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章 第 32 章

 热门推荐:
  简一忻愉快地接受了宋寒山的说法,并表示,以后他也会和爸爸一样爱护妈妈,帮妈妈擦嘴巴上的脏东西。

  这报应也来得太快了,宋寒山立刻亡羊补牢,严肃地告诉儿子,这个忙只有爸爸能帮,他还太小了,等他长大以后才可以帮别人擦嘴巴。

  简一忻一脸的不服气,小声反驳:“我不小了,我已经四岁了,马上就要当幼儿园的中班小哥哥了。”

  宋寒山发现,这个小家伙已经和刚来的时候不太一样了,以前动不动就眼睛里包上一泡眼泪,看到他即期待又害怕,他说什么都是乖乖地应好,现在胆子大了起来,已经开始学会反驳他的话了。

  不知道该喜该忧。

  正想再用歪理把这件事情哄骗过去,简绎推开了他,在简一忻面前蹲了下来,正色道:“宝贝,爸爸说错了,爸爸和妈妈是在亲亲,咱们批评他,这样的确不卫生,忻忻不要学。”

  简一忻立刻谴责地看向宋寒山,因为有了简绎的撑腰,他教育的声音还大了一点:“爸爸,下次知道了吗?妈妈都不喜欢你亲亲的,以后不可以不讲卫生。”

  宋寒山轻咳了两声,用眼神质疑简绎:真的不喜欢吗?

  简绎的脸有点烫,赶紧敛住心神,继续谆谆教导:“宝贝,以后你就会知道,亲亲的确不讲卫生,但是如果有了喜欢的人,就会想要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喜欢。不过,要很喜欢很喜欢的人才可以,不可以随随便便的就亲,也要等忻忻长得像爸爸妈妈这么大以后才可以做这件事情,知道吗?”

  简一忻恍然大悟:“嗯,妈妈我知道了,就好像我现在很喜欢很喜欢妈妈,可我忍住不亲妈妈,因为我还小,对吗?”

  宋寒山终于忍不住了:“不对,妈妈只能亲脸。”

  简一忻不太信任地看着他,好像在怀疑爸爸又要骗人。

  再拉扯下去就没完没了了,简绎赶紧拉着简一忻的手往外走去:“走,我们去陪太爷爷聊天喽。”

  小朋友的思维跳脱得很,简一忻很快就把这个茬给抛诸脑后,兴冲冲地汇报:“妈妈,刚才我帮太爷爷揉手了,打针好疼的,我揉一揉太爷爷就不疼了。”

  ……

  元宵节过后,宋老爷子各项指标检测良好,顺利痊愈出院。

  简绎也趁着过年休假,带着简一忻去探望了外婆好几趟,外婆特别喜欢这个重外孙,过年红包给了厚厚一叠,简盛辉那里,初一的时候她去拜了个年,被赵茹拉着诉了一堆苦,让宋寒山从指缝里漏点出来帮衬帮衬家里,简绎听得头大,直截了当就回绝了,只是给简桉买了几样最新款的电子产品当新年礼物。

  赵茹的脸色很不好,不过简绎并不在意,她又不靠这个继母过日子。

  天气渐渐转暖,草长莺飞的时节,很让人蠢蠢欲动。

  公司里也好事频传,秦菲儿这两个月的努力没有白费,她负责的楼盘推销策划案非常成功,楼盘在推广阶段就收获了首开户数三倍的意向客户数,很多客户都是被楼盘品牌和广告吸引过来的,尤其是广告的文案,不仅将楼盘的特点精炼在客户眼前,还极具美感,和楼盘相得益彰,让人有身处繁华心却清幽的感觉,深得高附加值人群的喜爱。

  林乔涵扬眉吐气,大笔一挥,批准了公司的春游计划,双休日一行人去了邻市的一个景区玩了两天才回来。

  坐在大巴车上还没到市区呢,简绎就接到了司机老周的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来,要来接她。

  车上的同事们还意犹未尽,正在规划要去哪里吃晚饭、K歌呢,她迟疑了一下:“我还没定,你别麻烦了,到时候我自己回来就好了。”

  老周吞吞吐吐地道:“忻忻想妈妈了,说是要等你一起吃晚饭。”

