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极乐02

 热门推荐:
  第二章

  钟尧脸上的表情一时有些复杂。

  他轻咳几声,说:“是我没礼貌了,孟女士。”

  孟阮嘴角一撇:“没想到钟先生思想觉悟还挺高的。”

  钟尧脸色解冻了一些。

  她笑着反问:“那你是来做什么的?”

  钟尧:“天乐学院有些古怪,我来调……所以你的目的和我一样?”

  听他这么说,孟阮算是彻底被吊起了胃口。

  不仅那对拍VLOG的小情侣远道而来,就连年轻霸总也和这个地方扯上了关系。

  她正准备问个究竟,就听见女厕方向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声——

  “啊啊啊啊啊啊——!!”

  孟阮:“我朋友出事了!”

  两人立刻跑去救人,钟尧看了一眼女厕的标记,还是稍微放慢了步子。

  孟阮甫一进去,就闻到一股说不出的气味,不仅仅是臭,还有某种死气沉沉的尘土味和腥味。

  厕位都是狭隘的小单间,用一块块发霉腐烂的木头隔着,里面也是那种老式的蹲位。

  有的门还坏了,就这么大咧咧地倒在地上,卫生环境着实堪忧不说,氛围实在有些恐怖。

  至于角落处交错狰狞的红色划痕,姑且就认为是……

  油漆吧。

  孟阮来不及多想,就见女厕内空无一人,唯有陆弯弯晕倒在一扇木门前。

  孟阮心上一紧:“里面没别人,但我朋友晕过去了。”

  钟尧连忙说:“那我进来了。”

  孟阮将陆弯弯抱到怀里,不时喊着她的名字,但女孩儿脸色苍白,奄奄一息。

  钟尧拿起她的手,像是把了把脉,片刻,又掐了几下她的人中。

  女孩缓缓转醒。

  陆弯弯见到孟阮的这一刻,几乎是爆哭出来的,紧紧抱住了她:“阮姐……有鬼……有鬼啊……”

  孟阮眉心紧蹙,这□□的活见鬼,这么刺激?

  陆弯弯依然惊恐万分,话也说不完整,“刚、刚才就在上面……上面……”

  孟阮抬头看了一眼,顶上全是发霉的菌斑,除了破损严重的灯泡,没发现什么异样。

  她轻轻拍抚女孩的后背,看着钟尧说:“要不先带她去外面休息一下。”

  钟尧的神色也不怎么好看,“嗯,恐怕已经来不及了,你们想出也出不去了。”

  孟阮带陆弯弯到走廊上的长椅坐着,喂她喝了一些水,她哆嗦着,哭了好一会儿,才讲了大概。

  也就是十几分钟前,陆弯弯刚进女厕,看到这环境就已经有点后悔了。

  她在原地做了一会儿的思想斗争,决定还是暂且憋住,等回去路上再找地方方便。

  这时候,不知从哪里传来细微的动静,像是另一个人的呼吸声。

  陆弯弯手指发抖,人也僵住了,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在靠近。

  直到脖颈处微微发痒,她鼻翼翕张,一边吞咽着口水,一边抬头看去。

  就见女厕顶上的排气孔里,伸出一截女人的身子。

  在这样昏暗的环境里,女人四爪瘦长,长臂趴伏在天花板上,上半身的衣服和头发轻轻地搭在了她的后背。999小说首发 www.999xs.com m.999xs.com

  长长的黑发挡住了这东西的整个脑袋,但陆弯弯知道,它正一眨不眨幽幽地看着她。

  毛骨悚然的画面,令她惨叫一声,当场吓晕过去。

  光是回忆冷汗都出来了,陆弯弯紧紧攥住孟阮的袖子,“怎、怎么办啊……阮姐,这到底……”

  孟阮只能强装镇定,安抚身旁小姑娘:“振作点,也许是你没吃晚饭饿出了幻觉,想想你还有鸡腿披萨奶茶螺蛳粉烤鱿鱼小笼包担担面鲍师傅巧克力蛋挞冰淇淋没吃呢!”

  陆弯弯:“……”还真忘了掉眼泪。

  幸好这小姑娘平日里重恐密室没少刷,把海城的三大恐怖密室天花板都给见识过了,才勉强撑下来。

  这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身后又传出了女生的尖叫——

  “啊啊啊啊啊!!手机……手机怎么没信号了??”

  “宝宝你快点看看呀啊!这要直播的时候信号断了怎么办?”

  原来就是刚才那对准备直播的小情侣。

  孟阮也拿出手机,发现信号莫名其妙被屏蔽了。

  简直就是恐怖片的狗血套路。

  说实话,她也还没反应过来,这一切究竟怎么发生的。

  那对小情侣咋咋呼呼地喊起来:

  “刚才那个辅导员呢?”

  “不知道,这里难道没人管了吗?”

  “这地方怎么回事?!”

