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男配不想当备胎[快穿] > 第 19 章 假千金的假哥19

第 19 章 假千金的假哥19

 热门推荐:
  “她害我坐牢,害我老婆坐牢,害我老娘坐牢,害我儿子没人管教,被人骗着网贷,不然我儿子也不会从楼上摔下来,半死不活地躺在那儿。她把我害得那么惨,我就想杀了她。”

  秦志勇盯着腕上银光闪闪的手铐,瓮声瓮气地说。

  “你在牢里应该学过法,你有案底,刚刚刑满释放就想杀人,十有八九就是个死刑,你死了,剩下你老娘和儿子,你就放心。”

  秦志勇双手抖了抖,他死了,燕黎音会替他照顾老娘儿子,他没用,挣不来钱。燕黎音却有本事,稍微漏一点就够儿子舒舒服服过一辈子。

  “我没想到那么多,我就想出口恶气,被你们抓了,我认栽。”

  之后无论警察怎么盘问秦志勇都不再多说一个字,誓要把沉默进行到底。

  直到警方联系到h市治疗秦越斌的医院,拿到秦越斌医疗账户的账单摊在秦志勇面前,他的沉默才被打破。

  “三天前,你在医院缴清你儿子的25316块欠费,还预缴了二十万医疗费。这些钱,你哪来的?谁给你的?你拿钱的条件又是什么?”

  秦志勇僵在那儿,嘴唇剧烈颤抖。

  对面的两名警察对视一眼,几乎可以确定秦志勇是拿了钱替人办事,只是还缺少实质证据。

  铁椅中的秦志勇猛地抖了下,就像过电一般:“没人给我,是我打牌跟人赢来的。”

  “和谁打牌?”

  秦志勇嘴巴再次河蚌一般紧闭起来。

  “赢了这么一大笔钱应该挺开心的,不守着儿子,跑来b市杀人。”

  秦志勇沉默不语,少说少错,只要他不说,他们就找不到证据。

  燕黎音知道秦志勇的出现会加剧流言蜚语,加上她因为秦志勇的失败而心烦意乱,索性请了两天假在家。

  笃笃笃敲门声传来。

  房间里的燕黎音烦躁地喊了一声:“我不饿,我不吃饭。”她以为敲门的是保姆。

  “是我。”霍景泽清冷的声音传来。

  燕黎音愣了下,整了整情绪,过去开门:“阿泽,你怎么来了,你也没去上课?”

  霍景泽眼望着燕黎音,直接道:“收拾两件衣服,跟我走。”

  燕黎音愕然,不明所以看着他:“怎么了,去哪儿?”

  “你取了三十万,给了秦志勇,是吗?”

  霍景泽的声音很平,却像是一个惊雷,炸响在燕黎音耳畔,炸得她整个人头晕目眩,她眼角剧烈颤抖着,不可思议地望着霍景泽。明明已经骇到极致,她思维却还清晰着。

  连具体数额都知道,显然霍景泽去查过,对他而言银行记录并不难查。

  “是的,他威胁我,要是我不给他钱,他就来学校闹,我害怕,我不想再被人指指点点,所以我花钱消灾。”对,就是这样的,燕黎音慢慢镇定下来,她的理由非常充分。

  失望染上霍景泽的双眸,他说:“前脚你取了钱,后脚秦志勇收到一笔钱,想杀燕安,这样的巧合,是警察会信还是燕叔叔会相信?”

  燕黎音脸颊抽动,先声夺人:“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怀疑是我指使秦志勇,你怎么会这样离谱的想法,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嘛。这就是一个巧合,我哪知道秦志勇为什么会发疯,他本来就不是个好人。”

  霍景泽眼中失望更浓:“那天我看见了,事发前你心情就非常好,前所未有的好。”

  燕黎音心跳差点停止跳动,她嘴角蠕动良久,神情急剧变换,在否认到底和承认之间来回横跳,难以抉择,足足过了一分钟,她再开口声音已经沙哑:“那你要告发我吗?”ωωω.九九^九)xs(.co^m

  霍景泽的神情忽然变得悲哀:“你知道,我不会。可我能查到你取了钱,警方也能查到。”

  “警方为什么要查我。”燕黎音睁大了眼,眼角的得意连她自己都没察觉,“秦志勇有足够的杀人动机,秦志勇肯定会承认,警察还有什么好查的。”

