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章 第 31 章

 热门推荐:
  一连几天,简绎都在拼命回想,宋寒山在原书中到底是怎么出的意外。

  书里对这场意外的着墨并不多,只知道当时正值宋氏集团再次腾飞的关键时刻,除了各种投资全面开花外,主业之一的网购平台业务也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除了早就近乎垄断的中高端市场,宋寒山启动了下沉市场网购平台的扩张,业界为此惊呼,“易佳”即将一统江山。

  而意外的起因,是宋寒山去视察业务时坐了直升机,直升机失事坠毁,机毁人亡。999小说首发l https://www.999xs.com https://m.999xs.com

  要制止这场意外,是不是只要让宋寒山远离直升机就可以了呢?

  可再一细想,简绎觉得这件事好像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那时的宋寒山虽然风光无限,但也收获了无数妒恨的目光,尤其是他身边的人,在宋老爷子去世后,一个个都对他有着不同的恨意。

  宋辞海因为涉毒和私生子曝光的事情,事业从顶峰陷入低谷,他认为这一切都是宋寒山在背后操控的。

  宋晓丽因为大权旁落,一开始就不待见这个侄子。

  宋晓飞和宋寒山,也极有可能在老爷子出事的时候彻底结下梁子,宋寒山说到做到,肯定会封杀所有宋晓飞看上的女人。

  其他的诸如商业对手赵俊峰,当时一定被打压得喘不过气来,对宋寒山恨之入骨。

  ……

  会不会那场意外根本不是意外,是蓄意制造的谋杀?如果这样的话,必须要把这些源头一一解决,才有可能挽回宋寒山身死的宿命,要不然就算没有直升机,也会有另外的暗箭,一个在明一个在暗,防不胜防。

  这工程太庞大了,如果没有宋寒山的配合,对于简绎来说简直就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可宋寒山怎么可能相信她会预知未来?

  退一万步讲,就算宋寒山相信了她的话,在她的帮助下度过难关,那她不是得在系统的逼迫下永远和宋寒山绑在一起了?她做好准备了吗?

  每天在心里憧憬的豪门有钱小寡妇人设,是她苦中作乐每天让自己开心一下的而已,她当然不希望宋寒山死;但不做小寡妇,并不代表她想和宋寒山永远在一起,她还期待着快乐的单身生活呢。

  ……

  简绎怎么想都没什么好办法,只好暂时先把这件事情放下了。

  宋老爷子当天下午就恢复了意识,三天后已经能正常下床走一会了,钱医生表示恢复的情况比预想中的要好,这可能得益于老爷子平常喜欢打八段锦,免疫能力和内脏机能在老年人中属于上乘。

  唯一的遗憾就是春节只能在病房中度过了,老爷子的身体稍有好转,亲戚们前来探病的就络绎不绝。

  老爷子逢人就拉着简绎和简一忻向亲朋好友介绍,这是他的重孙子和孙媳妇,孙媳妇特别好,这次还救了他一命,搞得简绎都不好意思了。

  她哪有救命的本事?不过是提醒去做个体检,真正救命的是主刀医生呢。

  宋晓飞也不知道是别有所图,还是真的良心发现愧疚了,殷勤地陪了宋老爷子两天,期间吞吞吐吐地向宋老爷子提了影视项目的事情,宋老爷子被缠得没办法,向宋寒山探了口风,结果被宋寒山拒绝了。

  简绎向田管家打听了一下,这还真的不能怪宋寒山无情。

  自从成年以来,宋晓飞不知道因为风流债惹出了多少事情,大学刚毕业抢了一个建筑公司老板的女人,被人带着小弟堵在公园里围殴,不仅打进了医院,还打上了社会头条;进公司没两年,把一个项目交给他看上的女人当礼物,结果项目出了事,负责人潜逃,受害者在宋氏集团门口拉横幅,股价因此大跌;再后来,他看上了个小明星,结果被小明星和赌场联手做局“杀猪”输了几千万,差点被追债的剁了手指。

  凡此种种,数不胜数,最后这些事情无一例外都是宋寒山给他擦的屁股,也就是这两年宋寒山把他赶出了宋氏集团并切断了资金来源,他才消停了一点。

  手机“叮”的响了一声,把简绎从沉思中唤醒。

  打开微信一看,是宋辞海给她发了一条消息:你现在在哪里?

  简绎看了看病床,简一忻正拿了本图画书,一本正经地给老爷子讲故事。

  过年来了这么多的亲戚探病,但宋辞海却没出现过,也不知道是不知道老爷子病了,还是真的已经不打算出现在宋家了。

  她想了一下,回复了一句:我在爷爷的病房里。

  宋辞海几乎秒回:你能不能下来一趟,我就在医院楼下的茶餐厅里。

  正值春节休假期间,这家茶餐厅才刚刚开门没多久,里面没几个人在,冷冷清清的。

  简绎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窗边的宋辞海,他照例墨镜加鸭舌帽,靠在椅背上酷酷地朝着窗外看着。

  简绎拍了拍儿子的手,小声道:“看,那就是妈妈说的那个宋叔叔。”

  简一忻“蹬蹬”地跑了过去,站在宋辞海面前脆生生地道:“宋叔叔你好!我是简一忻,爸爸妈妈都叫我忻忻,宋叔叔,你在房间里也带着墨镜好酷啊。”

  宋辞海被这突然钻出来的小朋友吓了一跳,迟疑了片刻,他摘下了墨镜,神情复杂地看着这张酷似宋寒山的脸,好半天没说出话来。

  简一忻困惑了,歪着脑袋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简绎,嘟着嘴问:“妈妈,宋叔叔是不喜欢我吗?”

