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第 4 章

 热门推荐:
  秦山道壹号的林荫大道上,一辆黑色的轿车平稳地行驶着。

  这是申城最奢华的别墅区,背山面湖,不仅位于出则繁华、入则宁静的市中心,在风水大师的眼里更是极佳的宝地,楼盘开出后秒空,几乎申城叫得上名字的富豪,在这里都有一席之地。

  而宋氏集团作为这个楼盘的开发者之一,自然拥有这个小区中位置最好的一栋别墅。这两年,集团的创立人宋平峰年事渐高,几乎已经不管事了,平常就在这栋别墅中养老。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坐在后座闭目养神的男人睁开了眼。

  他也就三十上下的年纪,五官轮廓深邃,仿佛艺术家手下的雕塑,眉眼、唇角、下颌的每一个弧度都几近完美。唯一令人略感不适的,可能就是眼神了,他的眼神冷冽,仿佛千年冰川一样没有一丝暖意,连带着周身上下都有一种居高临下的肃然气势,让人不由自主地心生惧意。

  指尖一滑,电话被接通了。

  “宋总,我是郑明勋,抱歉,我没有完成任务。”

  宋寒山的眉头皱了皱,停顿了几秒才想起这个任务是什么:“怎么,她嫌条件不够好?”

  “也不是……”郑明勋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的想法,可能和我们猜测的有点出入。”

  宋寒山的眼神更冷了:“她是想要当宋太太?”

  郑明勋硬着头皮复述简绎的话:“是,她说想让你和她求婚,或者……或者分一半宋氏集团的股份给她,她想和你有一辈子的牵扯。”

  宋寒山握着手机的指尖紧了紧,片刻之后,简洁地吩咐:“让翟律准备起诉,只能赢,不能输。”

  “是。”郑明勋应了一声,却没有挂断电话,迟疑着道,“宋总,其实我觉得……还是不要逼简小姐太紧,她说要是儿子没了,她就要跳楼。”

  “说说罢了。”宋寒山冷漠地道。

  “这个简小姐,有点让人看不透,她说话挺厉害的,绵里藏针,可又不像是为了钱才算计你的,我怎么觉得……觉得……她可能……”郑明勋有点迟疑。

  宋寒山等了好一会儿,也没听到下文,不悦地“嗯”了一声,语声上扬。

  “她可能很爱你。”郑明勋脱口而出,“所以才会偷偷生下你的孩子,躲在外面四年都没在你面前出现,昨天我和她交谈了几句,这种感觉就更强烈了,她对房子和现金好像一点兴趣也没有,开出的条件又是天方夜谭,这完全不像那些拜金的的女人,倒像是对你暗恋已久,只求陪在你身边,或者拥有一个你的孩子陪伴余生。”

  宋寒山怔了怔,没有说话。

  “当然,她这种行为肯定是错的,”郑明勋一时嘴快多说了几句,这下有点心慌,立刻改口,“翟律师已经在准备了,他让你放心,顶多就是多给点补偿。”

  “好。”宋寒山淡淡地道,“等我来公司了再详谈。”

  挂了电话,宋寒山沉思了片刻,原本微抿的薄唇稍稍松了松。

  不管怎么样,比起莫名被人算计,始作俑者的起因是暗恋听起来顺耳多了。

  汽车驶进别墅,停在了草坪上。

  宋寒山下了车,缓步往里走去,田管家快步迎了出来,接过他手里的公文包,关切地道:“大少爷,飞了这么长时间累了吧,我替你煲了汤,你先喝点,等会再泡个澡解解乏。”

  田管家是宋寒山母亲的远亲,在宋家已经呆了二十多年了,宋寒山是她看着长大的,宋寒山的父母去世后,更是把全副精力都放在了宋寒山身上。宋老爷子看她对孙子忠心耿耿,行事老练有分寸,又有点文化底子在,就让她当了管家,负责整个宋宅的日常运作。999小说首发 www.999xs.com m.999xs.com

  现在宋寒山掌权,自然就把照顾宋老爷子的任务,交托给了她。

  “好。”宋寒山边走边问,“爷爷的身体好点了没?”

  田管家的眼神一滞,一脸忧虑地叹了一口气:“还是老样子,今天一直在说喘不上气来。”

  宋寒山的眉头一皱,扫了一下旁边的车库:“三叔呢?”