  霍景泽缓缓摇头:“会查的,杀人未遂这样的恶性案件,警方一定会把秦志勇的所有情况都排查一遍,那笔钱很容易就被发现,然后你会作为相关人员被调查。你想的太简单了,就算秦志勇杀了燕安,你也跑不了。

  燕黎音的自信终于出现裂缝,她心头巨震,垂死挣扎:“就算知道我给了秦志勇钱又怎么样,秦志勇不会乱说的。”

  “你想过没有,一旦燕叔叔知道这些事,他知道你想害燕安,害他的亲生女儿。他还会再抚养你吗,你又拿什么笃定秦志勇不会出卖你。那三十万应该只是订金,我猜你答应他事后再给他家里一大笔钱,也许还答应照顾他家里人。可没了燕叔叔,你哪来的钱,秦志勇又为什么要继续守口如瓶。”

  燕黎音只觉得全身血液都开始倒流,三魂七魄都在造反,她牙齿切切碰撞,发出咯吱声,声音断断续续:“只要……你愿意帮我,我爸……爸就不会……放弃我。”秦志勇就不舍得背叛我。

  霍景泽眼里涌现水光,悲哀望着燕黎音。

  “你……不愿意帮……我,”她破碎不堪的声音徒然变得尖锐,“你觉得我很可怕,是不是,所以你不想帮我,是不是?”

  “我想帮你,可我帮不了你,到时候我父母也会知道这件事,他们绝不可能再让我帮你,燕叔叔重视的从来都不是我,是我的父母。”霍景泽神情哀伤至极。

  燕黎音心中那根弦彻底断了,身上一阵冷一阵热的交替。她取钱的事会被警察查出来,到时候燕新鸿霍景泽的父母都会知道,就算没有证据证明她把钱给了秦志勇,他们也会把她和秦志勇杀秦亚男的事情联系起来。霍景泽的父母已经对她很不满,绝对不会再容她,他们会施压燕新鸿,让燕新鸿放弃她。权衡利弊之后,只要利大于弊,燕新鸿一定会放弃她。秦志勇知道她没了钱,怎么可能不出卖她。

  想明白前因后果的燕黎音四肢冰冷,身上的力气一点一点在被抽走,她扶着椅子慢慢坐下,才不至于跪倒在地。

  “快收拾下,跟我走。”霍景泽再次催促。

  燕黎音愣愣重复:“跟你走。”

  霍景泽说:“趁警方还没查到你身上,你赶快出国,那边我已经安排了人接你,他会安顿好你,有机会我会去看你。”

  燕黎音一动不动看着霍景泽的眼睛,像是要看进他的心里去,突然低语:“其实你能帮我的,只要你愿意护着我,你爸爸妈妈那么爱你,只要你愿意护着我。其实只要一点钱而已,一点钱就够了,只要一点钱就能让秦志勇心甘情愿闭上嘴,不是吗?”

  豆大的眼泪从她眼眶里滚出来,哭声越来越密,燕黎音看着霍景泽,绝望哭泣。

  “阿泽,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一时鬼迷心窍,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不想下辈子像阴沟里的老鼠那样躲躲藏藏地活着。”

  这已经不是霍景泽第一次听见燕黎音的忏悔,每一次都十分真诚,然后下一次,她又犯错,错得越来越离谱。霍景泽喉结滚动了下,艰难拒绝:“如果我自己有能力,我愿意保护你,可我不能逼我父母来保护你。”

  燕黎音撑起身体,摇摇晃晃走向霍景泽,扑过去抱住他的腰,埋在他胸口哀哀道:“你说过我保护过你,你一定会加倍保护我的,你说过要报答我的。”

  无可名状的感激,穿越时光,重重砸在霍景泽心头。他彷佛看见有一把刀在锯自己的心脏,拿着刀的一头是救了他的燕黎音,另一头是生他养他的父母。霍景泽的面孔因为痛苦而惨白,额角沁出冷汗。他用力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眼睛时扶住燕黎音的肩膀:“黎音……”

  剩下的话被急促敲门声打断,保姆在喊:“黎音,有警察说要找你了解情况。”

  燕黎音悚然一惊,瞬息之间惨白了脸。

  霍景泽也惊住了,没想到警方动作这么快。

  警方不信那钱是秦志勇赢回来的,钱总不能凭空冒出来,便着手调查燕宁提供的那几个和燕安结怨的人。

  没过一天,警方就查到燕黎音名下的工商卡在上周日南京路分行被取出过三十万,调出监控,确定是燕黎音本人取的钱。并且还有意外发现,同一条路上的无人超市门口的监控完整拍下从银行出来的燕黎音把装着钱的包递给秦志勇的过程。

