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男配不想当备胎[快穿] > 第 20 章 假千金的假哥20

第 20 章 假千金的假哥20

 热门推荐:
  辗转打听到燕宁的电话,燕新鸿打过去:“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不告诉一声。”

  燕宁声音懒洋洋的,透着讥讽:“告诉你,你能果断放弃燕黎音,让她接受法律制裁,给安安一个公道。”

  “并没有证据……”

  燕宁直接打断:“别说这些没用的话,到了这一步,谁不知道怎么一回事。想让秦志勇开口说实话简单的很,他保燕黎音可不是冲着父女之情,是冲着燕黎音的钱去的,让他知道燕黎音就是个无利可图的穷光蛋,你看他会不会说实话。”

  燕宁冷笑一声:“这事对你来说轻而易举,只要你稍微动动手指头,就能替你亲生女儿讨回一个公道,你愿意吗?”

  燕新鸿静默,觉得自己不该打这个电话。

  “你犹豫不决,因为你现在还吃不准霍景泽能为燕黎音做到哪一步,要是他情圣附体,寻死觅活地要保燕黎音,逼得他父母出手帮忙,燕黎音就能平安度过这个难关。所以你哪里敢轻举妄动,万一你放弃结果燕黎音成了霍家少奶奶,你不亏大了。所以你得看霍家的风向来决定下一步怎么走,霍家保你就保,霍家放弃你才会放弃燕黎音。”

  燕新鸿面皮发紫,很有些难堪。

  更难堪的还在后面,燕宁讽笑:“我说你好歹也是个上市公司的老总,霍家再是有权有势,你至于跪舔到这一步吗?”

  燕新鸿忍无可忍:“闭嘴!”

  “你能堵上我的嘴,难道还能堵上别人的嘴不成,你当外人不知道你为什么留着燕黎音,谁不知道你是冲着霍家那位小少爷去的。给自己留点体面吧,燕黎音都想害死你亲生女儿了,你居然还在权衡利弊。”

  燕新鸿抓着手机的手背上青筋毕露,他恨不得弄死燕黎音,可他不甘心,他已经在燕黎音身上付出了那么多,如果燕黎音完蛋了,那么他之前的付出都将失去意义。

  夫妻生离,父子反目,家不成家,众叛亲离,如果就换来这么一个结局,让他情何以堪。

  听着动静,燕宁就猜到燕新鸿还要一条黑走到底,沉没成本太高,他无法放手,那就一起沉了吧。

  “你不想放弃燕黎音,说白了就是不舍得霍家,觉得搭着霍家的顺风车能得到更多利益。那么你有没有想过,因为你不放弃燕黎音,其实你错过了更多的利益。”

  燕新鸿呼吸滞了滞:“你什么意思?”

  “我啊。”燕宁慢悠悠道。

  燕新鸿一愣,就听他慢条斯理地说:“y&n基金是我创立的,去年大火的vr游戏江湖是我开发的,我这次回国主要是和国家研究院一起研发vr在军事和医学上的深开发。虽然我现在比不上霍家,但比你强,将来我能比霍家更强。

  霍景泽这个得看父母脸色的女婿难道还能比我这个亲儿子对你更大方,怎么可能。你汲汲营营,妻子、儿子、女儿都离你而去,就为了捡燕黎音那颗芝麻,结果却丢了我这颗大西瓜,你说你可悲不可悲。”

  燕新鸿死死咬着牙,声音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怎么……可能!”

  “怪我太低调了,也是因为你的圈子和我的圈子不一样,消息不通。”燕宁微微笑着说,“当年你说燕家你做主,我想做主就把话语权从你这里抢过来。现在我认为我比你强,我更具有话语权,那么现在请你听我说:我一定要让燕黎音付出代价,你如果坚持保她,我不介意让别人说儿子干翻了老子。”

  直把燕新鸿堵得气血翻涌眼前发晕,竟有一丝甜腥从喉咙里冒出来,他两眼发直目视前方,蓦地脚下一软,向后栽倒。

  “燕董,燕董。”

  燕宁眨眨眼,什么情况?

