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年纪轻轻带错球了怎么破 > 第 47 章 第 47 章(捉虫)

第 47 章 第 47 章(捉虫)

 热门推荐:
  快易好这一起丑闻,在业内早就已经发酵了,但一直被赵俊峰压着没曝出来。事情被汇报到宋寒山这里后,他立刻让人联系了其中被拖欠最多的那家供应商,在公关部门的配合下,打响了这次网络舆情战。

  一连两天,他都亲自在公司主持这场对赵俊峰和快易好的最后打击。在宋氏的推波助澜下,各中小供应商正在网络上对快易好进行口诛笔伐,易佳这边乘胜追击,趁机扩大“特易家”的供货渠道,正值新年和即将到来的春节,下沉市场在这个节点上的消费能量非常强大,这下几乎全被易佳垄断。

  除了易佳,宋氏集团还有很多其他业务,宋寒山忙得不可开交,每天早出晚归,几乎都忙到深夜才回家。

  简绎看在眼里,忍不住有点心疼,每天早上都决心今天要做一次合格的贤妻良母,等到宋寒山回家嘘寒问暖、端茶递水,顺便找机会和宋寒山好好谈一谈,可每天等到一半就在床上睡着了,等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被宋寒山抱进了怀里,宋寒山也已经沉沉地睡着了。

  今天她终于找到了驱散瞌睡虫的良方,找了一部恐怖片开看。

  屏幕里阴风阵阵,黑暗漫长的走廊在镜头里晃动着,主角拿着一把水果刀,神经质的脸上满是扭曲的恐惧,一滴血珠从刀尖滴下……

  “吱扭”一声,门开了。

  简绎吓得把平板一扔,一头钻进了被子里。

  被子被压住了,简绎瑟瑟发抖:“谁……”

  “还能是谁?”宋寒山看了一眼平板屏幕上的画面,无奈地道,“害怕就别看恐怖片,自己吓自己干吗?”

  简绎终于从被子里探头出来,长吁了一口气:“谁让你没空陪我看?”

  宋寒山心里愧疚,揉了揉她的头发:“马上就结束了,再等两天就尘埃落定。”

  简绎精神一振:“赵俊峰要破产了?”

  “他的资金链已经断了,供应商已经联名向法院起诉,现在网站已经处于半瘫痪状态,”宋寒山淡淡地道,“这两天也不知道谁给他出了个昏招,居然还想找我合作,说是要把快易好卖给我。”

  简绎哈哈大笑了起来:“他有病吧?谁会要他的破网站啊!”

  宋寒山捏了捏她的脸:“是他自己把路走死了,出了这么多卑鄙无耻的黑招,要是在以前,把网站折价收了倒也不是不可以,可这一次,我不会给他东山再起的机会。”

  “那你提防他狗急跳墙。”简绎提醒道。

  “我的太太真是会未雨绸缪,”宋寒山俯身亲了亲她的脸颊,“放心吧,我都做好防备了。对了,过两天我就有空了,你们俩想去哪里玩?”

  简绎松了一口气。

  既然宋寒山这样说了,那就代表着赵俊峰真的不足为惧了。

  她想了一下:“出去玩的事情等忻忻放寒假了再说。明天周五,我请你吃饭好不好?顺便还有点事情想和你说一下。”

  “有什么事不能现在说?”宋寒山纳闷地问。

  “因为……要郑重一点嘛,现在太晚了,说了影响你明天的工作,”简绎撒娇道,“而且,你上次给我补过了纪念日,这次我也要礼尚往来,礼物想不想要?我亲手做的饭菜想不想吃?”

  宋寒山的心神一荡,心脏忽然怦怦乱跳了起来。

  这么郑重其事的,难道是要向他表白?虽然他早就知道简绎很爱他,也听过无数简绎爱慕他的彩虹屁,但表白的话永远不嫌多,他愿意听无数遍。

  “好,”他想了一下,又补充道,“记得把忻忻送到爷爷那里去。”

  这个建议正中简绎下怀,她点了点头,眼角的余光一瞥,轻呼了起来:“你眼里都有红血丝了!怎么也不知道照顾好自己?”