  “他有两天没回家了,好像说是去南湾市开泳池party,”田管家叹了一口气,“大姑倒是今天都在,带了些补品过来,不过走的时候好像和老爷子又闹了点不愉快。”

  宋寒山不再追问,几步就上了楼。

  宋老爷子住在三楼,以前老爷子的身体一直不错,今年刚刚办完八十大寿,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一直小病不断,前两天还差点从楼梯上摔了下去,把全家人都吓得够呛。

  这阵子夏秋之交,老爷子的胸口憋闷喘不过气来,医院里的全身检查都做了,没查出什么问题,只说是血压和血脂不稳定,让家人小心陪护。

  宋寒山推门而入,只见老爷子靠在床上,面色不虞,床头柜上放着一碗中药,旁边的佣人垂首站着,一见宋寒山顿时如释重负,告状道:“大少爷,老爷子他不肯喝药。”

  宋寒山在床边坐下了,拿起药递到了老爷子的面前。

  宋老爷子斜睨了他一眼,生气地道:“成天连人影都不见,一来就让我喝药。”

  “我去M国谈了平台合作事宜,坐了十个小时的飞机刚刚回来。”宋寒山淡淡地道。

  宋老爷子被噎住了。

  他一手创立了宋氏集团,当然知道身为一个集团的CEO有多忙,更别提现在的宋氏集团和以前相比已经扩大了很多倍。

  会发脾气,也只不过是因为年纪大了想要小辈们哄一哄而已。

  可惜,宋寒山就是这么冷冰冰的,从来都不会哄人开心。

  以前宋老爷子为了培养继承人,从小就严苛地要求宋寒山,以至于原本就内敛的宋寒山早早就养成了喜怒不形于色的性格,成年后,宋寒山更是手段凌厉、恩威并重,把公司里的一干人等都收得服服帖帖。以前老爷子一直为这个感到骄傲,可现在却有点不确定了。

  这个孙子的确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却好像太没有人情味了。

  “爷爷。”宋寒山把药碗又往前递了递。

  宋老爷子不得不拿过来,一口气喝完,然后捂着心口大口大口地喘息了起来:“寒山……我这身体眼瞅着是不行了……要是到了下面……碰到你爸妈……我没脸见他们啊……”

  宋寒山替他揉了揉胸口,四平八稳的声音终于有了一丝起伏:“爷爷,你会长命百岁的。”

  宋老爷子抓住了他的手,期待地问:“那你让我有点盼头行不行?赶紧成家,生个重孙子重孙女给我抱抱,我一高兴,说不定病就好了。”

  宋寒山的太阳穴跳了跳。

  又来了。

  自打今年开始,宋老爷子也不知道是听了谁的撺掇,一心想让他谈恋爱结婚,这执念甚至超过了老爷子原本最为看重的宋氏集团。

  他对女人、对婚姻根本没有兴趣,拒绝了几回,现在倒好,老爷子拿自己的身体来要挟上了。

  “你把身体养好了再说。”宋寒山不置可否,“说不定哪天就有好消息了。”

  宋老爷子一下来了精神:“那我现在就好了,明天你就给我相亲去。你喜欢怎么样的女人?活泼的还是文静的?娇小的还是高挑的?我保证照着你的喜好来。”

  宋寒山忍耐着道:“爷爷,你早点睡,我还有邮件要处理,无关紧要的事情明天再说。”

  还没等老爷子说话,宋寒山就站了起来,快步往门口走去。

  “寒山。”宋老爷子叫了一声。

  宋寒山停下了脚步。

  “你到现在还不想找女朋友,是不是因为……”宋老爷子屏息问,“因为冯蓓蓓?”

  宋寒山转过身来,面无表情地问:“谁在你面前乱嚼舌头?”

