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极乐04

 热门推荐:
  第四章

  一个饭点的时间过去了,每个人都是又惊又怕,格外耗神。

  特别是陆弯弯,接二连三受到惊吓,吃了点稀饭就没了胃口。

  人命关天,大家心里都不好受。

  曹秘书死的蹊跷,更是让这所学校笼上了诡秘的恐怖。

  孟阮扶着陆弯弯,与众人一道前往教学楼后面的住宿区。

  她远远瞧了一眼后院的小树林,果然起雾了。

  整片林子被雾气熏染的影影幢幢。

  阴郁斑驳的树影里,好像随时会有东西跑出来。

  宿舍区的建筑形成一个“口”字,屋子都是木头瓦片造起来的,风格很像天乐寺的那些禅房。

  当置身其中,更有一种从现实世界脱离的恐惧感。

  孟阮拿不准珑阵里的时间与现实世界是否相同,反正这里天色不知不觉已变得黑沉。

  义工阿宗尽可能为大家准备了足够的房间,窗户用得普通玻璃,大门和门框是实心木头制成的。

  其实真要遇上危险,也没任何抵挡力。

  但有床铺、卫生间和热水,已经万幸。

  陆弯弯耸拉着眼皮,沾着床铺就闭上眼睛打起瞌睡。

  孟阮打开门想看看外头怎么样了,这时发现钟尧还站在外头。

  男人点了一根烟,慢条斯理地抽着,回头看见是她,动作愣了愣。

  孟阮不太喜欢别人当着她的面抽烟,但人家总裁自己抽自己的,轮不到她多嘴。

  钟尧却立马掐了烟头,说:“孟女士,有事吗?……今天时间太晚了,也没搜几处地方,明天我会和王皆他们一起想办法,获取线索,再把这学校里里外外搜一遍,早点破阵,离开这鬼地方。”

  孟阮点头:“行,要是有我帮得上忙的地方尽管说。”

  钟尧柔和地笑了一下,还不太好意思:“……没事的,不用。”

  他又说:“对了,晚上千万不要出门,珑阵的‘黑夜’通常意味着死亡,阵主的能力会达到巅峰值,所以不管谁来敲门,或者喊你们出去,哪怕是我……你们也不要理会。”

  孟阮:“嗯,我懂你意思。”

  她笑了笑:“不过这么说来,你对珑阵也很熟悉?”

  “我以前也进过几次。”

  钟尧从口袋里抽了几张黄纸,画着红色的方术符咒,“万一有什么危险,就拿这个符纸出来,至少能起到震慑作用。”

  眼下不该问的也不必多问,她收好了符纸,顺嘴问了一句:“……你经常抽烟吗?”

  钟尧心虚地说:“偶尔而已。”

  孟阮回到房中,拿出手机摆弄了一会儿,果然还是没有任何信号。

  她身子乏的厉害,这种情况也没心情认真梳洗了,就简单解决了一下个人卫生。

  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孟阮发现原本空无一物的桌上多了一盘娇艳欲滴的,草莓。

  “……”

  回过神的第一时间,她心头漏跳一拍:“这什么……这东西哪儿来的?”

  陆弯弯已经起来了,说:“就是这里一位女学员送来的,说看我们晚上都没怎么吃东西,就给我们送点水果。”

  孟阮:“你开门了?!”

  钟尧提醒他们的时候,恐怕这小姑娘并没有听见。

  陆弯弯一下子被惊到了,手心和唇瓣都在微微发凉,“……是啊,怎么了阮姐?我……我闯祸了吗?”

  “也不是……我也不确定。”

  她想起那条怪鱼,顿时心有余悸,扯了块布将草莓盖了起来。

  孟阮:“反正已经这样了,也没法子补救,我们先在屋里等一晚,别睡的太死,尽量谨慎一点,保持清醒。”

  陆弯弯缩了缩,憋住要哭的表情,用力点点头。

  上半夜,两人聊着天,试图分散睡意。

  陆弯弯:“阮姐,你说那个霸总帅哥,他到底什么来历?他对你……是什么意思?”

  要说男女之间的那点爱慕情愫,肯定藏也藏不住的。

  但钟尧对孟阮没有这样的心思,真要分辨,反而更像亲人……

  孟阮想起那句“你长得像我妈”,她开始相信了。

  “他有什么身份我不清楚,但他和王皆、陈大鹏应该都进过珑阵,是有经验的,也知道这里面有什么蹊跷,我直觉这总裁人还挺好。”

  陆弯弯:“……那我们能活着出去吗?”

  一双大眼睛早就哭肿了,也亏得她心大,才能撑到现在都没崩溃。

  孟阮抚了抚女孩的后背,“一定可以的,相信你阮姐,你回去还要赶采访稿呢,别忘了啊。”

  陆弯弯有点醉了:“……”

  地球不爆炸,他们不放假,打工人除了加班,还真就什么都不怕:)

  到后半夜,两人都有些昏昏欲睡。

  孟阮不知何时进了梦乡,又悠悠转醒。

  她翻了个身,伸长胳膊一摸,恍惚间,发现床铺没人了!

  孟阮瞬间清醒过来,就听见木门合上的动静。

  她猛地爬了起来。

  ……这么晚了陆弯弯跑出去做什么?

