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章 第 37 章

 热门推荐:
  宋寒山没有想到,他居然会成为这么一个没有原则的人。

  在他的固有思维里,他认为大部分女性都不适合参与到投资、管理这些工作上来,很多女性的思维比较感性,没有全局观,容易情绪化,无法理性地对投资管理进行分析,这其中最有力的例子就是他的姑姑宋晓丽。

  宋晓丽主管宋氏的那几年,偏听偏信,喜欢重用拥护她的关系户,尤其是她老公家里的几个人,为此,集团内部的人事关系简直就是一团乱麻,各种送礼行贿不断,很多有才的员工都忍受不了这份憋屈,有的辞职走人,有的得过且过,把公司变成了养老院。

  而她在投资方面也十分刚愎自用,喜欢传统产业,对新兴市场嗤之以鼻,以至于多项投资失误,拖累了整个集团的利润增长。

  所以,宋寒山不得不大刀阔斧倒逼宋晓丽,把公司的大权牢牢在握,并冷酷无情地清理了一切宋晓丽的党羽,这才把宋氏这艘庞大的商业航母重新拉上了正轨。999小说首发l https://www.999xs.com https://m.999xs.com

  当然,宋寒山不否认,这世界上也有优秀的女性,虽然只是凤毛麟角,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不喜欢那种太过强势的优秀女性,尤其是他的太太。

  简绎完全不需要去操这种心,只要好好享受他带来的财富就可以了。

  他承认简绎很聪明,但投资这件事情,光靠聪明没什么用,那次关于电影的投资建议,应该只是碰巧而已,他不喜欢他的太太钻进利润表、投资回报率、负债率等等这些数字中沾染上市侩气息,磨损了灵气。

  可是,昨晚没等到他把这些观念输出给简绎,他就心软妥协了。

  第二天坐在办公室里,没有了黑暗中的旖旎,宋寒山清醒了很多。他隐隐有点心惊,在简绎身上,他有了太多次的意外了。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对简绎已经予取予求、毫无原则了吗?这会不会影响到他对工作、对投资的判断,从而带来不良的影响?

  应该不至于那么严重,简绎还是知道分寸的,不会影响他的公务。

  算了,别在意这些了,反正是自己的太太,喜欢玩就玩吧,等玩够了再让她收心就是了。

  脑中仿佛有两个意见不同的小人在打架,吵得他头疼,他皱着眉头沉思了片刻,把郑明勋叫了进来,让他去查一下简绎说的那个项目。

  一来他怕简绎被人骗了,到时候项目失败赔钱伤心;二来如果这个项目是真的,但并不是太有前途,他也好暗中帮个忙,就算是哄哄简绎吧,让她开心一下。

  郑明勋办事很迅速,一周后就拿来了报告。

  让宋寒山吃惊的是,投资部门给出的项目评级居然是A+,这就意味着如果宋氏拿到了这个项目的策划书,也是会大力促成投资的。

  郑明勋一时有点摸不清宋寒山的想法,谨慎地问:“宋总,我这边也了解了一下,这个项目目前进展顺利,楼盘设计已经定下李哲设计团队,这家团队的口碑非常好,得过设计大奖,所以,项目应该定位在中高端的,如果我们想要再半途插入的话,可能有点困难。”

  宋寒山的眼神复杂,定下心来,仔细地翻阅了几页评估书后,他的目光落在了最后一页上。

  “这是什么意思?”他指着上面的一行字,“周边城市规划有异动的可能,详询于副总?”

  郑明勋怔了一下:“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我打个电话问问于副总。”

  说曹操曹操就到,门被急匆匆地敲响了,于副总站在门口一脸兴奋地问:“宋总,你对白家地块感兴趣?是不是也收到什么消息了?”

  于副总是负责宋氏地产业务的高管,也是宋寒山的得力干将,宋寒山示意他进来:“怎么说?”

