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章 第 56 章

 热门推荐:
  农历新年很快就要到来了,一年到头的忙碌也暂时告了一个段落。

  公司的年假从腊月三十到正月初九,比规定的日子多了三天。倒也不是林乔涵抠门,实在是公司的业务蒸蒸日上,而且年后白家三号地块的楼盘马上要开了,他们需要对策划方案进行最后的润色。

  上班的最后一天,大家都无心做事,聚在一起聊着过年的行程。

  “我得开大几百公里回老家去,好烦啊。”

  “烦就别回去了,留在申城过年呗。”

  “那不行,一年到头就这么回一次,爸妈撕着日历盼着呢。”

  “菲儿你呢?你什么时候回去?”

  “今年我不回了,我们老家那边的规矩,新家第一年过年需要镇宅,不能走。”

  “还有这规矩啊?”

  ……

  大家说说笑笑的,一上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简绎有点担心,中午点外卖的时候特意把秦菲儿拉到一旁:“真不回家啊?你每年都回去的,今年这是怎么了?”

  秦菲儿自嘲地笑了笑:“别提了,我把所有的积蓄都付了首付,口袋里空空如也,我爸说,没钱就不用回了。”

  简绎也是服了,这种爸妈不就是吸血鬼吗?不把女儿的血吸干了不罢休。

  “你以前就不该惯着他们,”她没好气地道,“他们是伸手伸上瘾了。”

  秦菲儿苦笑了一声:“我读书的钱都是他们借钱凑的,过了很多年才还清,老家那边供女孩子读书的凤毛麟角,他们能这样我特别感激,一直想着要回报他们,没想到……这次过年我爸算了一下说要用十万块钱,我弟的女朋友上门要彩礼也要我凑,我说了句真没钱就被骂了。”

  “让他们骂去吧,”简绎安慰道,“这种人也就是会窝里横,欺负欺负自己女儿。你安心留在这里过年,缺钱花了告诉我一声,我这里先拿点去应应急。”

  “我自己过个年的钱足够了,别担心。”秦菲儿振作了一下精神,乐呵呵地道,“我现在也看开了,自己一个人日子过得很滋润。”

  简绎想了一下,提议道:“我过年也就去我外婆、我爸妈家拜个年,花不了多少时间,到时候咱们凑一起,好好弄个大餐吃,然后一起出去看个电影热闹热闹。”

  “行,你喜欢吃什么?我明天休息就去采购好,到时候保准馋得舌头都掉下来。”

  ……

  两人正聊菜单呢,简绎的手机响了,她一看屏幕,是宋晓飞。

  “小绎,你明天早点来,”电话一接通,宋晓飞兴奋得意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我给你引见一下我们的两个演员,你不是说他们会成爆火的大明星吗?等火了以后你可就没机会了。”

  旁边有人骂了他一句“有病”,电话被接了过去,高依雯无奈地道:“小绎,你别听他的,早点过来陪我聊聊,说实话,年纪大了就没有那种以前那种清高的劲儿了,我居然为排片、为票房担心得两个星期没睡过好觉,真怕给你添麻烦,到时候要是票房收不回成本,你在宋总那里会不会很难交代?”

  “有啥好担心的,赔钱了就赔钱,宋寒山不缺这点钱。”宋晓飞在一旁满不在乎地道。

  简绎扶额。

  这位小叔叔真是一如既往地纨绔。

  “行,高导,我明天早点过来。”

  电影的首映礼安排在滨江影都,是某家知名影视公司斥巨资建造的国内最高级别的影院。简绎比预定的首映礼时间提早了一个小时过来,电影主创人员都已经在了,高依雯和演员、经纪人、主持人正在沟通一些首映礼时的细节。

  此时,距离电影接到投资起死回生已经将近一年过去了,高依雯比起去年清瘦了很多,眼底明显带着黑眼圈,看起来真的焦虑得不行。

  一见简绎,高依雯交代了几句,就走了出来,拉着她一起去了旁边的休息室。

  “这拍一部电影太累心了,”高依雯倒在了沙发上,疲惫地道,“尤其是制片,这整天拉投资、定档、撕排片,一天天的总有操心不够的事情。撒手不管吧,对不起投资商,可都揽过来吧,精力有限。”

  “我不是早就叫你别管了吗?”宋晓飞心疼地看着她,“交给公司里那帮人就好了。”

  “他们能尽心吗?你这个做老板的整个一个外行,被他们欺负了都不知道。”高依雯挖苦道,“这次要不是你侄子的面子,首映礼都排不到滨江影都今天这个日子。”

  宋晓飞尴尬地笑了笑:“我还以为随便哪天首印礼都行呢,也不就差一个星期嘛,没想到还有这个讲究。”

  简绎听了一会儿才弄明白了,春节前前后后上映的电影有十多部,其中不乏大公司大投资,《拯救高远大作战》在里面根本不起眼,而这家影都的至尊厅自建成以来承接的都是被业内看好的大投资,春节前几天都安排给了其他电影,宋晓飞这边联络不成,挑了个别人不要的日子,高依雯知道后找了宋氏娱乐的人,这才把这件事情搞定了。

  “我们这片子,预售预售不行、排片排片不够,就靠网络舆论发酵口碑了,你把首映礼排到一个星期前,口碑再好没法趁热打铁,这还不完蛋了?”高依雯苦恼地道,“现在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不知道今天来的这些业内、影评人会有什么评价。”

  宋晓飞一脸的不以为然:“搭理那些人干嘛?多给点车马费让他们写点好听的就好了。”

  高依雯气结:“你这是打算造假吗?被人扒出来上个热搜,这部电影就彻底趴在泥坑里起不来了!”

