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男配不想当备胎[快穿] > 第 26 章 八零年代科学家3

第 26 章 八零年代科学家3

 热门推荐:
  “文明点的办法是什么办法?”燕静追着燕宁问。

  燕宁笑咪咪回:“找公安啊,现在可是法治社会,遇到困难,当然要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他可是个奉公守法的好公民。

  燕静愣住了,怔怔看着面带微笑的燕宁。种违和油然而起,遇上这种事哥哥居然还笑得出来,而且不是强颜欢笑怒极反笑那种笑,这笑燕静时无法形容,反正就挺不像她向来严肃的哥哥能笑出来的那种。冷不丁的,脑子里蹦出来三个字笑面虎,燕静自己都吓了大跳。

  燕宁慢慢收起笑,糟糕,刚刚传送过来,还没调整好。燕宁提醒自己,以后多多注意,性格得慢慢变化。

  燕宁严肃了脸,正色道:“侮辱妇女,犯了流氓罪,情节恶劣的,可以处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这是去年刚刚颁布的法律。”

  燕静显然没听说过,惊讶:“七年!这么严重!”

  燕宁道:“那得是情况特别恶劣才会判七年。”

  燕静好奇:“那谢向东这种要是判下来会是多久?”

  “恶劣不恶劣得办案的人来界定。”

  流氓罪这种罪名非常模糊笼统,在实际过程中很难界定,很容易被选择性执法,导致惩罚畸轻畸重,所以在历史上只存在了十几年就被取消。

  燕静丧气:“我听人说那个谢向东认识很多人,会不会告了也是白告。”

  燕宁:“会不会的,总得告告看才知道。”

  燕静想也是:“那我们就去告他,最好让他坐牢,他这样的流氓就该抓起来。”

  “那要是告不成功呢?”燕老太抬起眼皮,说出来的话十分尖锐,“姓谢的能不记恨你,他狐朋狗友大堆,你怎么跟他斗。你去了部队,我和静静还得留在这儿,你让我们怎么办?”

  老太太浑浊的眼里浮现悲哀,事实就是谢向东他们惹不起。她看着燕宁,带着几分息事宁人的央求:“宁子,听奶的话,算了吧,就当被狗叫唤了两声,犯不着去咬回来。”

  字里行间的无奈听得燕宁在心里叹气,无权无势普通人的悲哀便在此,尊严被践踏却无能为力。

  谢向东和沈丹红敢玩这出,不就是认定原身无力反抗,只能顺着他们设计好的路走向他们预定的结局,谢向东抱得美人归,沈丹红清清白白毁掉婚约嫁给意中人,而原身赔了未婚妻又折颜面,更是把机关算尽的沈丹红当成纯洁无辜的白月光。

  多可怜老实人。

  年轻气盛的燕静涨红了脸,想说我才不怕他,然望着满脸苦涩的燕老太,嗓子里就像是被塞了把黄沙,个字都吐不出来,只能噎得慌。

  “这事要是就这样窝窝囊囊糊弄过去,我还有我们家都没法抬头见人。奶,我不是冲动,我很认真地考虑过,我知道谢向东路子很野不是善茬。不过秦桧还有三朋友,我再不济,也有几个战友。”燕宁语气非常郑重。

  燕老太半信半疑。

  燕宁笑了下:“奶,你就放心吧,这事我能处理得妥妥当当。”

  燕老太望着燕宁看了半响,才沉沉叹:“行吧。”大孙子把话已经说到这份上,她要是再让他忍,他就算答应了心里那个坎也过不了,往后想起来一次比次难受。这种事,哪个男娃娃忍得了,谢向东欺人太甚啊。罢了,就算被报复,也都是命,她认。

  燕宁上前搀扶肩膀都垮了的燕老太,知道老太太并不十分相信,毕竟原身就是个老实巴交的大头兵,哪来什么有本事能为他出这个头的战友。要有,原身上辈子也不至于咽下那口窝囊气。ぷ999小@説首發 ωωω.999χs.cΘм м.999χs.cΘм

  原身没有,初来乍到的燕宁当然也没有,不过他可以想办法有。

  稍晚些,燕宁送燕静去镇上,燕静在镇上高中读高,平时都住校,周末才回家。把燕静送到学校,叮嘱她好好学习别瞎操心,燕宁便去了派出所报警。

  不出意料,听燕宁告的是谢向东,还是嘴上花花妇女两句并没有什么实际性的侮辱性.行为,接待的民警表情当时就有点微妙了,“好的,你说的这个情况我们了解了,我们会去调查确认,你在家等消息吧。”

  燕宁心知肚明,他等不到好消息,最后也就是个不了了之。侮辱妇女这条流氓罪本来就很宽泛难以界定,何况谢向东这人会来事,各路神仙都打点,这种完全可管可不管的事情,多多少少会给他个面子。