  简绎有点纳闷,刚才她还和简一忻通了电话,简一忻告诉她,晚上约了斌斌和兔兔一起去剧院看儿童剧,压根没提一句要“一起吃晚饭”。

  “周叔,忻忻晚上不是要去看童话剧吗?应该等不到我吃饭了。”她看了看时间。

  老周支吾了两声终于坦白:“对不起太太,不是忻忻,是先生问了我好几次了,问我怎么还不去接你,为什么要在申城接你而不直接去菱湖?忻忻想你了怎么办?他看上去很不高兴,我现在很担心要是不能尽快接到你,明天就会被先生开除了。”

  简绎哭笑不得。

  算了,玩了两天也有点累,还是不参加同事们的聚会了,回家早点睡觉吧。

  安慰了老周几句,算了算时间,她让老周六点到公司楼下来接。

  挂了电话,她想起了什么,打开了手机的微信。

  这两天两个人一共发过三次微信,周五是她发了酒店的照片给宋寒山,简单汇报了一下春游的行程,周六一整天没联系,晚上宋寒山破天荒第一次主动发了微信给她,问她有谁一起玩,什么时候回来,她一一回答了。

  最后一次是一个小时以前,宋寒山再次问她在哪里了,什么时候到家。

  她在车上打了个盹,没看见这条消息。

  盯着这条消息看了好一会儿,她的心里忽然涌起了一种奇异的感觉。

  她才离开两天而已,宋寒山这么着急地催她回去,不会是宋寒山在想她了吧?不过,这可能吗?成天像空中飞人一样在世界各地来来回回的宋寒山,居然会因为分开两天而想她?

  大巴车开得飞快,五点半就到了公司楼下。简绎一看还早,索性上了楼,打算去办公室拿点资料。

  刚刚打开办公室的门,左侧的走廊里忽然窜出一个人来,热情地道:“小绎,可算等到你了,是我,走,我请你吃晚饭去。”

  简绎定睛一看,居然是宋晓飞。

  算起来她也已经有一两个月没看到宋晓飞了,今天的宋晓飞,和那天冲到手术室前意气风发的宋晓飞完全不一样,眼睛下黑眼圈明显,胡茬也没剃干净,看起来很憔悴。

  他俩简直八竿子都打不着,宋晓飞怎么会跑到这里来等她?

  “小叔叔,你怎么会在这里?”她笑着道,“可真不巧,寒山约我一起吃饭了,要不,你和我一起回家吃点?”

  宋晓飞的脸色一僵,好半天才道:“算了,和他一起吃饭消化不良。那走,我请你喝杯咖啡去,花不了多少时间。”

  这样突如其来的热情实在太诡异了,简绎定了定神:“小叔叔,你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不用拐弯抹角的。”

  宋晓飞有些沮丧,强笑了一声:“怎么,连喝杯咖啡都不答应吗?我那个侄子是不是把我当成瘟神,严禁你和我说话了?”手机\端 一秒記住《www.999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没有的事,”简绎有点头疼地解释,“我不爱喝咖啡,喝了晚上就睡不着。”

  宋晓飞精神一振,眼神再次热切了起来:“小绎,我今天过来呢主要是想请你帮个忙,这不,找到你这里还花了一番功夫呢。那天你都听到了吧,我找到了一个电影项目,制作班底有创意有才气,故事特别新颖感人,只要上马拍出来就一定能够票房大爆,可寒山他偏不信,一毛不拔,你能不能帮我在寒山面前说句话,让他投资这个项目行不行?只要这件事情做成了,我不会亏待你,我给你回扣,到时候票房给你分成,我说话算话!”

  他拍着胸脯保证着。

  简绎无语了,宋晓飞这是病急乱投医,求到她这里来了。

  “小叔叔,你可太抬举我了,我哪有这本事左右寒山的决定啊,”她连连摇头,“他从来不允许我们去干扰他的工作,更别说是投资这种决策了。”

  宋晓飞急切地道:“你一定行的,帮我试试看,我不会亏待你的。我姐说了,我哥那个私生子就是因为和你关系好,宋寒山就默认了,这么多年了,他一直都没松口过,结果你一出手就成了大半,我这事求你一定没错。”

  宋晓丽还真能撺掇啊,把火引到她这里来了,无论她帮或是不帮,都是两边不讨好的角色。

  “不是,这事真和我没关系。”简绎哭笑不得,只好委婉地劝说,“而且,小叔叔,我说真心话,一部电影的投资不是小数目,寒山的眼光是有目共睹的,他说不行,那这项目十有八九是要赔本的,你就别太执着了,不如找找其他项目看,就算想要捧人,也用不着把辛苦赚来的钱打水漂吧?”

