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委屈

 热门推荐:
  从阮唐的房间里出来,梵天的脸色变得十分古怪。

  原来,这小傻瓜是因为这种原因跟自己闹了这么多天的别扭吗?这一点他是无论如何也没有猜到的。

  洗漱过后躺在床上,梵天临睡前想的是——似乎好像很长时间没有跟暗月过过招了。

  第二天一早,阮唐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钟了,常年规律的生物钟还是败给了宿醉后的绵软无力残破身躯。

  刚睁开眼睛的时候,他一时间还有点搞不清楚状况,眨了眨眼睛,等视线恢复焦距以后就看到了天花板上熟悉的吊灯,只是他还是觉得脑子里空空的有点蒙。

  扭过头看了一眼床头柜上放着的闹钟,迟钝的脑子艰难的运转了一下,啊?已经快九点了?居然这么晚了!

  阮唐一下子就弹坐了起来,紧接着只觉得眼前一黑,他“哎哟”了一声又倒回了床上,与此同时,他感觉到脑子里好像是有许多只小鸟在欢快的唱歌跳舞开趴体,很是热闹!

  适应了晕眩的状况之后,阮唐渐渐的恢复了思考能力,他想起了前一天晚上生的事情,他跟大学时候的系友出去聚会了,然后,喝多了!

  其实他在外面喝酒,一向都是非常有分寸的,觉得不行了就不会再继续喝了,只是昨天晚上的情况有点特殊。

  最近一段时间。他的情绪有点压抑烦躁,再加上昨晚出去遇到了老朋友,所以没怎么吃东西,就直接跟大家喝了起来。这次参加聚会的,除了隔壁班班长带了个家属是女的,其余的一票全都是男的,这些人凑在一起,喝的高兴了根本没个收敛,就这样,空腹灌酒的阮唐很快就被喝傻了。

  他最后的记忆还停留在大伟打电话给钟哥的时候,后面的事情……唔,脑子昏的要命,暂时是想不起来了。

  躺在床上抓了抓脑袋,这就是所谓的喝断片了吧?

  阮唐有些傻眼,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喝成这样。以往也不是没有喝多的时候,可是他都会清楚的记得喝醉之后生的所有事情,他一度以为,有些人喝断片了,可能或多或少都有些夸大的成分在,怎可能全都忘掉了呢?可现在他知道了,断不断片根本就是看你喝多喝少!

  喝到位了,一切皆有可能……

  缓了一会儿,头没有刚刚那么晕了,阮唐这才缓慢地起身,走到洗手间去打理自己。

  冲了个热水澡,让他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脑子也没有刚刚那么晕了,不过还是不敢动的幅度太大。阮唐磨磨蹭蹭的挪到了衣柜前,正准备拉开柜门,脑中突然闪现的几个模糊片段,一下子让他停住了手上的动作。

  不是吧?怎么感觉昨天晚上在酒店,好像看到那个男人了!

  一惊之后,阮唐随即便笑自己估计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再加上昨晚喝傻了,所以才神志不清以为在酒店看到梵天了吧?呃,再不然,等下去公司的时候问问钟哥昨晚的情况好了。没再多想,他略微加快了度换号了衣服走了出去。

  只是,怀疑的钟子已经埋了下来,很快便会生根芽,着装长大……

  在阮唐开门的时候,梵天就已经听到了声音,这么快就起床了?比他预计的早了不少。

  梵天侧过头,就看到行动缓慢堪比老人家的阮唐正一步一步的向他这边走过来。今天的阮唐穿了一条浅色的牛仔裤和一件净版的白衬衫,整个人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要小上一点,干干净净的很舒服。

  眼神闪了闪,梵天收回了视线,一边看着电视上播放的新闻一边说道,“过来吃东西。”

  “啊?是在跟我说话吗?”阮唐的脑子反应的还有点跟不上节奏,傻愣愣的把心里的话问了出来。

  在阮唐看不见的地方,梵天微微勾起了嘴角,不厌其烦的又说了一边:“嗯,过来吃东西吧。”这一次,他的语气似乎带了点情绪,听在阮唐耳里,觉得有些酥酥麻麻的有些温暖,身体先脑子一步,已经凑了过去。

  当看到桌上摆着的早餐之后,他才感觉到自己是真的饿了!

  “这些都是给我吃的吗?”

