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第 3 章

 热门推荐:
  简绎闭了闭眼,深呼吸了两下,再睁开眼,浮标不见了。

  一定是自己一定是太紧张所以出现了幻听和幻觉。

  她安慰自己。

  “简小姐?”郑明勋的眉头微皱,“我想这件事情你应该不会太过惊讶,毕竟孩子的爸爸是谁,你应该再清楚不过了,我们还是言归正传,宋总要孩子的抚养权,你有什么要求?只要不太过分,宋总他会尽量满足你的。”

  简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位宋寒山是有多傲慢啊,这种事情居然是派助理出马,自己连个人影都没露;而这位助理的口吻更是颐指气使,仿佛她早就知道简一忻是宋寒山的儿子,养了四年就为了今天真相大白的时候敲诈一笔。手机\端 一秒記住《www.999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她迎视着郑明勋的目光,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丝笑容。

  郑明勋的眼神一滞。

  来之前,他已经看过了简绎的资料。简绎出身小康之家,毕业于申城科技大学,擅长舞蹈,在校期间是个很有异性缘的校花。照片里的简绎明眸善睐、顾盼嫣然,是个实打实的美女,但没想到的是,简绎的真人居然比照片里的还要漂亮。

  乍看之下,她眼神温柔无害,腰身柔软纤细,站在那里的时候楚楚可怜,惹人怜惜;一笑起来就更漂亮了,双眸灵动,仿佛春花绽放般绮丽,让人有种心动神驰的错觉。

  身为宋寒山的特助,他见过不少优秀的女性,有艳光四射的大明星,有优雅迷人的高知女性,还有娇俏矜贵的富二代,但好像都没有简绎那种特殊的魅力。

  他定了定神,语气稍稍放缓了一点:“放心吧,宋总不是苛刻的人,毕竟你帮他养了四年的儿子,以前隐瞒的事情他也不会追究了,金钱方面……”

  “郑特助,你误会了,”简绎柔柔地道,“我怎么会是为了钱呢?你这不是把宋先生的精子称斤论两卖了吗?”

  郑明勋被噎住了。

  “宋先生想要儿子,好说的呀,”简绎嘴角的弧度越发深了,声音娇柔,慢条斯理,“我是忻忻的妈妈,忻忻多了个爸爸,我开心都来不及呢,宋先生什么时候向我求婚啊?我都已经准备好当宋太太了。哦,要是他不想求婚,那我可以勉为其难降低一下要求,从宋太太降格成为宋先生的事业合伙人,把宋氏集团的股份分一半给我就好了,没办法,我就是想和宋先生有一辈子都断不了的关系呢。”

  郑明勋目瞪口呆。

  来以前他曾经设想过多种可能,比如发火赶人、痛哭卖惨、讨价还价等等,也一一想好了对策,但这种漫天要价的条件只怕是个疯子都想不出来。

  “你……你知道宋总是宋寒山吧?宋氏集团的CEO,”他不敢置信地问,“你觉得他会答应你这两个条件吗?”

  简绎摊了摊手:“宋寒山很了不起吗?也不就是两个眼睛一张嘴?如果他两样都做不到,那我有个好建议,让宋先生自己找人去生一个吧,别盯着我的儿子不放了。”

  几声轻咳传来,坐在旁边的翟邱云开口了:“简小姐,以我一个做律师的专业素养来看,你在这件事情上有过失,真要惹怒了宋先生打起官司来,你占不了便宜,为什么不和宋先生好好谈谈条件,为自己和儿子争取一份好的权益呢?”

  “我没觉得我需要争取什么权益,”简绎迎视着他的目光,“我和儿子现在生活得很好……”

  “简小姐,你这房子两室一厅,坐落在城乡结合部,装修保守估计已经超过十五年,难道你不向往市中心的一套全新美宅吗?”翟邱云笑着问,“而且简一忻小朋友将会是宋先生的第一个孩子,天生就应该拥有最多的财富和最好的教育,根本用不着和那些普通孩子在同一起跑线上竞争,你难道不想你的儿子有更好的人生吗?如果这样的话,你这个妈妈也未免太自私了。”

  他朝着郑明勋使了个眼色。

  郑明勋定了定神,立刻从公文包里抽出了一张合同放在了简绎的面前:“这是宋总愿意给你的补偿,一套茗雅苑的三室两厅,还有一百万的现金,希望你能够好好考虑一下。”

  申城的房价高得离谱,铭雅苑这个楼盘简绎听说过,是去年刚刚交付的一个中档小区,因为环境好、学区好,单价已经超过六万,这一套房算下来也要近千万的价格了。

  可惜,她目光能这么短浅吗?她的儿子可是男主,是未来商业帝国的主人,她能看得上这区区一千万?

  笑话。

  简绎拿起合同扫了两眼:“宋寒山他人呢?”

  “宋总事务繁忙,分身乏术,还请你见谅,”郑明勋一脸诚恳地道,“简小姐,坦白说,你现在还年轻,如果没有儿子的话,未来的路会走得更轻松一点,这算是双赢的事情,希望你能认真考虑。”

  简绎脑中转得飞快。

  以宋寒山这身份、这权势,加上背后这么庞大的律师团,她这么一个普通人,根本没有抗争的实力。

  得另辟蹊径才行。

  她深吸了一口气,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疼得眼底泛起了泪花。

  是时候展现她小白花的演技了。

  “不用了,谢谢你们为我考虑,但是麻烦你们转告宋先生,我生下儿子并不是为了贪图他的财产,而是因为……算了,真实的原因说了你们都不会信。”她抬起头,四十五度角望着天花板,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悲伤、忧郁一点,她的声音也微微颤抖,带着哭腔,“实话告诉你们,儿子就是我的命,我希望宋先生就当不知道这个秘密,大家还是像这四年一样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你们真的要告上法院,把他从我身边抢走,那我……就只好从宋氏集团的大厦楼顶跳下去了。”

  可能是简绎的演技太过逼真,也可能是最后一句话很有威慑力,简绎再一次下逐客令的时候,这两位不速之客终于被轰走了。

  关上门,简绎深吸了一口气。

  看来这位宋寒山铁了心要把简一忻从她身边抢走了。

  也不知道宋寒山怎么会追踪到这四年前的旧事,还不声不响地就锁定了简一忻做了亲子鉴定,又突然登门袭击,让她连一点反应的余地都没有。

  她决定了,惹不起这位宋总,那就跑吧。要论逃跑的技巧,她也算是数一数二的,撑个几年没问题。

  想当初带球跑的时候,她辗转了两个城市,最后又回到申城,把“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句真理贯彻到底,家里那个糊涂老爸和势利继母找不到她,要不然这四年可没法过得这么太平。

  现在只要她带着简一忻去别的城市生活几年,那位宋寒山找不到人,可能也就偃旗息鼓了,等简一忻再大一点,法院判决的时候必定要考虑小朋友和抚养人的实际亲子关系,宋寒山再想来抢抚养权就没那么容易了。

  “妈妈,”卧室的门开了,简一忻从里面冒出头来,“怪叔叔……走了吗?”

  他的声音带着哭腔,脸色苍白。

  简绎吓了一跳:“宝贝你怎么了?”

  “我……我难受……”

  几乎就在同时,简绎的耳边又是“叮”的一声,刚才那个电池浮标又出现了,红色的灯从第四格倒回了第三个,相比刚才的静止,这一次的红灯还不停闪烁着,像是在提醒简绎,事态紧急。

  “修复进程倒退至负二,危险系数增加,危如累卵,请宿主发愤图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