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章 第 12 章

 热门推荐:
  对于一个年近八十、每天盼着长孙成家立业的老人家来说,根本不可能抵御得从天而降的重孙子,更何况这个重孙子长得唇红齿白,和自己最疼爱的长孙有着七八分的酷似,这一下子就让宋老爷子年轻了二三十年,仿佛回到了宋寒山小时候的时光。

  所有对宋寒山和简绎的指责,暂时烟消云散。

  宋老爷子亲手把简一忻抱到了腿上逗了起来,把其他客人都抛到了脑后。

  宋寒山则替简绎简短地介绍了一下客厅里的其他人。

  刚才说话的那个女人,是宋寒山的大姑宋晓丽,僵着一张脸,严肃干练,看上去很不好相处的样子;另外两个女人一个是宋晓丽的远亲兼闺蜜赵芸,年轻女生是赵芸的女儿秦白露,前两天刚刚从国外学成归来,特意来拜访宋老爷子。

  从简绎的这个角度看去,此刻的秦白露,一扫刚才的惊喜,低头坐在沙发上,眼圈微红,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简绎心中了然,这母女俩的拜访,醉翁之意不在酒。

  再看宋寒山,只是神情淡漠地听着两位长辈拉扯着家常,仿佛这里发生的一切和他完全没有关系,连一句单独的暖心问候都没给秦白露。

  估计应该就是单相思了,小女生从小就对智慧和美貌并重的世家哥哥仰慕不已,努力长大,终于等到了可以和心上人并肩的时候,却被当胸一刀,暗恋梦碎。

  简绎默默脑补了一部虐恋言情小说。

  中午秦白露母女俩被留下一起吃饭,和宋晓丽一起坐在老爷子的右手位,简一忻被叫到了宋老爷子的左手边,简绎则被安排在离主桌最远的位置。

  据说豪门吃饭的座位也很有讲究,简绎琢磨了一下,感觉简一忻的身份应该是稳了,而她,则是边缘人物,要放在古代,宋寒山弱一点的话,很有可能接下来要上演“去母留子”的名场面。

  接下来的气氛,仿佛证实了她的猜想。

  宋老爷子的脸色喜怒不明,唯一的和蔼笑脸都给了简一忻;宋晓丽时不时地和宋寒山聊上几句,却视身旁的简绎为空气,连个眼神也没给。

  好不容易等到饭后水果上完,这一顿午饭终于结束,宋老爷子抱起简一忻,朝着宋寒山示意:“你跟我来,我有事问你。”

  简绎下意识地要跟着简一忻走,宋老爷子却扫了她一眼:“你先留下,等会再叫你。”

  简绎心里“咯噔”了一下。999小说首发 www.999xs.com m.999xs.com

  要是这老爷子背着她说动了宋寒山,直接毁约抢人,那就糟了。

  她正要反对,桌下的手被握了一下,宋寒山站了起来,淡淡地道:“你在客厅歇一会儿,等会儿我带你和忻忻参观家里。”

  简绎仰起脸来,刚好和宋寒山四目相对。

  宋寒山的眼神沉稳,神情一如既往得冷峻淡漠,有种天塌下来有他撑着的气势。

  不知怎么,简绎虚飘飘的心脏一下子就落了地。

  宋寒山一定不会是出尔反尔的小人,既然选择和他缔结协议,就应该要相信他的为人。

  简绎定了定神,顺从地点了点头:“好,那我等你。”

  客厅里放着电视,佣人把水果搬到了茶几上,宋晓丽和秦白露母女俩坐在一起,热络地聊着高定、美容和茶艺。简绎心不在焉地刷着手机,也没什么去攀谈的意思。

  她看得出来,宋晓丽很不喜欢她,看过来的眼神都带着几分轻蔑,她并不想去用自己的热脸去贴这位姑姑的冷屁股。

  十五分钟过去了,宋寒山还没有下来。简绎有点心神不宁,起来去了卫生间。

  一楼的卫生间很大,干湿分区,精致的大理石台面上有两个台盆,可以有两人共用洗漱,简绎在里面呆了十来分钟,估摸着宋寒山应该快出来了,这才拉开门,迎面就撞上了秦白露。

  “你也来啊。”简绎友好地往旁边一让。

  秦白露却没进去,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眼圈渐渐红了:“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寒山哥肯定是被你骗了。”

  简绎一本正经地道:“妹妹,你弄错了,实际上宋寒山他求了我好几次,我被缠得没办法,才答应和他在一起的。”

  秦白露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颤声道:“你……你胡说八道!寒山哥怎么可能会求人?”