  热乎乎的蔬菜白米粥,炸的金黄色的馒头片,还有几种看上去就很好吃的开胃小菜……

  不是多丰盛的东西,但对于从昨天下午开始就几乎没怎么吃东西的阮唐来说,这无疑就是天大的诱惑。他很想扑过去直接开吃,可是在这个男人面前,他总是想表现的好一点,再好一点。

  “嗯,这些都是给你吃的。”这些是早上他让暗月出去买的早餐,宿醉的人喝点热粥会比较舒服,再加上他爱吃的炸馒头片和开胃小菜,看样子,是买对了。

  梵天视线虽然盯在电视上,但是阮唐的一举一动都没有逃过他的眼睛。明明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还忍着不动,鼓胀的脸颊像是他之前在片场看到一个女演员养的那只小仓鼠。

  不过,阮唐比仓鼠可爱就是了,梵天默默的在心底得出了这样一个毫无理论依据的结论。

  阮唐在咬下第一口馒头片的时候,心里还带着淡淡的疑问,今天的梵天,似乎哪里有点不一样……不过,再吃第二口的时候,他就把这一切都拍到了屁股后,满脑子只有眼前的食物了。

  因为忙着对接梵天进组拍摄mV的事情,金钟这一天都没有回家,在公司也是呆了没多久就又出去了,因此阮唐也没闻到关于昨晚他喝醉酒之后的事情。ぷ999小@説首發 ωωω.999χs.cΘм м.999χs.cΘм

  只是今天一天他都觉得家里的气氛有些怪怪的,不太正常!心底的疑问隐隐有着扩大的趋势。

  今天他醒过来以后,就现梵天说话不再像以前那么惜字如金了,虽然跟正常人比起来,还是像个自闭儿童,但是,不知道怎么描述,他就是觉得有些地方不一样了,不过这些都还好,阮唐可以理解为今天他莫名其妙的心情好。

  最让他不理解的是暗月的反应,这一整天,对方完全就是用一种含冤带屈、委屈控诉的眼神看着他,那小表情,别提有多精彩了,有好几次都让他差点笑了出来,还好他及时憋住了,不然他觉得暗月真的会冲上来咬他。

  这让阮唐非常纳闷,他是真的想不出来,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做了对不起暗月的事。

  等等!难道,暗月他现了自己对梵天的那点不轨心思……

  可这么一想,阮唐又觉得不可能,自己从来没有将这件事说出口过,应该不会有人知道的。不过,想到这里,他忽然觉得心里有些委屈,喜欢一个人却说不出口,这种滋味,真不好受!

  没错,阮唐在现自己的感情之后,在心里想过无数次,如果梵天身边没有暗月,他一定会去默默的追求对方的!然后在适当的时候再来个告白!就算最后失败了,自己努力过也不会觉得有遗憾。

  别看他平时看起来都是性格很软,对什么都是一副无欲无求的样子,可只有最熟悉的人才知道,当他真正遇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时,他是会尽力去争取的,这就是他的原则和底线,也是他骨子里那极其稀少的一点小坚持,软弱并不等于懦弱。

  只是,现在连让他努力的机会都不给他,他觉得委屈!很委屈!

  阮唐窝在沙里玩着自己的脚趾头,一言不,默默的散着低气压。

  梵天不知道阮唐此刻复杂的心思,他以为对方是在为昨天晚上自己醉酒后的表现而感到不好意思,因此对于昨晚的事,他只字未提,也早早的就示意了暗月管好自己那张大嘴巴。

  两个人就这么心思迥异的坐在沙的两端,一个看着电视,一个安静的玩着脚趾头。

  快要憋出内伤的暗月默默无语两眼泪,他好想将昨晚某人的光荣事迹大肆宣扬出来啊!比如尿尿,想飞,他是想边尿边飞吗?一定是的……

  晚上的时候,金钟回到了家,跟梵天详细说了明天mV拍摄的事情,这两天他都在忙这个事,喝了几顿觉都没睡好。

  这次梵天要拍摄的mV,是现今一位当红玉女歌手新专辑主打歌的mV,也是梵天真正意义上第一次现代造型的拍摄,所以金钟对这件事格外的重视。

  这个玉女歌手,是近两年通过一档选秀节目迅蹿红的,在选秀过程中就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非议,更有一些不怎么光彩的丑闻被娱记们给扒了出来,当然后来都被一一澄清洗白了,只是到底几分是真几分是假,恐怕只有她本人和事件当事人才知道了。

  不过,现在的娱乐圈就是这个样子,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只要不涉及到人伦纲常的原则性大问题,那么想要红,就必定要制造出足够的话题热度。

  当然,也有一些资深的老牌艺术家,一直都是清清白白很正派的红了几十年。只是,在现如今这些年轻艺人中,靠传绯闻制造话题热度走红的,都快成为一种风气了,就像这支mV的主角甄芯一样。

  原本金钟在这个资源上也犹豫了好久,但是不可否认,甄芯现在的展势头的确很强劲,而且有大公司作为后台力捧,再加上她的自身条件非常出色,嗓音又非常独特,可以说是很有实力的女歌手。因此,最终金钟还是接下了这个拍摄邀约。

  “大致情况就是这样了,晚上你早点休息,我们明天一早就出去拍摄场地。”

  “啊,我要困死了,我先去睡了,这两天要喝死我了。”金钟一边说着,一边打着哈欠走回了房间。

  阮唐将溜到嘴边的问话又咽了回去,也转身默默的回了房间。

  只有梵天一个人,心情颇好的,看着某个包子万分纠结的度过了一整天,真是——

  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