  下一瞬一个焦急的陌生声音从那一头传来:“小燕总,燕董晕倒了。”

  燕宁啧了一声,居然这么不禁气。

  “哥?”餐桌上的燕安挪了挪,上半身歪过去,“怎么了?”

  燕宁摸了摸鼻子,神情无辜:“气晕过去了,至于嘛?”

  这一刻,燕安觉得自己很能感同身受,她都有点同情燕新鸿了,她哥这张嘴有时候气死人不偿命,她好几次都有弑兄的冲动。

  燕宁斜眼瞥点头的燕安:“你点什么头。”

  燕安上下左右扭脖子:“哪有,我是舒展筋骨,天天低头写作业脖子可酸了。”

  燕宁嗤笑一声。

  燕安嘿嘿一笑,追问:“那他没事吧?”

  燕宁没理她,对手机另一头的助理说:“那你们赶紧送医院去,哪个医院回头告诉我,我授权你签字做手术。”

  放下电话,就见燕安已经站起来,燕宁奇怪:“你干嘛?”

  “去医院啊。”燕安理所当然。

  “他那么对你,你倒还有心去看他。”燕宁倒笑。

  燕安犹豫了下,小声道:“哥哥你就不想去看看。”她对燕新鸿其实没啥感情,一天都没好好相处,可哥哥跟她不一样,哥哥和燕新鸿相处了十几年。

  燕宁慢条斯理拿起筷子:“看啊,吃了饭再去看。”看看能不能捡漏。

  燕安:“……”

  去了医院一看,捡漏成功。

  燕新鸿这人是个工作狂,尤其这几年家人不在身边,更是全身心投入工作当中。本身年纪也不小了,身体早已经亮过红灯。

  被燕宁这个不孝子那么不遗余力地气,发现四年钻营,赔了夫人又折儿女,到头来却是枉做小人,燕新鸿当场脑溢血突发,差点就救不回来。最后人虽然救回来了,但是具体后遗症还得看他醒过来,不过因为年纪大,情形应该不会太好。

  燕宁瞅瞅昏迷的燕新鸿,慢吞吞道:“老爷子被燕黎音气得脑溢血。”

  杨助理:“……???”分明是被你。

  燕宁凝视杨助理,平静重复:“老爷子被燕黎音气得脑溢血。”

  杨助理一个激灵回神:“燕董知道秦志勇袭击安安小姐,激怒攻心才晕倒。”燕董躺着,小燕总站着,那当然是小燕总说的都是对的。

  燕宁孺子可教地点了点头,不愧是能做特助的人:“燕黎音还偷偷给了秦志勇三十万。”

  杨助理顿觉自己听到了豪门秘辛,他脸上不敢多做神情,“燕董气坏了。”

  燕宁微微一笑:“老爷子这样,我也有自己一摊事情,公司那边你多留心点。”

  杨助理精神一振:“燕总放心。”

  旁边的燕安一言难尽看着甩锅的燕宁,燕宁瞥她一眼,恨铁不成钢。

  看得燕安一头雾水,等杨助理去忙别的,她满脸求知欲地看着燕宁,就差把问号写在脸上。

  燕宁叹气:“等会儿会有人来探病,我是想通过这些人把燕黎音干的好事传到霍家人耳里,最好能让霍家管住他们家情圣少爷。回头我会找记者拍两张照片写一篇老头子被燕黎音气晕的报道,想办法让秦志勇无意间看到报纸,让他认为燕黎音要被逐出燕家。”

  燕安恍然大悟,秦志勇帮燕黎音不就是图个钱嘛。

  怜爱拍拍燕安脑袋瓜,燕宁幽幽道:“好好练武术吧,一力降十会。”

  燕安:“……”

  用力甩开燕宁的爪子,燕安盯着重症监护室里的燕新鸿,他算是没法碍事了,可霍景泽?燕安慢慢道:“我看那个霍景泽偏执狂一样,他能不帮燕黎音,要是霍家出手,肯定能堵上秦志勇的嘴。”

  “先看看情况,霍家夫妻都算是明白人,不大可能助纣为虐。”

  “那万一霍景泽一哭二闹三上吊呢。”燕安大胆假设。

  “要是我儿子,那我就递根绳子给他。”

