去做了规矩。

  孟择咸也说:“晚上的佛堂确实有问题……锁上了不让进。”ωωω.⑨⑨⑨xs.co(m)

  傍晚的时候,鸿德大师离开的佛堂,一切都还保持原样。

  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等他们趁夜色前往,那地方就变得肃穆死寂,不再像佛堂,檐下还挂着两只白灯笼,说是灵堂还差不多。

  钟臣黎还想上去强行开锁,被另外两位给拦住了,毕竟就算有点本事在手,也不敢太乱来,就没硬闯。

  这时孟择咸对钟臣黎比了个手势,“孟女士,我们还得去办一件事,你先去吃点东西吧。”

  钟臣黎冷漠的脸上只显出不怎么乐意的态度。

  孟阮笑着,打算回去把陆弯弯这小吃货给叫起来。

  钟尧望着她的身影,若有所思:“孟女士以前也这么温柔?”

  孟择咸:“嗯,当然,反正就只对君父一人相当暴力。”

  钟尧又叹了一声:“可惜我晚了一步,好想看看她以前什么样的。”

  孟择咸拍了拍他的肩,“都差不多,她还是她,迟早也会想起来的。”

  珑阵的清晨,食堂里只有一片窸窸窣窣的动静。

  孟阮喝着白粥,看见有位身材娇小、穿着素净的女学员走过来,她记得对方叫小菊。

  小菊:“阮姐姐,这边厨房的米和菜都有些不够了,仓库又在很偏僻的位置,我一个人不敢去,您是女孩子……我比较相信您,能陪我一起去吗?”

  其余剩下的三个学员仍然缩在一起,像一群混在鱼群里抱头乱窜的小虾米。

  孟阮指了指中间那个小伙子:“男孩子和你们不是一起的吗?”

  谁知那人突然当着众人的面就给跪下了。

  孟阮:?

  倒也没必要行如此大礼吧。

  男学员:“对不起姐姐,我腿软了,这几天都这个状态……”

  孟阮:……

  也难怪小菊会找她陪着了。

  确实女生里也就她看着靠谱一些。

  但孟阮也没想单独前往,她看了一眼身边的年轻酷哥,“总裁,要不我们一起陪小姑娘去拿食材?人多一点更安全,而且一趟搬多一些不是更好?”

  此时,瘦子王皆坐在角落里,目光阴翳地盯着他们,要不是嘴里有伤,他早骂上了。

  还有空想着吃吃吃,还有四天时间,再不去出去大家都得死。

  钟尧:“好啊,等那位长辈回来一起吧。”

  正说着,钟臣黎刚好进来,手里还拿一把铁锹,随手扔在一旁。

  孟阮见他像是动过一番的模样,衣服有些褶皱,脚底还站着雨后湿润的泥土。

  跟在身后的孟择咸似乎有点累,直接找了个位置,倚着墙角补眠,侧脸被灰发掩着,显出几分慵懒散漫,脸色依旧比旁人更白一些。

  孟阮:“你们这是去做什么了?”

  钟臣黎想了想,说:“尸体不见了,后面的小树林开了许多樱花。”

  他瞥一眼角落里歇着的那人,“他非要去翻一翻,我们看见三具尸体。”

  曹秘书、汪辅导员和鲍校长。

  一个吐了无数血,一个被肢解,还有一个被挖了心脏。

  逐渐腐烂的尸体一同被埋在泥里,扭曲地贴在一处,有无数蛇虫作伴,还淋了场雨。

  可想而知,那画面实在有点美。

  王磊只觉得脾胃都在翻滚,“哇”的一口把早饭全都吐了出来。

  陆弯弯也差点跟着喷出来,深吸了一口气才憋住:“呜……呕……樱花树下藏尸体的传说是真的……”

  王磊狼狈地站起来,女朋友符姣挽着他的胳膊,扶住了他:“宝宝你没事吧?没关系,吐出来就好了,没关系……”

  符姣说着,陪王磊去了隔壁的洗手间清理。

  另一边,学员们帮忙清扫现场,小菊则带着一行人去拿食材。

  孟阮莫名有些心虚,看了身旁的钟臣黎一眼,“你会不会在心里骂人?”