  宋辞海回过神来,立刻把他抱到了腿上:“没有,宋叔叔太喜欢你了,喜欢得都说不出话来了。你想吃什么?小蛋糕、果汁还是冰淇淋?”

  简一忻的眼睛一亮,偷看了简绎一眼,嗯嗯啊啊着:“嗯……妈妈说了,天太冷了,不可以吃冰淇淋的。”

  “没关系,这里热得很,而且叔叔买了自己吃,给你吃一小口,好不好?”宋辞海挥手叫了服务员,点完之后又双掌合十向简绎道,“拜托,给我这个初次见面的叔叔一点面子,让他吃一点吧。”

  简绎哭笑不得,只好答应了。

  冰淇淋上来了,简绎给简一忻弄了一小勺,又给他打开了动画片,小朋友高兴地自娱自乐了。

  宋辞海有点不可思议地问:“这居然是他的孩子?他怎么能生出这么可爱软萌的孩子来?”

  “亲子鉴定过了,”简绎淡淡地道,“而且,爷爷说宋寒山小时候也差不多是这样的,后来被伤害被逼迫才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宋辞海沉默了下来。

  他当然明白宋寒山是被谁伤害了。

  “今天我过来是想让你帮个忙,”他振作了一下,指了指座位旁的几代礼品,“我买的保健品和按摩器,你帮我带给……带给忻忻的太爷爷吧。”

  “你自己怎么不上去?”简绎问。

  “以前我妈在我没办法,现在好了,大家都轻松一点,他们不用见了我烦,我也不想热脸去贴冷屁股,”宋辞海漠然道,“不认我就不认我,我也不是没了宋家就不能活,这不过得好好的吗?”

  简绎一时也不知道该接什么话,只好应了一声“好”。

  “他怎么样?恢复得好吗?”宋辞海又问。

  简绎凝视着他,没说话。

  “别误会,”宋辞海被她看得恼火,“是我妈临终前叮嘱我的,让我一定要孝顺他,毕竟他是我爸的爸爸,所以我才多嘴问一句的。”

  简绎心里一阵怜悯。

  这孩子,说假话倒是说得挺自然的,可要是他真的不在乎,怎么会大过年的送一堆礼品过来,还关切宋老爷子的病情呢?

  说起来,宋老爷子和宋寒山,应该是他为数不多的亲人里血缘最近的两个,如果两个人都相继离世,这对他一定是重大的打击,所以才会在后来的访问中说出那番追悔莫及的话来。

  “爷爷恢复得很好,你别担心,”她安慰道,“再过几天就能出院了,这次把隐患清除了,应该能顺顺心心地过上几年太平日子。”

  宋辞海不自然地撇过脸去:“行。”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宋辞海这才告辞。抱着简一忻出了门,宋辞海把母子俩送到了医院门口,刚要道别,一辆轿车徐徐地停在了他们的身旁。

  车窗放了下来,宋寒山的脸出现在他们面前。

  简绎心里“咯噔”了一下,上次这两人碰见的场面还历历在目,今天可别再闹出事情来了,她刚要解释,简一忻快活地叫了起来:“爸爸,快看,我认识了一个新叔叔,他给我吃冰淇林了,宋叔叔,那就是我爸爸!”

  他被宋辞海抱在怀里,整个人向宋寒山的方向倾倒,身体还一耸一耸的,拼命示意宋辞海往汽车那里走。

  宋辞海没经验,生怕他摔了,被他带的一路往前,几步就到了汽车前。

  宋寒山沉默不语,看了看简一忻,又看了看简绎手里拎着的礼品。

  “我顺路经过,拜托简绎帮个忙,”宋辞海有点不太自然地解释,“你别误会。”

  “欸,”简一忻有点奇怪地左看右看,忽然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爸爸,你和宋叔叔长得有点像呢。”

  宋寒山推开车门走了下来,接过简一忻,淡淡地道:“来都来了,上去看看吧。”

  这份邀约来得猝不及防,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宋老爷子见了宋辞海更是不敢置信,颤抖的手揉着眼睛,以为自己是老眼昏花了。

  宋寒山看起来心平气和,中间还问了宋辞海工作上的事,虽然语气一如既往地生硬。

  宋辞海呆了大概半个小时,经纪人打电话来催了,他明天进组,今天要赶去拍摄地了。

  简绎和宋寒山打了声招呼,把宋辞海送到了电梯口。

  “现在相信我说的话了吧?”简绎正色道,“他根本不可能背后下黑手逼你退圈,那天他还和我一起看了你的那个综艺呢。”

  宋辞海有点不敢相信:“真的?”