  孟阮也想说点什么,努力挣扎了一下,却发现要说的全都是废话。

  要不就是她在做梦。

  要不就是这里有什么东西彻底颠覆了她的认知。

  她只能告诉自己,越恐慌就越要保持冷静。

  “你们都瞎嚷嚷什么?刚才谁在厕所瞎叫唤?把老子都给吓到了!”

  打断两人说话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脸长得憨憨的,两侧鬓发剃的很短,旁边还站着另一个瘦猴似得男人,正盘着手里的两只核桃。

  他俩都穿着冲锋衣,还拿了防身武器,显得与旁人格格不入。

  大个头说:“咱们已经把学校里的所有人都召集到了教室,你们也来吧,一起解释也省事。”

  孟阮有些不解,下意识与钟尧对视一眼。

  见他也点点了头,心里才稍微有点底。

  课桌前后已经坐着一圈人,男男女女都有,所有人都沉浸在某种恐惧的气氛里,有什么呼之欲出。

  “刚才学校的大门消失了,那片林子怎么跑都跑不出去!”

  “后面也是林子,还有雾气,简直莫名其妙,什么时候起雾的??”

  “呜呜呜呜我好怕啊,我不想死啊……这学校真的有鬼……”

  瘦子一脚踩在板凳上,打断众人惊恐的发言,“听好了,咱们现在已经不在现实世界了,而是在别人的‘珑阵’里。”

  有人发出质问:“什么……东西?那……这些都是幻觉吗?”

  “……这地方有的是幻觉,有的恐怕就是人。”

  胖子说话挺和蔼的,做了自我介绍:“我叫陈大鹏,他叫王皆。长话短说,你们可以理解为这里有一个‘阵法’,我们想要出去就得抓到真正的阵主,而要想破阵还必须打破‘阵心’,阵心通常是一座雕像,当然也会以其他形式呈现。”

  有人怒道:“那要是我们一直找不到呢?”

  “对啊,这到底什么意思?是在录整蛊节目吗?”

  陈大鹏:“……超过七天找不到很大可能就会死在珑阵里。”

  VLOG女孩尖叫:“啊???这是你们的游戏规则吗?能不能放我们走?我们晚上直播怎么办啊?!”

  命都快没了,还想着工作,也是真的惨。

  钟尧突然笑了一声,“这恐怕不是游戏,是真会死人的。”

  男人面容俊朗,说出口的话却让女孩面色惨白。

  钟尧:“我们姑且相信两位,但同样有理由怀疑是你们搞出的邪门玩意儿。”

  孟阮内心觉得这两人和钟尧一样有古怪。

  大家都是突然跑到这种恐怖片的环境里的,搁谁谁懵逼,但显然他们不是。

  这地方出现的“人”目前共分两种。

  一种是她和陆弯弯这样的无辜受害者;

  另一种就是钟尧这样的,包括叫王皆的瘦子和叫陈大鹏的大个子。

  当然那两人只说了名字,没有透露更多消息。

  王皆嘲讽道:“咱们两个是有身份的,在珑阵里不会轻易遇害,所以你们想活命最好乖乖听话。”

  孟阮相当灵性地说了一句:“什么身份,预言家吗?”

  此时,王皆在心里嘀咕。

  这对小情侣的脑子看起来比另一对要行,但光聪明也没用。

  在珑阵里不会方术又没身手,没多久就该交代在这儿了。

  不过……

  这女人长得还真带劲,他真没见过这么盘靓条顺的美女,皮肤白皙通透,一双黑瞳无端带了点诱惑,要是发起骚来,那倒是……

  王皆一边盘核桃,一边脸上露出一些不怀好意的神色。

  钟尧冷飕飕地说道:“你要再敢看她,我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那种要将人千刀万剐般的狠厉,愣是把对方钉在了原地:“……”

  王皆当然不服气,收起了手里的核桃,想要找茬。

  可一只手刚伸出去,就被钟尧眼明手快地按住。

  年轻霸总脸上显出不耐烦的神色,他本来就个子高,看人半垂着眼,睨着对方,也不吭声。

  瘦子的“滚犊子”三个字就这么卡在喉咙里,他中气不足,脸都憋红了,也没能把手抽回来。

  陈大鹏连忙上来打圆场,“行了行了行了,哥们儿,别内讧,大家都是想留条命出去……”

  钟尧顶着帅逼脸,操着又冷又好听的嗓音说:“你想死可以明说。”

  王皆又阴沉着脸咒骂了几句。

  孟阮沉默了一下,问出了大家可能存在的另一些疑惑:“既然目标一致,那就先一起抱团行动吧。陈大哥,我还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比如这个阵主……为什么要布阵呢?”

  陈大鹏:“珑阵可能是无意识造成的,也可能是阵主有什么目的,比如为了金钱权势去害人,又或者死前怨念难消,想要报仇雪恨……反正目前还不知道它想要什么。”

  孟阮:“那照你的说法……阵主都还是人吗?”

  陈大鹏摇了摇头:“那不一定,大美女,魑魅魍魉之类的精怪也会用,但能整出这么大阵仗的……说明道行不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