  宋晓飞死死地盯着她:“你……你真的不帮?”

  简绎心生警惕,后退了一步:“真的不是我不帮,是我帮不上,寒山是怎么样的人你还知道,没人能改变他的决定。”

  宋晓飞的眼睛通红,好半天才哑声问:“你们是不是都觉得我只会惹事、花钱、玩女人?这次我是真的去了解过这个项目的,是,我的确有私心,想捧一个女人,可这次我是真心的,不是玩玩的,怎么你们就不肯相信我呢?”

  简绎被这一番剖白镇住了一瞬,想了想,小心翼翼地道:“小叔叔,你要是真的喜欢她,那就慢慢来,时间长了,大家总能看到你的真心的,而且喜欢一个人不一定要捧她,她要是这样要求你,那她不是在利用你吗?”

  宋晓飞失魂落魄地道:“你根本不懂爱情,我爱她就要帮她实现愿望,她的愿望就是能把这部电影拍出来。宋寒山他太过分了,说封杀就封杀,我找投资四处碰壁,她原来谈好的两个也黄了,这不是把人往绝路上逼吗?”

  他恨恨地挥拳往墙上砸去。

  简绎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原书里宋老爷子死了,宋寒山倒是有可能气怒攻心,直接封杀宋晓飞的女人,可现在老爷子好好的,宋寒山最近的心情也不错,就连对宋辞海的执念都放下了,没有理由去封杀啊。

  宋晓飞因此记恨宋寒山,必定也会成为宋寒山出事的源头之一。

  该怎么化解呢?

  “你一定是弄错了,”她肯定地道,“寒山没有封杀你的女人。”

  “那怎么连她拉的投资都黄了?一个不剩全跑了,原来还差小几千万,现在都大几千万了!”宋晓飞激动地道。

  简绎猜测道:“会不会是因为……你的名声在外,别人一听有你参与,就打了退堂鼓了?”

  宋晓飞呆了呆,精神气一下子就没了,整个人颓丧地仿佛要瘫倒了似的。

  往后退了几步,他转身踉跄着往外走去,嘴里喃喃地自语着:“怎么就没人信呢……我这次是真的……我以前骗人的时候都有人信……怎么这次说真话了就没人信了……依雯……是我对不起你……”

  简绎倏地瞪大了眼睛。

  依雯?

  “等一下,你对不起谁?”她急急地问。

  宋晓飞的脚步一顿,有气无力地道:“高依雯,她是个女导演,我真没用,帮不了她。”

  简绎呆滞了片刻,屏住了呼吸:“你要投的电影项目,叫什么?”

  “《拯救高远大作战》,特别有意思的一个电影,”宋晓飞仿佛感觉到了一丝希望,猛地转过身来,“你要是不信的话,明天我就带你去和依雯聊一聊,真的,她除了长得漂亮身材好以外,还特别有才气,特别有想法,特别……酷!”

  简绎当然知道。

  这位女导演酷爱机车,特立独行,她的成名作是她的第一部作品,名字就叫《拯救高远大作战》,在某年的春节档以低排片一路逆袭到单日票房冠军,最后斩获了四十亿的票房,让投资商赚得盆满钵盈。最厉害的是,这部电影不仅收获了票房,还收获了口碑和奖项,次年横扫各大电影节,高依雯以此一战成名。

  宋晓飞看上的女人,居然是高依雯!

  这是什么惊悚的组合?纨绔花花公子和惊才绝艳的女导演。

  在她的记忆中,高依雯有多段情感经历,风流潇洒,最后一段感情被曝光时,媒体没有提及过她爱人的名字,但表示两人分分合合多次,起源于成名作的拍摄期间,目前感情稳定。

  总不能最后是花花公子和花花公主的巅峰对决,花花公主技高一筹,把花花公子收服在石榴裙下了吧?