  宋老爷子越看越觉得像。

  冯蓓蓓是宋寒山父母旧交的女儿,和宋寒山曾经有过婚约,两人按部就班地交往,原本打算在冯蓓蓓大学毕业后结婚的。

  但宋老爷子并不喜欢冯蓓蓓,总觉得这女孩小家子气,又娇又作,配不上宋寒山。为此,他明里暗里提过几次,希望宋寒山慎重考虑婚约。

  后来冯蓓蓓大二的时候,忽然提出要出国留学,两人莫名其妙地就解除了婚约。

  一开始,宋老爷子很高兴,但这五六年过去了,宋寒山依然孤身一人,丝毫没有红鸾星动的迹象,这不免让人心里打鼓。

  “前两天她和她爸一起过来探望过我,我看她成熟了不少,人也越来越漂亮了,”宋老爷子正色道,“你要是真喜欢她,我也不反对了。”

  宋寒山沉默了片刻,淡淡地道:“爷爷,你别瞎想了,和她没关系。”

  “那好,没关系那你就给我去相亲,你姑姑给你找了两个女孩子,都是大家闺秀,”老爷子恼火地道,“你要是不去,就说明你是在嘴硬。我已经帮你打听过了,冯蓓蓓还是单身,而且很惦记你,在我这里的时候提了你好几次,肯定还喜欢你。”

  宋寒山只好使出了缓兵之计:“你让我想想,过阵子再说。”

  宋寒山还真没想到,人一上了年纪就会性格大变。

  以前宋老爷子也是个工作狂,要求宋寒山把工作放在首位,以公司的利益为先,可现在却好像变了个人似的,每天想着这些家长里短的事情。

  他是真的没有时间去谈情说爱,更没有心情去琢磨女人心里的弯弯绕绕,家里和公司的事情就够他操心的了。

  在家休息了一会儿,泡了个澡放松了一下,又陪着老爷子吃了晚饭,宋寒山又驱车前往公司。

  出差了近半个月,堆积的事情很多,郑明勋拿了一大堆文件让他签字,又把这半个月发生的大事一一向他汇报。

  “你表弟进了新媒体公共事业部,于总给他安排了一个特别助理的职位。”

  宋寒山的眉头一皱:“他懂什么新媒体?”

  郑明勋苦笑:“你姑姑前天和于总在办公室里吵了一架,于总没办法,又害怕和你说,拜托我过来和你解释一下。”

  宋寒山揉了揉太阳穴:“还有吗?”

  郑明勋迟疑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道:“你小叔公司出了问题,来问财务要一千万应急,财务没批,他堵在办公室骂人,赵总怕影响不好,垫了一百万给他。”

  宋寒山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都去开泳池party了,还能是公司出了问题?

  邮箱“叮”的一声,提醒有新邮件。

  宋寒山打开一看,是宋老爷子发过来的,里面有十几张女生的资料,环肥燕瘦,各种类型的都有。

  这可真是神速,看来是已经谋划已久了。

  他面无表情地浏览了一遍,脑中忽然灵光一现:“那个女人叫什么?”

  郑明勋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简绎。”

  “把地址发给我,我去看看。”宋寒山合上电脑,站了起来。

  一听“柳河花园”这名字,就能知道这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住宅小区。外墙是十多年前老式的青灰色墙粉,小区围栏、大门都已经老化了,周边环境也并不好,马路两边停着横七竖八的汽车,行车道显得分外逼仄。

  但小区里的环境却让宋寒山意外了一下。

  绿化修整得十分漂亮,玉兰、银杏、桂树、冬青……高低错落有致,郁郁葱葱,公区打扫得十分干净,除了空间因为硬件的原因过于逼仄之外,整个小区的管理比起那些高档小区也没差多少。

  看来,简绎把她和儿子安排得很好,并没有太多单亲妈妈的狼狈。

  宋寒山的脑中恍惚了一瞬,忽然想起那一晚的片段。

  不盈一握的腰肢、炙热缠绕着的呼吸、性感柔媚的低吟……

  他不太记得简绎的长相了,但那一晚的感觉很好,好到他动了一点从没有过的心思,第二天因为公务匆匆离开的时候,他甚至想过,如果这个女人长得还合他心意,人也乖巧听话不贪心的话,倒是可以考虑把人暂时留在身边。

  没想到,事情的走向居然出乎他的意料,简绎不是他小叔送过来讨好他的女人,而是一个被策划了的意外。

  “哐”的一声巨响,宋寒山抬头一看,前面的单元门被用力地撞开了,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孩子急匆匆地跑了出来,慌不择路,一头撞在了他的身上。

  宋寒山纹丝未动,那女人倒被撞得踉跄着后退了两步,眼看着就要摔倒。

  雪白修长的脖颈上,一抹红色的印记在宋寒山的眼底掠过,他不假思索伸手一拉,把这一大一小抱入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