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男配不想当备胎[快穿] > 第 18 章 假千金的假哥18

第 18 章 假千金的假哥18

 热门推荐:
  “今天的风有点大。”燕安抱怨着缩了缩脖子。

  怕冷的丁梓涵哀嚎:“明天更冷,还要下雪。”

  “真的吗?”燕安很高兴的语气。

  丁梓涵:“……”

  近了,更近了。

  人群里的秦志勇不断向前,眼底迸射出孤注一掷的狠绝。

  燕黎音发现了秦志勇,她呼吸微微一滞,无意识收紧拳头,死死盯着秦志勇的身影。

  燕安莫名打了一个寒噤,她低头紧紧围巾,摸摸脸。

  此时秦志勇与燕安之间只隔了三米,他握着刀柄的手缓缓往外抽。

  燕安还在与丁梓涵说笑着,全然不知危险的临近。

  学生的欢笑,父母的念叨,汽车的喇叭,雾蒙蒙的月光,交织出温暖的人间。

  秦志勇彷佛潜行在人间的恶鬼。

  三米,两米,只剩下最后一米。

  燕安忽然抬头,视线猝不及防与戴着口罩的秦志勇对上,她愣了愣,猝然瞪大眼。

  秦志勇也为之一愣,立刻抽刀气势汹汹砍过去。

  雪亮刀光照亮燕安的眼睛,她用力扯着丁梓涵侧避,锋利的刀尖划破羽绒服,雪白鹅绒洋洋洒洒飘出来。

  人群发出刺耳尖叫,连滚带爬四散逃开。

  视线受阻的秦志勇胡乱挥打鹅绒。

  燕安趁机抓起书包用力砸过去。

  秦志勇被砸中肩膀,倒退一步,他愤怒地再起举起刀冲向燕安。突然之间,一股大力从背后攥住他的手臂,重重一扭。吃痛之下秦志勇惨叫一声,手指脱力,锃亮的西瓜刀咣当一声掉在地上。与此同时,抓着秦志勇胳膊的人重重一压,秦志勇就被反着手按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

  惊慌失措的人群稍稍平静了一些,瞪着落在地上的刀,抽气声此起彼伏,当然还有傻大胆飞快拿出手机拍。

  “你没事吧。”惊魂未定的丁梓涵抓住燕安的胳膊。几个热心同学家长也聚了上来,关切询问。

  “没砍到,只破了衣服,还好我穿得多。”燕安故作镇定,双手在轻轻颤抖。

  丁梓涵如释重负:“幸好幸好,天啊,这到底什么人,难道又是个神经病,杀学生垫背。”

  燕安眨巴眨眼,往前走,丁梓涵一把抓住她:“别过去,那可能是个神经病,小心点。”

  “我认识。”燕安冲摁着秦志勇的高大男人叫了一声,“阿明哥。”那是燕宁给她请的司机兼保镖。

  燕安的视线落在被阿明哥按在地上的人身上,眉眼间的那种熟悉,她蹲下去,扯掉口罩,神情立变:“是你,秦志勇。”

  秦志勇失望又绝望,就差那么一点点而已,他就能办成事了。

  燕安看一眼旁边的刀,咬牙切齿:“你想杀我,我哪里招你惹你了。”

  秦志勇颤了颤,求生的本能令他的脑子前所未有的清明:“你害得我坐牢,毁了我们一家,我就是想吓唬吓唬你。”

  “我差一点就被你砍死,你说只是吓唬吓唬。”燕安冷笑一声,“你跟警察说去。”她果断拿出手机报警,然后打电话给燕宁。

  期间,燕安无意间一个错身,看见了人群中的燕黎音,眯起了眼。

  燕黎音僵立在原地,怒睁的眼角几乎要撕裂,五官因为愤怒扭曲。

  秦志勇这个废物,他怎么能失手,他怎么能!