  宋寒山凝视着她,语声低哑:“那怎么办?不如你帮我按摩一下?”

  终于有机会展现她贤惠的技能了。

  简绎忙不迭地抬起手来,在他的眼周轻轻按压:“这按摩可能没什么用。我明天给你买点眼贴来,还有眼药水,热敷,对,我去弄把热毛巾给你敷敷……欸,你干什么……”

  在她絮叨的这一会儿,宋寒山已经俯身压了下来,解开了她的领扣。

  “别闹,你太累了,得好好休息。”简绎慌忙推他。

  “没关系,我可以更累一点,”宋寒山的唇从眼睑一路下滑,温柔地落在她肌肤上,最后在耳畔低喃,“还有,我教你,有一种按摩能让我身心更加放松……”

  ……

  第二天,简绎起晚了。

  宋寒山雷打不动晨跑去了,而她却依然腰酸背痛,赖在床上一动都不想动,起个床都费了不少意志力。这个世界真不公平,凭什么这个男人的体力这么好?都没日没夜地工作了,居然还能有精力想出点鱼水之欢的新花样。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脖子上、身上都是一个个的吻痕,简绎忍不住心里吐槽的欲望。

  开着车紧赶慢赶去了公司,总算在最后一秒打上了考勤,她看着考勤卡上一排整齐的小圆圈,身为强迫症患者的尊严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肩膀被人拍了拍,她往后一看,是林乔涵。

  “小绎啊,你这最起码千万富婆的身价了,还每天薅羊毛拿全勤奖,这让我都不好意思了。”林乔涵开玩笑道。

  “羊毛也是毛,我乐意薅羊毛织毛衣。”简绎满足地道,“积少成多。”

  “精神可嘉,”林乔涵朝她伸了伸大拇指,“谁有幸做你的另一半,可真是太幸福了。”

  “反正你没戏,”秦菲儿从后面探出头来,“人家有男人了。”

  林乔涵怔了一下,狐疑地问:“什么时候的事?这种喜事不告诉我们,小绎你可太不地道了。”

  的确,结婚的事情瞒了这么久,对于这些共事了五六年的好朋友来说,有点不太应该。如果周末和宋寒山的坦白能够顺利的话,那么是时候和朋友们分享这件事情了。

  简绎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别着急,等过完年,有好消息的话告诉你们。”

  早上的活不多,加上简绎的手脚利索,不仅做完了自己的工作,还帮着把公司几台突然出状况的电脑修好了。几个同事联合请简绎喝了奶茶,说说笑笑的,正热闹呢,简绎的手机响了。

  她一看屏幕,是个陌生的号码。

  “小师妹,是我。”

  简绎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是项云裴,心中稍定。

  这称呼从“简绎”又变回了“小师妹”,看来对她已经没有恶意了。

  “项师兄,原来是你啊,”她笑着道,“有事吗?”

  “我刚从M国回来,有时间吗?约你喝杯下午茶,”项云裴诚恳地道,“想要谢谢你那次给我的消息。”

  “噢,那事啊,我早就忘了,你也不用放在心上,只是举手之劳而已,”简绎不在意地道,“你是寒山的好朋友,我帮你也是应该的。”

  项云裴沉默了片刻,低声问:“你还在生我的气吗?对不起,上次我太气愤了,对你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出来坐一会儿吧,我当面向你致歉,还有,我心里还有很多疑惑,想和你聊聊。”

  公司楼下就有咖啡店,简绎率先到了店里,煮了一壶红茶,点了几份甜品,坐在靠窗的沙发上等着项云裴。

  没一会儿,项云裴就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今天项云裴穿了一件加长的羽绒大衣,门襟敞开着,脖子上随意搭着一根格子围巾,修身裤加马丁靴,暖色调的搭配,整个人充满了一种雅痞的气息,引得路人频频侧目。