  钟臣黎:“骂什么?”

  孟阮:“这些人胆子怎么这么小……”

  也没想到,钟臣黎只轻轻地说了一句,“挺好的。”

  孟阮:“……”

  挺好的是几个意思??

  仓库里排着大大小小的架子,蔬果、大米和一些调料杂乱而拥挤地摆着,有一个小冰柜,上头还有一些采购单子。

  孟阮随手取过来看一眼,目光却微微闪烁。

  她张了张嘴,刚想说话,却感觉有人一声不吭地站在自己身后。

  孟阮转身,见到小菊冲她笑了一下,接着就用力推了她一把!

  孟阮愣愣地,张着眼,身子迅速往后倒去。

  耳畔则听见有人说:“小心!”

  接着,她眼前一黑,头晕目眩地昏了过去。

  生理性茫然过了之后,等再次睁眼,四周黑布隆冬的一片,只有一点点光源能让人看清视野里的东西。

  孟阮半躺在地上,她甩了甩头,发现钟臣黎居然就在她身旁蹲着。

  “你……”

  “我、我们……这是在哪儿啊……”

  另外两道声音突然响起来,孟阮还真吓了一跳。

  王磊和符姣本就是一对涉世未深的小年轻,这几天被吓得够呛,眼下更是没了章法。

  孟阮:“怎么回事,这里是哪里?其他人呢?”

  钟臣黎:“刚才我也被偷袭了,醒了就已经来了这里。”

  屋子里朦胧晦暗,房顶一片漆黑看不见尽头,四周墙上东一句、西一句的刻了佛经。

  居然没有门。

  就像一座用水泥封死的房间。

  心理素质差一点的,幽闭症得当场发作。

  孟阮又问那对小情侣:“你们两个怎么来的?”

  “……我们去厕所了,想回食堂的时候……莫名其妙就来这里了!!”

  符姣话音刚落,四人同时听见了某种古怪的声音,在屋子外头响起。

  那种声音也说不清到底是什么,但到处都有。

  孟阮再辨认几分,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这声音,简直就像有人拿指甲在墙壁上抓挠出的声音。

  “这地方太邪乎了,得赶紧出去。”

  小情侣惊恐地抽了一气,神色煞白:“如果出不去会怎么样……”

  钟臣黎淡淡地说了一句:“死。”

  孟阮就着这么模糊不清的灯光,都能看见这男人冷淡讥诮又出色的脸庞。

  殊不知钟臣黎也正看着她。

  那两条张扬漂亮的眉毛下面,是一双澄澈灵动的眼睛,一睇一晒,娇俏不俗。

  符姣和王磊哆哆嗦嗦抱在一起,脑子就像麻痹了一样,根本没法思考。

  孟阮也实在没什么其他本事,只能和钟臣黎各自在房间的角角落落寻找线索。

  没多久,他俩还真发现贴在暗处的一张画报。

  美术风格像是解放初期,线条粗略,色彩怀旧,有四个小朋友站在四个角上,正在愉快的玩耍。

  只是画报上痕迹斑驳,又贴在这种地方,令人头皮发麻。

  “……这是……四角游戏。”

  符姣一脸茫然:“什么意思?”

  孟阮尽量言简意赅地解释:

  “四角游戏就是,一种通灵游戏,通常要挑半夜的时候,在一个长方形的空房间里关上灯,然后房间四角各站一人,面朝墙角不能往后看。”

  “游戏开始之后,一个人要往另一个角走,然后轻拍对方的肩膀,被拍肩膀的人就继续往下一个角走,这样以此类推,每一轮应该都有一个人会轮空,当走到没人的角落就继续往下一个角走……”

  四人同时闭着眼睛,说一句“游戏结束”,方能睁开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