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9 章 第 59 章

 热门推荐:
  《拯救高远大作战》春节七天揽收票房近二十亿,成为一匹横杀出来的黑马,坐收春节档票房冠军;除了票房外,它在各大社交媒体上的话题也相继爆表,引发了全民对爱情、对亲情的思考。

  春节过后,简绎去公司上班的时候,同事们都在交流春节看了什么电影,排雷的排雷、推荐的推荐,一致都认为《拯救高远》是春节档最物超所值的电影。

  高依雯一战成名,这部电影的高票房和高口碑为她在影视圈后续发展奠定了基础,而宋晓飞春节后路演的表现也可圈可点,有了几分投资人的担当和智慧,这次电影的成绩,无疑也为他打了强心针,让他感受到了努力后获得成功的成就感,未来如果形成良性循环,说不定真的就此改邪归正了。

  简绎很为这两人高兴。

  元宵节的时候,高依雯还在外地路演,中途特意又给简绎打了个电话,激动地向她致谢:“等我和晓飞跑完路演,好好请你和宋寒山吃一顿饭,太感谢了,你就是这部电影的伯乐。”

  “别这么客气,正常投资而已,你这部电影的底子在,就算没有宋寒山,也应该会有别的投资商,”简绎笑着道,“而且,这次你替宋氏挣了这么多钱,要请也该他请才对。”

  “说的也是啊,我这个导演兼制片苦吃了不少,钱挣得倒是真不多,都被资本家拿走了,”高依雯恍然大悟,又关切地道,“小绎,宋寒山这么厉害,你可得小心一点,我听晓飞说,你们俩在吵架?这年头,不可靠的男人太多了,千万别做傻白甜,把他的银行卡看好,保护好自己是第一位的。”

  没想到他们俩不和的消息都传到一心扑在电影上的高依雯耳朵里了。

  简绎安慰道:“你放心,傻白甜这三个字肯定和我这个人无关。”

  “那就好,”高依雯有点发愁,“你说这宋家的叔侄俩性格怎么就差了这么大老远呢?看看宋寒山这运筹帷幄的架势,再看看宋晓飞,有了一点成绩就飘上天了,这两天天天在外面和人组饭局,喝得酩酊大醉回来。”

  简绎心里咯噔了一下。

  这宋晓飞不会又犯老毛病了吧?这种酒局最容易出事,宋晓飞现在又有钱了,四周肯定少不了觊觎他的女人,被人一勾搭说不定就又管不住下半身了。

  “高导,你可别让小叔叔和以前的朋友混在一起,”她担忧地提醒,“他这次面子里子都赚翻了,身边要是有人不怀好意就糟了。”ωωω.九九^九)xs(.co^m

  高依雯看得十分通透:“这种事情靠管没用,他要是变了心,我也拦不住,管来管去反倒成了怨偶,他又不是我的天,退一步说,就是天塌了我还有我的电影,也能活得很滋润。”

  “说得好,”简绎乐了,“我也得去努力搬砖了,就算没了宋寒山,也还有小钱钱能抚慰我的心。”

  两人又插科打诨了一番,这才挂了电话。

  简绎靠在椅子上,嘴角的笑容渐渐消失了。

  她沮丧了一刻。

  这个春节假期努力想要忘记的事情,被高依雯这一通电话又勾了起来。

  她至今还有点不敢相信,那天晚上她拒绝了宋寒山的复合请求,这被任何一个人知道了,都会觉得她是个傻瓜吧?宋寒山不计较她荒唐的过往,也不在乎她的谎话,只要点一下头,她和简一忻就又可以生活在一起,她也又拥有了宋太太这个金光闪闪的称号。

  宋寒山一定觉得她不识好歹了。

  她是不是傻!

  她为什么忽然对宋寒山有了这么高的要求?要宋寒山无条件地信任她,要两个人之间坦诚以对、毫无芥蒂,她难道想要宋寒山全心全意的爱,不止爱她的身体,还有她的灵魂?

  一定是言情小说和电影看多了,文学创作中那些不切实际的爱情把她从一个财迷变成恋爱脑了。

  明明她从前男友劈腿开始就已经不相信爱情了,为什么还要对宋寒山这样的天之骄子抱有这种期待?这下安安稳稳守着简一忻长大的目标又实现不了了。

  更何况,她自己都没有真心实意地爱过宋寒山,每天吹一些毫无诚意的彩虹屁,怎么就能要求宋寒山毫无保留地爱她呢?这也太双标了吧!

  冲动是魔鬼。

  她烦恼地抓了抓头发,倒在了椅子上。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垃圾系统并没有什么要后退的动静,说明她的这个抉择并没有错。

  疯狂地在心里把自己吐槽了个够,耳边响起了几下敲击声,她猛地抬头一看,是林乔涵。

  “你怎么了?一副便秘的表情,肠胃不好?”林乔涵毒舌道。

  旁边的秦菲儿哈哈大笑了起来:“老大,你太毒了吧?应该不是,我观察小绎快半个小时了,她一直这副苦大仇深的表情,像是在手刃渣男。”

  简绎哭笑不得:“你们俩一唱一和的,说相声呢?”