  “不信你去问他啊,”简绎耸了耸肩,苦口婆心地道,“奉劝你一句,别再对他抱有幻想了,这种闷骚冰山直男有什么好幻想的,你年轻漂亮又有钱,不如好好去找个男朋友,外面世界那么大,男人那么多,什么小奶狗、什么撕漫男,什么斯文禁欲、温柔暖男一个来一样,不香吗?”

  “你你……你太不要脸了!”秦白露震惊得说话都不利索了,“我要向寒山哥揭露你的真面目!”

  “你怕不是在象牙塔里呆多了变傻了吧,”简绎笑了,“你寒山哥是什么人,还能被我骗?他当然是欣赏我喜欢我才和我在一起的。”

  秦白露呆滞了半晌,终于回过神来,气愤地道:“你别得意,就算寒山哥被你迷惑也是一时的,他最喜欢的人是冯蓓蓓,比你有气质比你有才华,要不是她——”

  “白露。”

  一个低沉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秦白露立刻噤声。

  宋寒山站在她们几步远的楼梯口,神色淡漠:“你该回家了。”

  秦白露的脸色泛白,嗫嚅着道:“寒山哥,我不是故意要说你的事情的,我是被她气的……她骗你……”

  简绎都要同情她了,这样尴尬的场景,宋寒山居然没有半点让秦白露下台阶的意思,连一句圆场的话都没往下接,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秦白鹭的眼里泛起泪光,声音越来越轻,哽咽了两声跑了。

  战斗力也太弱了吧,情敌相见的名场面,怎么连一个回合都没打完就撤退了?

  这么怕宋寒山还想要当宋寒山的女朋友,太自虐了吧?

  简绎心里正吐槽得欢呢,忽然眼前人影一闪,她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后背靠在了墙上。

  宋寒山和她脸对着脸,相距不过十几公分,那几近完美的五官一下子被放大在眼前,视觉冲击力十分强烈。

  一股清冽的松柏香气袭来,她的呼吸停滞了一瞬,下意识地舔了舔唇,呐呐地道:“你……你这是要干什么?”

  宋寒山眼神深邃:“我求了你好几次?”

  简绎呆了半晌,脸轰的一下子烧了起来。

  这个男人太过分了,合着刚才她和秦白露说的那些话从头到尾都被他偷听到了。

  “你……你怎么偷听我们说话……”她结结巴巴地质疑,“这样是没有素质……吧?”

  宋寒山“嗯”了一声,语调微微上扬:“一样来一个?”

  简绎立刻高举白旗投降:“对不起,我错了,我这不是为了断绝你那个好妹妹的念想才胡说八道的嘛,你别在意,我们俩……在一起的时候我肯定不会这样的,我发四!”

  宋寒山微眯了一下眼,意味深长地道:“那就好。”

  简绎伸出食指朝外晃了晃,赔笑道:“那你……让一让?这样我压力好大,以为你要在这里壁咚我呢。”

  “壁咚?”宋寒山皱了皱眉头。

  “对啊,把我摁在墙上亲,言情小说里都这么写。”简绎开玩笑道。

  宋寒山怔了一下,目光微微下移,落在了她的唇上。

  她的唇形并不是饱满性感的类型,唇瓣的弧度恰到好处,唇珠微翘,唇色嫣红,带着一层润泽的光芒,仿佛清晨沾了露水的桃花瓣,清新、娇嫩。

  他有点不太自然地挪开了视线。

  刚才和秦白露对峙的时候还妙语如珠、气势逼人地宣示对他的主权,现在对着他倒是又温柔了起来。

  此刻还大庭广众之下索吻,就这么喜欢他吗?

  不过,都结婚有了孩子,亲一下倒也不是不可以。

  “这里不行,等回家以后吧,”他矜淡地道,“现在你要上去一下,爷爷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