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热门推荐:
  韩森的一席话,总算是让王天皓安心的睡了一觉,而王毅武自从那晚以后,对王天皓的态度大有改变,至少吕坤这件事情上王毅武并没有怪到他的头上。

  第二天一早,王家父子在客厅里一片愁容,徐睿和韩森也在,王天皓看事态重大就把地狱的存在和现有危机都说了出来。

  王毅武惊诧的看着儿子,王家这些年来的危机王毅武一直都认为不过是道上有人寻仇,根本没有想到王天皓的身后还有这样庞大的一个组织,若不是今天王天皓自己说出来,恐怕永不会知道这样一个秘密。

  王家夫妻常年不在,王天皓又不想多生事端,而且这个组织又不能见光,所以知道王天皓背后这层关系的人并不多,只有帮助他们的吕坤知道的最为具体,至于徐睿也只是听到一些大概,知道的并不多。

  王天皓的另外一重身份让王毅武对他另眼相看,真不知道他这个儿子的心里究竟隐藏了多少秘密,又有多少事情是他这个做父亲不知道的。

  “阿皓,你怎么能替他们做这种事情,难道你不知道,知道的太多迟早会招来杀身之祸吗?”

  面对父亲的责问,王天皓难受的有些窒息,“我知道,可是又能怎样呢?当时那种情形,我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兄弟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掉。”

  王毅武头一次开始心疼王天皓,那几年他究竟是怎么过的,当生死只在一瞬之间时,他是不是也在渴望着能活着回家,回到父母的身边。可是当王天皓他们回来时,自己又是怎样对待他们的,这孩子究竟承受了什么。

  不再说话,王毅武抱住了王天皓,给了他从未有过的父亲的温暖,那是多么坚实的臂膀,又是多么让人渴望的港湾。除了挨打时,王毅武从不允许王天皓碰他一下,甚至要求他们之间至少保持一步以上的距离,这突如其来的拥抱彻底击垮王天皓坚强的内心,紧紧的抱住王毅武宽大的后背,眼睛一红落下了眼泪。

  “爸…爸…爸……”

  王天皓一直在重复着这个称呼,那让他又爱又怕又不能恨的称呼。曾经他是多么的渴望,能靠近父亲,哪怕一点点。曾经他是多么的渴望,能在无助时去触碰父亲的衣角,哪怕一秒而已。曾经他是多么的渴望,能像别人一样被抱在父亲的怀里,哪怕一分钟。曾经他又是多么的渴望,能像其他孩子一样扑在父亲的怀里痛哭宣泄,哪怕被罚得体无完肤。

  徐睿在一旁看着也微红了眼眶,这两父子能走到今天真的是太不容易了,还好没有等到失去后才懂得珍惜,虽然现在也有些晚了。

  韩森听吕坤提起过王家父子的关系,今天亲眼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想起自己和老师的曾经过往,一时间也被触动了内心,感概万千。

  宫靖宇和王思雨走进来看到这一幕停下了脚步,不愿发出一丝声响打扰了这迟到的温情。王思雨紧紧的盯着他们,心里由衷的替王天皓高兴,哥哥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这一天等了整整二十四年。

  王毅武想要道歉,可是话到嘴边却不知该如何开口,整整24年的光阴,岂是他一声抱歉能抵消的。抬手抚上王天皓的头,如同哄小孩一样安慰着他,“别哭了,爸爸一定会补上让你失去的东西。”

  两人温情了好久,直到王天皓缓过来一些后才推开了王毅武,看到那么多人在场尴尬的不知所措,然后故意岔开话题向宫靖宇问道:“哥,你这是怎么了?”

  宫靖宇此时显得有些狼狈,一身白色的休闲服脏兮兮的,甚至还有血迹。血?王天皓着急的站了起来,说话的声音颤抖着,“哥,你身上的血,是谁的?”

  宫靖宇看向王天皓的眼神很复杂,不知是不是因为刚刚王家父子的关系,眼眶里居然有泪水打转,宫靖宇不忍告诉他真相,“阿皓,我,我对不起你。”999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999xs.com/

  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王天皓走过去揪住宫靖宇的衣服,一双俊眸逼视着宫靖宇的眼睛,“谁?这次是谁?”宫靖宇的一句对不起,王天皓知道又有兄弟离开了他们。

  “老五…”宫靖宇心痛的说出那个名字,看着快要晕厥过去的王天皓,不忍心的闭上了眼,“还有小九。”

  地狱这个庞大组织里的人此时都不见了踪影,那些人都是无辜的。夜影让林佐把能调走的全都调走了,能遣散的也都遣散了,这样一来夜影的顾虑就少了许多,但是却增加了很大的压力,他们现在根本没有人力去和对方抗衡。

  在地狱偌大的训练场上,寥寥几人的身影显得特别的渺小,夜影背着手伫立在最中央,通红的双眼平静的注视着躺在地上已经变得冰冷的兄弟,十一和十六跪在一旁暗自垂泪,而此时的地狱只剩下了他们兄弟几人,和十几个从一开始就跟随他们同生共死的手下。

  老五和小九不久之前还在他的身边,再见时却只剩冰冷的尸体,虽然早已知道注定离别,可是当离别真的到来时,夜影还是承受不了。

  十年的过往在夜影眼前闪过,一哭一笑,一吵一闹,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一样,离别的伤痛给夜影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你们也走吧,先找个地方躲起来,等这事过去就过回普通人的生活吧。”

  跪在身后的人没有一人说话,也没有一个人动,他们不会走,要死就死在一起,谁也不做那个贪生怕死的人。

  夜影愤然转身,泪水顺着眼角滑落,语气坚决而愤怒,“走!我让你们给我走!”

