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 第 17 章

 热门推荐:
  虽然原书上对俞炽海的着墨没多少,但简绎穿过来后有部分原身的记忆,串联起来一回想,只觉得手心冒汗,恨不得立刻在地上刨个洞钻进去。

  五年前,原书中简绎即将大学毕业,费尽心思接近韩修远,但韩修远对她若即若离,她不想竹篮打水一场空,中间和两个男人搞了暧昧,俞炽海就是其中的一个。

  当时俞炽海是隔壁财经学院的新生,不仅有一把好歌喉,还会弹吉他、打篮球,参加完几场比赛后名声大噪,不仅被评为学院校草,还在论坛上被高校论坛的女生们疯狂追捧。

  原身在一场篮球赛上见了俞炽海后,心痒难耐,找了机会接近俞炽海。她长得漂亮,情感经验丰富,对付俞炽海这样一个刚刚成年的大男孩简直易如反掌,几次欲擒故纵之后,俞炽海就被撩拨得神魂颠倒,在原身嫁入豪门后伤心欲绝,原本意气风发的大学生就此一蹶不振,差点毁了人生。

  简绎穿过来的时候兵荒马乱,随后又费尽心思带球跑,早就把这个暧昧对象忘得一干二净了。

  “你……你怎么在这里……我……我就过来看看,对了,还没吃饭呢,先走……走了!”她结结巴巴地说着,戳了戳秦菲儿想赶紧离开。

  秦菲儿刚和那个高个调酒师搭上话,不想走:“你刚不是吃了好多嘛?休息一下才能继续战斗……咦,这位帅哥不错啊,长得好像一个明星……瞧我这记性,想不起来是谁了,来来,先来给你们合个影吧!”

  她兴冲冲地拿出手机,热心地指挥:“来,小帅哥麻烦你靠过来点,天哪,真是俊男靓女,少了点什么搭配……小帅哥,来杯莫吉托放在前面!”

  “稍等。”俞炽海的嘴角似笑非笑,修长的手指在酒架上忙碌了片刻,几分钟后,一杯漂亮的鸡尾酒递到了简绎面前。

  简绎被他笑得头皮发麻,飞快地接过了酒杯。

  “咔嚓”一声,秦菲儿按了快门。

  简绎一仰脖,鸡尾酒一饮而尽,她把空杯放在吧台上,不敢去看俞炽海的笑容,急匆匆地道:“谢谢。菲儿,不好意思,我忽然想起来我还有点事,先回去了,你慢慢吃。”

  简绎出了餐厅,给秦菲儿发了条解释赔礼的微信,这才松了一口气。

  五星级酒店的大堂金碧辉煌,衣冠楚楚的男男女女从她的身旁经过,她停下脚步出神了片刻,莫名有点心虚了起来。

  虽然渣了俞炽海的不是她,但她既然继承了原主的身体,也应该为原主承担一点责任。

  当时要是考虑得再周全点就好了,给俞炽海留一封信或者打个电话,把这段别有用心的感情彻底了断一下,这样对两个人都好。

  现在堂堂金融专业名校大学生成了一名调酒师,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陷入她的情网给祸害的。

  身后有轻微的脚步声传来,简绎往旁边让了让。

  手臂被抓住了,她打了个趔趄,连着后退了几步,后背被抵在了转角的墙面上。

  “姐,你也太无情了吧?”俞炽海单手撑在墙面上,逼视着简绎,脸色阴沉,“四年前你一句话没有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今天一见面,就好像躲瘟神一样地想逃,你不觉得你应该给我一个交代吗?”

  简绎赔笑道:“没有想逃……这不是有事嘛……你先让一让,有话好好说,别壁咚行不行?”