  于副总高兴地道:“上午投资部的老陈找我来聊了聊,说有份白家地块的初级评估在做,我正好有点内部消息就和他沟通了一下,这块地以后可能会有大发展,我们可以去分一杯羹。”

  “什么发展?”宋寒山的心中一动。

  “据说政府已经邀请到了钱海之为这个地块做整体规划,钱海之那是什么人啊,点石成金啊,他一介入,这块地的想象空间就不得了。”于副总说着说着就惋惜了起来,“就是可惜了,几个月前三号地块拍卖的时候没有把握住良机,要不然这利润就不得了了。”

  宋寒山翻着评估书的手一顿,立刻把纸翻到了第一页,上面的标题跃入眼中——白家三号地块开发评估书。

  饶是宋寒山向来处变不惊,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巧合震惊了一下。

  如果说上一次的电影项目是巧合,那么,这一次的白家三号地块是什么呢?难道又是巧合?如果是这样的话,简绎简直就是个财神爷,看中哪个哪个就发财。

  可如果不是巧合,简绎不是地产专业人士,也没有获得内部消息的渠道,她又是从哪里看出这个项目的潜力的呢?

  宋寒山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但他确定了一件事,简绎投资的这个项目非但不会亏钱,还有可能会有意外惊喜,用不着他暗中帮忙。

  这是件令人高兴的事情,别的想不通的,就只好暂时先放下了。

  天气很快就热了起来,几次暴雨过后,申城度过每年一次的梅雨季,进入了夏天。紧跟着,简一忻小朋友放暑假了,简绎兴致勃勃地开始策划小朋友的暑假旅行。

  她拉了个微信群,和兔兔、斌斌的爸爸妈妈在一起商量旅行地点、时间,又是找旅行社又是查攻略,忙得不亦乐乎。

  最后的旅行地点定在马代,一个建立在数百个岛屿上的国家,许多豪华酒店都建在岛上,一岛一酒店,沙滩、阳光、海浪……想想就让人悠然神往。

  和上次滑雪一样,简绎定了个适合小朋友玩的度假村,有专门的G.O负责不同年龄段的小朋友,可以教各种水上项目和游戏,这样大人就比较轻松自在。

  宋寒山对这个旅行计划很满意,立刻让郑明勋看看能不能给他安排出两三天的空闲时间来度假。

  这边刚刚交代完,那边就听到简一忻就在嚷嚷,问简绎要带什么东西去玩。

  “妈妈,我想带上小黄鸭,”他把自己洗澡时玩的一套小鸭子拿了出来,“我以前答应过它们,要带它们一起去大海里游泳的。”

  “好,没问题。”简绎满口答应了。

  简一忻蹬蹬蹬地到了客房,哼哧哼哧地拖出了行李箱,郑重其事地把小黄鸭一个个放好。

  简绎乐了:“宝贝,还要好几天呢,这么心急就要收拾行李了吗?”

  简一忻掰着手指头数了数,认真地道:“妈妈,很快的,老师说了,我们做事情不能临时抱……抱菩萨的脚!”

  简绎哈哈大笑了起来:“好的,忻忻说的都对,妈妈接受批评。”

  简一忻越发兴奋了,拉着行李箱在客厅里跑了一圈,忽然发现了新大陆,指着电视机问:“妈妈,我会像那个叔叔一样在大海里飞吗?”

  简绎一看,是有人在冲浪。她笑着道:“那要看你有没有认真和老师学了。”

  “爸爸教你在大海里飞,”宋寒山接过了话茬,自傲地笑了笑,“到时候你不用害怕,抱紧爸爸就好了。”

  “你又不去,怎么教他?”简绎随口回了一句。

  宋寒山愣住了:“什么?”

  “你要工作啊,要出去五天呢,怎么也不可能出的来,”简绎解释,“我就定了我和忻忻的。”

  宋寒山沉下脸来:“你们要去玩,我怎么也得抽出时间来陪着,什么时候的机票?我让郑明勋去补。”

  简绎呆了呆,好半天才小心翼翼地道:“那个……这次我们和兔兔他们一起去,大家都是妈妈一起,你一个男人,要是去的话……会不会不太方便?”

  宋寒山面无表情地看了她片刻,起身到书房去了。

  坐在书桌前打开电脑,系统的邮箱软件自动开启,邮件一封封地进来了,上面的红色数字提醒在不停地增加。

  宋寒山却完全没有去点开处理的心思。

  那种被简绎和简一忻排斥在外的距离感,隐隐又泛了上来。

  奇怪了,明明他应该为不用耽误工作而松一口气,为什么心里会堵得慌呢?

