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年纪轻轻带错球了怎么破 > 第 55 章 第 55 章(捉虫)

第 55 章 第 55 章(捉虫)

 热门推荐:
  简绎抬头一看,是两个老熟人,冯蓓蓓和秦白露,说话的正是秦白露。

  也不知道这两人什么时候凑在了一起,秦白露这个女人又傻又冲动,这还不得被冯蓓蓓坑个底朝天?

  她笑吟吟地道:“原来是秦白露秦小姐啊,这里这么多人,你怎么就一眼看到我了?谢谢你这么惦记我,可惜,我就是因为不想跟你这种人碰面,所以我才想在这里安静一会儿,没想到还是避不开。”

  秦白露气得脸色发白:“你明明是做了不要脸的事情才躲在这里的,还好意思乱说!真没想到,你还敢在这种场合露面,寒山哥的脸都给你丢尽了!”

  “白鹭,你别这么激动,”冯蓓蓓拉了拉她的衣袖,柔柔地道,“宋大哥看清了她的真面目,才是最要紧的,就怕她又去花言巧语骗人。”

  秦白露立刻精神一振:“对,大家都知道了,你结了婚还和别的男人在外面疯玩,被人曝光在网上,寒山哥但凡有一点脑子都不会再被你蒙蔽了,怪不得寒山哥今天都没出现,就是因为你在这里他才不来了,现在宋家已经没有你的落足之地,你要是还有点良心就赶紧和寒山哥离婚把,别想着再敲诈寒山哥一笔了。”

  简绎简直连吐槽的欲望都没有了。

  这秦白露是哪里来的傻子?冯蓓蓓就挑头隐晦地提了一句,半句八卦的实质内容都不提,她倒好,被冯蓓蓓勾得什么难听的话都往外冒。

  “行,看来宋家的事情都是你在安排了,”她嘲讽道,“宋寒山都没你能耐,需要我提前叫你一声宋太太吗?”

  “你——”秦白露这才回过味来,紧张地往四周看了看,“你别胡说……”

  她的目光落在简绎的身后,眼神一滞,脸色刷地一下白了。

  “没事,我懂你,”简绎还没察觉,继续开启她的嘲讽大技,“我特别看好你抢到宋太太这个梦寐以求的头衔,毕竟你一直有一颗小三的心,而且吧,比起你旁边那位一直在挑唆、使阴招想暗中上位的,你还算傻得直白,不过你小心一点啊,别做了别人的垫脚石……”

  “宋大哥,”冯蓓蓓一脸无奈地叫了起来,“她们俩说着说着就吵起来了,我劝了也没人听。”

  简绎猛地回头一看,离她几步开外,宋寒山沉着一张脸,目光冷冷地落在她的脸上。

  她的脑袋“嗡”的一声,差点没炸开了:“你……你怎么来了……”

  不是说好宋寒山不来的吗?真是太丢脸了,当着这么多人和秦白露、冯蓓蓓吵架,宋寒山不会以为她还在争风吃醋吧?

  宋寒山没有回答,几步就到了秦白露面前,他的眼神凌厉,语气沉肃:“秦白露,你真的越来越放肆了,别以为我们两家有点交情你就可以对我的事情指手画脚,我平生最讨厌乱嚼舌根的女人,回去,让你哥好好教教你该怎么说话再出来。”

  秦白露呆呆地看了他半晌,捂住了脸呜咽了两声,转头飞一样地跑了。

  “还有,”宋寒山看向简绎,面色不善,“怎么,我不能来吗?”

  冯蓓蓓掩嘴笑了起来,声音娇软:“宋大哥,简绎这是在开玩笑吧,毕竟以前她可是在我面前信誓旦旦地说,你就是天下独一无二的存在,是最好最厉害最聪明最正确的,怎么可能连这种酒会都不希望你出现的呢?”