  燕安噗嗤笑,笑着笑着笑容勉强起来。

  “要是霍家为了儿子包庇燕黎音,现在我们的确不能相抗衡,那你就牢牢记住这句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燕宁嘴角噙着笑,眼底却有一丝冷意。

  燕安怔了下,缓缓点头。似乎觉得气氛太压抑,她嘟囔了一句:“真不知道那个霍少爷怎么就会喜欢燕黎音,燕黎音那么坏。”

  燕宁微一耸肩:“救命之恩以身相许。”

  燕安还是第一次听说,“燕黎音救过霍景泽的命,怪不得了,那他也不算太眼瞎,毕竟救命之恩的滤镜太厚了。”

  燕宁吐槽:“我也是他救命恩人,认真说起来,我功劳还比燕黎音大,也没见他对我感恩戴德,就是眼瞎。”

  燕安好奇地眨了眨眼。

  燕宁随意道:“六年前的事了,就发生在老家,霍景泽被人绑架,逃出来后晕倒在山上,烧得只剩下半条命。正好我和燕黎音爬山遇见,我让燕黎音在原地等着,我就下去搬救兵,你说是不是我出力更多。可霍景泽只认燕黎音的救命之恩,压根没把我当回事。”

  燕安想起自己曾经也意外救过一个被坏人追赶的少年,时间也是六年前,地点是径山镇也就是燕家的老家,人物的话,那天实在是太黑了,对方又满脸血污迹,她实在记不清长相,就记得是个比她高了大半个头的少年,手摸起来细皮嫩肉,像个少爷。

  她犹豫了下才问:“是暑假吗?七月十二号。”

  “你怎么知道?”燕宁反问。

  燕安抓了抓脸:“不会那么巧吧?”

  燕宁皱眉:“巧什么?”

  “那个,就是我那天也在老家山上,也救过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男孩子。”

  燕宁:“说具体点。”

  燕安有点不好意思,斟酌着道:“那天我去我大姨家,走到半路,有个满身都是伤的男孩子摔在我面前,后面还有人在追,我就把他拖进了灌木丛里。中间我离开了下,天亮了再回去,正好看见一群人把他抬下山。”

  燕宁瞳孔压紧:“天亮了回去,你晚上在山上?追的人后来呢?你离开去哪儿了?”

  一连三问,燕安就知道糊弄不过去了,其实她不想让哥哥为了她以前的遭遇心疼什么的,她现在过得那么好。可哥哥那么聪明,燕安摸摸鼻子,老老实实道:“是晚上,那些人追着不放,眼看要找到我们了,我就跑出去引开他们,这片山头我熟,我就把他们引到了山的另一边藏起来,我因为太累睡着了。”999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999xs.com/

  “你去引开他们。”燕宁深深注视燕安。

  燕安低下头,声音轻轻的:“他们马上就要发现我们,要是被发现,谁都跑不了。我当时在秦家过得太难受了,也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就是不想活了。当时就想着反正我本来就是要死的,用我的命换他一条命,很划算。做好事能积德,下辈子我也许就有福报了。做好事果然是有福报的,救了他之后,我就不想死了,我觉得活着挺好的,幸好我没犯傻,要不然我就等不到哥你来了。”

  她抬头朝着燕宁笑了笑,那笑容满足极了。

  燕宁自问不是感性的人,可这一刻心脏酸涩得厉害。怎样的绝望,才能让一个十三岁的孩子不想活了。秦家那群渣滓,一个都别想善了。

  燕宁安慰一般抚了下她的发顶,若有所思看着她,怀疑燕安救的就是霍景泽,同一时间同一座山,哪这么巧有两个被救的少年,当时也没听说还有人被救。

  如果就是霍景泽,燕安舍命相救,霍景泽怎么感激都不为过。偏偏霍景泽忘了他从逃脱到医院的过程。

  同样的救人,霍景泽却区别对待原身和燕黎音,对燕黎音那叫一个感恩戴德,其实他们救他不过是举手之劳。就是他们不出手,霍家的救援部队也即将搜到那片山头。

  燕宁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他得去求证下,要他没猜错,就很离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