  此时的夜影不再是那个泰然冷静的影少了,他又变回了那个年少时热血冲动的夜影,生死关头他不需要再戴上那无情的面具,面前这些都是跟他同生共死的兄弟,他不能看着这些人跟着自己去白白送死。

  “还有你们!你们也给我滚!滚!”

  夜影揪住十六的衣领把人往出口摔去,然后又同样的把十一摔了过去,“走啊!”

  “三哥……我们不会走的……我们要给五哥和九哥报仇!”

  十六和地狱的接触并不多,因为他是所有兄弟里年龄最小的一个,所以王天皓刻意不让十六接触这些不干净的东西,没想到此时最先说出这种话的人却是十六。

  “报什么仇!你才多大,你懂什么?!”

  “我也是这里的一份子!你们会的我都会!他们不会的我也会!”十六不甘心,他就是死也不会离开他们半步。

  两人争执的声音在训练场上回响,忽然间两人又安静了下来,‘啪嗒’一声大门被人推开,王天皓脸色煞白的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宫靖宇、韩森和王思雨。

  夜影看到王思雨时微怔,王天皓怎么会把她带过来了。看着脸上毫无血色的王天皓,夜影挡住了他的去路。

  “阿皓,别去。”

  王天皓的身体非常虚弱,虚弱到脚步漂浮不稳,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挡着他的夜影。

  看着这两兄弟冰冷的躺在地上,王天皓颤抖着手轻抚上小九的脸颊,那么可爱的孩子就这样走了,还有看似稳重实则毛躁的老五。他们都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就这样早早的离开了人世,都是他带着这般兄弟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王天皓急火攻心一口热血涌了出来,无视了众人焦急的询问,抬手擦去了老五嘴角的血迹。莫大的伤痛袭上心头,可是王天皓的眼中却没有泪,到了今天,失去了无数的兄弟,他已经再流不下泪来。不是麻木无情,而是伤到深处已无泪可流。

  “十多年间,我们这16个兄弟死的死,走的走,最后活下来的只剩我们8个人,没想到今天又有两个走了。”说到这里王天皓停了下来,站起身看着跪在身边的人,却发现少了个人,“四哥呢?”

  没人回话,王天皓一声咆哮,“四哥呢?!”

  夜影看了眼宫靖宇,缓缓开口,“四哥受伤了,我已经秘密把他送走。”

  还好,至少还活着,王天皓欣慰的想到。王天皓猜想秦海定是受了重伤,若不是四哥伤重,夜影又怎么能把他送走,就四哥的脾气,绝不会扔下他们离开。

  感激的拍了拍夜影的肩膀,这个时候能走一个算一个吧。

  “你们也走吧。”

  轻轻一句话,掀起了无数波澜。众人不停的重复着‘我们不走’这样的话,王天皓痛心疾首只能挨个游说。

  “十六,你还小,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听二哥的话,走吧。”

  十六满眼通红不发一言,就那样跪在那里不为所动。王天皓无法又劝说其他的人,可是所有人都是一个态度,这让王天皓很是无力。

  “你们就不能听我一次吗?算二哥求你们了。”

  话音落地,王天皓双膝一弯膝盖重重的砸在了地上,这一举动震惊了所有人。

  “二哥您起来,您快起来啊。”十一和十六膝行上前想把王天皓扶起来,可是任由他们怎么扶王天皓就是跪地不起。其他人看到王天皓跪下急忙俯身跪趴在地,一起劝王天皓快点起身,可惜都是徒劳无功。

  王天皓推开了十一和十六,环视着那些过命的兄弟,“我王天皓有幸认识了诸位,我们风雨同路已经十几年,能走到今天是我王天皓的福分。当初是我带着大家走了这条不归路,我们的兄弟一个一个的离去,我不想看到你们再步后尘,今天就让我送你们平安离开,你们就了二哥一个心愿吧!”

  说完重重的把头磕在地上,跪地不起。

  宫靖宇和夜影没有说话,就地屈膝跪了下去,和王天皓一样叩首不起。

  众人劝说不起,僵持许久,终有人不忍起身离开,其他人纷纷落泪离开。除了十一和十六,其他人都走了,十六哭的伤心,十一更是不愿离开,最终王天皓直起了身。

  “你们这是,何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