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代言

 热门推荐:
  “我……我……额!”

  阮唐将手中的洗碗布攥得死紧,在那我了半天,也没我出个一二三来。正当他深吸一口气,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就觉得耳边一阵微风拂过,身后的热源已经消失不见了。ぷ999小@説首發 ωωω.999χs.cΘм м.999χs.cΘм

  酝酿了半天情绪准备绝地反击的阮唐:“……!”

  有武功很了不起吗,有武功就可以这么玩吗?!

  另一边,梵天若无其事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透过玻璃窗看着用洗碗布使劲儿蹭着盘子的阮唐,隐约还能听见细微的嘟囔声。他抬手端起桌边的茶杯,借着喝茶的动作垂目敛下了眼底的笑意。

  “wewill,wewill,**you!……wewill,wewill,**you!……”

  安静的客厅里,突然想起了一道嘶哑怪异的男声,梵天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自己的手机在响。

  他前几天让暗月给他弄个手机铃声,可这是什么鬼?

  一般只有阮唐和暗月会打手机给他,就连金钟找他基本上都是打阮唐的电话,因此直到现在,他才发现暗月竟然给他换了这么个铃声。

  兜里的电话还在那一遍遍不停的嘶吼着“**you”,梵天赶紧掏出来,先按了静音,然后才看见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是阮宋打来的。

  梵天接起后,就听电话那边传来了阮宋低沉的笑声:“没看出来,你这个老人家还挺跟得上时代潮流啊。”

  “什么意思?”梵天被阮宋的话弄的有点迷糊。

  “我是说你电话的彩铃,‘wewill**you’这种神曲,一般人还真是不敢随便用。”阮宋说完,又低低的笑了出来。

  这下梵天听明白了,暗月把他的手机铃声跟彩铃设置成了一样的音乐,虽然他听不懂歌词是什么意思,但看阮宋这样的反应,梵天闭了闭眼,在心里暗暗的骂了暗月一句。

  直接忽略掉了阮宋的笑声,梵天开口问道:“有什么事?”

  阮宋不过就是想调侃一下梵天,见对方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觉得无趣,也就言归正传了,“你之前让我帮忙查的事情,有点眉目了。”

  梵天瞳孔一缩,倏然捏紧了手中的电话,冷声问道:“已经找到人了?”

  “那倒没有,只是我这边收到一些消息,可能会对你有用,你看什么时候过来一下吧,当面说。”

  梵天暗暗呼了一口气,放松了下来,想了一下说道:“明天我让暗月先去找你,让他去跟进接下来的事情,过两天我会再过去一次。”

  “这样的话,让他明天上午直接来画廊吧。”想起那个敏感的小东西提防他的眼神,阮宋已经开始有些期待明天的再次见面了。

  “嗯。”

  就在梵天准备挂上电话的时候,对面又传来了阮宋带着笑意的声音,“哦对了,你的彩铃,真得很时……”

  没等阮宋说完,梵天就果断的按下了结束通话键。

  阮宋:啧啧。活了这么大年纪,真没礼貌。

  经过刚刚厨房的事情,阮唐真的已经能控制住自己不再笑了,可是听到那一段‘wewill**you’的铃声,硬是让他彻底破功,忍都忍不住。

  这首歌原本是一首特别有名的摇滚歌曲,被才华横溢的网友们给改编出了一个这样普天同庆的版本,歌词由原本的‘wewillrockyou’硬是变成了含义深刻的‘wewill**you’。

  想到刚刚梵天那张不食人间烟火的俊脸,配上这句别有深意的歌词,简直跟之前的卫生棉有一拼了,不行了,让他再笑一会儿!

  过了半天,阮唐才端着洗好的水果从厨房走出来,他努力的控制着脸部肌肉,尽量不让自己笑得太明显。

  梵天瞥了一眼表情有些扭曲的阮唐,见他将水果放到了茶几上,才抬手将手机朝他扔了过去,“把彩玲和铃声都换掉,明天早上给我。”

  “噗,额,好的,没问题!”