  再说下去只怕两个人要吵起来了,简绎连忙接过了话茬:“高老师,小叔叔一定是开开玩笑的,对吧,小叔叔?”

  宋晓飞讪讪地道:“对对对,我这不是怕你着急说说笑话嘛。”

  简绎又问:“高老师,你现在好像没什么信心的样子,那你拍的时候感觉如何?”

  高依雯精神一振,有些怀念地道:“那可真是激情四射啊,我一到片场,就觉得自己有使不完的劲和灵感,这部片子我也拍得非常满意,把我心里想表达的都拍出来了,剪辑完的时候我还信心满满呢,觉得这次一定能给你在宋总面前长脸。”

  “那就行了,你安心吧,”简绎笑着道,“预售和排片差又不代表电影差,现在网友都是火眼金睛,电影真的好他们会当自来水的,营销上再花点功夫,咱们一定能逆袭,我就提前先祝你们拿下上座率第一、排片逆袭、票房破纪录的奇迹吧。”

  高依雯倒吸了一口凉气:“小绎,你这个我做梦都不敢梦到啊。”

  “肯定行,今晚你就听小绎的安心睡,”宋晓飞赶紧道,“再焦虑下去,你病倒了路演怎么办?”

  高依雯盯着简绎看了半晌,终于长舒了一口气:“好,承你吉言,希望票房大卖。”

  首映礼很快就开始了,一开始是主创见面环节。

  简绎坐在第一排,前面都是一些投资商大佬,她旁边则空了两个位置,过了一会儿,有人猫着腰进来了,简绎一看,是宋辞海。

  “姐。”宋辞海激动地叫了一声,赶紧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两人很久没见面了,宋辞海的行程排得很满,成天在外地拍戏,那次的热搜后,他特意给简绎打了个电话询问是怎么回事,简绎也就含糊着一带而过,让他别管宋寒山的闲事。999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999xs.com/

  “你瘦了,”宋辞海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凑了过来,压低声音恼火地道,“宋寒山这样欺负你,我跟他没完。”

  简绎莞尔一笑:“怎么,你还能逼着他和我好?出息了啊,小海同志,我还以为你怕他怕得要死呢。”

  宋辞海语塞,好半天才道:“怕也要给你撑腰。”

  简绎有点感动:“好了,他没对不起我,咱们俩是好聚好散,我也没瘦,你别脑补有的没的了,好好过年。”

  宋辞海压根儿不信,正要再问,前面忽然有个黑影挡住了光源。

  抬头一看,宋寒山正站在他的面前,脸色阴沉地看着他。

  “你怎么也来了?”宋辞海脱口而出。

  “我是投资商,怎么不能来?”宋寒山一字一顿地道。

  宋辞海立刻拍了拍身旁的座位:“那你杵在那里干吗?赶紧坐下来啊,都迟到了。”

  宋寒山没动。

  宋辞海在他的注视下终于萎了,只好往旁边让了一个位置,小声嘟囔:“什么意思啊?你不是要和人离婚了吗?还坐她旁边黏着人家干嘛?”

  宋寒山没搭理他,目不斜视地坐了下来,视线投向舞台,一副心无旁骛的模样。

  简绎也立刻装着认真的样子,专心看起访谈来了。

  只是,宋寒山的气场太强大了,强大到简绎无法忽略身边坐着这么一号人。

  熟悉的松柏清香若有似无地袭来,勾起无数回忆,黑暗中,肌肤的敏感度好像被无限放大,她甚至能感受到宋寒山的呼吸偶尔轻浅地掠过她的发梢,一时之间,亲吻时的温柔、抚摸时的战栗……所有的一切在她脑中掠过。

  她赶紧摄住心神,专注地把目光投向舞台上的小鲜肉来。

  小鲜肉多好啊,年轻英俊、朝气蓬勃,还能说会道、多才多艺,闲来无事追一追挺好的。

  ……

  简绎在心里默念了十来遍,总算让自己暂时忽略了身边的宋寒山。

  没一会儿,访谈结束,电影开始了。

  简绎虽然曾经在原书中知道这部电影的大名,也知道这部电影的辉煌,但真正看这部电影却是第一次。

  这是一部带了点科幻色彩的亲情片,男主角在偶然一次机遇中得知自己的儿子未来会因为校园暴力患上抑郁症,最后跳楼自杀,为此,他穿越到了未来,努力去拯救儿子的生命,与此同时也救赎了自己、拯救了濒临破碎的家庭,获得了新生。