  他们母子俩单独去旅行,以前也有过;他的工作的确很忙,要抽出整整五天的时间的确困难,简绎这是在为他考虑。

  更何况三四个小朋友一起出行吵吵闹闹的,以前的他最讨厌这样的场景,又都是小朋友的妈妈陪着,简绎说的没错,他一个男人出现很不方便。

  无论从哪一方面去看,他都没必要跟着一起去。

  宋寒山把所有的理由都摆出来捋了一遍,感觉心里好受一点了,点开邮件,努力让自己摒弃杂念沉浸在工作中。

  可不知怎么,今天这个转移注意力的方法好像不太灵,邮件里的字映不进脑子里,他沉思了片刻,点开百度搜索界面,打下了几个字。

  [老婆特别独立的原因是什么?]

  跳出来的页面五花八门的,他点开其中一个看了起来。

  页面显示这是一个男性论坛,大部分都是讨论电竞、体育、财经之类的话题,偶尔会有各种情感询问帖,这个帖子的主题和宋寒山的问题差不多,下面的回复倒也不少。

  第一条就是这位楼主的自顶。

  [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老婆独立就是好,我天天打游戏也没人说我,真开心。]

  紧接着就是网友们的回复了。

  [楼主你特别好笑,老婆独立当然是因为你没法依靠啦,天天打游戏的软饭男。]

  [自古一楼出绝色,大哥牛。]

  [srds,绝色的是二楼。]

  [老婆没那么爱你吧,看看有没有戴绿帽子。]

  [楼上你怎么骂人?]

  [绿帽绝了,我也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

  没几楼下面就吵了起来,为楼主到底有没有戴绿帽和老婆到底爱不爱楼主。

  宋寒山看得眼皮直跳,飞快地往下拉着,想要从一片口角中找到些有价值的信息。

  “笃笃”两声,书房的门被敲响了,宋寒山从“绿帽”两个字的阴影中暂时抽离出来,抬眼一看,简绎端着一碗雪梨汤走了进来。

  宋寒山赶紧把帖子关掉了。

  “天气热,喝点汤败败火。”简绎笑嘻嘻地把汤递了过去。

  宋寒山瞟了她一眼,接过碗来,一脸勉为其难地喝了两口。

  简绎趴在桌子上,手托着腮看着他:“刚才生气了?”

  宋寒山沉着脸没说话,又“咕嘟嘟”地连喝了几口,一眨眼一碗汤就见了底。

  “我不知道你可以抽出时间来,所以才没考虑你,”简绎诚恳地道,“是我考虑不周全,别生气了好不好?”

  “没生气,”宋寒山矢口否认,“只是有工作要处理而已。”

  看看,这就是死鸭子嘴硬,傻子都看出来刚才气得快冒烟了。

  简绎在心里吐槽。

  还能怎么办呢?只能先哄起来了。

  “我到时候天天发视频给你看,保准让你身临其境,就好像和我们一起去度假了一样。”她努力想着弥补的措施。

  宋寒山轻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简绎挖空心思想了一会儿,又建议道:“反正暑假还长着呢,不如你早点把工作安排好,八月底的时候我们一家三口再找个地方出去玩,听说八月天山有花海,还有少民的节日,一定很美很热闹。”

  宋寒山的脸色稍霁,矜持地道:“既然你喜欢,那倒可以安排一下。”

  简绎长舒了一口气,立刻拿起碗来:“好了,那你慢慢忙,我去陪忻忻了。”

  手腕被握住了,她打了个趔趄,一下子跌坐在了宋寒山的腿上。

  “这就走了?也太没诚意了吧?”宋寒山不悦地道。

  “你还要怎么样……唔……”

  唇被封住了,仿佛狂风骤雨般的热吻袭来,宋寒山扣住了她的脖颈,攻城掠地,长驱直入,简绎只能节节败退,任凭自己的在这场掠夺中沉沦……

  宋寒山一扫“绿帽”两个字带来的阴影,自信满满。

  他当然不是帖子楼主那种只爱玩游戏的宅男,简绎也不可能不爱他,更不可能给他戴绿帽。过于独立,正是因为简绎太爱他了,所以才会这么善解人意,处处为他着想。

  刚才简绎这么柔情似水,又是送汤又是赔礼,不就是明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