  “你等一下,”简绎揉了揉太阳穴,止不住地头疼,“你确定你是真心喜欢高依雯,不是拿她玩玩的?”

  宋晓飞赌咒发誓:“我要是再见异思迁、花心让我天打五雷轰、这辈子都不得好死,下辈子下下辈子都沦为……”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到底有几分可信,可能连宋晓飞自己都不知道。

  “行了,”简绎无力地打断了他的话,“我想想办法,但是,真的没法保证。”

  宋晓飞呆滞了片刻,欣喜若狂,一把抓住了简绎的肩膀,语无伦次:“太好了,试试,我的天,侄媳妇,好的好的,你太有眼光了!”

  六点钟,老周准时出现在了公司楼下。

  简绎刚上车,宋寒山就给她发了条微信,晚饭不在家里吃了,改在江边的罗曼蒂西餐厅,他有个朋友从国外回来了,一起见一见。

  宋寒山的朋友,简绎还真没见过几个,今天这个这么慎重其事地碰面,一定对他挺重要的。

  罗曼蒂西餐厅临江而建,以玻璃和不锈钢为主要建筑材料而成,据说出自名师设计,是滨江区最有名的网红打卡地。

  简绎进了餐厅,宋寒山还没到,服务生把她引到了江边的露台上,给她温了一壶餐厅自制的花茶。

  露台上有乐队在演奏小提琴曲,缠绵悱恻,江风徐徐而过,江面波光粼粼,令人心旷神怡。

  简绎脑子里还有点乱,喝了两口花茶这才渐渐把刚才和宋晓飞的对话理出了一点头绪。

  这是一个好机会,如果能够因此化解叔侄俩的矛盾,那么,那个意外发生的可能性就又可以少一成。

  然而问题的关键是,怎么说服宋寒山?以宋寒山的脾气和性格,还有宋晓飞的劣行,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正想得头疼呢,简绎忽然觉得有些异样,转头一看,靠江边的座椅上有位男士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男士长得斯文儒雅,目测身高将近一米八五,衣着打扮也非凡品,应该是职场精英人士。

  也是,这个西餐厅的价位摆在这里,进来的人非富即贵。

  一见她转过头来,男士的眼神一亮,旋即朝她微笑颔首。

  简绎只好礼貌性地回以一笑,收回目光,自顾自地喝茶刷手机了。

  没过一会儿,有服务生走了进来,把一个托盘放在了她的面前:“你好,这是那边那位先生为你点的。”

  简绎一看,是一份非常漂亮的水果拼盘;再顺着服务生手指的方向一看,送拼盘的是刚才那位男士,

  居然有桃花运上门,还是她喜欢的温文尔雅的类型!

  要是她现在还是单身就好了,可惜了,白白错失了一段缘。

  系统啊系统,你欠我的拿什么还!

  简绎在心里吐槽了千百遍,遗憾地道:“不用了,你帮我还给他吧,谢谢。”

  服务生正要把果盘往回端,那位男士哂然一笑,起身走了过来:“好久不见,你还是这么光彩夺目。”

  简绎回想了一下,确信自己没见过这个人,忍不住笑道:“怎么现在搭讪跳过好像哪里见过直接到好久不见了?”

  “小师妹,”男士无奈地道,“装着不认识我有意思吗?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这几年你过得怎么样?”

  简绎愣住了,好半天才狐疑地问:“你是……”

  “好吧,你说不认识就不认识,”男士也不和她争辩了,彬彬有礼地伸出手去,“我是项云裴,简绎小姐,幸会。”

  简绎的脑袋“嗡”的一声炸了开来。

  项云裴,原身脚踏三条船的第三个对象,她的学长。当时为了撩到这个被誉为校草级学神的学长,她费尽心机,拆散了项云裴和他的女朋友,随后又欲擒故纵、若即若离,折腾了几个月,吊足了项云裴的胃口。

  不过,后来她因为计划算计韩修远有意疏远了项云裴,而项云裴也因为要出国深造而和她遗憾道别。

  “云裴,小绎,你们俩都在了?”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宋寒山进来了,“来,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太太简绎,小绎,他就是我的好友项云裴。”

  简绎:……

  可以跳江吗?

  这是什么核炸级别的修罗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