  “当然真的,你这都看不出来吗?他就是和你一样,成天死鸭子嘴硬,”简绎把两个人都挖苦一通,“还大男子主义,觉得谁都应该听他的,方法特别简单粗暴。”

  宋辞海乐了:“那你还嫁给他?”

  “唉,”简绎装模作样地叹了一口气,“上了贼船下不来了。”

  宋辞海凝视着她,轻声道:“谢谢你,姐。”

  简绎这下不好意思了:“谢我什么?我可什么都没做。”

  宋辞海怎么能不明白宋寒山这突如其来的改变是因为什么?正是因为简绎的出现,宋寒山感受到了家庭的爱和温暖,渐渐地有了和以往不同的喜怒哀乐,原本的强硬和□□,加入了几分柔软,中和后起了神奇的化学反应。

  “总之谢谢你,”宋辞海由衷地道,“其实我并不在意认祖归宗,可我真的很在意不被他们俩认同,现在这样很好,我觉得自己很圆满。”

  “圆满就好了,”简绎沉思了片刻,忽然问,“对了,谁告诉你爷爷出事了?”

  “姑姑,”宋辞海解释道,“她和我爸关系好,一直和我有联系,以前也很照顾我,前几天她告诉我爷爷动了手术,让我赶紧过来露个脸尽尽孝心,要是能让爷爷认下我就好了。”

  简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又叮嘱了一句:“你身边有没有碰毒或者疑似碰毒的朋友?要是有人攒局,你千万要留个心眼。”

  简绎几次三番提这件事,宋辞海终于有点警醒了:“好,我回去就让经纪人了解一下情况。”

  “还有,上几次黑你的,你耐心摸摸背后的人看,如果以后也有的话,第一时间留好证据,我怀疑是有人故意在引导加深你和宋寒山之间的矛盾。”简绎慢慢从自己混乱的信息中理出了一点头绪。

  既然宋寒山的意外有可能蓄意策划,意外的源头又这么多,她只能抽丝剥茧,一个一个地想办法解决这些源头。

  宋辞海是那场意外潜在的隐患之一,解决掉就能增加宋寒山活命的机会,更有可能从中找到幕后黑手。

  几分钟之前,她做了最后的决定。

  既然两个人已经因为忻忻绑在了一起,就算为了忻忻,她也应该尽她所能帮助宋寒山度过这次的难关,于情于理,她都做不到袖手旁观。

  就算要被系统强迫和宋寒山绑在一起,她也只能认了,系统的任务总不会修复一辈子吧,等修复完了再想办法离开就是了。

  现在的生活也不错,宋寒山忙于事业,两人偶尔见面,她隐藏好自己的真面貌,哄好这个冰山闷骚男,演个好太太也不费什么事。

  至于其他的,走一步看一步吧。

  一阵轻咳声传来,简绎回头一看,宋寒山正站在几米开外,面色不虞地看着他们。

  宋辞海被看得心头发怵,赶紧道别:“姐,我走了,以后再请你吃饭。”

  简绎目送他进了电梯,这才回到了宋寒山身旁。

  “聊什么呢,这么久?”宋寒山不悦地问。

  “秘密,不能告诉你。”简绎神秘地一笑。

  宋寒山的眼神骤然一沉,盯着她看了片刻,一语不发地拉着她往病房走去。病房是套房,进门有间专门的休息室,他推门而入,还没等简绎回过神来,就被按在了墙上。

  “再说一遍。”他的眼神危险。

  简绎立刻认怂:“又没什么,就是叮嘱娱乐圈水深,让他小心一点……你别闹……这是在医院……公共场合不能胡……”

  “晚了。”宋寒山的薄唇吐出两个字来。

  简绎只来得及轻唔了一声,唇就被吻住了。

  宋寒山的动作很轻柔,一点一点地啃噬着她的唇瓣,从里到外细细研磨,炙烈的呼吸在唇齿间萦绕,那种甜甜的感觉一直从唇角到了心尖……

  “爸爸妈妈,你们在干吗呀?”一个小脑袋探了进来,满脸的好奇。

  宋寒山整个人都僵住了。

  “爸爸,你是不是在亲亲妈妈的嘴巴?”简一忻好像有点明白了,义正辞严地教育了起来,“我都说了好多遍了,你们怎么还不听?老师说了,亲来亲去是不卫生的,嘴巴更不卫生,有细菌,我们都要做讲卫生的好孩子。”

  简绎“噗嗤”笑了出来,可一看宋寒山的脸色,又只好憋住,忍得十分辛苦。

  “宝贝,不是亲亲,”宋寒山回过神来,面不改色地继续在简绎的唇上摩挲了两下,这才松了手,神情自若地道,“妈妈嘴上有脏东西,爸爸帮她擦一擦。”

  简绎:……

  等一下,大总裁这样骗小孩子,真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