  现代社会,监控遍地都是,让阴影无可遁形。

  警察立刻行动,找上门,对栗栗危惧的燕黎音说:“有关于秦志勇的案子,有些事情想请你回局里协助调查。”

  不知哪里刮来的风,穿过皮肉,钻过骨缝,一直吹到了心里,燕黎音重重打了个哆嗦,她死死抓着霍景泽的手,眼底的仓皇无助一览无余,深深刺痛霍景泽的眼。

  燕黎音被警方带走,上车最后一刻,她回头望呆愣愣站在门口的霍景泽,眼底都是哀求。

  心上彷佛被什么东西压着,霍景泽喘不过气来。

  六神无主的保姆打电话给燕新鸿。

  燕新鸿差点怀疑自己听错了,秦志勇的案子,什么案子?他心里咯噔一响,打电话向警局朋友询问。

  对方也惊奇,合着燕新鸿都不知道自己亲闺女差点在学校门口被砍死。

  燕新鸿就是不知道,无论是燕宁和燕安哪个都不会主动告诉他。而知道的熟人想着燕新鸿应该早就知道,养女的生父想杀亲生女儿,这种丑闻他们也不好主动问,于是燕新鸿成了最后一个知道的。

  托那个朋友的福,燕新鸿知道了几天前燕黎音刚给了秦志勇三十万,然后燕安就差点被秦志勇砍死在校门口,正常人都会怀疑燕黎音。

  燕新鸿又是不可思议又是愤怒,燕黎音她怎么敢!她竟敢卖凶杀人,用的他钱去害他的亲生女儿!

  他这把年纪自问经历不少,遇上再可恨的对手,都没想过,可燕黎音她就是敢。鸡皮疙瘩爬满手臂,燕新鸿不寒而栗,他到底养了个什么玩意儿。

  这样可怕一个人,霍家怎么可能接受。

  就是霍景泽,难道还能继续一往情深?

  燕新鸿都觉得不可能了,他沉默半响,想打电话问问燕安情况,才发现自己没儿女手机号,心里突然就有点空荡荡的。

  “马上订回b市的机票。”燕新鸿吩咐身边助理。

  审讯室里的燕黎音出奇的镇定。

  “那三十万是我给他的,他威胁我要是不给他钱,他就来学校闹事,让我不得安生,我的情况你们也了解,我特别怕人说三道四,我只能给他,反正三十万也不是很多。

  告诉家里人?那是我亲生父亲,让我怎么有脸说,不是给我爸爸妈妈添堵。

  他倒是没少在我面前骂秦亚男,就是燕安,毕竟当年是燕安告他虐待让他坐了牢。

  对燕安,怎么说呢?要说一点怨恨都没有是骗人的,她一回来,我的身世又被传开,我被同学排挤嘲笑,怎么可能一点都不怨。不过我也知道是我对不起她在先,是我活该。

  警察阿姨,你们这样问,不会是怀疑是我让秦志勇去杀燕安吧。怎么可能,哪来这么大的仇这么大的怨。”

  审讯的警察私下都讨论,要她真是幕后指使,这小姑娘心理素质绝了。

  而隔壁的秦志勇坚决贯彻少说少错不说不错的政策,就算警方把燕黎音给他钱的照片瘫在他眼皮子底下,他也把嘴巴闭得紧紧的。他在监狱里学过法,他不承认,光凭这一点并不能证明燕黎音收买他。

  他不担心燕黎音见到警察就会吓得什么都说出来,那个死丫头别看年纪小,心又毒又狠,算计他和秦亚男的命起来,一点都不带犹豫和害怕的。

  诚如秦志勇所想,单单燕黎音给秦志勇钱,并不能证明是燕黎音收买秦志勇去杀燕安。

  如果没有其他证据,警方最多扣留燕黎音二十四小时。

  燕黎音安静地坐在铁椅里,雪白灯光下,她的皮肤也雪白一片,乌黑的眼睛,小巧的鼻子,殷红的嘴唇,一身米白色长款羽绒服,看起来就像个养在城堡里纯洁又无暇的小公主,与冷冰冰的审讯室格格不入。

  坐在他对面的警察牙疼一般摸了摸腮帮子,看起来这么软,没想到居然是个硬茬子。

  燕黎音垂眸盯着自己的指尖,想着霍景泽,他现在在做什么,她所有生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

  作者有话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