  电影拍得很好,各种镜头的运用娴熟,父子俩的演技高超,代入感极强,笑点、泪点都很足。简绎沉浸在了剧情中,跟随着他们一会儿喜、一会儿悲,忘了时间。

  “为什么不相信我?真的,我是你以前的爸爸,我知道你未来会遇到什么,你听我的,听我的就能躲过这场灾难,你为什么不相信我?”男主角在屏幕里嘶吼着,想要阻止儿子去那所丢了性命的学校。

  儿子却忧郁地看着他:“叔叔,你别再玩我了,我爸早就把我扔了。”

  ……

  简绎的心脏抽疼了一下。

  这个巧合很神奇,爸爸的台词和她的何其相像。

  她忍不住偏头朝宋寒山看去,刚好望进一双深邃的眸子里。

  四目相对,简绎愣了一下,这才尴尬地道:“那个……演得真好。”

  宋寒山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

  两个小时的时间一晃而过,电影结束时,全场响起了如雷的掌声,全体主创上台对观影人再次表示感谢。

  简绎的情绪久久不能平复,原本因为高依雯的状态而产生的一点担心彻底消失了,毫无疑问,这将会是这期春节档最为抢眼的电影。

  她给高依雯发了一条祝贺的信息,悄悄从热闹的影厅离开了。

  年三十的大街上,已经没什么人了,简绎看了看时间,脚下油门一踩,飞快地往酒店开去。

  今年的年夜饭安排在外婆家附近的一家酒店里,她还得赶过去。

  每年的年夜饭,简绎都是去外婆家吃的,而简盛辉他们一家三口则去简桉的外婆家,然后大年初一再一起去奶奶家拜年。

  经过商场的时候,简绎停了一下,替外婆买了点补品,还捎带了一个暖脚炉。申城的冬天特别阴冷,上次外婆无意中提及过,家里有点冷,脚总是暖何不起来。

  定的年夜饭在酒店二楼,是个两桌连在一起的中包厢,亲戚们都已经到了,小辈们跑来跑去地拿着气球玩,长辈们坐在一起聊天,一见她进来,两个阿姨立刻招手:“小绎,你可来了,快陪着外婆坐下,服务员,可以上菜了。”

  外婆拉着简绎的手,往她身后瞧了瞧,没看到期待的身影,不由得絮絮叨叨地问:“这就上菜了?寒山还没来呢,我们再等一会儿吧,小绎,寒山他在忙什么啊?”

  简绎的头皮一麻,含糊着道:“外婆,寒山他工作忙,可能来不了了,咱们先吃吧,不用等他了,以后我再和他一起来看你。”

  旁边传来一声嗤笑,简绎一看,是那位在寿宴上吵过架的舅妈、

  “小绎啊,打肿脸充胖子就不好了,什么可能,你老公以后都不会来了吧?谁要离婚了还会跑到前妻家里来吃年夜饭啊,你们说是不是?”

  旁边的亲戚们都倒抽了一口凉气,窃窃私语了起来,狐疑的目光落在简绎的身上。

  舅妈得意极了。

  她就知道,这件事几乎没有亲戚知道,毕竟宋寒山那种圈层,是他们这些小老百姓无法企及的,她也是偶然听一个小年轻同事八卦才知道的。憋到现在才说,就是为了在年夜饭上好好出一口恶气。

  这一年多来,她因为寿宴上的那一场吵架在亲朋好友眼里颜面扫地,不知道背后挨了多少嘲笑,今天总算轮到这个小丫头倒霉了。

  今天不好好嘲笑回来,她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离婚了就离婚了,藏着掖着干什么呢?”她假笑着走到了简绎面前,“这年轻人嘛,嘴不要太毒,要不然总要遭报应的,这下被人扫地出门了吧?听舅妈的,以后做人还是安分点好。”

  “什么?老二媳妇,你说什么呢?”外婆没听清她在说什么,眼神茫然。

  “妈!”舅妈冷笑一声,放开喉咙朝着她叫了起来,“你那个有钱的外孙女婿,不要你的外孙女了——”

  虽然简绎来之前想好了怎么应对,但这个舅妈的刻薄程度还是超出了她的想象,居然连顿年夜饭都不打算让大家吃好。

  她握住了外婆的手,正要安慰,外婆却颤巍巍地朝着儿媳走了两步,满面怒容地道:“老二啊,你这媳妇是不是有毛病?见不得人好吗?你该管管了,寒山他说了会过来的,居然还要满嘴胡言!”

  简绎呆了呆,几乎就在同时,一个冷冽的声音响起:“谁说我不要她了?依我看,该被扫地出门的是你,有了你这种人,家宅不宁。”

  众人齐齐转头一看,宋寒山面色不虞地站在包厢门口,凌厉的视线一扫而过,落在了舅妈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