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第 8 章

 热门推荐:
  简绎当然不会回家住,就算宋寒山没有找上门来,她也不可能会再去和赵茹住在一起,两人对掐她倒不怕,赵茹能阴阳怪气,她能冷嘲热讽,谁膈应谁还不一定呢。

  可现在她有简一忻了,当然不能让小朋友在这种环境中长大,也没必要让自己去受气。

  简绎敷衍了简盛辉和简桉几句,答应了他们下次空了回家看看的要求,总算把这一家三口送走了。

  临走前,简桉神秘兮兮地把简绎拉到一旁,压低声音道:“姐,你还记得韩修远吗?”

  能不记得吗?以前原身卯足了劲要嫁的总裁。

  简绎点了点头。

  “你走了以后他来问过你好几次,你说他是不是有病?你追着他跑的时候对你爱答不理的,你跑了他倒反而对你上心了。”简桉纳闷地道。

  简绎笑了笑。

  很正常。男人嘛,不都是这样,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家虽然小,但整出来的东西还不少,满满好几箱,大部分都是简一忻的衣物和玩具。小朋友很念旧,听说要搬家,眼巴巴地叮嘱,别把他喜欢的东西扔掉。

  简绎在app上下了个单,约了明天下午的搬家公司。

  回到病房已经快五点了,简一忻正在护工的陪同下看儿童节目,一见简绎,他立刻跳下床来,使劲地往简绎身后张望。

  简绎佯做生气地问:“找谁呢?见到妈妈不高兴吗?”

  “没有不高兴,”简一忻急急地辩解,“可是爸爸怎么还不回来啊?他是不是忘记要给我礼物了?”

  “他要是忘记了的话,我们就打他屁股。”简绎煞有介事地道。

  简一忻想了一下,有点忧虑地问:“爸爸的力气很大,我们俩打不过他怎么办?”

  “说的对哦,”简绎想了一下,开始示范,“你假装要他抱抱蒙住他的眼睛,我从背后偷袭,把他扑倒在沙发上,然后……”

  “然后脱下爸爸的裤子打屁股!”简一忻兴奋地道。

  背后传来两声咳嗽,简绎猛地一回头,只见郑明勋站在门口,不太自然地看着他们。

  饶是简绎脸皮很厚,也有点尴尬了起来。

  这位特助不会去和宋寒山打小报告吧?扒了裤子打屁股,这听起来有点变态的感觉。

  她立刻假笑了两声:“童言无忌,小朋友的玩笑话,别当真啊。郑特助,你大驾光临,我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郑明勋哭笑不得。

  他万万没想到,前两天还绞尽脑汁要替老总赶走的意外,马上就即将一跃成为总裁夫人。还好,那天他最后帮简绎在宋寒山面前说了几句力所能及的好话,要不然就真的尴尬了。

  老板的想法瞬息万变,苦的是他这个打工人。

  “简小姐,那天我是奉命行事,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望多多海涵。”他恭谨地道。

  简绎这人,向来就是吃软不吃硬,郑明勋那天高高在上,她也就跟着夹枪带棒,现在这姿态一放低,她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起来:“没什么啦,我那天说话也很不客气。”

  “这是宋总给忻忻的礼物。”郑明勋笑着朝简一忻招了招手,递上了食品袋,后面又有人搬进来了四个大箱子。

  食品袋里是各种巧克力和糖果,大箱子里则抱出来了四个等身高的小猪,佩奇一家人整整齐齐地坐在沙发上,简一忻一个一个地抱了过来,快乐得眼睛都笑成了月牙。

  “我爸爸呢?”他期待地问。

  郑明勋笑着道:“宋总他很忙,临时有个晚宴要参加,今天就不过来了。”

  简一忻的笑容瞬间凝固在了脸上,一脸失望地垂下头,用脚尖在地板上划着圈圈。

  简绎有点生气。

  果然是个没救了的直男癌,那种傲慢根深蒂固,承诺做不到也不提前打个电话来和小朋友道歉。

  礼物再好有什么用?爸爸的关爱永远比这些冷冰冰的玩具和食物来得重要。

  她蹲下来抱了抱简一忻,安慰道:“忻忻别难过,爸爸骗人,我们不理他。”ωωω.⑨⑨⑨xs.co(m)

  简一忻赶紧把自己的小情绪丢掉了,急急地道:“妈妈,你别生气,是爸爸工作太忙了,嗯,老师说的,爸爸妈妈上班很辛苦,我们小朋友要乖,不能吵到爸爸妈妈的工作。”

  简绎气乐了。

  好啊,白养了小崽子这么多年,居然帮“外人”说话。

  她戳了戳简一忻的脑门,佯做生气地道:“这才刚刚认了爸爸一天,就胳膊肘往外拐了?”

  “没有往外,没有往外,”简一忻伸出了自己的小胳膊,认真地演示给简绎看,“妈妈你看,还是往里的。”

  简绎哼了一声,表示不信:“那好,往里拐的话,咱们明天一起不理爸爸好不好?”

  “那……爸爸会不会伤心啊?”简一忻有点迟疑,歪着脑袋想了一下,谨慎地伸出了一个小指头,“不理一会会好不好?”