  “那个,还要这种类型的吗?啊哈哈,别瞪我,我知道了,知道了。”

  梵天:“……”

  看着阮唐拿着电话,肩膀一抽一抽的回了房间,梵天揉了揉有些酸胀的太阳穴。

  暗月,今天的账,回头咱们好好算算。

  暗月:主上大人,卫生棉的事情跟我真的么有半毛钱的关系啊!求不背锅qaq!

  ……

  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指针指向九点二十五分。

  梵天想了下,还是打开了电脑,准备去看一下微博下面的留言情况。

  如果是在以前的话,这个时间他基本都已经上床就寝了,可是在现代,九点二十五分还早的很,不知不觉间,他的一些习惯已经被这个时代潜移默化的改变了。

  这几天,他在睡前都会刷刷微博,虽然他不发什么东西,也不回复别人的留言,但他会认真的看下面的评论,并且从中学到了很多现如今的流行用语。

  打开微博之后,他一眼就看到了与之前差别甚大的粉丝数量。原本只有聊聊数千人关注的微博,经过这两天的累积,粉丝数量已经飙升到了十几万!

  这完全要倚仗《风情》杂志在年轻读者群中的地位,年轻人嘛,十个有十个都要上网,而他们上网最喜欢干的事儿就是刷这些网络社交工具。

  昨天《风情》杂志发刊之后,阮唐在经过《风情》官方同意的前提下,用梵天的微博发布了一条九宫格照片,内容就是他这次为杂志拍摄内页的剧照。

  原本梵天的微博下面就很热闹,氛围很好,只是粉丝数量有限,活跃的人也就那么十几二十个,可今天却整个炸开了锅,原因无他,就是《风情》杂志官方粉丝后援会的筒子们都加入了进来。

  评论里的内容依旧是千奇百怪,依然还有一些喷子发出不和谐的声音,但大多数都是被梵天古装照圈粉的男男女女,喷子的声音很快就被淹没在各种好帅、舔屏的洪流中了。

  可翻着翻着,突然间,评论的画风就变了——

  这种有组织有纪律的团伙行动,硬是把梵天微博里原本的粉丝们给弄的一脸懵逼!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他们都是之前因为看到梵天的古装照,自发围上来的新人粉丝,可以说基本上都是散粉,他们哪里见过这等阵仗,即便有一些博爱粉之类的,也从没想过弄什么粉丝团,毕

  毕竟梵天现在还没什么知名度,粉丝数量也不是很多。

  等到第二天,这帮坐地户粉丝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就发现,一夜之间,这些团伙外来武装力量已经鸠占了鹊巢……

  【……}

  梵天看着今天自己微博下面不同以往的热闹情况,有些微微失笑,敢情现在的粉丝都是有组织有纪律搞团伙行动的?还挺有意思。

  最后,他默默的在心里的小账本上又记下了几个人的名字之后,才满意的关上了电脑回房间睡觉。

  伴随着这些好评而来的,就是梵天水涨船高的人气。

  网上的话题热度持续沸腾,难以降温,虽不像韩硕出柜的新闻那般有冲击力,但是小火慢炖的传播力度,依旧为梵天带来了许多机会。

  原本无人问津的小透明,一下子变成了媒体杂志及各大厂商眼中的小粉红。

  这几天,金钟娱乐收到了许多来自各方的邀约,有的想要请梵天去拍摄杂志的内页甚至是内封,有的想要找梵天为其公司的产品进行代言,虽然说,都是一些二三线的杂志媒体和厂商,但对于目前的梵天来说,这已经是很不错的成绩了。