  俞炽海嗤笑了一声,非但没退反倒又往前了几分:“别装了,你说要教我做男人的时候,可不是这种表情。”

  两个人近在咫尺,小鲜肉的五官清晰地呈现在了她的面前,英挺的鼻梁、多情的双眼……近距离的冲击让人愈发心神荡漾。

  这样介乎于青涩和成熟、男孩和男人之间的面孔,的确很容易就让人陷入情网。

  然而简绎却在这一瞬间镇定了下来。

  毕竟,她直面过宋寒山的壁咚,相比宋寒山那掌控一切的威慑力,俞炽海还是嫩了点。

  “小海,你这就不对了,”她伸出了一根食指,轻轻地在俞炽海的肩膀上推了一下,暧昧地wink了一下,“我都快把你忘得一干二净了,你怎么还惦记着我?要是有点志气,不应该见了我就当成陌路吗?”

  俞炽海的眼神变了变,好半天才冷冷地道:“我可不像你这么无情,知道你不见了以后还找了你很久,深怕你有了什么意外,后来才知道我就是你的消遣而已,你的目标是嫁入豪门,对不对?”

  简绎刚兴起的调戏心思一下子就熄火了,心中五味陈杂:“你还去找我了?”

  俞炽海没说话,收手后退了两步,整了整自己的衣襟,漠然道:“我早就对你没感觉了,今天只不过想要你一个说法而已。不过也是,你这种势利的女人,不值得我花时间要说法。”

  “等一下。”简绎脱口而出。

  俞炽海的脚步顿住了。

  简绎想了想,把人害成这样,还是道歉吧。虽然不是她做的,但在别人眼里,那就是她,没法解释。

  “对不起,以前是我做得不对,”她轻声道,“但你相信我,我从来没有想要伤害你的意思,一切都是以前那个我鬼迷心窍。后来我也太过分了,应该和你讲一声再离开。”

  俞炽海转过身来,眼神愕然,好半天才自嘲地笑了笑:“你这么说我就有点不好意思了,其实你也没有对我承诺什么,也就是动动嘴皮子调戏调戏我,是我自己傻。”

  “不是,你不傻,你是太重情了,”简绎正色道,“小海,你听我的,别干这个调酒师了,把原来的专业捡起来,再不济你去签个娱乐公司,以你这张脸闯荡闯荡娱乐圈也绰绰有余,真的。你要是生活有困难,我这里有点余钱,可以先借给你应急。”

  她掏出手机:“你微信多少?加个好友。”

  俞炽海呆了呆,神情复杂地看着她:“你要借给我钱?我记得以前都是我省下生活费给你买礼物的,你还嫌弃礼物差。”

  简绎汗颜:“往事不要再提,你就当以前那个我死了吧。”999小说首发 www.999xs.com m.999xs.com

  俞炽海凝视了她片刻,忽然笑了起来:“你的脸这么红,是不是喝醉酒了在说醉话?酒醒了就会后悔说要借钱给我了。”

  “怎么会?”简绎干笑了一声,摸了摸脸颊,“一杯莫吉托而已,也太小看我了。你赶紧加了微信去工作吧,有事再联系。”

  俞炽海上前一步,用扫了她的二维码,随后又抬起头来朝她笑了笑:“我不放心你,要不我送你回家吧?”

  这笑容温柔,桃花眼弯成了一个漂亮的弧度,仿佛勾子,勾在了人的心尖上。

  不知怎么,简绎的心脏“扑通扑通”乱跳了起来,血液渐渐升温,在四肢百骸中流窜,连带着整个人都热了起来。

  她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赶紧让自己冷静下来。

  别禽兽了!

  小鲜肉的确好看,让人精神愉悦,可现在不同往日,她已经结婚了。

  “不用了,”她润了润干燥的喉咙,“我都已经是已婚妈妈了,用不着像小女生一样送来送去,你去忙吧。”

  俞炽海的眼神一滞,好半天才神情自若地道:“行,那我先去工作了,以后再联系。”

  目送着俞炽海的背影消失在了转角,简绎轻吁了一口气。

  可惜了,要是她现在还单身的话,说不定还可以继续和小鲜肉暧昧,来个一夜风流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书里的片段和原身残存的记忆在脑海里轮番掠过,她一路胡思乱想着,坐车回了小区。