  直视着燕黎音,燕安冷冷一笑,燕黎音肯定很失望。不过此时的燕安还没往燕黎音身上想,毕竟,杀人,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

  秦志勇想杀她,燕安不奇怪,在她眼里秦志勇就没下限。何况秦越斌的事她早就知道,秦志勇眼看着儿子没的救了想来杀她泄愤,杀人动机非常充足。

  燕黎音僵冷着脸错开目光,没再看秦志勇一眼,抬脚离开,竟没留意到霍景泽没跟上来。

  霍景泽面平如镜,细看却能窥见眼底并不平静,涌动着莫名的暗潮,他望一眼不远处的嘈杂人群,抬脚去追燕黎音。追上之后,他嘴角动了下,终究没说什么,沉默地坐上车,而心不在焉的燕黎音也没发觉霍景泽的异常。

  二十分钟后,车子停在燕家庭院内,燕黎音强打着精神对霍景泽说:“好了,你就别送我进去了,早点回家休息。”

  霍景泽望着她,眼眸黑漆漆一片:“我有话跟你说。”说着径直进了屋子。

  燕黎音眼角不受控制地跳了跳,连心跳都漏了一拍,很快就安慰自己不要杯弓蛇影,反倒惹来麻烦。

  燕新鸿依旧不在家,只有保姆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等燕黎音,见了人就说:“炖了雪梨汤,这几天干燥,喝这个……”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霍景泽语气平平说了一声:“出去。”

  保姆脸白了白,都没敢看燕黎音的眼色,直接就回房去了。

  “阿泽,你怎么了?”燕黎音声音有点紧绷。

  霍景泽目光落回燕黎音身上,问:“你认识那个人?”

  “怎么可能?”燕黎音下意识否认。

  霍景泽目光暗了暗:“燕安叫他秦志勇。”

  燕黎音的脸唰得白了,心蹦到喉咙口,她慢慢,慢慢地扯了下嘴角,“那是我亲生父亲,让我怎么向你承认,那个拿着刀的人就是生我的人。我不知道他想做什么,更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那么做?我很害怕,我怕所有人都知道那个人是我亲生父亲,加倍嘲笑我讽刺我。”

  晶莹的眼泪一滴一滴滚下来,燕黎音的模样可怜无助极了。

  望着这样楚楚可怜的燕黎音,霍景泽的眼前不由自主浮现的却是亢奋的、笑容舒畅、语气轻快的燕黎音。秦志勇动手前,燕黎音就一直在看着他,看得专心致志,都没发现他在看着她。

  一个又一个画面交织在一起,拼凑出一个可怕的猜测。明明屋里那么温暖,霍景泽却像是置身冰窖,刺骨冰寒席卷全身。

  警察迅速赶到校门口,把秦志勇押上警车,燕安则坐着自家的车跟在后面。

  匆匆赶来的老师们扯着嗓子道:“散了散了,都赶紧回家去,路上注意安全,不要走小路。”

  年轻的学生无知无畏,在没有任何伤亡的情况下,恐惧退去只剩下兴奋。

  尤其在丁梓涵的询问下,燕安并未隐瞒秦志勇的身份,她为什么要替燕黎音隐瞒。

  众人才知道被抓那人居然是燕黎音的亲生父亲,燕黎音的生父拿着刀想杀燕安,这可太狗血了。

  学生们议论纷纷着离开,不难想象后期的舆论发展。

  十分钟后,燕宁赶到警局,在外面等他的阿明迎上去。

  燕宁拍了拍他肩膀:“今天多亏了你。”

  阿明摇头:“差一点就让他伤了安安,是我的失职。”就差那么一点而已,燕安就会被砍伤,失去行动能力之后,后果不堪设想。万幸燕安反应快,突然袭击之下也能躲开。万幸他发现那人鬼鬼祟祟不对劲,下车跟了上去,只他以为是个想浑水摸鱼的扒手,万万没想到秦志勇居然敢在校门口对学生动刀子。要知道学校那是高压线,向来从严从重处理。