  ……不是已经警告过这小姑娘不能出去吗?

  不对,陆弯弯可能不是自愿出去的,而是像之前的王磊一样,命悬一线!

  容不得孟阮多想,她攥着钟尧给的黄符,迅速奔了出去,心脏扑腾狂跳。

  门外,天上一轮妖异的血色弦月,将寂静无声的长廊照得朦胧。

  陆弯弯已经不见了,孟阮越走越觉得不对劲。

  哪里都没有声响,很安静,可也太安静了,甚至可以说是死寂。

  陡然之间,一阵婴儿哭般的动静响起,那尾音又惨又厉,调子又拉得冗长。

  孟阮被激得头皮发麻,与此同时,轻微的动静回响在走廊里。

  她等了一下,就看到远处出现了一个细瘦岣嵝的身躯,以古怪的姿势向她靠近。

  等那东西再近一些,孟阮发现它甚至不是人形。

  而是一只身形肥硕的竹节虫,裹着香烛的气味,又细又长的四肢夸张地摆动着。

  头部是一张纸糊般毫无血色的脸,上面偏偏还有一双浑浊的眼睛,和一张猩红大嘴。

  乍一看见真的能把人给吓死。

  孟阮:“……”

  ……卧槽!?

  她惊得骂了一句,掐了一把发软的腿,转身飞快地跑了起来。手机\端 一秒記住《www.999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就算没回头,孟阮依然能感觉到,那东西也移动得飞快,它追着自己,咬的很死!

  孟阮对这边的地形很不熟悉,更何况天黑之后,就真没什么方向感。

  她跑着跑着,发现不知何时跑入了一个狭隘的通道,两旁是虬曲苍劲的槐树,直接封了路。

  前方出现了一堵矮墙,外面就是小树林。

  除了翻|墙而出,她别无选择。

  幸好,孟阮平时运动量算够,靠着快跑蓄力,轻盈的身子从半空腾起。

  她身手敏捷地翻过矮墙。

  下一秒,孟阮看到墙边站着一道长长的黑影!

  ……完了!!!

  她只顾着摆脱身后的怪物,根本没时间去想墙的另一边有什么!!

  在这一秒钟的时间内,孟阮甚至产生过被那道影子当场击杀的设想。

  又或者,还会有什么其他危险的情况发生!

  然而,当她真正从墙上跳下去的瞬间,那黑影突然上前,接住她并将她抱到了身前。

  孟阮:???

  她汗毛倒竖、双眼发直看着眼前这人。

  这时男人也稍是低头,向她脸上望过来。

  四目相对,孟阮的第一反应是这人长得不仅好看,还很特别。

  那双眼睛寡淡又遥远,如同深沉而不见底的深渊。

  明明身处险境,却没有任何一丝害怕、慌张的情绪,甚至没有情绪。

  仿佛他就是一尊精心雕琢的雕像,冰冷地散发威仪,近乎完美得不是真人。

  灰稠的夜雾里,孟阮猛地一眨眼,眼前的景象仿佛骤然扑面,然后,在她瞳孔里无限放大。

  有些说不出的感觉,就这么四面八方刮过周身,铺陈开去。

  孟阮止不住地想,这样一眼,仿佛千年万年,冥冥有声。

  ……

  孟阮呼吸渐渐变得急促,眉毛微微一动。

  但来不及开口,不远处传来一声幼兽般的嗥叫,与外面这片诡异死寂的树林形成鲜明对比。

  陌生帅哥抬眼,攥住她的一边手臂,压过身来,说:“快趴下。”

  孟阮很自然就仰面倒下了,乌发发丝散在泥草混合的地面。

  男人愣了一下,眼皮微微颤动。

  孟阮闻到了这人身上一股淡淡的气味。

  让人心安,却也很难描述。

  就像来自很久、很久以前,比她的幼年还要更古早许多的时候。

  这味道像山上的雪松,又像雨后百草。

  她有些佩服自己的神经,都这种时候了,耳根居然还有点红……

  等一下,好像哪里不太对。

  孟阮看着两人的姿势。

  他明明叫她趴下,为什么自己会躺下来???????

  男人个子很高,额发略长,散下来挡着那双摄人的眼睛。

  孟阮从那个眼神里看到很多模模糊糊的东西,又说不出所以然。

  甚至被看的有些惊慌,马上就移开了视线。

  他不像一个活人,更像是一尊……

  应该被人高高供奉在神龛里的神。

  但不是那些心怀慈悲的菩萨,而是冷漠、骄傲又不可一世的一种神。

  一念未完。

  竹节怪物的前腿和后脚凶蛮地穿过墙壁,朝着他俩方才站着的高度横扫而过。

  接着,它似人形的身躯也一并破墙而过,望着他们的时候居然还警惕起来,保持一段距离。

  “这位……大帅哥,……这个、这个怪东西在追着我!”

  男人松开她的手臂,站直身子。

  他穿着修身的黑色风衣,即便在黑夜中只能大致看清轮廓,也能感受得到挺拔悍利的身形。

  这人应该比钟尧还要高出一截吧……

  男人望着那只向他们扑来的人脸竹节虫,目光倨傲,还带着一丝嫌恶:“知道了,杀光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