  “别手刃渣男了,渣男哪有赚钱重要,”林乔涵朝她示意,“走,和我一起去趟华安地产,这不马上开盘了,一起把白家三号地块的楼盘再捋一捋,未来有什么好的想法也聊一聊,你这财神爷的名号在业内太响亮了,他们老总邀请我们继续合作呢。”

  华安地产是个老牌的地产公司,产业遍布全国,总公司下辖各地的分公司,一直和林乔涵联络的,是申城这边的负责人李总。

  因为最近几年的业绩强劲,尤其是白家三号地块的出色表现,李总已经高升成为总公司的副总,这次的会面就在公司的会议室进行。

  李总和林乔涵这些投资商们已经开过几次会了,彼此比较熟悉,大家寒暄了几句坐了下来。

  会议的第一项议程就是对白家地块的开盘做最后的查漏补缺,工程部汇报了项目进程,销售部的经理则对目前的工作简况进行了汇报,着重讲述了现存意向客户的数据和楼盘的定位定价,并对楼盘第一期的首开充满了信心。

  李总听完后,对他们的工作表示了赞许,又看向简绎,笑着问:“小简,你觉得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简绎沉思了片刻,迟疑着问:“楼盘单价均价六万,有做过调研吗?”

  “当然,”李总的特助小刘接过了话茬,“我们这楼盘现在是网红地块、明星楼盘,无论是规划还是配套都是最好的,周边的二手房房价早就蹭蹭涨了上来,我们的定价略高于二手房的报价,毕竟这楼盘质量摆在这里,又是精装修的,销售重点再把市政府搬迁的利好一说,意向客户早就已经三倍于首开房源了。”

  旁边几个人交头接耳了几句,连连点头。

  “李总,我的看法稍有不同。”简绎的手指无意识地轻叩着桌面,正色道。

  李总略略吃惊。

  一般来说,离开盘的日子已经很近了,这查漏补缺的会议也就是走个过场,大家聊聊开盘时的注意事项,这会就算是开好了。

  没想到简绎还真的来提意见来了。

  “你说,别客气。”他来了精神。

  “我的看法,单价六万高于周边二手房的报价,这个定价太高了,几乎把现有利好所带来的所有升值空间锁死,可能前期会因为各种利好带来虹吸效应,让楼盘抢售一空,但却会影响楼盘或者公司的可持续发展,”简绎指着资料里的表格,侃侃而谈,“我认为一家房企带来的作品,除了在设计、工程质量、工期上严格把关之外,能否做到和业主共赢,也是关键的一环,稍稍留出利润空间,让业主看到自己物业的增值空间,是培养业主对楼盘、对公司忠诚度的良策之一,会让业主在以后的购房计划中,把公司放到首位,带来二次购买的欲望。”

  “而且,这个楼盘我们已经很挣钱了,没必要把所有的利润都吃进,大家一起发财才能财源滚滚,也省得以后要是市政府没有定址白家地块会带来什么不良的后果,你们说呢?”

  不知怎么,会议室忽然一下安静了下来,紧接着,林乔涵连连咳嗽了好几声。

  简绎有点不安,压低声音问:“怎么了?我什么地方说错了?”

  “没有。”林乔涵朝她挤了挤眼,“门口。”

  简绎狐疑地往旁边一看,脑中顿时懵了一瞬。

  只见会议室的门口站着两个人,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大腹便便,面带微笑,一看就是个久经商场的老狐狸,而另一个高大隽挺,脸色沉肃,正是她几个小时前还在惦记着的宋寒山。

  李总率先站了起来:“林总,你来得正好,我们正在讨论白家三号地块呢,你来替我们把把关,快请坐。”

  林总饶有兴致地打量了两下简绎:“这位是……”

  “林总你好,”简绎硬着头皮站起来招呼,“我是简绎。”

  “哦,你就是小简啊,我刚刚在办公室里和寒山一起讨论你呢,”林总笑着道,“说你很有前瞻性,眼光独到,预测到了白家地块的成长。”

  简绎心里纳闷极了,宋寒山的日程每天都排得满满的,今天怎么会突然跑到了华安?没听说两家要合作啊。

  她摸不清这两位大佬的想法,只好含糊着谦虚了几句:“林总你过誉了,只是凑巧而已。”

  “我本来也这么觉得,”林总略带深思地道,“不过,刚才听了你的发言,我觉得可能不是凑巧了,你说得很好,我也很受启发。”

  他又看向宋寒山:“寒山,你赶不赶时间?有空的话不如坐下来指点我们一下?”