  虽然现在无用,不过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的,毕竟后面用得着。

  从派出所出来,燕宁去买了纸笔工具,然后拿着回乡探亲开的介绍信,在镇上招待所里开了间房,开始闭关画图纸。

  原身是排雷兵,所在部队主要负责的便是中越边境线,因为自卫反击,那里遗留了难以估量的地雷。原身在两条世界线里都难逃被炸成残疾的噩运,正是因为他特殊的工作。局限于这个时代的科技水平,排雷设备极为落后,更多情况下是靠战士的经验和勇气。

  这个局限对燕宁没用,于燕宁而言,排雷器的科技含量并不高。

  在燕宁画图纸的时候,他报警的消息已经传回村里。有人报警,派出所民警必然要走访调查下。

  民警一出现,村里人也就知道了燕宁报警的事。

  沈父看看沈母:“燕宁到底怎么想的,报警这不是把事情往大里闹,生怕别人不知道咱家红红被谢向东占了便宜不成。”

  “难道不报警,别人就不知道了,谢向东早就嚷的满世界都知道了。”沈母替燕宁说话,“惊动了公安,谢向东总能收敛点。”

  谢向东能因为燕宁报警就收敛吗?

  当然不可能啊。

  谢向东嚷嚷得更厉害了。发现报警无用,姓燕的会怎么做?他要是再不做点什么,可就真了人尽皆知的软蛋。

  谢向东努力火上浇油想激怒燕宁。

  沈家先怒了,沈母在家骂沈父没用,“你就由着人家这么作践你闺女名声!”

  沈父蹲在墙角:“我能怎么办,谢向东道上混的,我能怎么办,人家燕宁个当兵的都没办法。”

  “打上门去啊,堵上他的嘴啊!”沈母喷丈夫。

  沈家三个儿子没吭声。

  沈父愁眉苦脸:“你别闹了好不好,你这是要害死儿子不成。儿子过去只有挨打的份,你没看燕宁都没敢上门找谢向东理论,他也不敢。还是个当兵的,这点血性都没有,红红可是他未过门的媳妇。往日里你总说燕宁这个好那个好,我瞧着也没多好,遇上事就看出来了,人都没影了。他奶说是找人帮忙,我看是害臊躲起来了。”

  沈母心里也有点不得劲,要她说燕宁就该把谢向东揍顿,打不打得过另外说,起码这个态度要摆出来吧。

  坐在一边的沈丹红不禁想起上辈子,燕静个大学男同学骚扰她,谢向东把那人整的差点连学都不想上了。对比燕宁行为,沈丹红心口不免发堵,她的丈夫远不如燕静的丈夫。转瞬这口气又顺了,现在谢向东喜欢的人是她,未来,她才会是被谢向东护在羽翼下的妻子。

  沈父瞅瞅沈母脸色,转过脸看低着头的沈丹红:“要我说,燕宁也不是啥好对象,护不住人。再说他那工作又危险又不着家,结了婚都见不上几回,养老养小都得红红来,干脆算了。我们家红红长得好,还怕找不到更好的。”

  “怎么找,被谢向东那么闹,哪个男人愿意。燕宁再不好,他没退婚,那就是个有良心的。”沈母悲从中来,湿了眼眶,“我可怜的女儿啊,被那个王八蛋害惨了。”

  沈父就说:“出了这种事,燕宁面上不说,心里能不膈应,就怕结婚后才露出来,那到时候红红才是真可怜。”

  沈母悚然一惊,顿觉这也不是没可能,当下是泪如泉涌,慌了神,“那这可怎么办?”

  沈父目光闪烁了下,慢吞吞道:“要是论心意,我瞧着那个谢向东对红红倒是真心。”

  沈母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怔了怔才反应过来,简直是气得佛出世二佛升天,不可思议喊:“你居然觉得个欺负你女儿的臭流氓有真心这玩意儿。”

  沈父被沈母吼得瑟缩了下,连忙补充:“你先别急啊,听我说完。”

  “你狗嘴里能吐出什么象牙来!”沈母凶神恶煞瞪着沈父。

  沈父尴尬地咽了咽唾沫,语速飞快:“谢向东暗地里找过我,说他早就喜欢我们家红红了,这次这么不地道,也是实在没辙,太想娶我们家红红才这样。他说了,只要能娶到红红,他以后就把红红当祖宗供起来,不让她吃点苦。还说了他家就他个人,红红进门就能当家作主。认真说起来,谢向东虽然名声差,可真没干过啥伤天害理的事情,对吧?就是人太活泛了,可他那情况要是老老实实的,早就饿死了,哪能活到今天。活泛人吃得开,他现在那日子过得比谁都好。个体户怎么了,也没偷没抢,国家都是允许的。”

  沈母听得愣一愣的,竟觉得有那么点歪理来着。

  作者有话要说:流氓罪为聚众斗殴,寻衅滋事,侮辱妇女或者进行其他流氓活动,破坏公共秩序,情节恶劣的,处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流氓集团的首要分子,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1979年刑法第160条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