  怪不得原身会在三个备胎中最喜欢项云裴,这种温雅的气质,最吸引二三十岁的女性,要不是她已经结婚了,可能也会心动一下。

  进了咖啡店的门,他在门口张望了一下,一眼就看到了简绎,快步走了过来。

  “好久不见了,最近还好吗?”他一边脱外套,一边坐了下来,语声温柔。

  “还行,”简绎笑着道,“你呢?教授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

  自从那天在罗曼蒂西餐厅告别后,简绎已经大半年没看到过项云裴了,宋寒山也没提起他的名字,想必是马不停蹄地去M国处理科研成果的事情去了。

  项云裴揉了揉眉心,无奈地笑了笑:“说起来真是笑话,他是我最敬重的老师,我一开始觉得你说的话完全没有可能,可侧面了解了一下之后才发现我太天真了,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人性中的恶完全暴露了出来。幸好,我发现得早,和学校报备了之后立刻赶往M国,前前后后加起来在M国呆了五个月,这才争取到了署名的权利,现在这项科研成果已经开始民用,我将占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未来保守估计,将会给我带来上千万美金的收益。”

  又是一个上亿的项目。

  虽然这个项目没有简绎的份,但她由衷地为项云裴高兴,清贫的科研人员不用熬过二十年的时间再名利双收,太好了。

  “恭喜你,”简绎开玩笑道,“但上千万美金的收益请我在这里喝茶,太小气了吧?”

  “不敢在宋寒山太太面前班门弄斧,”项云裴幽默地回道,“免得我穷人乍富,太丢人了。”

  “你可太谦虚了,科学家的价值不在金钱上,”简绎的眼神真诚,“你的研究会造福人类,比创造金钱财富伟大多了。”

  项云裴怔了一下,感慨着道:“小绎,你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你总是说,我做研究虽然看起来高大上,但社会衡量价值的标准就是金钱,让我放下点架子寻找两全其美的办法。”

  “我早说了,以前的我已经不存在了,现在再世为人,重新出发,”简绎半开玩笑地道,“你还不相信吗?”

  项云裴定定地看着她,眼神复杂:“我其实现在脑子里的确有点混乱。你告诉我的这件事,很难用常理推断,你怎么知道我的导师是谁?又是怎么知道他会剽窃独占我的研究?”

  简绎想了一下,含糊地解释:“这个世界的确有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你就当我是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一些未来的事情,所以提前给你示警吧。至于真相是什么,就别去追究了。”

  项云裴沉思了片刻,释然道:“好,那就听你的,难得糊涂,来,我们以茶代酒,干一杯。”

  他捋起衣袖,替简绎倒了杯红茶,两人举起杯来相视一笑,冰释前嫌。

  碰了杯、喝了茶,两人天南海北地聊了起来。项云裴是个很好的聊天对象,他作为科研人员,经常受邀去各国参加讲座、研讨,各地的风土人情习俗都了解一二,说起话来又幽默风趣,不知不觉这时间就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简绎看了看时间,下午她还要准备和宋寒山的约会,时间不多了,她不得不遗憾地和项云裴道别。

  “没事,以后我就会在申城长住了,有的是时间约你和寒山出来玩,”项云裴拿起外套,绅士地道,“走,我送你出去。”

  一出咖啡店的门,一股寒风扑面而来,简绎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项云裴看了她一眼,忍不住叮嘱:“天太冷了,应该围条围巾御寒,还有,衣服也穿得太少了。”

  “没事,平常都钻在房间里,下班了又有汽车,冻不到我。”简绎努力维持着自己的风度。

  项云裴连连摇头,正要往前走两步替她挡挡寒风,后面有人嗤笑了一声:“小绎,挺厉害的啊,我可真是小看你了,这里居然还有一个蓝颜知己?”