  下车的时候,她的脚步有点虚浮,身体里的血液也越来越亢奋,脑门上的血管突突直跳。她隐隐觉得不太对劲,刚才那被一饮而尽的莫吉托后劲十足,而她的身体好像也没有记忆中的好酒量。

  她踉踉跄跄地进了电梯,一边扯着衣领一边按了按钮。短短几分钟的上升过程十分漫长,好不容易到了楼层,她刚走两步,“砰”的一声,额头撞在了电梯厅的鞋架上,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怎么……摆在路中间……”她揉着额头委屈地吐槽了一句,“大门去哪里了……”

  晃悠了半天,总算找到了大门,她的手掌在门上比划来比划去,这才对准了门把手,正要用劲了,门一下子被拉开了,她惊呼了一声,整个人往前扑去。

  “你这是怎么了?”不悦的声音响起,一双宽厚有力的手臂环住了她的腰,把她从脸着地的姿势捞进了怀里。

  简绎整个人彻底晕了,好半天才从熟悉的清香中回过神来,仰脸朝着宋寒山傻笑了两声:“是你……你呀……宋,寒,山呀。”

  她把名字一个字一个字地吐了出来,最后尾音上扬,听起来分外缠绵悱恻。

  宋寒山被她叫得心头一颤,旋即又沉下脸来。

  简绎的衣领半开,脸颊绯红,一股酒气扑鼻而来。

  不好好在家呆着,丢下儿子自己喝得半醉,这像话吗?

  “去哪里吃饭了?和谁喝酒了?以后不许——”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简绎在他的怀里扭了两下,撒娇道:“别嘛……别这么……凶巴巴的……你看看你……”

  “好好说话,别乱动。”宋寒山不太自然地松开了手,可手指刚刚离开,简绎整个人就往下出溜,他不得不再次捞住了人。

  “看……我的头都撞痛了……”简绎仰起脸来,给他看自己的额头,委屈地道,“帮我揉揉好不好?”

  眼前的女人粉腮红唇,皮肤嫩得仿佛能掐出水来,一双墨瞳没有焦距,迷迷蒙蒙的,那眼神仿佛凌晨山间的白雾,让人不自觉地就陷入其中。

  宋寒山有点狼狈地避开了视线,胡乱在她额头上揉了两下。

  简绎很不满意,像八爪鱼似的缠了上来,手指在他的胸膛上示范:“要这样揉的……轻一点……多揉几下……还要吹一吹……”

  宋寒山不自觉地一颤,被示范过的地方好像有火苗在跳动,一点一点的随着简绎的动作升温。

  他磨了磨牙,索性懒腰把简绎抱起,快步进了主卧。“好了,不许胡闹,你先休息……”

  刚要把人放下,简绎却拽着他不肯放,两人失去了平衡,齐齐倒在了床上。

  简绎翻了个身,不满地道:“你怎么……老是板着脸……都不……不好看了!来……来笑一个……”

  她的手按在了宋寒山的嘴唇上,往上拉了拉。

  还没等宋寒山发火,她忽然“咯咯”地笑了起来。

  就好像第一缕温暖的春风吹过,山涧的溪水第一次融化,发出叮咚的脆响;又好像林中的杜鹃花第一次绽放,引来飞舞的蜜蜂。

  满腹的怒气在这一刻消失。

  宋寒山躺在床上,忽然不想动了。

  “还……怪好看的……笑起来……比他还要……还要好看……”简绎恋恋不舍,不想松手。

  宋寒山敏感地捕捉到了什么:“他是谁?”

  简绎没有回答,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手指在宋寒山的唇上摩挲着,喃喃地道:“这么好看……亲一下吧……不亲白不亲……”

  她的手臂支撑不住,脑袋沉沉地往下坠去,嘴唇没对准,刚好落在了宋寒山的嘴角。

  啃了两口,她觉得不太对劲,在脸上摩挲了起来:“亲不到……你别动……你——”

  宋寒山再也按捺不住,一个翻身压住了她,把她的呢喃尽数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