  这种资源赛选的事情,对于金钟来说,可谓是信手拈来,毫不费力。

  只花了一上午的时间,他就将这些资源分门别类的整理了出来。权衡了一下利弊之后,淘汰掉了一些不适合梵天个人风格和不利于接下来发展方向的,最后只留下了两个不错的机会。

  一个是一款3d大型网络游戏的年度代言邀请,另一个是华国一家二线杂志的内封拍摄邀请。

  这下金钟倒是有点犯愁了。

  目前这两个机会对于梵天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好资源,舍弃哪一个都有些可惜,可偏偏二者又不能兼得,一时间,他也不好轻易下决定,只好又搜集了很多资料,将二者再次进行对比分析。

  先说说这款3d大型网游,采用的是华国传统的武侠风格,与梵天的形象气质是极为相符的。

  厂商当年在开发这款游戏的时候,可谓是下了不少心血斥巨资打造完成,游戏场景宏大,画面制作精良,内容饱满丰富,可玩性极高,而且在当年是全明星阵容宣传。

  时至今日,已经过了有六七年的时间,这款游戏在玩家心中依然是武侠网游的巅峰之作,经久不衰。

  同时,这款游戏又被玩家称为网游界的良心之作。这款游戏与其他网游不同的地方,就在于,保持了极高可玩性的大前提下,对于人民币消费的投入要求却是极低的!

  简单点说就是,花钱可以玩的很好,不花钱依然可以玩的很好。

  这就与国产的其他网游,有了本质上的区别,也因此,这么多年下来,这款游戏的玩家人数依旧是只增不减。

  最重要的一点,这款游戏的针对人群,是十八至四十五岁的中青年群体,而且男女玩家比例均衡,这批人,正是梵天的目标粉丝群体。

  而另外一个邀约,是华夏一家二线时尚杂志的内封拍摄邀请。

  这家杂志名为《尚品》,是一本专门介绍“时尚”的专刊,成立至今已经有三十多年的历史,在华国有着深厚的根基和底蕴。

  在《尚品》,你可以找到各种各样的时尚,不论是吃喝,穿戴,还是居家,旅行,可谓是涵盖了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也因此,《尚品》被业内人士称为是“华国时尚的风向标”,对于一个二线品牌的杂志来说,这意境是非常高的评价了。

  这次《尚品》能找上门来请梵天拍摄内封,也着实让金钟有些意外,不过在听了对方的缘由之后,金钟顿时觉得,那这次的模特人选,还真是非梵天莫属了。

  下个月的十八号是《尚品》的三十六周年庆,因此,公司要在下个月发行七本特别专刊,每一本专刊针对一个时尚方向。他们这次邀请梵天拍摄的,就是七本专刊中服饰专刊的内封照片。

  这一期服饰专刊,《尚品》准备介绍华国近千年来,可考证的传统服饰,从来源到选材到用途,涵盖了各个方面。

  而说起古装服饰模特,梵天可以说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虽说梵天是个新人,没有太多的作品面世,但仅有的两套古装照片所产生的反响,已经足够引起大众的注意,令业界经验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像《尚品》这样的品牌杂志,会邀请默默无闻的梵天拍摄内封的原因了。

  在办公室纠结了一下午,金钟还是没有最终做决定,以前在南皇,资源多到用不完的时候,他可以很轻易的舍弃掉稍显逊色的一部分,只留最好的。可是现在的情况,他却是万万舍不得的。

  下班的时候,他将所有资料都装好,带回了家。

  吃过晚饭,三个人拿着资料到书房仔细的研究了起来。

  “我觉得这俩个机会都很好,只是拍摄时间冲突,又没法协调,《尚品》下个月出专刊,网游下个月换代言,拍摄时间都赶在月底,真是日了狗了。”金钟还是觉得不管舍弃掉哪一个机会,都很可惜。

  阮唐在心里默默的比较了一下,觉得,如果是他的话,他应该会选择接受《尚品》的邀请,不过,如果是梵天的话,还真不好说。

  梵天快速将手里的两份资料浏览了一边,没有过多犹豫,很快心里就有了决定。