  简绎差点没气晕了。

  这个绿茶可真是句句致命啊,把她去年在酒会上说的话搬了出来,这些话现在落在宋寒山的耳朵里,实在是太讽刺了。

  秦白露给这个冯蓓蓓提鞋都不配。

  可惜,现在她没有了和绿茶斗智斗勇的心情。

  想抢宋寒山就抢吧,反正现在宋寒山也不是她的了,要是宋寒山连这种绿茶的真面目都看不穿,那也算是他瞎了眼。

  “这都一年了,我随口说的话都记得这么清楚,你这是有多花心思在我和宋寒山身上啊,”她嘲讽道,“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话还没说完,有人急匆匆地过来了:“小绎,不好意思,我来晚了,这车堵得我没脾气了,我琢磨着,以后咱们得往飞车的方向研发,要是堵车了,咻地一下飞过去就好了。”

  简绎的眼睛一亮,如释重负。

  是王攀飞。

  太好了,终于不用一个人和宋寒山尴尬地面对面了。

  “你这是打算打造一个科幻帝国吗?”她笑着道,“那我等着,第一辆研发出来记得给我。”

  “那还用得着说嘛,”王攀飞豪爽地笑了起来,“到时候请你去飞驰随便挑。”

  他和简绎热络地说了一大通,这才好像刚刚看到宋寒山似的:“哎呦,这不是宋总吗?这女人是谁啊?我记得你太太是简绎啊,怎么她也好意思站在你旁边,明显不般配啊。”

  冯蓓蓓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她好歹也算是上流社会的名媛,平常都是被男人捧着的,就算是宋寒山给她冷脸,也不会这么直接贬低,这王攀飞开口就是嘲讽,完全就是一个没有绅士风度的莽汉。

  可是,她认识这个男人,王攀飞这三个字最近在富豪圈里是被提及频率最高的名字,关于他浴火重生的传奇故事,关于他的飞驰一号,关于他现在的身价,关于他未来的潜力。

  现在要是得罪了他,可能会被别人笑话一辈子。

  “王总,你真会开玩笑,”她强压下自己的尴尬,挤出了一丝笑容,“我是冯蓓蓓,立德实业冯如奇的女儿。”

  “哦,老冯啊,”王攀飞点了点头,“老冯我是很佩服的,就是不知道他的女儿会这样,听说你以前和宋寒山订婚了又退婚?啧啧,这眼光实在是太差了。对了,你不会想着吃回头草吧?可千万别动这种歪心思,我想宋总有了这么好的太太,你不可能会有机会的。”

  “你——”冯蓓蓓的脸青一阵白一阵的,她见惯了圈内人笑脸相迎的社交,是人都会留几分薄面,她的绿茶手段也在社交场合中几乎无往而不利,这次真的碰到铁板了。

  “宋总,你现在既然有美女相伴了,你太太能否借我片刻?”王攀飞又看向宋寒山,“我今天可是特意来找她聊天的,你不会不同意吧?”

  宋寒山面无表情地扫了他一眼,转头大步地走了,冯蓓蓓就呆了一呆的功夫,就被拉下十来米远,她只好强自摆出一副不想和粗人计较的矜持表情,快步地追了上去。

  世界总算清净了。

  能让绿茶吃瘪,实在是太厉害了,简绎给了他一个大拇指:“厉害。”

  王攀飞冷笑了一声:“这种女人,眼珠一转我就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用不着给脸。”

  “你怎么连订婚退婚的事情都知道了?”简绎好奇地问。

  王攀飞嘿嘿一笑:“我打听来的,说实话,那天热搜上说宋寒山和你离婚了,我真是气得一天都没吃好饭,真想替你出口恶气,所以就去打听了一下。宋寒山要是为了这个女人和你离婚,那我瞧不起他一辈子。”

  简绎乐了:“我可谢谢你了,别给我胡来,我和他的事情跟旁人没关系,而且,他没有对不起我。”

  王攀飞的眼神复杂了起来,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好半天才有点扭捏地问:“那是你要和他离婚的?真离婚了考虑考虑我呗?”

  简绎正在喝橙汁,闻言差点喷了出来,连忙拿起纸巾掩住了嘴:“你胡说什么呢?”

  “我说真的呢,”王攀飞正色道,“你看我,这些年就忙着飞驰的事情,压根儿没空谈恋爱相亲,以前负债累累也没好意思拖累别的姑娘,现在总算有了点资本,也能直起腰杆了。咱们俩挺投缘的,在一起试试说不定也不赖。”

  简绎还头一次碰到这么简单直白的表白。

  王攀飞这个人,长得高大粗犷,性格直来直往、坦诚率真,和简绎见过的一些商人不太一样,可能是搞技术出身,又埋首在电动汽车里久了,就没有了那种商人的弯弯绕绕。

  也就是他现在到了顶峰,刚才这样硬怼冯蓓蓓的话才不会被人诟病。

  这种人做朋友可以,做恋人的话,可能会被气死。

  再说了,两人总共才见过三次面,怎么也不可能直接跳到谈恋爱的环节。

  简绎没好气地道:“你就别胡思乱想了,就算我和宋寒山离婚了,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谈恋爱再婚。”