  “你已经做得够好,不用求全责备。”燕宁笑着安抚,“别的就不多说了,回头给你封个大红包。”

  燕宁大步走进警局,鉴于燕安还是个学生,又是受害一方,警方让燕宁见到了正在做笔录的燕安。

  “哥。”见到燕宁,燕安的害怕后知后觉涌出来,她差一点就被砍了。

  燕宁视线在破开的衣袖上定了定,伸手安抚地揉揉她的脑袋:“没事了,秦志勇已经被抓起来。”

  一旁的女警也跟着安慰了几声,她挺喜欢镇定又条理清晰的燕安。

  “先配合警方的调查。”燕宁在燕安身边坐下。

  有了兄长的陪伴,燕安更加镇定,详细说了自己和秦志勇的瓜葛。

  房间里的警察听得都觉得不可思议,看向燕安的眼神越来越同情,对秦志勇也就越不齿。

  等燕安说完,燕宁十指交握:“关于秦志勇,我有个情况要补充。”ωωω.⑨⑨⑨xs.co(m)

  女警态度和蔼:“请尽管说。”

  燕宁缓缓道:“秦志勇的儿子秦越斌坠楼重伤,目前正在重症监护室治疗,需要一大笔医药费,秦家为了救儿子已经倾家荡产。以我对秦志勇的了解,他是一个非常爱儿子的人,如果他儿子死了,他万念俱灰,是有可能想杀了我妹妹泄愤。可他儿子还活着,等着他筹钱救命,他却从h市专门跑到b市来想杀我妹妹。在学校门口伤学生,他肯定跑不了,他被抓,他医院里的儿子怎么办?

  我个人觉得秦志勇的行为不符合常理,按道理来说,应该是秦志勇来找我妹妹要钱救儿子,要不到钱,秦志勇再恼羞成怒动刀,而不是一上来就拿刀砍,直接奔着杀人来。”

  经燕宁这么一说,警方顿也觉得不符合常理,但要说秦志勇就是那么个顾头不顾尾的冲动莽夫也有可能,但是有了疑点,他们就有新的调查方向,警方不可能放过任何一个疑点。

  秦志勇有个等着钱救命的儿子,属于很容易被人收买的对象,于是就问燕安有没有和其他人结仇。

  燕宁便说了莫成恺四个因为燕安被开除记过的学生,眼角往下一压,他接着道:“再有就是和我妹妹错位身份的燕黎音了,秦志勇的亲生女儿。两人现在在一个班里,因为我妹妹的出现,燕黎音难免被人说三道四。大概她男朋友霍景泽也算一个,对方十分维护燕黎音。”

  “非常感谢燕先生提供的线索,对我们的侦查很有帮助。”

  燕宁微微一笑:“这是我应尽的义务,还望诸位尽快查清楚真相,省得我们提心吊胆。”

  寒暄两句,燕宁带着燕安离开。

  燕安抿抿唇:“哥你是怀疑燕黎音吗?”

  燕宁偏头一笑:“不排除这种可能,秦志勇的行为不符合逻辑。”

  之前燕安没多想,就觉得秦志勇恨得想杀了自己,可经过燕宁那么一分析,也觉得秦志勇莫名其妙。秦越斌还有救,秦志勇不至于丧失理智到想两败俱伤,他怎么可能不考虑他的宝贝儿子。

  “也就两种可能,第一种秦志勇失智就图个一时痛快。第二种秦志勇被收买。第一种没有讨论的必要,只讨论第二种,这节骨眼上能收买秦志勇的也就是钱了,秦越斌急等着钱救命,医院账户一查就能查出来。”

  燕安醍醐灌顶:“哎呀,那哥你刚才怎么不提醒警察。”

  燕宁怜悯看她一眼:“调查犯罪嫌疑人的经济情况,这是基本的办案常识,警方还用得着提醒。你这样,算了,幸好你武力值天赋高,当不了智慧型警察,就当打手型,反正都是保护人民群众,殊途同归。”

  燕安:“……”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更晚上十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