  旁边的护工都笑了起来,简一忻被笑得有点害羞了,一头扎进了简绎的怀里。

  总算把小朋友的那点小伤感给驱除了,简一忻拿着自己的礼物到病房挂盐水去了,郑明勋则和简绎一起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把几份协议放在了简绎的面前。

  简绎看了几眼,条款很多,各种情况都列得很详细,想必是宋氏集团的豪华律师团拟定的,以她的能力,肯定没法挑出什么毛病。

  她拿起笔来,刷刷地签上了自己的大名,又问:“还要签哪里?”

  “你不仔细看看吗?如果有什么要求,我也可以向宋总转达。”郑明勋有点不敢相信这么顺利,这个女人知道她放弃了什么吗?就算从指缝中漏下一点,也足以使任何一个人过上令人咋舌的富豪生活,宋寒山和她的婚姻,一看就是敷衍的权宜之计,她就不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利益吗?

  “不用了,”简绎矜持地笑了笑,“反正我也不是为了他的家产才和他结婚的。”

  宋寒山和律师团机关算尽又有什么用?比得上她这个熟知书中剧情的人吗?到时候宋寒山一死,她和儿子就是法定继承人,什么协议都没有用,婚前的她不稀罕,婚后的,该是她的,怎么都跑不了。

  郑明勋的神情有些复杂,好半天才轻吁了一口气,心里倒是浮起几分敬佩来。

  在这物欲横流的年头,有些女人一旦抓住了一口肥羊,必定要连皮带肉狠狠地咬上一口,甚至吸上无数口血,简绎这样无欲无求的爱,很难不让人动容。

  他心绪浮动,面上却依然保持着特助应有的素养,指引着简绎一一签好字,这才收起文件,诚恳地道:“简小姐,宋总他虽然为人严苛冷厉,但却是个非常讲原则的人,你只要摸准他的脾气,也不难相处,你们既然有了一个好的开始,我祝愿你得偿所愿,一家三口美满幸福。”

  这祝福让简绎很受用,她谦虚地道:“谢谢,我也没那么大野心,用不着一家三口,只要能……”

  她及时刹车,把“一家两口”吞进肚子里,“只要能……陪在宋先生身边就好了。”

  两人鸡同鸭讲,居然也交谈愉快,郑明勋临走时还暗示了一下,宋寒山喜欢乖巧听话的女孩子,建议简绎千万不要因为宋寒山工作太过繁忙而心生怨言。

  “不会,他做什么我都没意见。”简绎十分大度,“我会做个贤妻良母的,保准让他身心愉悦。”

  就算装也要装个两年,以后有大把的好日子在等着她呢。

  简一忻的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医生又让他在医院里观察了一晚,第二天做了各项检查,数据显示正常,下午就出院了。

  简绎带他去附近的广场,在甜品店点了个火焰冰淇淋,履行了自己的承诺。

  冰淇淋下面烤着烛火,不一会儿就化开了,用叉子蘸上热烘烘的巧克力酱,吃起来又好吃又不凉,看着还热闹好玩。

  简一忻叉着冰淇淋舍不得吃,舔一口看一眼,最后化成了一滩糖水,正中简绎下怀。

  眼看着约好的搬家时间快到了,简绎带着简一忻回了小区。

  一进大门,迎面就碰上了一群老人家正坐在中庭的椅子上晒太阳闲聊,接送简一忻的钟点工江嬷嬷坐在正中间,高谈阔论着,不知道说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乐得前仰后合。

  “江嬷嬷好。”简一忻很有礼貌地叫了一声。

  江嬷嬷转头看了过来,立刻停下话题朝他们招呼:“呦,忻忻啊,病好了吗?精神气有点不足啊,得好好调理一下。”

  简绎的眉头皱了皱。

  自从从简一忻口中得知江嬷嬷的一些言论后,她心里就很不舒服。

  不过,反正就要离开了,她也懒得计较,淡淡地道:“不用麻烦,医生说没事了。”

  江嬷嬷还没察觉出什么,继续追问:“忻忻妈,听说前两天是有辆豪车送忻忻去医院的,是你新交的男朋友吗?你可要小心啊,现在的男人,最爱骗财骗色了,你可得多长个心眼。”

  旁边的几个老太太一脸暧昧地跟着附和了起来。

  简绎怒从心起:“江嬷嬷,知道小明的爷爷为什么长命百岁吗?”

  江嬷嬷一愣。

  “我知道!我们老师教过这一题了,”简一忻在旁边抢着回答,“因为小明的爷爷从来不多管闲事!”

  简绎朝他比了个赞。

  江嬷嬷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脸上挂不住了:“你这人真是不知道好歹,我这不是为了你好吗?要不是我看在带着忻忻的面子上,才懒得提醒你呢,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呦,我还从来没见过你这种好人,”简绎冷笑了一声,“我花钱请你接送忻忻,你倒好,在我儿子面前胡说八道,什么爸爸不要你了,什么乖一点爸爸才会回来,拿着主人家的钱倒捅主人的刀子,他有没有爸爸关你什么事?我看你才是没人要的老太太吧,都一把年纪了,儿子媳妇都嫌弃。”

  这可戳到江嬷嬷的心了。

  这房子是她儿子的,原本三代同堂住在一起,结果她和媳妇闹了起来,闹得鸡飞狗跳的,儿子媳妇不堪其扰,宁可去外面租房也要搬走,连孙女也不让她带。

  她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朝着简绎破口大骂了起来:“你嘴巴放干净点,一个小姑娘家没结婚没老公就有了孩子,这么不检点,还有脸朝着我说三道四的——”

  “谁说她没有老公?”

  一个高大的身影笼罩了过来,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压迫感,语声森冷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