  王攀飞有点失望,叹了一口气:“好吧,那我先排队,等你想了第一个考虑我。”

  简绎笑了起来:“你这话说得,好像要义无反顾做我的备胎似的。”

  “备胎怎么了?”王攀飞理直气壮地道,“备胎也能转正,我们飞驰一号的备胎就是用正胎做的,和正胎一样的质量。”

  简绎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

  宋寒山坐在宴会厅的另一头,目光越过人群,落在斜对面那笑语晏晏的一对男女身上。

  这次酒会他并没有兴趣参加,陈西蕾送请柬的时候他就婉拒了。可刚刚有个朋友给他打电话请教事情时,顺嘴提了一句,“刚才在陈西蕾的年宴上看到你太太了,你什么时候过来?”

  决定过来的时候,他想了很多理由。

  譬如简绎在他却不在的话,会引发很多人不好的联想,进而传到老爷子的耳朵里。

  譬如一年到头陈西蕾就来请他这么一次,不给面子不太好。

  再譬如这种场合名流汇集,毕竟两个人还没正式离婚,他不在的话,到时候别人给简绎脸色了,宋家也会因此丢脸。

  ……

  总而言之,他来了。

  可他现在很后悔,为什么要这么自虐来这里看简绎和别的男人谈笑风生呢?

  两个人分开半个月了,简绎对没有他的日子适应良好,聚会、蹦迪、晚宴,生活多姿多彩,身边也不乏追求者,就连王攀飞这样的商界新贵都为了她神魂颠倒。

  真行啊。

  宋寒山的眼神越来越阴鸷。

  “宋大哥,”冯蓓蓓递过来一杯红酒,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恭喜你啊,听我爸说,你和郑俊峰的对战大获全胜。我就知道,你肯定会给他点颜色看看的。”

  宋寒山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

  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冯蓓蓓的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

  刚才虽然被王攀飞怼了几下丢了面子,但她其实心里很高兴的。

  照她的经验看,宋寒山和简绎之间,肯定是出了问题,要不然以宋寒山这种男人的占有欲,绝不可能把自己的太太留在王攀飞这种人的身旁,也绝不可能和简绎这样对话,这和一年前两个人相处时可以感受到的情愫完全不同。

  这是她的好机会。

  可现在,她又有点不确定了。

  宋寒山这眼神,难道不是嫉妒吗?

  冯蓓蓓定了定神,笑着道,“简绎怎么能和那个王攀飞聊这么久?那个人这么粗俗无礼的,可能也只剩下有钱了吧。”

  宋寒山收回了视线,喝了一口红酒,没有搭话。

  “简绎可真是,好歹现在她还是你的太太,怎么还一直坐在王攀飞身边,”冯蓓蓓继续轻言细语,“宋大哥,有时候我真是为你感到不值,她真的太能哄人了,去年这会儿,我还真的以为她爱惨你了,结果转头她就跟着别人在酒吧里这样,那天我看到热搜,都被气哭了……”手机\端 一秒記住《www.999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冯蓓蓓。”宋寒山忽然很严肃地叫了一声她的全名。

  冯蓓蓓愣住了,嗫嚅道:“怎……怎么了?”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还有这种幻想,但我不得不告诉你,你不要再抱有做我太太的念头了,”宋寒山的声音淡漠,“自从你退婚后,我们就不会再有任何可能,无论是谁来做说客,我都不可能再吃回头草,你明白了吗?”

  四周仿佛安静了一瞬。

  他们俩的周围本来就坐了好多人,也都对他们俩保持这充足的好奇心,这下,这些的目光都尴尬地投向别处,但耳朵却本能地竖了起来,拼命收听着空气中残余的声波。

  八卦谁不爱听啊?宋冯两家的狗血纠葛,足以写上一本言情小说。

  冯蓓蓓的脸色一点一点地褪去了血色,变得惨白,这样毫不留情的拒绝,比刚才王攀飞的冷嘲热讽更让她颜面扫地。

  她颤声道:“我没有……你……我有点不舒服……先走了……”