  宋寒山的目光在林乔涵的身上打了个转,最后落在简绎脸上。

  不知道是不是简绎的错觉,宋寒山的目光和以前不太一样,仿佛带着炙烈的光芒,十分热烈,却又努力克制。

  他凝视了简绎半晌,这才看向会议室中的众人,语声淡然:“我等会儿还要去开个会,就不打扰大家了。不过我觉得林总评价得很对,她刚才的发言的确让人深受启发,我们的确需要可持续性的发展,在追求利润价值的基础上,社会价值也应该有所体现。”

  和来时一样突然,宋寒山又突然地离开了,林总把他送了出去。

  李总和几个高层商量了一下,笑着道:“小简,你的建议很珍贵,我们这边初步采纳了,至于单价具体下调多少,离开盘还有几天,我们再做个调研,到时候提前和你们也通个气。”

  接下来的流程就比较轻松随意了一些,华安交流了一下明年的工作计划,并将几块看中地块的资料给了几家投资商,看看大家有没有兴趣再次合作。

  简绎虽然没有什么地产工作经验,但胜在她看过原书,聊起地块未来的发展也不词穷。而且,原本大家都只是把她当成吉祥物,觉得她只是运气好,误打误撞碰上了白家地块,以前中高档定位的意见也只是碰巧罢了,今天这一出发言把在座的都震了一把,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这以前的轻视之心一去,沟通自然也就更顺畅了起来。

  会议圆满结束,林乔涵跟几位投资商和李总达成了几项初步的合作框架。

  从华安出来,司机去停车场开车了,林乔涵和简绎的心情放松,一边说笑着一边站在大门口等车。

  “没想到啊小绎,你说起来还头头是道,我一开始还替你捏了把汗。”林乔涵感慨道。

  “你太抠门了,付给我秘书的工资,要我做双倍的活,给我双倍的压力,”简绎开玩笑道,“不涨工资这过不去了。”

  “涨涨涨,明天就打钱。”林乔涵慷慨地道。

  “录音录下来。”简绎拿出手机作势要留下证据。

  两个人正笑闹着,身后有脚步声响起,宋寒山的声音传来:“小绎。”

  简绎的笑容凝固在嘴角,转过身去,略带尴尬地问:“你怎么还在这里?”

  “等你,有话和你说。”宋寒山淡淡地道,又看向林乔涵,“介意吗?”

  林乔涵看了看简绎,询问她的意见。

  简绎点了点头。

  “那你小心点,有事叫我,我就在边上。”林乔涵叮嘱了几句,退到了旁边的转角处。

  简绎定了定神:“找我有事?”

  宋寒山定定地看着她,仿佛想要把她印进自己的脑海里:“我看到你做的兔子了。”

  简绎愣了一下,忽然脸上有一点烫。

  那只兔子是她以前抽了风,美滋滋地买了一堆材料亲手DIY的,原本想要礼尚往来,作为宋寒山送她结婚纪念日的回礼,没想到那天两人彻底闹翻,她都把这只兔子给忘了。

  “没……没什么,”她支吾了两下,“我随便做的,不值钱的小玩意儿,你要是不喜欢随手扔了就好,或者给忻忻,对,给忻忻玩就好了。”

  她想到了理由,顿时松了一口气。

  宋寒山的嘴角扬起了一丝弧度。

  简绎觉得自己今天一定是眼花了,怎么她在宋寒山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宠溺?

  “还有,你今天发言的时候特别漂亮,眼睛里好像有星星在闪耀,我仔细回想了一下,觉得这个时候的你,跟以前和我吵架的时候一样,有一种特别的活力,特别耀眼,我想着想着,忽然明白了很多。”宋寒山的声音低柔,“我刚才称赞你的话,都是真心的,以前我不希望你过多接触投资方面的事情,只希望你做一个纯粹的宋太太,我现在反省了一下,是我太□□了,你也应该有权利做你喜欢的事情。”

  简绎震惊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什么意思?

  宋寒山在称赞她吵架的时候特别漂亮,这是说的真心话还是在反讽?

  而且,后面几句的反省,听起来特别真诚,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宋寒山改性了?

  “等一下,你没发烧说胡话吧?”她不敢置信地问。

  宋寒山摇了摇头:“初一那天,我太草率了,也太自以为是了,总觉地我提出复合是我给你的恩赐一样,你的拒绝在情理之中。我当时很生气,可现在明白了。现在你把那天的事情都忘了吧。”

  “啊?”简绎完全听不明白,整个人更傻了。

  “过几天等我把事情处理好了,我再来找你,”宋寒山恋恋不舍地看了看她,又看了看等在远处的林乔涵,终于还是忍不住问,“这就是在酒吧里为你砸酒瓶子的老板?”

  简绎喃喃地道:“对。”

  宋寒山努力克制着自己,不要让自己语气中的酸意太过明显:“我觉得他没我好,你如果在考虑第二春,还是再等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