  这声音阴恻恻的,简绎猛地回头一看,居然又是韩修远。

  项云裴的眉头微微皱起:“你是哪位?不要胡说八道,我和小绎是朋友而已。”

  “对,朋友,我懂,”韩修远暧昧地笑了笑,“我和小绎也是朋友。”

  “韩少,你可抬举我了,我可不敢有你这样的朋友,”简绎完全不想和这个人有什么瓜葛,“失陪,我要上去做事了。”

  “欸,等一下,”韩修远连忙伸手一拦,“今天我可是特意来找你的,小绎,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

  项云裴眉头一皱,看向简绎:“需要我帮忙吗?”

  简绎脑中飞快地转了几个念头。

  韩修远这里,肯定不是她的冷脸能够轻易打发的,索性今天就趁机就听听他的真实目的是什么,也好另做打算。

  她定了定神,安慰项云裴:“没事,你忙你的去吧,我正好有事要和他说说清楚,大白天的,出不了什么事。”

  项云裴叮嘱了几句,又让她结束后发个报平安的信息,这才离开了。

  韩修远精神一振,邀请简绎再进咖啡店,边喝边聊,简绎拒绝了,在马路边上找了被树挡着的墙角,准备速战速决。

  她其实早就有预感韩修远会找上门来,要不是想要沉住气,不让韩修远看出她的底牌,她说不定憋不住会倒找上门去,质问一下韩修远那天为什么要在宋寒山面前胡言乱语,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说吧,你有什么事?”她开门见山。

  “这么急干什么?”韩修远笑嘻嘻地道,“还没恭喜你呢,钓上了宋寒山这么一条大鱼。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居然还瞒着我。”

  “我没有必要告诉你我的隐私,毕竟我们俩现在什么关系都没有,”简绎淡淡地道,“那天你也看到了,寒山他早知道你的存在,你要是有什么心思,趁早打消了吧。”

  韩修远嘿嘿一笑,眼中带着几分得色:“我看不见得吧。你儿子今年四岁,我算了算时间,应该差不多就是你灌醉我那天有的,那天你到底有没有和我……嗯?这个儿子,是不是我的?”

  简绎看了他半晌,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韩修远得意的脸色在笑声中变得越来越难看,他恼火地道:“你笑什么?”

  “我笑你真是普通又自信,这个儿子怎么可能是你的?你以为宋寒山是傻子吗?没做亲子鉴定他会认这个儿子?你以为以宋寒山的身份,会爱我爱得给别人当便宜爸爸吗?”简绎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韩修远语塞,好半天才悻然道:“不是就不是,用得着笑成这样吗?儿子不儿子另说,你当时和我卿卿我我的,把我灌醉要和我上床,转头又和宋寒山颠鸾倒凤,你觉得宋寒山要是知道真相,对你会有什么后果?”

  “你觉得宋寒山会信你这个胡说八道的陌生人,还是会信他的枕边人?”简绎嗤笑了一声,“你不要白费心机了。”ωωω.九九^九)xs(.co^m

  “简绎啊简绎,你这就错了,”韩修远自信地道,“这豪门大户可和普通人家不一样,我觉得你那儿子就是我的,在媒体曝光求助,把我们俩的事情好好说道说道,网友们最爱看这种豪门八卦了,这加油添醋地热闹上几个月,宋家的脸就都被丢光了,宋寒山再喜欢你,他也丢不起这个人,你这豪门阔太太的日子,还能安安稳稳地过得下去?。”

  简绎敛了笑容,冷冷地看着他:“那你想怎么样?直说了吧。”

  韩修远面上一喜,急不可待地道:“我们俩毕竟曾经有过一段,我也不想让你不好过,这样吧,最近这阵子,我公司出了点问题,资金周转有点困难,你问问宋寒山,能不能入股我的新项目,这个新项目非常好,只要能度过这次的难关,以后一定能暴利,这样大家的日子都好过,你看怎么样?”

  简绎明白了。

  韩修远这是走投无路,准备用他们俩以前的事情,来逼迫她一起敲诈宋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