  她站了起来,狼狈地后退了几步,飞一样地跑了。

  “哎!蓓蓓!她怎么走了……”陈西蕾刚好过来,看着她远去的背影,纳闷极了。

  宋寒山面无表情地把玩着手里的红酒杯。

  陈西蕾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好把这件事暂时放下,赶紧问:“宋总,等会儿你坐我们的主桌吧,我们一起聊聊天,我还有两个朋友也很想认识你一下。”

  宋寒山沉默了片刻,淡淡地道:“那不太好,以前怎么坐,这次也还是怎么坐,不要给你添麻烦。”

  晚宴很快就正式开始了,流程和以前大同小异,菜肴倒是换了一大半,添加了几个新颖的概念菜。

  宋寒山还是和去年一样和简绎一起坐在主桌旁边,区别的是去年没有王攀飞,而今年王攀飞就坐在简绎的右侧。

  宋寒山只觉得自己的克制快要到尽头了。

  王攀飞不好好吃饭,不好好敬酒,一直凑过来和简绎说悄悄话,两个人还拿出手机来,互相看来看去,最后相视一笑,一副默契十足的模样。

  他忍不住咳嗽了两声,简绎迅速地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最后默默地低头喝了一口饮料。

  “别光喝橙汁,你试试这个饮料看,”王攀飞热情地递过来一瓶鲜榨黑米露,“这个好,有营养又养生。”

  宋寒山霍地一下站了起来,沉着脸离开了餐桌。

  出了侧门,是通向卫生间的长廊,边上有个小露台,可以看到洋楼旁的小花园,宋寒山拐了进去。

  冬日的夜晚,空气清冷,微风隐隐送来一丝梅花的浅香,宋寒山的心却越来越烦躁,忍不住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来点着了。

  青烟在指缝间袅袅升起,他有片刻的恍惚,仿佛时间穿越回了去年的这个时候。

  “……他正直善良体贴温柔杀伐决断,是一个完美的男人,我相信他,他做的决定都是对的……”

  简绎娇柔甜美的声音,仿佛回荡在耳边。

  才仅仅一年,这些甜言蜜语就落了空。

  他吸了一口烟,尼古丁在胸腔里盘旋,躁动的心脏,渐渐平稳了下来;靠在栏杆上望着走廊,他不想回去,他有一种预感,如果他现在回去,可能要做出一些他自己不想看到的决定。

  走廊上有熟悉的身影走过,他脱口而出:“简绎。”

  几秒之后,简绎退了回来,看到他的模样,略略吃惊地道:“你怎么在抽烟?”

  宋寒山扯了扯嘴角,转头把烟在栏杆上掐没了。

  他以前没有烟瘾,也不喜欢烟味,所以鲜少抽烟,但这阵子不知不觉就烟不离手了。

  “不好意思啊,我没有管你的意思,”简绎话一出口才觉得不太妥当,歉然道,“今天我也不是故意来给你添堵的,西蕾姐说你不来我才过来的。”

  宋寒山磨了磨牙。

  原本没打算过来参加晚宴,那是要单独去和王攀飞见面吗?

  “你刚才出来,不会是因为和我坐在一起不舒服吧?我也没想到西蕾姐会把我们俩安排在一起,”简绎苦恼地问,“你要是不舒服,我提前走就好了,反正我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

  宋寒山面无表情地道:“不用。”

  提前走那王攀飞肯定也跟着一起走了。

  “还有……”简绎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说就是了。”宋寒山淡淡地道。

  “那我就直说了,”简绎豁出去了,“冯蓓蓓这人阴险得很,看起来好像温柔大度,实际上心里的小九九太多了,你千万别被她蒙蔽了。”

  宋寒山心里不受控制地雀跃了一下。

  听简绎的口气,难道是在吃冯蓓蓓的醋?

  他强压下这丝雀跃,淡淡地道:“我知道。”

  “那就好,”简绎松了一口气,“我怕她要是成了你太太,会背后对忻忻使阴招。”

  宋寒山的脸色渐渐难看了起来。

  “你别误会啊,”简绎连忙解释,“我不是要干涉你,虽然我们俩没办手续,但是我不反对你现在就找第二春,找个好点的我举双手赞成。”

  一口气闷在胸口横冲直撞找不到出口。

  很好,他又自作多情了。

  宋寒山死死地盯着简绎看了片刻,从齿缝中挤出几个字来:“好。你也记得挑个好的,我也不干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